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言情小说>医痞农女:山里汉子强势宠>目录>

第096章 宋玲。打上门(四更,求首订)

第096章 宋玲。打上门(四更,求首订)

小说:医痞农女:山里汉子强势宠作者:农家妞妞字数:5126更新时间:2018-12-24 07:04:30

  

  “我说你们神气什么呢?不就从酒楼里要了些客人吃剩的菜吗?又不是什么了不起的事?这跟乞丐也没什么不同吧?”

  闻言,宋暖的身子晃了几下,转身紧盯着李氏,“你这话是什么意思?你给我说清楚了。”

  她只听清了她前面的话,后面的充满酸气的话,一个字都听不清了。现在满脑子都是问号。

  李氏见她这样,更是欢快了。

  她越想知道,她就越不说。

  “我为什么要跟你说清楚,你现在这样子有半点诚意吗?还有啊,你们欺负我家阿晗,你以为我这么就算了吗?”

  宋暖转身,“理你,我就有病!”

  娘的XX,在这里跟她废话,不如快点过去看看。

  不过,听李氏说完这些,她的心真的慌乱到不主。怪不得白天在酒楼时,她就不小心切到了手,总有种心神不宁的感觉。

  原来,宋玲和宋家宝出现了。

  可是为什么温月如什么都没有说呢?

  宋暖想不明白。

  两人匆匆出了院门,温崇正见她脚步越来越快,连忙用空出的一手牵紧她,“小心一些,这路不平。”

  “为什么月如和祖母什么也不知道?”

  “我也不清楚。”温崇正叹了一声,道:“或许是李氏故意骗你的呢?你什么都还不清楚,别先自己把自己吓坏了。”

  “不是啊,我白天有点莫名心慌,心神不宁,所以我才不小心切到手指的。阿正,我有点怕。”

  宋暖的眼眶发热,想哭。

  她不知是原主的感情在作祟,还是自己真的对他们有了亲情。毕竟在这些日子下来,他们姐弟三人也暗中来往着。

  在没有看到真实情况前,她没有办法冷静下来,满脑子都是两个小的奄奄一息的模样,各种惨状。

  宋暖紧了紧手。

  温崇正心中一软,疼惜她的担心,也喜欢她的善良。

  她不是真正的宋暖,可却能如此真情意切的对待宋家弟妹,他怎么能不喜欢她的善良呢。

  这个外强中干的姑娘啊,在她的心里也是渴望亲情,也是柔软温情的。

  他很庆幸自己懂得她真正的好。

  “暖暖,你听我说,深呼吸,稳住自己。如果他们真有什么事,那还得靠我们不是吗?我们不能乱,不能慌。”

  “我……我……”宋暖哽咽住了,泪水掉了下来,“我做不到啊。”

  她也想冷静。

  只是听到李氏的话后,她就没办法冷静。

  此刻,她像是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一般,好像一切都被原主主导了,而她只是一个次要的。

  她被原主强烈的感情给撂到一边,不让她主导这具身体的情绪和行为。

  温崇正吓了一跳,他没有想到宋暖竟会在没有弄清事实前,人就不崩溃哭了。

  “暖暖……”他放下食盒,停下来扯过她,紧紧抱住。

  “我在,我在呢!一切有我,别慌,别哭!”她的眼泪像是一把最利的匕首,一滴一滴的就像是一下一下的刺着他的心。

  很痛!

  他将她的脑袋按在自己胸前,“感觉到了吗?我的心在跳,我在!我会一直陪着你,不要哭!”

  宋暖点点头,推开他,撒腿就往老宋家跑去,“我先过去看看!”

  “暖暖,你等等我!”

  温崇正也顾不上食盒了,紧跟上去。

  温家。

  温晗听着厨房里有动静,便起来查看,见李氏捂着肚子在笑,便问:“娘,这大半夜的,你不睡,你在厨房里笑什么呢?”

  “噗……”李氏根本就忍不住笑意。

  温晗皱眉站在一旁。

  过了好一会儿,李氏才停下来,擦去眼角笑出的眼泪,咧着嘴,道:“你不知道刚才有多解气,那宋暖不是天不怕地不怕吗?哈哈!她一听到宋玲不行了,老宋家连薄木棺材都备好了,她就慌得不行了。哈哈哈!我还以为她冷血无情呢,想不到她也有软肋。”

  “阿晗啊,你不知道,她刚才脸色苍白,慌里慌张的跑了。那样子可真是狼狈啊,我可算是出了一口恶气。我……”

  “娘,你说什么?”温晗问。

  李氏愣了下,道:“我说知道宋暖的软肋了,她在乎她的弟弟、妹妹,她……”

  “宋玲不行了?”

  “啊?你说什么?”李氏正得意着,连着两次被温晗打断,她都有点断片了。

  温晗又问:“你说宋玲过世了?”

  李氏点点头,“八成是活不成了,下午那宋老头就找了木板,找人钉小棺材呢。欸……阿晗,这么晚了,你去哪里……”

  温晗不等她说完,转身就跑了。

  李氏挠挠头,疑惑,“阿晗,这是怎么了?”

  难道是去看宋暖有多狼狈?

  对!一定是这样的。

  她也要去看看。

  李氏也连忙往外跑,一路追啊追,她看到了食盒。她连忙急刹车,打开食盒,里面的香气立刻扑鼻而来。

  她咽了咽口水,连忙提着食盒往回跑。

  回到家,把东西腾出去,然后直接把食盒藏进床底下。床上,温老大鼾声如雷,早就睡着昏天又暗地。

  藏好一切,李氏这才又出门赶去老宋家。

  那边,宋暖绕到宋家宝和宋玲的房间,站在窗户外,轻敲几下,“家宝,家宝……”

  一直守在床前的宋家宝隐隐听到宋暖的声音,猛的扭头朝窗户看去。他咬咬牙,拖着不能动的左脚跳到窗户前。

  嘎吱……

  窗户拉开,宋家宝看到一脸焦急的宋暖,哇的一声就哭了,“大姐,大姐,大姐……呜呜呜……你可算是来了。呜呜呜……”

  宋暖被他一哭,更急了。

  她立刻往上爬,可不知是太慌了,还是怎么的,她滑了几下也没爬进来。“家宝,别哭!你怎么哭了?你为什么没去找大姐呢?”

  突然有人从后面托着她的身子,直接把她抱着从窗户塞了进去。

  宋暖顾不上许多,从窗户上跳下去,就上下打量着宋家宝,“家宝……你的脸是怎么一回事?不家脚?”

  宋家宝摇头,见到宋暖了,他也压不住心里的伤痛,忍不住就抱紧她嚎啕大哭,“大姐,我没事!二姐有事,二姐她她她……”

  他一手指向床边。

  宋暖顺着他的目光看去,心都揪了起来。

  床上的宋玲脸色苍白,人一动不动的,这就像是一个没有生命的瓷娃娃。她松开宋家宝,跑到床前。

  “阿玲,阿玲……”

  “大姐,二姐从白天就这样了,我叫不醒她……呜呜呜……祖父说,等她断绝了气,就送她上山。大姐,你救救二姐,我不要二姐死……”

  宋家宝哇哇大哭。

  他本来是要去找宋暖的,他记得大姐识草药,或许大姐能救二姐。只是,他的左腿断了,又被宋老头锁在屋里,不让他再出去闯祸。

  温崇正也从窗户爬进来。

  他抱起宋家宝,“家宝,你和阿玲到底是出什么事了?”

  “大姐夫……”宋家宝不停的哭,不停的哭。

  他还是一个孩子啊。

  白天经历的那些,他怕是这辈子都忘不了了。

  温崇正把他抱到床边上坐着,低头看向宋玲,眉头不禁紧皱了起来。这看起来是一点人气都没有了。

  宋暖伸手探向宋玲的脖颈动脉处,还有微弱的跳动。她不敢耽搁,扭头看向温崇正,“阿正,你和家宝回避一下。”

  宋玲身上的衣服竟还是半干的,她伸手插进发丝中,发根也还湿着。

  这是溺水了?

  宋暖走去衣柜前,翻找出宋玲的衣服,正准备给她换上,房门就被人从外打开,听起来还有铁链声。

  宋暖眸中寒光迸射。

  这些畜生!

  两个孩子都这样了,他们居然还把人锁在屋子里。

  宋老头领着一家人出现在房门口,指着屋里的宋暖和温崇正,道:“宋暖,温崇正,你们半夜进我家来偷我家的东西。我告诉你们,现在是人脏俱获,你们是要我送官呢,还是你们拿银子和我私下和解?”

  宋暖本就快要气炸了,听着宋老头不要脸的话,她更气不打一片来。

  “阿正,把人丢出去,谁敢进来吵我,你就打!”

  嘞个XX。

  这些都是什么人?

  闻言,宋老头也火大,指着里面的人就骂:“这都没天理了吗?进屋打抢东西的人还有理了?我告诉你们,我要抓你们去见官。”

  上次受的气,损失的银子,他一定要讨回来。

  “温崇正,疯狗太吵了!”

  宋暖咆哮。

  她放下床帐,快速帮宋玲换上干衣服,顺便检查身上有没有伤口?没有伤口,除了一些旧伤,最显眼就是胀鼓鼓的肚子了。

  宋暖确定宋玲是溺水了。

  喝了一肚子的水,现在人还发着高烧。

  如果她今晚没过来,明天这世上还真不会再有宋玲了。

  宋暖的泪眼掉下来。

  “二妹,对不起!大姐来迟了。你一定不要放弃,你一定要跟大姐一起不放弃。大姐一定不会让你死的。你要坚持住啊。”

  她把宋玲的脸侧过去,用半干的衣服垫在下面,然后一下一下有节奏的按着宋玲的肚子。

  她聚精会神,全然不去顾外面的情况了。

  “好!我听媳妇的。”温崇正放下宋家宝,“家宝,你坐着,别往里看,不要妨碍你大姐给你二姐诊治。我们的任何就是不让这些人进来。”

  “大姐能救二姐?”宋家宝的眼睛骤亮。

  温崇正点点头,“一定能的。你二姐也是她的二妹,她不会抛下宋玲的。我相信她!”

  “嗯,我也相信大姐。”宋家宝重重点头,眼泪砸在温崇正的手背上,让他的心抽了几抽,揪着有点疼。

  可怜的孩子。

  温崇正将人赶到院子里,砰的一下关上门。大有一种一匹当关万夫莫开的架势。

  他也不打人,直接耍赖。

  “来啊,打我啊。我今晚刚喝了几碗药,身子早不处索了。今晚要是能被你们打死在宋家,我也稳赚了。我要是死在这里,你们一个个能没事吗?”

  宋老大当下就退了几步。

  宋老头一想到自己在他们夫妇二人那里丢的面子和银子,心里就恨极了。他突然跑开了。

  宋老大一家人懵逼,愣愣的看着他进了屋。

  这么就算了?

  刚才还雄纠纠气昂昂的。

  不一会儿,宋老太又从屋里出来,手里已多了一把长柄的柴刀。这是庄稼人用来开荒用的,方便勾砍刺藤什么的。

  或是修剪树枝。

  “温崇正,你以为老汉我好欺负是不是?你们这些小辈白眼狼不认人,我也没办法,但是你们别一再的欺人太甚。老汉我也是脾气,也不是好惹的。惹急了,我与你们拼命。”

  他一边恶声相对,一边挥着长柄柴刀。

  样子做得十足,可却有分寸。

  温崇正一看便知他在装腔作势。

  他轻松闪开,但就是不让开房门。

  宋老大一家人眼睁睁的看着,心也跟着那刀一上一下的。他们怕温崇正正被砍伤,怕血染宋家。

  温晗在外面拍门,“开门啊,开开门。”

  宋巧一听是温晗来了,先是愣了下,再凝神听了会,确定是温晗来了,她这才欢天喜地的去开门。

  “阿晗,你怎么回村了?什么时候回来的?”

  他回来了,为什么没有来找自己?

  “我回头再跟你解释。”温晗朝里面看去,连忙大步往里走,一边走一边问宋巧,“你家到底是发生什么事了?”

  “没事!就是宋暖和那病死鬼半夜爬进屋,他们想偷我家的东西。被我祖父发现了,现在正僵着呢。”

  宋巧顺着宋老头的意思,咬定温崇正和宋暖就是进来偷东西的。

  “偷东西?”温晗皱眉。

  随即他就明白过了。

  这姜还是老的辣啊,宋老头这倒打一耙很聪明。

  半夜从窗户爬进屋,不是偷东西,又是什么?

  “是啊,你都不知道他们有多嚣张,进屋偷东西,还敢动手打人。现在宋暖在屋里不出来,病死鬼一人在外面发疯呢。”

  宋巧目露不屑。

  说话间,二人就来到了事发点。

  宋老大一家对这个秀才公未来女婿很是看重,在读书人面前,也有几分局拘和恭敬。

  “宋叔。”

  “阿晗,你怎么也来了?”

  温晗看向宋老头,见他的柴刀一直砍不到温崇正,不由暗暗着急。心想,你倒是砍啊,砍死了,我也能出口气,还与我没有任何关系。

  只是他过来了,表面功夫还是要做的。

  “叔公,你别动怒!这是出什么事了啊?怎么一家人动起刀来呢?阿正再不是,那也是宋家的孙女婿啊。”

  他这话乍一听是安抚,可听在宋老头的耳中,这就是火上烧油。

  因为这是他心中的痛。

  他哪有这样的孙女和孙女婿?

  打他,骂他,让他没了面子,还把大半辈子的积蓄都诓走了。

  “我没他这样的孙女婿。”

  宋老头大喝一声,怒火攻心,下手就没个分寸了。柴刀狠狠的砍下去,吓得围观的人都尖叫起来。

  完蛋!

  这要出人命了。

  这刀照着温崇正的脑袋砍下去,还不得脑袋搬家啊。

  “啊……”宋巧尖叫一声,窝是温晗怀里,紧紧的抱住他,“阿晗,我害怕!有没事啊?有没有……”

  脑袋有没有被砍掉啊?

  暖香在怀,姑娘娇滴滴的,温晗的大男人主义立刻膨胀起来。他一手拍拍宋巧的背,一手虚搂着她的腰肢。

  “没事!没事了!没有砍中。”

  没有砍中啊。

  他好失望啊。

  刚才那一刻,他都忍不住心怦怦直跳,恨不得立刻血溅一地,就是温崇正的头颅滚到他脚边,他也不会怕一下。

  因为解气啊。

  他没有看清楚温崇正是怎么避开的?

  心里有一团迷雾。

  为什么他能避开呢?

  明明眼看着刀是对着脑袋砍下去的。

  温晗轻轻推开宋巧,宋家人都在,他们这么抱在一起不妥。宋巧失望透了,扭头看向宋老头。

  “祖父,你别打了。干脆咱们把他们送官就行了。他们入屋偷东西,被咱们抓住了,难道还能狡辩不成?”

  宋老头停下来,直喘粗气。

  温崇正望向温晗,问:“温晗,要送官吗?你要不要一起去?”

  温晗嘴角抽了抽,前一秒还幸灾乐祸,这一秒就很心塞了。宋家人齐齐看向他,满目疑惑。

  “咳咳……”温晗轻咳了几声,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叔公,叔,婶,这事一定是个误会。阿正他们过来之前,他们说是听到有人说宋玲病重,所以才匆匆赶过来的。他们不是来偷东西的,再说了,他们最近挣了不少钱,也不会穷到偷东西。”

  “温晗,你?”宋老头扭头看去。

  温晗又道:“叔公,我们老温家的人的人品如何,你还不知道吗?我祖母教养出来的,那是不会偷人东西的。这中间一定是有什么误会了,阿正他们真是来看宋玲的。”

  他说着四下扫看一圈,目光定在房间屋檐下的薄木棺材上。

  还真是连棺材都备好了啊?

  这……这宋玲真不行了。

  温晗暗中扯了下宋巧,宋巧会意连忙附合,道:“祖父,阿晗是秀才公,他是不会说谎的。他说二妹他们是来看三妹的,那就一定是的。真可能是我们误会的什么?”

  “二妹?你哪来二妹?”宋老头厉声一喝,“那白眼狼眼里哪有我们宋家人?她哪会在意自家弟弟和妹妹的生死。”

  ------题外话------

  从明天开始,正常是早上七点更新,如果遇到特殊情况,我会留言通知。谢谢大家。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