全本言情小说>医痞农女:山里汉子强势宠>目录>

第119章 矮麻山出事了(三更)

第119章 矮麻山出事了(三更)

小说:医痞农女:山里汉子强势宠作者:农家妞妞字数:4103更新时间:2018-12-24 07:05:01

  

  没听到她的回答,温老太的心不禁咯噔一下。她不动声色的洗干净手,接过温月如递来的帕子,一边擦手一边朝宋暖看去。

  “这个何首乌不错,以前我们温家帮药商押镖时,我也看过不少药材。”说着,她从一旁的簸箕里拿了一块白术嗅了嗅,“这个是什么术来的?”

  “白术。”宋暖用筷子将何首乌扒拉开,让阳光可以均匀的晒在上面。

  温老太扭头看着她。

  宋暖无法回避,便道:“阿正的身子,我用想办法。药没错,我不知道怎么就加重了。”

  温老太默了默,轻叹:“他这是旧疾了。在他小时候,便寻了不少名医看过了,一直没有好转,只能是这么不好不坏着。他……他会慢慢起来的。”

  活不过二十一岁,这一直是她心里崩得最紧的一根弦。

  这么多年,她每每都告诉自己,这样的话信不得。

  可每次温崇正病情复发了,这话又会自动在她的脑海里一次一次的回响。

  她不相信,但又害怕。

  温家,温崇正是她亡夫托付给她最重要的。如今温家分了,温崇正万万不能有事的,不然,她将来百年后有什么脸面去见他?

  这是他们温家恩人唯一的孩子啊。

  当初如果没有遇到恩人,那一趟走镖的几十人全都会死于土匪刀下。

  “嗯,他会好起来的。”

  “我去看看他。”

  温老太强颜欢笑,扯了扯嘴角,脚步蹒跚的进屋。

  宋暖发现温老太像是突然老了十岁一样,背影都充满了沧桑。

  下午,几乎她都是在张家度过的。这天,她提着一个竹篮过去时,张老爷子正坐在桌边打盹。

  一旁,小炉子上的水壶盖扑嗵扑嗵的,壶里的水煮开了。

  桌脚边,小黄狗趴着睡觉,听到动静,眯着眼望过来,随即又合上眼帘。

  一人一狗,一炉一壶。

  水气袅袅。

  画面宁静温馨。

  王氏算准了时间,午饭后在屋里眯了一会,便出来等宋暖,帮着打下手。

  两人正好打了个照面。

  “阿正媳妇。”

  “婶子。”

  “阿正媳妇来了。”张老爷子听到声音,立刻坐正身了,抬头朝她看了过来,问:“阿正,今天好些了没有?”

  “喝了药,睡着了。”

  宋暖避重就轻。

  张老爷子听着点了点头,“自你们成亲后,他还是第一回旧疾复发。不过,有你在身边,我相信他不会有事的。”

  “嗯,很快会好起来的。”

  “阿正媳妇,黄豆我都泡好了。”王氏走过来。

  宋暖把竹篮搁在桌上,“多谢婶子。”

  她揭开上面盖着的布,从里面取出十个药包,“叔公,这是你的药。我找齐了草药,你从今天开始,每天煮一壶当茶喝吧。”

  药是她写了信捎给杨安,杨安抓齐了,托马夫带过来的。

  “这个?”张老爷子一脸惊讶,随即对一旁的王氏交待,“老大媳妇,你回屋去取银子过来给阿正媳妇。”

  “欸,好的,爹。”

  “不!不用!”宋暖连忙拉住王氏,“这些药都是我上山采的,没发我的银子。人参,我也换另外一种补气的草药。”

  这六君子汤,六样药材,缺一不可。

  宋暖这么说,只是不让他们感到有很大的压力。

  里面的人参,她做了点手脚,让它看起来不那么像人参。

  “不是说,不能缺了人参吗?”公媳二人疑惑的看着宋暖。

  “用这个可以代替,我让马夫帮我问了【君安药馆】的大夫。说是这丹参可以代替人参。”

  宋暖说着,尴尬的挠挠脑袋,道:“你们也是知道的,我还有许多要学习的,所以我不知丹参,可以代替人参。”

  她从篮底取出一根丹参。

  张老爷子接过,凑近嗅了嗅,“这味道还真有很浓的参味,你说它叫什么?”

  “丹参。”

  “哦,怪不得名字中也有个参字。”

  张老爷子相信了。

  宋暖微笑点头。

  她就是怕他们生疑,怕他们不愿收这药,所以才带上一截丹参。让他们闻一闻,也就能过关了。

  “婶子,你收好,不要让药受潮了。”

  “好的。”

  王氏接过竹篮时,还看了张老爷子一眼。

  张老爷子眨眨眼,她便会意过来了。

  “阿正媳妇,坐!喝茶。”

  “好!”

  张老爷子提壶,往茶壶里加了开水,等一会儿才倒了一杯茶推到宋暖面前,“喝茶。”

  “嗯。”

  “阿正媳妇,你祖母可有告诉你三天后新屋开工?”

  “说了的,让叔公费心了。”

  “欸,别说这种见外的话。按着咱们这的风俗,开工的第一锄得由主人家来挖。那天,阿正能出门吗?”

  “应该没有问题。”

  闻言,张老爷子骤松了一口气,点了点头。

  “这样就好。在咱们农村里,这娶妻、生子、建新屋,可以说就是人生三大重要喜事了。或许,这次动土,还能给阿正冲冲喜。他能更快的好起来,彻底的好起来。”

  “嗯,希望可以。”

  “一定可以的。”

  王氏从屋里出来,问:“阿正媳妇,这药是饭前,还是饭后喝呢?有什么要忌口的吗?”

  “不用分饭前饭后,当茶喝就行。忌口的话……”宋暖低头看着杯中的茶,“喝六君子汤,就先不喝茶了吧。萝卜也不吃,辛辣的也不吃。尽量吃清淡一些吧。”

  王氏点头,“行!我记住了。”

  宋暖把茶喝完,便起身。

  “叔公,我先去忙了。”

  “去吧。”

  下午,宋暖跟平常一样,磨豆,做豆腐,腐竹,豆干。离开时,她挑着豆腐和豆干,手里还提着一大包晒好的腐竹。

  腐竹也是好东西,炸后,可以当是石锅鱼的配菜,不油炸,也可以有许多吃法。

  当然,这些相关的菜谱,她都写给唐乔了。

  ……

  吃过晚饭,她帮宋家宝换药后,又端着药泥回屋给温崇正换药。

  “下午睡了吗?”

  “睡了!这一天天的躺在床上,我感觉自己都快要生锈了。”温崇正苦着脸,可怜兮兮的看着她,“暖暖,我什么时候能出门去矮麻山看看?”

  “伤口刚开始结痂,你还不能去那里。这一来一回的,距离也不近。伤口再裂开的话,你可是自找苦吃。”

  宋暖拧了帕子,轻轻拭去伤口上的绿色药泥。

  她虽然已经很克制了,努力的将视线焦点集中伤口上,可眼角余光还是看到了某些调皮的小草们。

  山沟里的小草啊。

  害羞又调皮。

  她深吸了一口气,暗斥自己:“宋暖,平常心一些。那只是一把枯草,一把枯草,一把枯草,明白吗?”

  “行!那我听你的。”

  “当然得听我的!从一开始,咱们就说好了,一切都得听我的。如果你想翻身,那也得身子好起来,打得过我才行。”

  “这辈子都听你的!只是……”

  “只是什么?要反悔了?”宋暖抬眸看着他。

  温崇正摇摇头,“不反悔!只是……这一次旧疾发作,我觉得来势汹汹,我担心……自己陪不了你一辈子。”

  “放!屁!”

  听着他丧气的话,宋暖忍不住爆粗,直接发飙。

  “温崇正,你是读书人,什么叫做君子一诺,不用我再解释给你听了吧?”

  “不用!”

  “那你还敢说这种浑仗话?你对得起我吗?我们可是统一战线上的战友,朋友,知己。”

  “对不起!”

  “我不要听!谁要听对不起?我最讨厌别人只说不做了,如果你要道歉,请你诚意足一点。”

  她凑近一些,与他面对面,两人的鼻子之间只有一指之距。

  她紧盯着他的双眼,像是要看进他的眼中去一样。

  一字一顿。

  “我没点头,你就不许死!”

  这话,她不是第一次说,但仍旧像是石头投入他的心湖一般,立刻就荡起了圈圈涟漪。

  他不由自主的点头。

  一字一顿的应道:“我听娘子的。”

  “下回,你再……”

  “啊……”

  李氏突由其来的尖叫声,生生打断了宋暖的话。

  二人相视一眼,凝神侧听。

  只听见李氏尖叫后,就一边哭,一边喊:“月娥,你这个傻闺女啊,你为什么要做这样的傻事呢?这天下间是没有好男人了吗?你为了个一脚已踏时鬼门关的人这么做,你对得起疼你的爹娘吗?”

  “有病!”宋暖拉过被子盖住温崇正,转身就往外走,“我去看看!”

  李氏口中一脚踏进鬼门关的人是谁?

  相信整个温家的人都猜得出来。

  就是知道,所以宋暖才特别生气。

  “暖暖……”

  “我去去就来。”宋暖回头看了他一眼,然后匆匆出去,在院子里遇到了温老太她们。

  “祖母。”

  “走!看看是出什么事了?”

  “好!”

  一行人进了温月娥房间,只见屋梁下还有一根麻绳在轻轻荡着。温月娥被李氏死死抱着,温老大站在一旁,眼眶红红的,似乎也快要哭了。

  温老太一看,身子都不由的晃了下。

  宋暖连忙扶住她。

  “祖母,没事吧?”

  温老太摆摆手,扭头看向温月娥那边,大喝一声,“这是要做什么?想干什么啊?”

  “祖母……”温月娥凄厉的唤了一声,随即就哭唧唧的,“呜呜呜……祖母,我不想嫁人,可我爹娘他们逼着我嫁去镇上柳家。那个……那人……我又不认识!”

  温月娥挣扎着甩开李氏,扑嗵一声跪在温老太面前。

  “祖母,求你劝劝我爹娘吧,我不嫁,我不要嫁。”

  “不嫁?”李氏被气红了眼,为了不嫁人,她还敢做出上吊寻短见的事。这一点真的让李氏气疯了。

  这种事任哪个父母都接受不了的。

  “你不嫁也得嫁,从今天开始,我寸步不离的守着你。你想做什么,你以为我不知道吗?没门!”

  “呜呜呜……”

  温月娥不停的哭。

  “老大。”温老太看向自家大儿子。

  “娘,这事,我听小云的。”温老大一脸坚定,没有一丝退让,“月娥不小了,该议亲了。这些年,她心里在想什么,娘心里也清楚,我不能让她做出一些出格的事,咱们老温家还有未娶亲,未出的,这……”

  他闭上双眼,犹豫了一下才说完,“这脸面还要,不能出什么丑闻。”说着,他睁开眼看向宋暖,“宋暖不会许!我不会许!娘更不会许的!这样的话,不让她嫁出去。”

  温月如进来了。

  宋暖朝她示了眼色,让她扶着温老太,自己就转身离开了。

  这个地方,这个时候,她在这里不方便。

  她返回屋里,继续上药。

  温崇正打量着她,问:“暖暖,出什么事了?”

  “没事!有人演戏,不想嫁人,一心想要嫁给你。”宋暖的语气有点冲,心里莫名烦躁。

  温崇正闻言,蹙眉,“暖暖,你生气了?”

  “没有!我为什么要生气?”

  “你自己才知道啊?”

  “我没生气!”

  “……”温崇正……可我想看到你生气。

  证明你在乎!

  宋暖嘴上说着不生气,心里却是一股邪火乱窜,感谢这股邪火分散了她的注意力。

  她很快,也很镇定的换完药,就连中途不小心碰到了某个不可描述,她也脸不红心不喘。

  毫不知情,毫无感觉。

  相反,一场下来,温崇正整个人都不好了。

  苦哈哈的看着她,眼神中满满都是哀怨。

  暖暖,你是故意的,对吧?

  三次,你碰了三次。

  可你却没有一点反应,细微的表情变化都没有。

  ……你真的对我没有一丝男女之情吗?

  心,塞塞!

  那边很快就安静了下来,没过多久,整个温家都安静了下来。

  翌日。

  张自强吃了早饭,便和他的亲家公父子四人去矮麻山。几人在半路上就碰到匆匆跑来的张陆生。

  “陆生,这是要去做什么呢?这慌慌张张的,今天不是还要打砖吗?”

  “三伯,不……不好了!出事了!”张陆生指矮麻山那边,脸色有些苍白,气喘吁吁的道:“我爹让我来叫三伯过去看看。”

  张大吉就是张陆生的爹,他们父子一直在帮温崇正家打砖。

  闻言,张自强急问:“那里出什么事了?”

  “三伯,你还是自己去看吧,我……我怕!”

  怕!?

  张自强拉开他,撒腿就往矮麻山那边跑去。

  ------题外话------

  因为有你们爱着我,我这天天都勤快得很。

  求夸奖。

  哈哈哈!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