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言情小说>医痞农女:山里汉子强势宠>目录>

第104章 我本来就惧内(四更)

第104章 我本来就惧内(四更)

小说:医痞农女:山里汉子强势宠作者:农家妞妞字数:3121更新时间:2018-12-24 07:04:41

  

  温崇正送他们出去,直到马车走完了,他才转身。外面早在村里连着来了三辆马车时,村民就三三两两的赶过来了。

  目睹几个人不停的往里搬东西,村民表示不淡定了。

  “阿正,你们家这是发财了啊,一口买了三大马车的东西回来。”

  温崇正顿足,转身看向发问的村民,“还可以吧,发大财说不上。”

  村民见他愿意搭理,又问:“阿正,我们听说你识得草药,又与镇上药馆的少东家交好?”

  温崇正点头,“我与杨安,关系一般,主要还是我家供过去的草药好。”

  离目的越来越近了。

  村民一个个都像是打了鸡血一般。

  “阿正,你本事真大啊。”

  “我只是动嘴说说,本事大的是我家媳妇。”

  众人面面相觑,这怎么还愿意放下身段,把面子给妇人家呢?

  “阿正,话可不能这么说,我们可是瞧着你置办了三大车的东西回来的。你能不能……”

  “啊,你说刚才那三车东西啊?”

  “对啊!可不就是你的本事大吗?”

  温崇正摇摇头,一本正经,“我就是个跑腿的,如果不是我家媳妇,哪有这些东西?你没到人家叫她宋大厨吗?”

  一旁的男人听着直皱眉,压低声音提醒,“阿正,男人面子重要,你干嘛把功劳全给妇人家?你这样别人会说你惧内,靠妇人吃饭的。”

  温崇正怪怪的看着他,“权叔,你这话就说错了。我为什么要怕别人说我惧内?”他无比光荣的扫过众人,“我本来就惧内啊!”

  咝……

  在场男人都咝着气。

  谁惧内,还这么骄傲的?

  张权有些尴尬,“你就别人说你靠妇人吃饭?”

  “有本事,你们也靠妇人吃饭啊。”温崇正堵了回去,“我家的一切就全是我媳妇挣了,怎么着?”

  说完,他转身进去了。

  宋暖正弯腰在清点东西,掩饰一下自己的情绪。

  挺害羞的。

  “月如,过来。”温崇正招招手,指着一套**成新的桌椅,道:“搬你屋去,等一下再出来一起整理。”

  “给我的?”温月如一脸惊讶。

  “给你们的,不止这些,还有别的。”

  “二哥,你对我太好了。”

  “傻丫头,你是我妹妹啊。”温崇正悄悄睨了宋暖一眼,见她低头清点东西,对他刚才在外面的表现,没有一点回应。

  他心里,略略失落。

  不该这样的啊。

  “娘,你快出来帮忙。”

  “欸,来了,来了。”白氏从屋里出来。

  温崇正唤了一声,“二伯母,我朋友赠了一些东西,全是平时用得上的。你等一下一起帮着整理,有些是给你们的。”

  “啊?给我们的?”

  “对啊!咱们这不是刚分完家,锅啊什么都缺吗?我朋友正好送了这些,咱们就不用再置办了。”

  温崇正难得话多。

  平时,他也是瞧不上白氏的,太软弱了。

  平时被李氏欺负不反抗就算了,当年温显富要卖了温月初,她这个做娘的,也没有一句反应的话。

  但经过昨晚,他觉得白氏也悄悄在变化。

  或许,温月如和白氏都多少受了宋暖的影响吧。

  白氏一听,简直就是喜从天降啊。

  她正愁得嘴巴发苦,这都快要起白泡了。大厨房只能再用十天,这十天内自己置不出做饭的东西,那就连饭都吃不上了。

  “阿正,谢谢你啊!”

  “二伯娘,你客气了。你先帮月如把桌椅搬进去,我和暖暖还整理。”温崇正摆摆手。

  “欸。”白氏的声音比以往都大都脆。

  那边的李氏瞧着,眼睛都要冒火了。

  温月娥更是将手绢绞成绳了。以前二哥也像对温月如那样对自己的,为什么突然就变了呢?

  她想不明白,也恨宋暖,妒忌温月如。

  马屁精!

  如果不是她处处巴结着宋暖,这些好处能有她的份?

  想得美!

  温月娥不甘极了,克制不住的走过去,娇滴滴的唤了一声,“二哥,我民屋里还差……”

  “没有!”

  她还未把话说完,温崇正就拒绝了。

  温月娥瞬间红了眼眶,“二哥,我还没把话说完呢,我……”

  “反正就是没用!一根针,一条线都没有。”温崇正搬起一口缸,冷着脸,“让一下,别堵着路。”

  李氏眼睁睁看着温月娥被气到掉眼泪,气呼呼的走过去,破口大骂:“有什么了不起的,不就是得了一些别人不要的东西吗?神气什么啊?跟乞丐有什么区别?”

  温崇正凉凉的看着她,勾勾嘴角,“不了不起,可你想要,有吗?让!好狗不挡道。”

  “你?”李氏指着他。

  温月娥已然是个泪人儿,满目哀怨的看着他。

  宋暖在后面补刀,“路边偷食的,的确就是野狗。”

  直指李氏偷藏食盒一事。

  “宋暖!”

  “怎么?又要打一架?”宋暖放下手里的东西,撸了撸衣袖,恶狠狠的道:“温晗没告诉你,早上在宋家发生了什么吗?真要跟我打架?”

  闻言,李氏立刻怂了。

  她拉着温月娥回屋,“别看了,回屋!一堆破烂玩意儿,有什么可看的。”

  宋暖切了一声,“你就酸吧。”

  吃不到葡萄说葡萄酸。

  这病,没病治!

  宋暖、温崇正、温月如、白氏,四人一起把院子里的东西整理一遍,各分了一半给白氏。

  瞧着时候不早了,温老太打米去蒸了饭。

  菜不用备了,四个食盒里的菜,够他们吃一天了。

  中午,他们两房的人一起在院子里围桌吃饭。李氏气得在屋里指桑骂槐,骂白氏没骨气。

  没人理会她,她自己骂着骂着也没劲了。

  下午,温老太出去找人帮忙在打灶台。宋暖和温崇正去矮麻山勘察地方,一边丈量,一边商量着该建什么样子的房屋。

  “阿正,我跟村长说了,咱就建个普通的四房一堂屋,再加一个厨房和杂物间。院子就用竹篱笆围起来,你觉得如何?”

  温崇正看着眼前的地方,又瞟了一眼那有泉眼的大石头。

  “四房太少了。”

  “不少啊,我们一间,祖母、阿玲、家宝各一间。这不是刚刚好吗?杂物间就放些杂物和柴禾,厨房也有。”

  宋暖说着,顿了顿,“哎呀,我没有浴房和茅房算进来。”

  “还是少了。”

  “啊?”

  温崇正目光深邃发亮的看着她,“以后家里人一多,连间备用的房间都没有。再说了,这建房屋是长久的,不可能今年建,明年又重建吧?所以啊,咱们还得周全一点。”

  以后,他们还要生娃,那孩子住哪里?

  一个孩子是不够了。

  所以,他得多备几间屋子。

  宋暖歪着脑袋,手摸着下巴,努力想着该怎么建,又建几间屋?

  温崇正牵过她的手,“走!我跟你指指地方。”

  “哦。”

  “首先,咱们得把这个石头规划进院子里来。这里挖个池子蓄水,上面搭个小棚,保证下雨天,水也能干净。这么一来,咱们平时的用水就方便了,连井都不用挖。”

  “可以。”

  “正屋四间,中间是堂屋,东厢房三间,西厢房三间。厨房,杂物间,沐浴房就西厢房。茅房设在外面,回头我们建好房屋了,再个合适的地方。”

  “不行不行!”

  这下宋暖不同意了。

  “怎么了?哪里不妥?”

  “茅房不能建在外面,听起来,这西厢房应该不小吧?”

  “不小,跟咱们现在住的房间差不多大。”

  宋暖听着,有了决定,“在我那个地方,沐浴房和茅房是在同一间屋子里了。既然这西厢房不小,那我们也设在一起吧。老实说,这上个茅房还要出大门,还真是不方便。碰到刮风下雨的时候,咱们这地方,更是不安全。”

  矮麻山挨着后山,离村里不远,但因为高山村的住户散落,这附近也就他们一家。

  或许,别人也是因为这里靠着山,怕有野兽出没,所以不愿在这附近建房屋吧。

  宋暖不怕野兽,又图个清静和方便上山。这里也就成了她最理想的居住地了。

  “行!听你的。咱们回家画个草图,再合计一下。吃过晚饭再去找村长,让他帮忙算算建起来大概要多少银子?”

  “好!听你的。不过,你这多了好几间屋,咱们手头就紧了。你和阿玲的药都不能停,这些都是费银子的。”

  等到温崇正服药一个月后,还得换方子。

  那个方子更是烧钱。

  宋暖没提,心想计划着找时间去鹰嘴峰碰碰运气,看看能不能找到那几样烧药的草药?

  一下子家里多了两张嘴,还有两个病号。

  宋暖表示,财政紧张,压力挺大。

  石膏挣钱,可在没有良计之前,她也不敢再挖去卖。

  只能当是自己存在深林里的一笔财富。

  “阿乔让我们做豆腐,其实也是一片好意。他听说了咱们家的情况,就有了这个决定。暖暖,银子的事,你不用担心。我还能想些办法。”

  “对啊!”宋暖这时才想起豆腐一事,“阿乔,真是够意思。”

  瞧着四下无人,宋暖好奇的问:“阿正,你那一世认识阿乔和阿安吗?”

  温崇正摇头,“不认识,但对于他们的名字,如雷贯耳。”

  “怎么一个如雷贯耳法?”

  温崇正无比认真的看着她,问:“真想知道?”

  “想!”

  他弯腰,把脸凑到她面前,“这个要收费的,娘子,打赏一点吧。”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