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言情小说>医痞农女:山里汉子强势宠>目录>

第097章 今晚全都别活了(一更)

第097章 今晚全都别活了(一更)

小说:医痞农女:山里汉子强势宠作者:农家妞妞字数:5101更新时间:2018-12-24 07:04:31

  

  宋巧委屈巴巴扁扁嘴,又故作大方的道:“祖父,她不认我们,可我们也不能不认她啊。她身上到底是流着我们老宋家的血。以前,或许是有误会,或是形势所逼。咱们大家到底是一家人,何不找时间坐下来,重修于好呢。二妹和二妹夫识得草药,将来肯定也是……”

  “想蹭我们的光?”宋暖从屋里出来,冷目一扫,“没门!”

  宋老头快要熄下去的怒火,又噌的一下燃了起来,他怒指着宋暖,“你们瞧瞧这个白眼狼,畜生,孽障。她这样子,还谈什么重修于好?”

  宋暖跩跩的望着他,周身都散着寒气。她按了按手指,关节咔咔作响,一副要找人打一架的模样。

  “谁稀罕呢?与你们同修于好,我是不想活了怎么的?口口声声骂自己的子孙是畜生,真正做事没人性的老畜生不是你吗?”

  宋暖往院子里扫看一圈,指着那薄木棺材,“那是什么?你这老头躺上倒是合适,需要我送你进去吗?”

  想到里面断了一条腿的宋家宝,只剩一口气的宋玲。

  宋暖双眼赤红,怒火滔天。

  丫的,她就是与宋家断了关系,可与小的两个可没有。欺负她的弟弟和妹妹,这是寻死吗?

  今天不把这里砸个稀巴烂,这些人就当她是吃素的了。

  “你你你……”宋老头气得捂着胸口,拼命咳嗽,险些呕一口老血出来。

  “我什么我?”宋朝趁众人惊呆之际,冲过去夺过长柄柴刀,直接丢给温崇正,“阿正接着。等一下谁敢来拦我,你就砍他。今晚,大不了大家抱着一起死。”

  “好的,媳妇。”

  温崇正握紧了柴刀,目光紧锁在宋家这些人身上。

  宋暖首先冲去抱起薄木棺材,直直进宋老头砸去,“想睡,那就睡啊。你们这群畜生,人都只剩一口气了,你们还不请大夫,还把人锁在屋里。你们不是人吗?我告诉你们,今晚,谁都别想好过。”

  砰!

  简单粗糙的棺材砸在地上,立刻散成一地的木板。

  宋老头往后跳了几步,一脸惊恐的拍拍胸口,“反了,反了,这上门偷东西不成,还杀人了。”

  “呵呵!”宋暖冷笑几声。

  不管不顾,院子里所能砸的东西,她都不手软,一时老宋家四处噼里啪啦的作响。

  啪!大水缸碎了,水流一地。

  乒乒乒!屋檐下的东西全被她丢在院子里,竹篓,簸箕什么的,全部洒落一地。

  宋老头瞧着心惊肉跳,心里滴血啊。

  “别砸了,别砸了,你别砸了……”

  宋暖问:“心疼了?”

  宋老头抹了抹眼泪,“这些都是我吃饭的家伙,全要拿钱置办你的,你给我砸了,我这一大家子人可怎么活啊?”

  “活?还活什么啊?今晚全都别活了。”

  宋暖不理他。

  砸完了外面,就去砸厨房。

  宋老头一看,险些两眼一抹黑,“老大,你快去拦着啊,厨房里的东西也砸了,大家还真不吃饭了啊?”

  宋老大哦了一声,正要走,温崇正的声音就冷冷的传过来,“我看谁敢动一下!”

  呃!

  宋老大停了下来,一动不动。

  不安的看向宋老头,“爹,不是我不走,我这是走不了啊。”

  “我的老天爷啊……”宋老头哇了一声,一屁股坐在地上,像个老妇人一样一边拍着胸口,一边嚎:“没活路了啊,土匪进家门了,这是要逼人去死啊……”

  温崇正翻了个白眼。

  温晗则是看得心里发寒,后背一片骤凉。原来,他早前在茅房里的遭遇不是最悲惨的。

  这夫妇二人简直就是恶魔啊。

  厨房里乒乒乓乓,碗碟砸得那个响啊,在寂静的乡村里,显得特别响。不多久,老宋家的里里外外已经围了不少人。

  宋老头越嚎越大声,见人多了,更是拼命的嚎,想要争取一点同情分。

  “哎哟……”吕氏突然大叫一声,“当家的,她她她……她进咱们房间了,这可怎么办啊?”

  宋老大也着急,可他走不了啊。

  温崇正还用刀指着他们呢。

  他扭头看向温崇正,“阿正,你快劝劝宋暖吧,这么砸下去,你们不见官,也是赔银子啊。”

  温崇正抬了抬下巴,一脸傲气,“她心里有气,憋着不好!她想砸东西撒撒气,那就砸吧。见官什么的,现在有点说得过早了。你们还是想想,宋玲只剩一口气,家宝腿断了的事情吧。这事见官时,咱们一并扯个清楚。”

  “你你你……”温老大急出一脑门的汗。

  吕氏眼睁睁的看着宋暖进屋,无力阻拦,也一屁股坐在地上,跟着宋老头一起嚎。

  “这都在干什么呢?”

  张自强从外面进来,冷眼扫看一片狼籍的院子。

  吕氏眼睛一亮,哭嚎着:“村长,你总算是来了,你再不来,明天一早就给我们一大家子的人收尸了。这日子没法过了啊,进门偷东西的人,还把我家砸成这样。村长啊,你看看,你看看啊……”

  吕氏一边哭,一边抹眼泪。

  宋老头受到启发,也一边拍着胸口,一边哭,“村长,这宋暖和温崇正,他们从窗户爬进来,先是打人,再是砸东西,这……她还放话,说是大家都不要活了。村长,你要给我们主持公道啊,我们惨啊……”

  “你们惨?”宋暖从屋里出来,大步走到张自强面前,朝他拱拱手,道:“村长,不好意思!这么晚把你吵醒了。”

  说着,她朝围观的人拱拱手,“宋暖向各位乡亲赔个不行,这么大半夜的把大伙吵起来。真是对不住!”

  张自强皱眉,瞥了一眼依旧拿着长柄柴刀的温崇正,问:“宋暖,这是出什么事了?你要大半夜上门来砸东西?”

  宋暖指着宋老头面前一堆木板,道:“村长,他们连薄棺材都钉好了,一个个就等着宋玲断了最后一口气。我不是想从窗外进来,而是他们把房门给锁了。”

  “那门上还挂着锁头和铁链呢。一个快断气的人,一个断了腿的孩子,他们不请大夫,就那样锁在里面。这是谋杀,难道不是吗?”

  宋暖说到揪心的地方,泪水不停的掉。

  她伸手用力抹去眼泪,怒指着地上的宋老头,“我和阿正进来看宋玲他们,他倒是好啊,见人就说什么人脏并获,说我们进屋偷东西。还说要么见官,要么赔他银子。”

  “银子银子银子,他眼里除了银子还有什么?早前在村长你这发的誓,他是一样没做到。宋玲现在只剩一口气,家宝断了腿,可他请大夫了吗?或是用了土药方了吗?那屋里连个跌打药酒的味道都没有。”

  “宋玲身上衣服也是湿的,一肚子的水,肚子鼓成那样,他们看不见,不闻不问,他们是眼瞎,还是早盼着这两个去死?”

  宋暖冷笑几声,“我砸东西怎么了?我就当着大伙的面撂话,如果宋玲死了,所有与她的死有关的人,我一个都不会放过。”

  人群中的伍氏轻颤了一下。

  早上在河边目睹一切的妇人,纷纷在人群中寻找伍氏的身影。

  这下嘴皮子惹事了。

  不仅人快没了,这活着人也不准备善了。

  伍氏摊上大事了。

  伍氏害怕的绞着手指,可一想到自己拿一两银子给宋老头请大夫,当时还有人陪着她,她心底的怯意又消去一些。

  不救人的不是她。

  再说是在河边先动手的人,也不是她。

  可一想到屋里的宋玲要不行了,她还是心慌。这人死了,会不会化成厉鬼来找她算账?

  夜风吹来,伍氏顿时觉得后背脊凉飕飕的,全身鸡皮疙瘩骤起。

  伍氏用力的搓着双臂。

  她想要立刻离开,可又想知道宋玲的情况到底如何了?万一不行了,她能在第一时间当着村长把给了银子请大夫的事说了。

  还有,那天的人,不可能为了一个死人而得罪她吧?

  她相信不会的。

  “你你你……”宋老头从地上爬起来,指着宋暖,又看向张自强,“村长,你听见了吧?她这真是要杀了我们啊。”

  张自强头痛不已,冷着脸不理他。

  还有脸说呢。

  这两个孩子都那样了,他们还敢锁人,那才是杀人吧。

  “二姐,二姐……你不要死啊,呜呜呜……”突然,房间里传来宋家宝悲厉的声音。

  众人齐齐看向那间外墙被烧黑的房间。

  宋暖冲了进去。

  温崇正也追下柴刀,跟着一起跑进去。

  作为村长的张自强,自然也不能光站着。他手指不停的指着宋老头,痛心疾首的道:“宋叔,你啊你啊,那房里的就不是你的孙儿吗?你真的太狠心了……”

  别说是作为长姐的宋暖了。

  就是他这个外人,看着宋家人做的这些事,也想动手打人。

  打残都活该了!

  自家骨肉啊,怎么能这么冷漠呢?

  “你还不跟着一起来,不要进去看看吗?”张自强虎着脸,跺跺脚,道:“你是当真好了伤疤忘记了疼,把老二的孩子整没了,你不怕老二再来找你评理了?”

  这真是没谁了。

  以前就一直苛待这二房的三个孩子,后来一两银子嫁了宋暖。上回两个小的被赶上山,几天不敢回来。

  现在可厉害了,一个没了,一个断了腿。

  这真绝了!

  这宋老头的心是黑的吗?

  宋老头连忙点头,“哦。”他扯着宋老大一起进去,这个时候,多个人也多份保障。万一宋暖又发疯打人呢。

  他这身老骨头不得被她折了啊。

  宋老大不想进去,可外面这么人看着,他一个做大伯父的,不进去看看,这也说不过去。

  只好硬着头皮进去。

  “二姐,二姐……你不要丢下我,你不要死啊……你死了,我可怎么办啊?在这个家里,我还怎么活得下去?呜呜呜……”

  宋家宝哭得一声一声凄惨。

  小家伙的哭诉,听在众人耳中,让人纷纷叹息。

  “可怜啊,这老宋家的人,可真不是人啊?自家骨肉,他们也能这么对待?这冷血无情的,让人……不齿。这是碰到别姓人,惹了他们的话,不得吃了人啊?”

  “天啊,这宋老二真该要死不瞑目了,离上回才多久?上回把孩子弄成那样,现在又……唉,希望这孩子死后,重新找个好人家吧。”

  “咱们村里出了这样的人家,这传出去,怕是村里的姑娘们、小伙子都让不敢有媒婆上门保媒了。”

  “真是一颗老鼠屎坏了一锅粥,我家闺女还正在议亲呢。这还没订下来,要是人家听说了,你们说会不会就黄了?”

  “……”

  村民在等待的时候,一个个都议论开了。

  大半夜里,他们也不冷了,越说越停不下来。

  这时,有人看到院子里与宋巧站在一起的温晗。八卦的人啊,当下又议论开了。

  “你们瞧瞧,那宋巧还是姑娘家吗?温秀才怎么会在这里?两人还靠得这么近。你们看,那宋巧像是没长骨头一样,整个人都快粘在人家身上了。”

  “这温秀才也是想不开,为什么退了宋家孙女的亲,又改聘另一个宋家孙女呢?他是秀才要什么样的姑娘家没有?这老宋家……啧啧啧……”

  “兴许,人家活好呢?瞧,现在当着众人的面,不也那么亲近吗?”

  “娶妻当娶贤。这女子一看就不是什么好东西?你瞧瞧,自家堂妹没了,她不进去看看,反在院子里与男人卿卿我我。”

  “当真是不要脸了。”

  “……”

  宋巧浑然不知自己成了别人口中的荡妇,还沉醉在有温晗在身边的优势感。她全当那些投来的目光是羡慕。

  这会儿都要飘上天了,哪还会去看屋里的死人。

  吕氏趁机溜回房里,检查一番,这才松了一口气。她坐在床边上,拍拍胸口,“真险啊,幸好村长来得及时,不然的话,我这房里的东西怕是一件不剩了。”

  宋暖发怒乱砸东西时,那样子真是太可怕了,就像是厉鬼讨债一般。

  那边屋里。

  宋家宝趴在宋玲身上嚎啕大哭。

  “二姐,二姐,你不要死,你不要丢下家宝一个人……”

  宋暖跑进去,见状不禁面色煞白,声音颤抖,“家宝,你让开一下,你不要这样趴在你二姐身上。让我瞧瞧,让我瞧瞧……”

  不对啊!

  她明明确定了宋玲的生命特征后,这才出去砸东西的。

  “大姐……二姐没了,她刚才吐……吐血了……”宋家宝张开手,满手都是血。宋暖这才看见宋玲的嘴角还有血迹。

  心咯噔一下,不停的往下沉。

  “让大姐看看。”

  “家宝,大姐夫抱你坐下。”温崇正一脸凝重的看了一眼床上的宋玲,怕宋家宝妨碍宋暖诊治,便火速将他抱开。

  宋家宝早已没了主心骨,不停的哭。

  他泪眼婆娑的看到宋老头后,突然拖着左腿冲上去,抱紧宋老头的腿,张嘴就狠狠的咬一下来。

  啊啊啊……

  宋老头吃痛,大叫起来。

  “松开,快松开啊你!”

  宋家宝一口气堵着,恨红了眼,这会儿哪还听得见他的话。眼泪越来越多,力也越来越大。

  床那边,宋暖先确定脉膊,再让宋玲侧身躺着,将她嘴里残余的血弄出来。一切就绪后,她四处看了看,眉头紧皱。

  她弯腰抱起宋玲,看向张自强,道:“村长,这里不是人呆的地方,我把我家二妹带回我家去。”

  “不行!”宋老头痛得满头是汗,气急了伸手就往宋家宝脑袋上拍去,“死臭崽子,你给我滚开!全是白眼狼,贱骨头,居然敢咬我。”

  宋暖不理会他,径自看着张自强,“村长,人命关天。再不换地方,宋玲就真的一点希望都没有了。”

  张自强叹了一口气,“宋暖,且不说,你与宋家断了关系,就是你一个嫁出去的姑娘,这也没有随便把人带走的道理。”

  他不是不可怜这几个孩子。

  但这规矩不是规矩,道理还是道理。

  还没有出嫁的姑娘把弟弟妹妹弄回婆家的先例。

  再说了,这温家也是天天闹,这把人接回去,不得在那边又闹翻天吗?他真的很为难。

  闻言,宋暖冷笑一下,扭头问温崇正,“阿正,你把当日的断亲书重新念给村长和宋家人听听。看看我们能不能把他们二人带走?”

  温崇正会意,伸手扣住宋老头的手,反制在他头顶,不让他再打宋家宝,“听清楚了,我不会再重新说好几遍的。”

  张自强蹙眉。

  那断亲书他是过了目的,当时并没有看出什么问题来啊?难道这里面还有什么玄机不成?

  温崇正娓娓道来。

  前面几乎与张自强记的都一无二般,就是最后一条,他听着很是耳生。好像没有这一条吧。

  第六:若宋家人再次虐待宋玲、宋家宝,至其伤重,或是恶意有伤病不给医治。那宋暖作为长女,可对其二人进行照顾,并且宋家无条件同意分家,将二房该得的一切,全部分得。

  以上,甲乙双方,如有违背,可连同断亲书一起到衙门请知县大人判决。

  宋老头啊啊啊直叫,他痛啊,根本没听清温崇正说的。

  宋老大倒是听得一清二楚。

  他一脸懵逼,他也不记得有这些啊。

  张自强问:“阿正,断亲书上真有写这一条?”

  他是真的不记得啊。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