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言情小说>医痞农女:山里汉子强势宠>目录>

第098章 一起塞进棺材里(二更)

第098章 一起塞进棺材里(二更)

小说:医痞农女:山里汉子强势宠作者:农家妞妞字数:5120更新时间:2018-12-24 07:04:33

  

  温崇正一脸正气的点头,“有!当时断书亲有三份,村长那里也有一份,村长大可回家取出来看。宋家也有,何不现在就找出来看看。这样大家都不用争了。”

  张自强看向宋老头,“宋叔,你的断亲书在哪里?”

  “村长,你让这狼崽子松开啊,我的天啊,我的一块肉都要被他咬下来了。”宋老头痛到想哭了,“他这样,我没法去取啊。”

  温崇正揉揉宋家宝的脑袋,“家宝,松开。”

  宋家宝听话的松开了。

  宋老头瞪大双眼,他都要怀疑宋家宝是被温崇正指使之下咬人的。

  “他是坏人,他不找大夫,还不让我去找大姐。他说就把我和二姐锁在这房里,如果都死了,那就一起塞进小棺材里,一起埋了。”

  宋家宝嘴角有血,那是宋老头的血。

  此刻,他怒指着宋老头,字字句句都让张自强的眉头越皱越紧。事儿还能这么干?他刚才真还把他想善了。

  宋老大垂首站着。

  其他人全都瞪向宋老头。

  宋老头满面窘迫,“村长,你别小孩子家家的……啊……”话还没说完,宋老头就被温崇正拢着出去。

  他本就黑瘦小,这会儿被温崇正拎着,手脚不停的挥动。

  狼狈不堪。

  反观温崇正一身浩气,拎着他就像拎小鸡一样。

  出了房门,众人都看呆了。

  这个温崇正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力大无穷了?他还能把一个大人拎起来,轻松丢在地上。

  对的!温崇正站在房门口,随手将宋老头丢在地上,“快去取来!如果耽误了宋玲,我不介意把你和小棺材钉在一起。”

  他负手而立,背光站着。

  倒在地上的宋老头抬头看去,他身上仿佛镀了一层金黄的光一般,此刻,宋老头竟有种被神祗睥睨的错觉。

  可他脸上的三尺寒霜,却又像是从地狱里出来的阎王爷一般,仿佛自己再不照办,他可以一手捏死自己。

  宋老头慌张的从地上爬起来,没命的跑去房里。从床铺底下翻出那张断亲书。他大字不识一个,也顾不上瞄一眼,匆匆拿出来递给张自强。

  “村长,这就是了。”

  张自强接过断亲书,直接看最下面的一条。

  果然,与温崇正说的只字不差。

  这是怎么一回事?他明明记得没有这一条的。不过,他现在也没心情再问这是怎么一回事?反正白纸黑字,大家都按了手印,不认也不行。

  “宋暖,你先把人带走吧。”

  “多谢村长。”宋暖抱着宋玲匆匆离开,边走边抛下话,“明天一早,我过来帮他们分家,你们准备一下。阿正,把家宝背回家去。”

  “好的,媳妇儿。”

  温崇正总在不同的场合,将暖暖和媳妇儿恰当的切换。

  他背起宋家宝,冷冷的睨着宋老头,“这事还没完,明天我们再过来算。村长,这事明天还得再麻烦你一趟。”

  张自强点点头。

  “你先回去吧,先把人救活了。”

  “好。”

  温崇正背着人,匆匆离开宋家。

  吕氏从房里出来,看着眼前的一幕,不禁愕然,“当家的,这是怎么一回事?”她压低声音问宋老大。

  “等一下再说。”

  张自强看向围观的人,“时候不早了,都回家吧。”

  村民一个个都一头雾水,完全不知刚才在屋里发生了什么事?为什么宋暖抱着人走了?

  为什么这事就这么歇火了?

  不合常理啊。

  张自强见村民还不走,不耐烦:“还不走?”

  村民见他发火了,这才散了去。

  宋老头目光呆滞的望着一片狼籍的家里,咬唇,忍着眼泪。

  “阿晗,你过来一下。”张自强招招手,等温晗过来后,他把断亲书递了过去,“你看看这个。”

  温晗接过断亲书,走到房门口,就着里面的光,细细一条一条的看下去。看完后,他把纸递还给张自强。

  “村长,这是我家二哥写的断亲书,三房都按了手印的。衙门对这种是承认的。只是不知村长给我看这个,何意?”

  张自强把纸还给宋老头。

  本想问问最后一条与上面的字迹啊什么的。可一想到这些人那样对两个孩子,便作罢。

  算了!当是行善积德吧。

  就算是有问题,那人家温崇正夫妇也没有要害宋家姐弟的心。

  相反,这些人……就吃人不吐骨头了。

  那种灭绝人性的事都做得出来。

  “没事!”

  “哦。”

  张自强一一扫过宋家人,沉声问道:“宋叔,你也听到了,这断亲书是作数的。就是见官,你们也得按这个办。你们收拾一下,明天一早,我过来给你们一起把家分了吧。”

  “分……分家?”吕氏大惊失色,“不分,不分!”

  她才不要分呢。

  这整个宋家都是他们大房的,等两个小鬼没了,全是她的。现在分了,宋暖又把人接了过去,那不就成了宋暖的了吗?

  不行!

  绝对不行!

  “爹,你可不能答应啊。她宋暖把人带走,这家要是一分,那不就是她的东西了吗?那两个孩子懂什么啊?”

  吕氏的话,其实就是宋老头的心里话。

  他的东西,他怎么可能便宜了宋暖。一个不认他,对他又打又骂,还让他面子里子全失的人,他死也舍不得啊。

  他扑嗵一声跪在张自强面前。

  “村长啊,你要是依了她,那就是一起逼我去死啊。家里的东西哪一样不是我辛苦挣来的,就那些田地,那也是我辛苦刨的。”

  张自强见他这般耍赖,眉头皱得更紧了。

  “白纸黑字,你自己也按了手印,你说不认就不认了?你要是真要寻短见的话,我也拦不住你。你要闹去衙门,我也随你。”

  “一点身外物,你就要死要活的,家里嫡亲子孙都那样了,你怎么不心疼到想死?宋叔,我对你当真没话可说。这事儿,我谁也不帮,我就照着断亲书办事。”

  说着,他扭头看向温晗。

  “阿晗,你也劝劝他们吧。本是一家人,非要闹成这样,这还能怪谁呢?你以后是要与他们结亲的,这样的娘家,你一个秀才公的脸面往哪搁?将来要是高中了,你在朝堂上会不会被人戳脊梁骨?”

  张自强说完,便甩手,大步离开了。

  温晗站在原地,突然很是后悔跟着来这里了。

  他是笑话没看成,自己倒夹在中间了。

  他暗骂宋家一群怂货,居然让温崇正二人给吃得死死的。手里拿着刀都伤不到人,也活该他们这般窝囊受气了。

  宋巧不安,用力抓住温晗的手。

  咝……

  抓的正是温晗被刺了字的手,猛然一痛,他没忍住就甩开了宋巧。

  宋家人惊讶。

  这就是嫌弃上了?

  宋巧心里一慌,急急又伸手抓去,眸中含泪,楚楚可怜的唤道:“阿晗,我……”

  温晗皱眉,不知为何他觉得这样宋巧很烦人。

  相反,砸东西,骂人,打架,护短,霸气的宋暖,显得顺眼多了。

  他被自己心里的想法给吓了一跳,连忙柔声哄道:“巧儿,我不是故意甩开你的,而是我的手臂被划伤了,正好是你抓的地方。”

  闻言,宋巧一脸焦急,“你受伤了?这是怎么回事?怎么伤的?快!让我瞧瞧。”

  说着,她就要去撸温晗的衣袖。

  温晗退开几步,摆摆手,“已经包扎过了。不碍事,只是划了一下。”

  “我?”

  “巧儿,乖!现在有正事要谈,你要不先回房吧。”温晗耐着性子哄宋巧,岔开话题,“叔公,我看了那断亲书,这分家一事,不分也得分。你们就是找到衙门,那也不会改变结果。”

  “难道就这么便宜宋暖了?”吕氏问。

  温晗摇摇头,“婶娘,你先听我说。这家要分,便是怎么分,这不是由叔公说了算吗?他们要分,叔公分给他们就是。这可由不得他们挑肥捡瘦,而且,分家归分家。我们也可以白纸黑字啊,这是宋家的东西,这是给宋宝家的,与她宋暖可没有半点关系。”

  闻言,宋老头猛的抬头看向温晗,死气沉沉的眼睛又有了亮光,“阿晗,你不愧是秀才啊,说话真有道理。你接着说。”

  温晗点点头,把自己的想法都说了。

  ……

  那边,半路上宋暖就遇到闻讯赶来的温老太他们,“暖暖,阿玲怎么样了?”

  “祖母,先回家。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宋暖的脸色沉重。

  眼下这情况,她必须先给宋玲降下体温。

  “哦,好好好!”

  “月如,你扶着祖母,小心一些。”

  “好的,二嫂。”

  宋暖从不知道,这副小身板可以力气这么大,这一路抱着宋玲,她的脚步都没停顿一下。

  说是小跑,也说得过去了。

  温崇正都没有追上她。

  或许这是被逼出来的潜力吧。

  院门下,李氏母女打着火把,像是两尊门神一样各站一旁,见宋暖抱人过来,便伸手拦下。

  “宋暖,你怎么可以把死人抱进来?”

  李氏刻薄的道。

  “滚开!”宋暖厉目一扫,沉声喝道:“谁敢拦我,我就从她身上踩过去。”

  寒气从她身上散开。

  李氏心颤一下,但想着不能让晦气的死人进屋,“那你就从我……啊……砰!”

  话还未说完,宋暖抬腿往她膝盖上一踢,她扑嗵一声跪在地上。这时,头顶就传来宋暖冷若冰霜的声音,“躺平啊,看我踩不踩?”

  李氏僵住。

  温月娥连忙过去扶李氏,“娘,你没事吧?”

  “我……”

  “又整什么幺蛾子?”温老太的声音传来,“李氏,你再作妖试试?看我敢不敢作主休你出门。”

  李氏咬牙,“娘,你……”

  温老太冷目一扫,“你就积点德吧,别把子孙的福都损完了。哼!”她冷哼一声,“月如,快扶我去你二嫂屋里,看看有什么需要咱们帮忙的没有?”

  “好的,祖母。”

  李氏摸摸生疼的膝盖,恨恨的望向院子里的人。

  太欺负人了。

  一落风刮过,温崇正背着宋家宝也进了院门。

  温月娥叫了一声,“欸,二哥。”

  砰!

  没人理会他。

  温月娥一脸失落,李氏瞧着扣住她的手腕,扯着她回房,“走走走!回房睡觉。”

  “娘……”

  “你要是敢提一下那些人,别怪我明天立刻找媒婆说亲。”李氏的杀手锏,屡试不爽。

  果然,温月娥就沉默的回屋,“娘,时候不早了,你也回屋睡吧。”她把李氏拦在门外,恹恹的道。

  李氏皱眉,“我睡什么睡?你大哥还没回来?你们啊,一个个让我操碎了心,哪天能让我省心一点?”

  砰!

  温月娥用力关上门。

  李氏气结,“月娥,你怎么能这样,你……”

  屋里瞬间漆黑,温月娥把油灯吹灭了。

  李氏气得要跳脚,但是她疼爱的闺女啊,也没舍得再多说什么。温月娥趴在床上,嘤嘤的哭。

  “暖暖,阿玲怎么样了?”温老太站在床前,看着床上那个没了生息的可怜儿,目露怜惜。

  宋暖把床上的两床被子都盖在宋玲身上。转身看向温月如,“月如,麻烦你帮我打一盆水进来。”

  “好的,二嫂。”

  温月如匆匆出去的水了。

  “暖暖,情况如何了?”温崇正背着宋家宝进来,将他在桌前坐下。

  宋暖看向他,表情沉重,“现在最重要的是先退热,她沧水伤了胸部。当务之急是退热,再等她醒来,然后才能进一步确诊。”

  “我……我能帮些什么忙吗?”白氏站在房门口,怯怯的问。

  宋暖点头,“二伯娘,如果可以的话,你帮我煮碗姜汤吧。”

  “好,我这就去。”

  “谢谢!”

  “不!不用谢!大家是一家人。”白氏有些不好意思的摆摆手,转身就去厨房了。

  “阿正,我写个药方子给你,你去看看朱大富那里看看有没有药?我去采些新鲜的草药回来给家宝敷。”

  “好!那你快写。”

  “嗯。”宋暖找了纸笔出来,温崇正已经研好了墨,“写吧。”

  她点了点头,骤笔如飞。

  看呆了一旁的温老太和宋家宝。

  暖暖怎么能写一手好字?

  大姐怎么会开药方子?还会写字?

  这会儿的宋暖心急如焚,恨不得将自己劈成好几半,各忙各的去,所以根本就没多想。

  露出了一些让人怀疑的端睨。

  “阿正,你快去。”

  “好,我这就去。”

  温崇正拿着药方子,匆匆出门。

  这时,温月如端了水进来,“二嫂,这是要给阿玲敷额头吗?”

  “是的。”宋暖点头,“月如,阿玲就交给你了,等一下二伯娘煮了姜汤,你们想办法给她喂进去。我现在要去挖些草药回来。”

  “可是,外面天好黑。”

  “月如,你陪暖暖去挖草药,阿玲交给我。等一下你娘煮好姜汤后,她也能帮我一起照顾阿玲。”

  温老太当下立断。

  她可不放心让宋暖一个人摸黑去挖草药。

  “好的,祖母。”温月如把帕子交给温老太,然后出去打火把,陪着宋暖去后山找草药。

  挖了几天的黄芩,宋暖对后山挺熟悉的。

  有些接骨正骨消炎的平常草药,她大概都知道在哪一个方位。一路上,温月如什么话都没说,也不问在老宋家发生了什么事。

  她只是安静的陪着宋暖。

  很快,宋暖找齐草药,两人又匆匆回到温家。

  “月如,这些帮我洗干净,用石舂捶烂了。我先进去看看。”宋暖顾不上客气,直接分好的一份草药交给温月如。

  “好!”

  屋檐下,小炉子上正煎着药。

  许是听到外面的动静,温崇正从里面出来,“暖暖,快进来看看。阿玲,她一直在抽搐。”

  宋暖如风一般从他面前刮过。

  眨眼间就冲到床前。

  床上,白氏和温老太一起七手八脚的按着宋玲,可宋玲还是不停的动,脸色涨红。

  “松开,松开!”宋暖抬手,“二伯娘,把你屋里的针,全部取来给我,快一点!”

  “哦哦哦,好!”白氏慌忙从床上下来。

  “祖母,我来。”宋暖坐在床上,拉过宋玲的脚,不停的按摩她的脚底的穴道。

  “阿正,你来按她的虎口穴,她疼。”

  “哦,好。”

  虎口穴,一般人都知道,所以不用宋暖指导了。

  温崇正没按过,不敢太用力,一边按一边观察着宋玲的表情。宋暖也一样,一边按一边观察,“祖母,阿玲这样多久了?”

  “有一刻钟了,怎么也停不下来。”

  “嗯。”幸好她回来的早。

  床前旁边,不知谁放了张凳子,让宋家宝坐在那里。小家伙看着床上痛苦的宋玲,双手紧攥成拳,眸中含泪。

  “大姐,救救二姐,救救她……”

  “会的!大姐一定不会让她有事的,你要相信大姐。”这才按了一会儿,宋暖已经满头大汗。

  “针,取来了。”白氏气喘吁吁,应该是刚才按宋玲弄的。

  “阿正,你把针用开水煮一刻针,然后用干净的布擦干给我。”宋暖又指挥温崇正去干活。

  虎口穴不用一直按着。

  “好!”

  宋家宝挪过来,抬起手用衣袖帮宋暖擦汗,“大姐,二姐一定能活,对不对?她会没事的,对不对?”

  小家伙小心翼翼的问。

  宋暖重重的点头,“对!一定!”

  施针,换衣服,喂药,又换衣服……一晚上不停的折腾,窗外透着亮光时,宋玲才算是安稳下来。

  人是稳住了。

  但是何时能醒来?

  这个宋暖也说不准了。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