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言情小说>医痞农女:山里汉子强势宠>目录>

第118章 媒婆上门(二更)

第118章 媒婆上门(二更)

小说:医痞农女:山里汉子强势宠作者:农家妞妞字数:3057更新时间:2018-12-24 07:05:00

  

  “换药了。”宋暖扶着他躺下,那样才方便抬腿包扎。伤口好了不少,没有痛化的趋势,可为什么身体突然就不行了呢?

  宋暖有些不太能理解。

  “抬一下腿。”

  “好!”

  “挪一下。”

  “好!”

  “往里去一点。”

  “好!”

  换药时,为了避免尴尬,总是宋暖一个口令,温崇正应一声好,就按着指令动了一下身子。

  只是这么简单的配合一下,他已出了满身汗。

  宋暖拧了帕子,替他拭去脸上的汗。

  “休息一下吧。我出去把那些何首乌给拾掇一下,放了三天了,再放下去,那得被浪费掉了。”

  “暖暖。”温崇正拉住宋暖的手。

  “怎么了?可是哪里不舒服?”

  “不是!”温崇正摇摇头,“暖暖,我连累你了。”

  “说什么傻话呢?咱们可是……”宋暖想了下,找了个合适的形容,“我们可是一条绳子上的蚂蚱,说谁连累谁呢?”

  闻言,温崇正怔愣了下,顿觉心累!

  果然无法从宋暖的嘴里听到甜言蜜言。

  “……”

  “休息吧。”

  “……”他闭上眼睛。

  “那我出去忙了。”宋暖端着水出去了,嘀咕:“这是怎么了?好像心情不太好啊。”

  嘎吱……

  两边的房门同时打开。

  花大娘朝这边看过来,看到宋暖时,双眼闪烁了几下,问一旁的李氏:“大妹子,这位姑娘是?”

  李氏现在看见宋暖,那是又怕又讨厌,“我侄儿的小媳妇?”

  “你侄儿?”花大娘的眸子转了几转,恍然大悟,然后笑眯眯的朝宋暖走过来,“原来这位就是唐家酒楼的宋大厨啊。”

  李氏见状,不悦。

  温月娥见这人一副狗腿子般的模样,心里也是不高兴。刚才还在屋里夸自己长得水灵呢。

  宋暖睨了她一眼,“你是?”

  “我是镇上的花大娘,说起我的名字,没人不知啊。”

  “哟……花大娘上门,这是给谁说亲事?”对面厢房,温月初靠在门框下,瞄了一眼温月娥,“原来是给温月娥说亲啊。”

  说亲?

  温月娥惊讶的看向李氏。

  “咳咳……”李氏别开眼,轻咳了几声,“大嫂子,你不是说赶时间吗?”

  花大娘人精一样的人,瞧出这几房的关系微妙,随即就点了点头,“还真是呢,那么,我就先回了。”

  她走了几步,又扭头看了宋暖一眼。

  宋暖被她看得莫名其妙。

  一个做媒的,那样看着一个已嫁为人妇的她做什么?不过,知道了今日是给温月娥说亲的,她也就没多想了。

  出门倒了脏水,洗净木盆晾在一旁。

  再回屋把前几天挖的何首乌提出来,背着去河边清洗。何首乌的泡制很麻烦,古有九蒸九晒法。

  她想卖个好价钱,那就必须用心泡制。

  院子里用长板凳做支架,上面搁着几个摊晒着草药的簸箕。那里她从后山挖的甘草和白术。

  茯苓也在松树下挖了一个两斤重左右的。

  昨晚已经切好小方块,也晾晒着。

  也不管温月初愿不愿意,宋暖叮嘱了一句,“月初,月如和祖母送水去矮麻山了,麻烦你帮我看一下这些药材。”

  说完,她就走了。

  温月初耸耸肩,低头自言自语,“安排人做事,还真是不客气了。”

  李氏见她走远了,这才对着院门口,呸了一下,“呸!什么玩意儿?还以为我们会要这些破烂草药不成?”

  对面,温月初听着乐了。

  她本想关门睡觉的,可听着李氏的话,她就改变了主意。

  她回屋端着一张条凳出来,就在桂花树下坐了下来。她就坐这里了,就要让李氏心里不痛快。

  “温月娥,这大山镇最不靠谱的媒婆就是姓花的了,你真敢嫁她说的那户人家?胆儿倒是挺肥的。”

  闻言,温月娥面色变了几变。

  李氏生气,指着温月初,道:“温月初,你别怂恿我家月娥。你自己是要烂在这家里了,别拉人下水。”

  “我烂?”温月初低笑一声,“我是烂在外,你们呢?”

  “我们怎么了?”

  “你们全烂在里面吗?你们大房哪一个不是黑心黑肺,烂心烂肺呢?你,常年窝里横,欺负打压自家人,温显贵呢,装着老实贵厚,内里奸诈精明。温晗?无情无义,滥情心黑,不择手段。温月娥?”

  她说着顿了顿,上下打量了一番。

  忽地捂着嘴笑了。

  “天天一副小白花的样子,端的是娇柔可人,实则一心想着怎么勾引别人的男人。”

  “勾引别人的男人的人,难道不是你吗?”李氏被温月初直白点出一家四口的内里,恼怒不已。

  “是啊,我承认啊。”温月初一脸无所谓,“我敢承认自己不好,你们敢吗?说得好像温月娥不是心心念念想着勾引男人一样。”

  “你?”

  “你们自己欠骂,不赖我不成?”

  “温月初。”

  “在呢,想吵架,还是打架?”

  砰!白氏慌慌张张的从屋里出来,看着两边对恃的人。急急忙忙的跑到温月初身边,“阿初,没事吧?”

  “能有什么事?”

  白氏一噎。

  温月初瞥了她一眼,心里对她近日子的改变,还是挺满意的,只是一时拉不下脸来。

  “宋玲在叫你了。”

  “哦,那我……”

  “进去吧。”

  温月初暗叹一声,这当娘的当成这样,真不叫窝囊吗?

  不过,比起之前,已经好太多了。

  李氏挪步,正准备拿白氏撒气,温月初就大喝一声,“李小云,你动一下试试?不怕宋暖回来找你麻烦了?”

  一句话,正中命门。

  李氏不敢动了。

  以前就悚宋暖,自从他们夫妇都觉得宋暖是深林老妖后,她便不敢有任何得罪宋暖的举动。

  她没有想到温月初将这个小细节都看在眼里。

  “哼!只要躲别人身后,算什么本事?”李氏拽着温月娥回屋,心里不服气,可又不能做什么,只能嘴上装装腔作作势。

  “你倒是想躲别人身后,别人让吗?”

  温月初呛她。

  李氏气得胸口疼,一手拉着温月娥,一手抚着胸口,急步回了房间。她恨恨的低声咒骂:“迟早有你们二房哭的时候,以后被老妖怪吃到连渣都不剩,看你们还得意什么。”

  温月娥没听她骂什么,心急的问:“娘,那个当真是个媒婆?”

  “是!”

  “我不要嫁。”温月娥一听就炸了。

  李氏见她炸了,火气上来了,“不嫁不嫁不嫁,哪有谁家姑娘长大了不嫁人的?”

  “我还小着呢。”

  “小?月娥,你去年就及笄了,如果不是我和你爹想多留你在身边,我早把你许人家了。这村里像你这般大的姑娘,哪个没定亲?”

  “娘,我不嫁。”

  “这事轮不到你说了算,不嫁也得嫁。等挑到了好人家,这亲就定下来。现在,你说什么也没用。”

  李氏硬起心肠。

  反正,她打定主意要尽快将温月娥嫁出去。这家里有个老妖怪,多留一天都是危险,何况自家闺女还心心念念着那妖怪的夫君。

  哪有好日子过?

  不死,已是万幸。

  在县里,她特意去打听了,听说妖怪专吸人精气,也有吸魂魄的。人有三魂六魄,少一魄就会变成痴傻儿。

  那宋玲肯定是被吸走了一些魂魄。

  这不,人就傻了。

  李氏现在是越想越怕,越想越着急。

  如果不是放心不下温老大和温月娥,她都想在娘家住到宋暖他们搬新屋后再回来。

  “娘!”

  “什么都不用说了,这事我跟你爹作主。”李氏说完,转身离开了。

  宋暖在河边把何首乌拾掇干净,滤了下水就提着回家了。

  回家发现温月初坐在院子里守着草药,不由的勾勾嘴角,“辛苦了。”

  温月初起身,一边打着哈欠,一边往屋里走,“现在才回来啊,可困死了我了。”

  宋暖没吱声。

  温月初一直给她的感觉就是睡睡睡,除了吃饭,很少见她出房门。当然,晚上她出不出房门,这个她就不知道了。

  最近很累,她晚上是沾上床板就睡实了。

  宋暖回厨房,把往小锅里添水,放进何首乌。这要先煮三个时辰,煮到全熟有了粘性后,再晒半干,切去茎基和尾梢,反复晒至发硬,再浸泡两个时辰,又煮沸四个时辰,焖上一夜,晒半干,再蒸四个时辰,焖一夜,如此反复几次,最后切块晒干。

  这也就是古人为何要九蒸九晒了。

  因为生的何首乌是含有毒性的,反复蒸晒,能去除毒性,保留它的功效。

  小锅里煮何首乌,大锅她也洗净烧火,将早备好的麸皮撒于热锅内,候烟冒出时,出去端进白术片,倒入微炒至淡黄色,取出,筛去麸皮后放凉。

  再摊晒至全干。

  刚做完这些活,温老太和温月如就从矮麻山回来了。

  “暖暖,刚才你强叔说,昨天帮你们挑了个开工的好日子。三天后,咱们就正式开工,挖地基。”

  “行啊,我听强叔的。”

  “阿正的身子能好利索吗?开工那天,还得他来挖第一锄头呢。”

  温老太站在水缸边洗手。

  提及温崇正的身体,宋暖沉默了下来。这事儿,她也没有把握,三天手,外伤倒勉强,这旧疾就……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