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言情小说>医痞农女:山里汉子强势宠>目录>

第110章 醉酒,调戏阿正(三更)

第110章 醉酒,调戏阿正(三更)

小说:医痞农女:山里汉子强势宠作者:农家妞妞字数:4133更新时间:2018-12-24 07:04:50

  

  说完,温崇正也进去了。

  杨安站在原地,仔细品了品温崇正的话,然后满脑黑线的冲了进去,“温崇正,我给解释清楚了,你刚才那些话是什么意思?”

  温崇正已进了厨房,殷勤的站在宋暖身边,“暖暖,有什么需要帮忙的?”

  “系上围裙,在外面支一口锅,我教你炸油豆腐。”

  “好的,我立刻去办。”

  温崇正到库房端了一口大锅,杨安堵在门口,“温崇正,你说,你刚才那话到底是什么意思?”

  连名带姓的喊。

  这是很生气啊。

  温崇正淡淡瞥了他一眼,“字面上的意思,告诉你兄弟情很重要。你不会是往哪想歪了吧?”

  “我……你……”

  “阿安,让一下!我还要帮暖暖干活呢,再告诉你一个经验之淡吧。”

  “不需要!”杨安果断拒绝。

  温崇正挑眉,目光别有深意的打量着他,“这是被人说中了,还是自己想歪了,然后恼羞成怒了?”

  “小宋!”

  “欸,什么事啊?”

  “管管你的男人,说话别阴阳怪气的。”杨安甩袖,转身走人。

  宋暖用询问的眼神看着温崇正,他只是淡淡一笑,“你应该听出来了,阴阳怪气的人是他。从医术上来说,这种表现是……”

  他歪着脑袋想了下。

  “哦,对了!阴阳失调。”他从宋暖身旁绕过去,以他们二人才能听见的声音道:“我有媳妇,他没有,所以,他阴阳怪气。”

  宋暖闻言,轻咳一声。

  “赶紧出去忙起来吧,油烧热了,你再叫我一声。”

  这小子,又开污车了。

  “宋大厨,这配菜备好了,还需要备些什么?”

  “这些掐头去尾,洗净备用。”

  “宋大厨,鱼要烤起来吗?”

  “烤到七在熟,备放起来,等有客人下单了,再接着烤。这样客人就不用久等了。”

  “宋大厨,卤水开了,你要不要试试味道?”

  “好!马上。”

  “宋大厨,这些肉都过了血水,全部放进卤水中,一起卤吗?”

  “不行!”

  “宋大厨……”

  这一天,宋暖放下了刀,放下了锅铲,全程巡查,解决大厨们的各种疑问。中午收场后,她感觉喉咙都要冒火了,声音微哑。

  温崇正出去一趟,回来就泡了一壶胖大海给她。

  “这个?”

  “我听着你声音都沙哑了,所以就去药馆买了一些胖大海给你泡水喝。喝吧!我知道你不喜欢甜味,所以,我没有加蜂蜜。”

  温崇正挨着她坐了下来。

  坐在对面的唐乔和杨安一脸羡慕妒忌恨。

  “阿正,为什么我们没有?”

  温崇正一脸严肃的看着他们,“因为我的爱心,只给我的媳妇。你们想喝,讨房媳妇啊。或者……”

  他瞟了杨安一眼。

  杨安立刻心里发毛,“温崇正,你敢在阿乔面前胡说八道的话。小心我收拾你,别说我不给小宋面子。”

  宋暖抿了口水,“为什么要给我面子?我还指着你把他打伤了,然后,我就赖着你家的药馆,一直到他痊愈为止。”

  嗯,这笔生意不错,划算。

  她扭头看着温崇正,道:“阿正,这种阴阳失调的男人,最是好对付,你应该打得赢。不过为了让他赔咱药钱,你就让他一下。放心!你受伤了,我会疼你的。他没人疼,怪可怜的。”

  “媳妇,我就知道,你最疼我了。”

  “砰!”杨安暴怒,用力一拍桌面。

  温崇正皱眉,“没媳妇疼的男人,果然脾气火爆。”

  杨安被他们排挤得想动手。

  唐乔看看这个,又看看那个,往桌上一趴,软软的道:“累死老子了,这跑堂的活,也不是谁都能干的。”

  杨安秒变温柔心疼脸,“谁家的东家还跑堂的?你下午别跑了,哪里酸痛啊,我帮你捏捏,按摩一下。”

  唐乔有气没力的道:“肩膀,手,还有脚。”

  “行行行!我帮你按。”

  “我下午还要跑。小宋说的没错,我一出马,女的顾客明显多了。我站那笑眯眯的问一声,人家立刻多点几个菜。”

  杨安听着,不悦的瞪了宋暖一眼。

  你出的什么馊主意?

  宋暖不鸟他。

  唐乔又道:“我再不把各处酒楼的生意提起来,我这主事权就该落我二叔手中了。我才不要给那黑心的家伙,一准三年内全败光。”

  杨安沉默的听着,真的心疼了。

  唐乔比他小三岁呢,可唐乔从他爹过世后,便开始掌管唐家的全部酒楼。那时候,他才十三岁啊。

  唐二爷一直没掩饰过自己的野心。

  唐乔也一直咬牙撑着。

  这次,他们叔侄二人在老爷子面前打了赌的。

  如果酒楼在一年内,无法改变现状。那就说明唐乔不会经营,主事权就无条件让给唐二爷。

  “下午,我帮你跑,你就在后面坐镇,安安心心的当你的东家。”

  “真的?”唐乔一下子坐直了身子,双眼明亮晶透的看着他。

  杨安瞬间有种这上当的感觉,但他却还是微笑点头。

  “真的!我说到做到。”

  上当又如何?

  可以帮上忙,唐乔能轻松一些,这样就好。

  几人休息了半个时辰,然后又投入准备晚饭的工作中。宋暖把几位大厨做了下分工。

  朱柄主事热菜。

  伍大山主事凉菜。

  刘全主事烧烤。

  袁树主事配菜。

  分工后,晚市开张后,果然不像中午那般手忙脚乱了。一直到戊时末才打烊,酒楼上上下下的人齐聚在大堂里一起吃饭。

  唐乔作为新东家,自然是要敬大伙几杯的。

  温崇正的身子不能沾酒,便由宋暖代表。

  宋暖以为这身子也跟异世的自己一样,千杯不倒,豪爽应酒。谁知三杯一过,人就晕乎乎的了。

  重点是酒味不好!

  很不好!

  她喝醉酒后,揽着温崇正的肩膀,笑着问大伙,“你们谁认识这位少年郎?”

  大伙齐齐懵了。

  你看看我,我看看你。

  宋大厨只喝了三杯,怎么连自家夫君都认不出来了?

  杨安立刻如打了鸡血一般。

  这报一箭之仇的机会,就在眼前啊,绝对不能错过。

  “小宋,阿正是你夫君啊,你不认识了?”

  杨安幸灾乐祸看了温崇正一眼。

  你有媳妇了不起啊!现在你媳妇都不认识你了。

  让你得瑟!

  宋暖皱眉,打量着温崇正,只觉眼前的少年好看,很好看,特别好看!她长这么大,还是第一回见到这么好看的少年。

  比与她在军营里相处的那些个黑炭头,强太多了。

  “我夫君?”

  “对啊!”

  温崇正瞪了杨安一眼,拉下宋暖的手,“暖暖,时候不早了,我们回家。阿玲和家宝还在等着我们呢。”

  宋暖甩开他的手,趁他错愕之际,捏着他的下巴抬了起来,“你真是我夫君?”

  “如假包换!”

  温崇正拉下她的手,起身,当着众人之面,将宋暖紧紧搂住,“阿乔,我们先回去。”

  “行!照顾好小宋,马夫已经在外面候着了。”唐乔点点头。

  “小心——”

  宋暖腿一软,险些摔在地上。

  温崇正弯腰,直接一个公主抱,将醉鬼扣在怀里,大步离开酒楼。

  马夫见宋暖被抱着出门,又听她醉言醉语,便知她是喝醉了。他连忙撂起马帘,提醒,“温公子先上马车吧,小心一点。”

  “好!多谢。”

  温崇正坐了下来,本想放她坐着,可又怕她喝醉后坐不稳,便直接就那样抱着,“可以了,走吧。”

  “好的,驾……”

  马车徐徐离开,出了镇子。

  温崇正低头打量着她,不由失声低笑,“三杯酒,你就成了这个样子。暖暖,以后除了私下,我还敢让你喝酒吗?”

  “喝!我可是千杯不醉的。”

  宋暖突然睁开眼睛,盯了他许久,突然噗嗤一声笑了,“你真是我夫君?”

  “是的,你夫君是我!”

  得到肯定后,宋暖满意的笑了,伸手摸着他的脸颊,“模样长得好,是我喜欢的样子。”

  闻言,温崇正心中一震,急问:“你喜欢模样生得好的?”

  宋暖皱眉,“为什么我夫君这么傻?谁不喜欢看好看的啊?”

  温崇正决定不与醉鬼计较细节,又问:“你觉得我哪里长得最好看?”

  “眼睛,眉毛,鼻子,嘴唇……”眼皮有点重,她努力的眯着眼,笑了一声,又道:“最好看的是眼睛,深邃,漆黑,看着我的时候,还很……很……很风!骚!”

  说完,她闭上眼睛,睡着了。

  温崇正哭笑不得,心想自己哪里风!骚!了?

  明明就是深情款款?

  看来,他想走进她的心里,还很需要时间啊。眼下,她对他的喜爱,只限于皮囊。

  见她动了动身子,眉头轻皱,一副不太舒服的样子

  温崇正连忙帮她调整了一下姿势,低头在她的唇瓣上烙下自己的唇印。

  宋暖喝醉了。

  怎么到家的?不知道。

  怎么睡着的?不知道。

  她做了什么?不知道。

  温崇正问了什么?还是不知道。

  总之,她喝了三杯酒,结果是喝断片了,不仅当众调戏了温崇正,还被温崇正偷亲了几回。

  第二天,日出三竿,她才醒了过来。

  “啊……”

  她猛地坐起来,大叫一声。惊得一旁床上的宋玲,床前的宋家宝齐齐朝她看过来。

  宋家宝:“大姐,你怎么了?做恶梦了吗?”

  宋玲:“大……姐……谁让你生气?”

  “二嫂,出什么事了?”温月如从外面冲进来,一脸焦急。

  宋暖尴尬的抚额,“没事!做了个梦。我怎么又睡到这个时候了?为什么没人叫我起床?我昨晚是怎么回来的?”

  闻言,温月如捂着嘴笑,“二哥抱你进来的,你还死死搂着二哥的脖子不放。结果……”

  呃,这么丢人?

  “结果怎么了?”

  “结果阿玲去跟祖母睡了一晚。”温月如想到昨晚的情景,忍不住又低笑几声,“月娥姐都被气哭了。”

  宋暖往床上一倒,拉起被子,蒙着头。

  “一失足成千古恨啊。”

  咯咯咯……

  几个小的全都笑了。

  宋暖想到今天是酒楼开张的第二天,自己这个昨天才被任命为总厨的人不到场,似乎说不过去。

  还有……我去!豆腐啊!她没有做豆腐,那今天酒楼里该怎么办?

  昨天送过的豆腐,可是全都用完了的。

  宋暖掀开被子,一个骨碌下床穿鞋,“月如,你二哥呢?”

  “一早就坐着马车去镇上了。他交待过了,今天二嫂就不用去了,他可以去代你上工。”

  “豆腐呢?”

  “昨儿白天,我和祖母把你称出来的那些黄豆挑选了,泡着等你回来磨。晚上,你喝醉了,我和二哥去村长家做了豆腐和豆干。”

  “做了豆腐?”

  “嗯,二哥做的,我打了下手。”

  “他会?”

  “会啊,我瞧着与二嫂做的没什么不同。”

  宋暖点点头,终是松了一口气。

  她有一个‘贤内助’啊。

  感觉真棒!

  “二嫂,你先梳洗一下,我去给你端早饭进来。”

  “好的。”

  吃过早饭,宋暖去矮麻山转了一圈。那里上工的人正干得热火朝天呢,泥砖铺满地。

  莫叔带着他的三个儿子,正在量位置,定地基。

  用锄头浅浅在地面上锄出一条明显的痕迹。待到动土那天,他们只需照着挖地基就行。

  宋暖跟莫叔和强叔聊了一会就回家了。

  那里有他们两亲家公盯着,她和温崇正真的不怎么用操心。

  她去称了二十斤的黄豆。然后和温月如一起坐在院子里,将簸箕里的坏黄豆给挑出来。

  温月娥挑着洗好的衣服进来,看见宋暖和温月如有说有笑,又想到昨晚宋暖抱着温崇正不撒手的一幕。

  她心里的妒火噌噌噌的长,她重重的放下木盆,“当真不要脸了,在外头就抱着男人不撒手。哼!狐狸精!”

  宋暖凉凉的应了一句,“这话我耳朵都听出茧来了,能不能来点新意?以前我怎么说来着?有人想做狐狸精,结果只能做黄鼠狼。”

  “你就是不要脸!”

  “你倒是要脸,可不是勾引不成功吗?究竟谁不要脸,你自己心里没个数吗?”

  “宋暖!”

  “温月娥,温崇正是我的男人。我想抱就抱,想亲就亲,想打就打,想骂就骂,可这些又与你有什么关系呢?”

  “你要抱打不平?他稀罕吗?你要投怀送抱?他接受吗?你要横插一脚,有你的地儿吗?”

  ------题外话------

  依旧是三更一万字,爱大家。

  么么哒。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