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言情小说>医痞农女:山里汉子强势宠>目录>

第115章 怎么哭成这样(二更)

第115章 怎么哭成这样(二更)

小说:医痞农女:山里汉子强势宠作者:农家妞妞字数:3102更新时间:2018-12-24 07:04:56

  

  公媳二人皱眉,面有难色。

  宋暖看着他们,又道:“人参甘温,大补元气为君。白术苦温,燥脾补气为臣。茯苓甘淡,渗湿泻热为佐。甘草甘平,和中益土为使也。陈皮以理气散逆,半夏以燥湿除痰,这些皆是中和之品,故称为六君子,缺一不可。”

  “这个……”王氏犹豫了一下,问:“听闻人参很贵,不知道这量多大,大概需要多少银两?”

  家里银两不多,还多半是备给莫梅子生孩子用的。

  “陈皮,甘草,我家就有,别的几样。我明天上山找找,人参未必能找得到,多半是要去药馆买了。”

  宋暖也知家家日子都紧巴。

  自古以来,人参一直是贵重,的确不是平常人家能消费得起的。

  “这怎么好意思呢?”

  “我们还天天上你这儿做豆腐,用你家的锅灶,烧你家的柴呢。这事儿啊,我来想办法。”

  宋暖知道,人家对你好,你也不能心安理得。现在该是她还上一些人情了。事实上,除了人参,旁的药材,她都能弄齐。

  温崇正也附合,“暖暖说的对。”

  “叔公,没什么大事,你也不必放在心上。心宽病去一半,这个是有道理的。”

  “好好好!我听你的。”

  “那我们先去做事了。”

  “去吧。”老爷子挥挥手。

  这天,宋暖试了几次才做成腐竹,腐竹要晾晒,自然又是搁在张家院子里,由王氏帮忙。

  晚上,夫妇二人忙完家里的活,就坐下来商量明日上山采药的事。

  “暖暖,咱们每天在张家做豆腐,也用了他们的不少柴。明天我们一起上山,顺便打柴。”

  “明天,你也去?”宋暖抬眼看着他,“家里事也多,不如你就在家。我一个人去,早去早回,也是一样的。”

  桌上,有一幅画好了的花样。

  唐家的生意多,也有涉及布庄。宋暖想到白氏和温月如的针线活好,便给她们找了些事。

  从布庄领布匹回来,她们娘俩在家里绣花。

  在约定时间内交货,她们就能一手交货一手结算工钱。

  宋暖为了让她们绣的花新颖,每次都帮她们画下花样,让她看着绣。唐乔是真重情义,交待下去,一些碎布头什么,全给她们了。

  马上要入冬了,白氏手巧,用碎布拼做了不少鞋底、鞋垫。宋暖点子多,一些颜色好看的布,她别出心裁的让温月如裁剪出花朵的模样,直接绣在裙摆,袖口,襟边上。

  现在宋玲身上穿的新衣服就是那种。

  从洗澡换上新衣服后,宋玲一直坐在床上低头看着那些花儿笑,一脸幸福的样子。

  温崇正放下手里的瓶瓶罐罐,一脸严肃的看着她,“不行!必须让我跟着一起去。”

  宋暖伸手从小簸箕里取了一朵桂花,凑到臭前嗅了嗅。

  “你也就看了一本调香的书,你真的要试着做?”

  她觉得温崇正真的是太‘贤惠’了,妥妥的贤夫啊。似乎没有什么事能难到他,看书一目多行,过目不忘就算了。

  他连看你炒个菜,也能一看一准,一试味全对。

  这样的人,如果放在现代,如果让他做个特工,放他去偷学其他国家的先进技术,那多可怕啊。

  温崇正略幽怨的看着她,“娘子,你就这么不相信为夫?你这样子,为夫觉得有必要让你深入了解我一下。”

  宋暖全身的鸡皮疙瘩起来了。

  每次他叫她娘子或媳妇时,总不担心旁人的心理承受能力,撩拨不自知啊。不!他是故意的!

  “得得得!阿正最棒!阿正最厉害了!”

  宋暖怕他一抽风,再说一些什么话出来,便竖起大拇指夸赞他。

  温崇正低头。

  宋暖暗松一口气,屋里还有小孩子在啊,真不能随便开车的。虽然不是实质上的开车,但也要爱护小孩子的纯洁心灵。

  一口气没松完。

  耳边就传来他低低的声音:“我棒不棒,厉不厉害,娘子又没试过,怎么就夸赞得这么违心呢?”

  宋暖抚额,满脑黑线。

  小伙子,你真敢啊。

  如果不是屋里有两个未成年的,你信不信姐姐命令你摆姿势?如果摆不出十种以上,你就输,哼!

  宋暖拿起画了花样的纸,起身走到床前,“家宝,阿玲,时候不早了,睡觉吧。”

  “哦,好的,大姐。”

  “大姐,我要和你一起睡。”

  宋玲拍拍身旁的床铺,砰砰作响。

  “行!”宋暖点头,扬了扬手中的纸,“大姐先把这花花送给月如姐姐,等一下就回来陪你睡,好不好?”

  宋玲现在就是三岁小孩。

  宋暖跟她说话时,不自觉就多了几分孩子气。

  语气也软软的。

  “好!”

  “那你先睡。”宋暖伸手揉揉她的头发,心微疼,眼睛酸涩。她替宋玲掖好被子,这才出门去白氏房间。

  “二伯娘,月如,还没睡呢?”

  “你也不没有吗?快坐吧。”

  宋暖不仅是三房的主心骨,二房的白氏和温月如也把她当成了主心骨。现在连种些什么菜,她们都先问问她的意思。

  温月如接过她递过来的纸,展开一看,满目惊喜,“二嫂,你这花样真是好看。我从没看到过这种花,这是什么花呢?”

  “蝴蝶兰。”

  “怪不得我乍一看就觉得有点像蝴蝶呢。”

  “这个花要整株的绣,绣出韵味出来,那可不容易。”宋暖看着她们母女,问:“二伯娘,你是先找块碎布试试呢,还是?”

  “放心!我能绣好的。”

  白氏对自己的女工很有自信。

  “好!”宋暖点点头,“我听说了,这匹布是阿乔要送他三姐生辰的礼物,听说三小姐喜欢兰花,所以我才想着投其所好。”

  “阿正媳妇,你放心!我们一定会绣好,不会让你丢人的。”

  “二伯娘,我怎么会那样想呢,我就是……”

  “我懂的。”

  “二嫂,我也懂。”温月如笑嘻嘻的道:“时候不早了,二嫂回屋休息吧。我和娘再绣一会也睡了。”

  她现在的每一天都过得很充实。

  心里对未来的好生活,充满了憧憬。

  “行!那我就先回屋了。”宋暖起身,温月如送她出了房门,两人又说了几句话,这才各自回屋。

  分家才半个月,温月如的脸上长了点肉,笑容也多了。

  跟之前完全不同了。

  夜里,宋暖刚睡不久,又被宋玲的哭声给吓醒了。她一个骨碌爬起来,伸手去摇一旁的宋玲。

  “阿玲,阿玲,你怎么哭了?是不是做恶梦了?”

  只听见旁边的床上有动静,没一会儿,漆黑的屋里就亮堂起来。温崇正光着脚站在床前,探首看着睡在里侧的宋玲。

  “暖暖,阿玲是怎么了?”

  宋暖皱紧了眉头,轻轻摇头,“我也不知道啊。”说着,她又摇了几下宋玲的肩膀,“阿玲,醒醒,你醒醒。”

  宋玲闭紧双眼,满脸是泪。

  她这模样,可把两个人给吓得不轻。

  宋家宝在那边床上勾着脑袋往这边看,“二姐,二姐,你怎么了?你别哭啊,你告诉我们,你怎么了?”

  小家伙都快要急哭了。

  温崇正搓着手,也是着急了。

  宋暖见摇不醒她,便改拍她的脸颊,“阿玲,醒醒!你这样大家都担心了。”

  宋玲其实早醒了,她只是一直不睁开眼。

  “大姐。”

  她睁开眼,泪水涟涟的看着宋暖,然手从被子里伸出的手。满手是血,几人都吓坏了。

  “怎……怎么了?”

  宋玲苦着脸,流着泪断断续续的道:“我……我肚子……疼,很疼!血……好多血……尿……尿床了……”

  肚子疼,血,尿床?

  宋暖听得云里雾里的,心急如焚。

  “哪里出血了?”

  宋玲哇的一声哭了,“尿……尿血了……”

  轰……宋暖如被雷击中,瞬间石化。敢情是来月事了。这乌龙闹得?

  “咳咳……”温崇正尴尬的轻咳了几声,他走过站在床前,“家宝,你上来,我背你出去。”

  “我……我不出去!”宋家宝急得大吼一声,“我二姐都出事了,我不能走,我要照顾她。”

  闻言,温崇正一张俊脸都急红了。

  他求助的看向宋暖,“暖暖,你劝劝他,我……我该怎么说啊?你劝他!我背他去祖母房里,让祖母过来帮你吧。”

  这事……他也头一回遇上,还是自己的小姨子。这简直就是要命啊。这一直只想着方便照顾两个伤患,倒是忘记还有男女之别。

  看来,他真得背宋家宝去找祖母了。

  宋暖闻言,回过神来。

  此刻,面对温崇正,她也是很尴尬。

  她别开眼,对着一旁的着急上火的宋家宝,道:“家宝,你跟你大姐夫出去一下,我给你二姐瞧瞧。她没什么大事,就是……就是……”

  找不到合适的词来解释了。

  温崇正转身,直接把宋家宝扛了出去。

  小家伙用力挣扎着,努力蹬脚,手不停往温崇正背上拍去,“放我下来!你放我下来!我要陪着我二姐,我不要出去……”

  砰!

  温崇正关上房门。

  这时,各房的灯都亮了。大伙都被吵醒了。

  温崇正扛着**走到温老太房门前,“祖母,我是阿正。”

  嘎吱……

  温老太拉开房门,身上只是匆匆披了件衣服。她看着温崇正扛人的架势,急问:“出什么事了?家宝怎么哭成这样?”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