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言情小说>医痞农女:山里汉子强势宠>目录>

第094章 虐渣。分家(二更,求首订)

第094章 虐渣。分家(二更,求首订)

小说:医痞农女:山里汉子强势宠作者:农家妞妞字数:5071更新时间:2018-12-24 07:04:26

  

  “我忘记告诉你了,你上回从我箱子里取的文章,其实还是一篇藏字文章。当然,如果我不说,别人也不知道。如果你想再作怪的话,我不介意去书院找一下夫子,哦,不对啊。应该要找知县大人才对。秀才公写的文章太好了,夫子送到知县大人那里。”

  “你?”温晗听着,不禁心惊胆跳,“你怎么知道的?”

  温崇正白了他一眼,“所以,我才说你蠢啊。这个家里,除了你还会偷我的文章?温晗,你一定不知道吧,我早就写好,等着你去偷呢。”

  “你?”

  “以为自己很聪明?”温崇正傲睨自若,鄙夷的道:“你其实真的很蠢!你来偷,这才让我有了可以牵制你的筹码。”

  “温崇正,你真是小人!”

  温晗的嘴都气歪了。

  “小偷还骂被偷人是小人?”温崇正松开绳子,“走吧!我不想与你多废话。温晗,你给我记住了。我以前是看在祖母的面子上让着你,从现在开始,我不会再忍让了。我告诉你,如果我想弄死你,那就像捏死一只蚂蚁一样。”

  “那文章里到底有什么玄机?”温晗咬牙问。

  一篇大受夫子赞赏的文章,如果真有什么厉害之处的话,那么夫子为什么看不出来?

  他觉得温崇正在诓他。

  “你可以不信,也可以试试再做一些欠抽的事,我会用实际行动告诉你,那玄机是什么?保证你从此仕途无望。”

  温崇正一手扯过温晗,推至粪坑旁,让他半只脚悬空,只要他一放手,温晗就会掉进粪坑里。

  吃他一肚子的~

  温崇正将绳子和针线一起丢进粪坑里。

  温晗听着那声响,又是一脑门子汗,“你别松手,别松手啊。阿正,我们是兄弟,你能不能不要这样子?”

  温晗紧紧的拽住温崇正的手。

  他不要掉进粪坑里!

  “哎哟,哎哟……你别抓我的手啊,我手都被抓疼了。你再抓,我就真放手了。”温崇正故意大叫。

  温晗连忙松开手。

  “温晗,我只要一松手,你就会掉下去。暖暖喊一嗓子,等一下就会全村的人都过来看热闹。再不然,我们连竹竿都拿了,你掉进去,浮起来,我们就捅,你说你会不会被淹死在粪坑里?”

  温崇正打量温晗,啧啧出声,“啧啧啧,刚考上秀才不久的大好前途温晗,竟淹死在自家粪坑里,这事传出去,只怕会震惊全大楚吧?”

  “别别别……我求你了,阿正,别这样,真的别这样。我以后再不敢惹你们不痛快了,我真的不会了。”

  温晗想想就怕,这会儿也硬气不了了,不停求饶。

  “暖暖。”温崇正唤了一声。

  “欸。”

  “你说要不要丢他下去?”

  “……”不等宋暖开口,温晗便急声求饶,“宋暖,我向你道歉,对不起!对不住!我再也不敢了,求你发发善心,让阿正别丢我下去。”

  “你说什么?我没听清。”

  “我说,对不起!我再也不敢了。”

  “啊?再说清楚一点。”宋暖侧耳。

  温晗气结,但此刻生死拽在别人的手里,他除了服软,没有别的办法。他深吸了一口气,让自己尽量吐字圆润一些。

  “对不起!我是再也不敢了!我向你道歉。”

  “哦。”宋暖轻哦了一声。

  温晗懵了,哦是什么意思?

  温崇正问:“暖暖,我手酸了,是丢,还是拽上来?”

  “得了,祖母还在等着呢。你让他发个誓吧。”

  “发什么誓?”

  “我想想。”宋暖歪着脑袋想了想,道:“有了。”

  “什么?”

  宋暖看向温晗,“你就发誓,如果再敢害我们夫妇的话,你就一生无子,所想所念,全部不得意。”

  这么狠?

  温晗犹豫。

  温崇正松开一个手指头,“哎哟,我马上就坚持不住了,手好酸。”

  “我发,我发,我立刻就发!”温晗吓得要死,连忙照着发誓,“我温晗今夜在这里发誓,请神明作证。如果我再残害阿正夫妇的话,就罚我一生无子,今生所想所念,全部不得意。”

  温崇正用力将他一扯,砰的一声,他倒在地上,坐着直喘粗气,脸色煞白煞白的。

  好可怕!

  惊魂久久不能定。

  “别坐太久了,家里还有事儿在等着你呢。”温崇正鄙夷的看了他一眼,牵过宋暖的手,“我们走!祖母已经等太久了。”

  宋暖挣开手,走到椿树下,捡起那条早就死透了蛇。

  温晗以为她还要什么。

  “你你你……你要做什么?”

  宋暖拿着死蛇在他面前晃了晃,道:“不能太浪费,蛇羹可是好东西。”说完,转身走向温崇正。

  她抬头深深的看着温崇正,咧嘴一笑,“阿正,你太酷了,帅呆了。不愧是我的男人。”

  “你的男人,怎么能太差了?”温崇正很享受她现在这样看他的目光,朝前面努努嘴,“看着路。”

  温晗看着他们鹣鲽情深的模样,心里除了恨,还有一股莫名的闷气。他自己都不知自己在气什么?

  他终没敢再惹温崇正,伸手抹去一脑门的汗,拉开衣袖看着上面深红的四个字,他面色铁青,双手紧攥成拳。

  三人一前一后的回到温家。

  温月如听到有人开院门,连忙从堂屋出来,“二哥,二嫂,大伙都在等你们呢。”当她看到后面的温晗时,惊讶的叫了一声,“大哥?你怎么也从外面回来?”

  温晗从外面回来?

  李氏一听,连忙也跑了出来,上下打量着走路有点瘸的温晗,“晗儿,你这是怎么了?你的脚怎么了?”

  “我没事!”温晗一出声,李氏又吓了一跳,“怎么连声音都沙哑了?”

  她拉着温晗走到堂屋口,借着里面的光,这才看清温晗的模样。

  “天啊……晗儿,你这是怎么了?脸上怎么一头包,这一头的冷汗,还有你的脚是怎么了?走路怎么都有点瘸了?”

  李氏惊得哇哇大叫。

  温晗想到自己向她求救,还被恶骂一顿,心里就着火。

  他恶声恶气的应了一声,“我没事!”

  “你怎么可能没事呢?你的腿?”李氏看着他的腿,她都想要伸手去拉起他的袍子,检查一下了。

  还提腿,温晗都想要骂人了,难道要他告诉她自己不是腿脚有问题,而是被人差点断了子孙根?

  这话他可说不出来。

  这只会让人笑他连个女人都打不过。

  他没那种脸。

  “我说了没事!腿,没事!这样行不行?”温晗甩开李氏的手,大步往里走,“不是祖母有事要找大家吗?你就不能少说几句?”

  他第一次觉得自家娘亲很讨厌。

  “欸……你这孩子,今晚这是怎么了?”李氏也是第一被发脾气,一边嘟囔着,一边进去。

  人都到齐了。

  温崇正拉着宋暖跪在温老太面前。

  温老太吓了一跳,“你们这是怎么了?”

  她只知温崇正说有要事商量,还说家里出了大事,并不知道他要提的就是分家。

  “祖母,孙儿不孝,孙儿今晚要提分家。孙儿并没有忘记祖父临终前的叮嘱,但是孙儿今天要不孝一次了。否则的话,暖暖就活不成了。”

  温崇正抬头看着温老太,眼神不闪不躲,很是坚定。

  宋暖惊讶,扭头看着他,“阿正。”

  她不是不想分家,而是一直顾及着温崇正和温老太的感受。不然以她的性子,早就闹翻天,一定要逼到分家为止。

  温崇正抓过她的手,握紧。

  “祖母,说到底是你和祖母给了孙儿一个温姓,辛苦把孙儿养大成人。孙儿说什么也不能违背了祖父的遗愿。只是活着的人更重要,我相信祖父在天有灵,他会谅解我的。”

  温老太没有告诉过他,关于他的身世,但前世温老太临终前是有告诉过他的,他知道自己并不是温家孩子。

  他不是温家三闺女的孩子,他只是一个被温老爷子从外面带回来的孩子。

  他与温家没有一点血缘关系。

  温老太皱紧了眉头,问:“阿正,暖暖,你们告诉我,这到底是发生了什么事?”

  温崇正扭头看向温晗,“温晗,你还不说吗?这事要我来说吗?”

  众人闻言,齐齐看向温晗。

  温老太瞧着温晗一身狼狈的样子,问:“阿晗,你说!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祖母,我?”温晗朝温老太看去,见她一脸威严,连忙跪到了温崇正身旁,“祖母,孙儿知错了。”

  “知错了?”温老太一直相信温崇正,知道不到没有退路,他不会做一些忤逆长辈的事。

  想到这里,又想到温晗退亲,又火速下聘一事。

  “说!你做了什么错事了?”

  “娘,你别动怒。”温老大夫妇连忙跪下。

  李氏不愿看温晗这样狼狈,连忙辩解,“娘,你也瞧见了阿晗都这样了,这到底是谁欺负谁,这不是显而易见吗?我刚才还看到阿晗走路都不便,这分明是有人想要害我的阿晗。”

  “那……”

  “我来说!”温崇正打断了宋暖的话,这事有他就行。她受的委屈,他都会为她讨回来。

  “不用!我自己说。”温晗怕温崇正添油加醋,连忙揽过说话权,“祖母,孙儿见宋暖与她成亲前变化大,识得草药,厨艺也了得,人也变得能说会道。于是,我就鬼迷心窍的去堵她,想要问个清楚。”

  “你怎么问的?”温崇正冷声问。

  温晗咽了咽口水,“我怕她大喊大叫引来了人,所以,我就用刀威胁她。我并没有要伤她的意思,只是想问个清楚。她不配合,所以就不小心伤她。后来,她也把我收拾了一顿。事情就是这样的。”

  “噗……”温月初噗嗤一声笑了,幸灾乐祸,“的确像是被收拾了一顿。”

  温晗瞪了她一眼。

  温月初了不甘示弱的瞪了回去。

  砰!温老太用力一拍桌面,气得面色铁青,“温晗,你怎么能做这样的事?拿刀威胁别人就是为了问个明白?那你告诉我,你问明白了吗?”

  温晗低下头。

  “祖母,这事远不止他说的那样,但是为了这说多了,丢的也是温家的脸面。我就不多说了。今晚,我耽误祖母休息的时间,只想祖母点头分家。这次,我没有不会再忍让了。如果祖母不同意的话,我和暖暖过些日子安排好了,直接从这里搬走也行。”

  反正,他不是温家人。

  这话,他没有说出来。

  因为会伤了温老太的心。

  温老太长叹了一口气,目光从他们身上一一扫过,她感到头疼,又深感挫败。

  她知道自己不能自私的让温崇正和宋暖受委屈,但是她又觉得愧对亡夫。这个家终于在她的手里败落下来。

  手指按着眉头,她闭目沉思。

  众人都沉默。

  李氏激动的抓紧了温老大的手,她也时刻盼着分家,她也想媳妇熬成婆,她也想当家作主。

  白氏不安极了。

  温月如抓紧了她的手。

  众人心思各一。

  过了好久,温老太睁开眼,轻轻点头,看向众人,道:“既然要分家,那就三房都分了吧。”

  她看着众人的表情,心里苦笑一声。

  原来,一直不想分家的人是她自己,原来他们都有分家的心思。只是白氏脸色苍白。

  不过,她知道白氏不是怕分家,而是早被李氏磨到没有主心骨,做事只听人呼来喝去。

  唉!分了也好!

  她都一大把年纪了,还能强行他们一辈子不分家?

  罢了!分吧。

  “娘。”白氏吓白了脸。

  分家后,她怎么办?

  温老太蹙眉,“老二媳妇,你手脚勤快,平时也能做些绣品。真分家了,你们也不会活不下去。”说着,她看向温月如,“月如,是吧?”

  温月如点头,满目希翼。

  她是想分家的。

  分家了,不用看李氏的脸色,不用受李氏束缚。她就可以跟着二嫂一起去采草药,这是二嫂提过的。

  她想跟着二嫂一起挣钱,她想让白氏过上好日子。

  她想挣些银子,以后可以找媒婆再给她大姐说一门亲事。只要嫁妆丰厚一些,她大姐再找人家,也是没有问题的。

  温月如看向白氏,“娘,你别担心!分家后,有我和大姐在,不会让你再受委屈的。”说着,她抬头看向温月初,“大姐,你说是吧?”

  温月初别开脸,闷闷的道:“你爱揽事,别拉上我。”

  闻言,温月如笑了。

  她听出来了,她大姐也赞同分家。

  “行啦!大家一起来讨论一下,这家该怎么分?”温老太看向众人,“家里房间就这么多,除了各房住人的,还有一间厨房,两间杂物间。你们都说说自己的意思,东西,房屋,田地,山头,该怎么会?”

  李氏怕吃亏,抢先道:“娘,这房间肯定是要重新分配的。起码得每一房的房间挨着吧?我家得有三间屋,一间杂物间,一间厨房。田地嘛,这个阿贵熟悉一些,让他来说。”

  闻言,温老太的脸色沉了下来。

  两间杂物间,她就占一间?

  “老二家的,你也说说。”

  白氏被点名,惊慌的抬头,迷茫的看着温老太。见状,温老太暗叹,目光落在温月初姐妹身上,“你们姐妹说说。”

  温月初淡淡的道:“我没什么好说的,只是就两间杂物间,他大房分一间,那我们二房和三房呢?”

  李氏听着,恼怒,“娘,按说,这二房只有两人要嫁出去的闺女,这房间也是暂时让她们住,将来出嫁了,还得给我们大房。还有阿正,他虽然姓温,但毕竟不是温家的子孙,一个外甥,按说也不能分得……”

  “你给我闭嘴!”温老太怒喝:“我问你们,那是问,到底该怎么分,这还轮不到你来做决定。”

  李氏听着,不依,“娘,我说的哪一句不实在了?老温家就阿晗一个孙儿,难道不是这个家的所有都该是他的吗?我们实在,让他们暂先住着,这是念着一家人的情分。我也没说立刻轰他们出门,将来老二家的俩闺女出嫁了,我不得给老二夫妇留一间屋吗?我哪里说错了?”

  说到子嗣,李氏腰都板直了起来。

  温家唯一的孙儿是她生的,还是秀才公。

  她本就不该在这个家里处处受气。

  “好得很啊,你这就是念了一家人的情分了。”温老太咬牙,从牙缝里挤出一句话。

  温老大和温晗都不出声,在分家这个时候,他们也放任李氏去闹,也想多分一点。

  “祖母,我能不能说几句?”年纪最小的温月如出声,她怕李氏会把温老太气坏,便主动提出:“还有一间杂物间,我们二房和三房各半间,房间呢,我们二房两间。二哥先一间,等将来二哥他们有了孩子,那半间杂物间,我让出来给二哥,这样他们也有两间房。”

  闻言,李氏得意极了。

  温崇正夫妇目露满意,温月如的心思,他们懂的。

  其实,他们也没想多分,因为他们是要另建新屋,从这里搬出去的。

  温老太一脸欣慰,“月如乖!那厨房呢?你们两房都没有厨房?”

  温月如抬眸看向宋暖。

  温崇正就道:“厨房,我们可以靠着院墙那里搭两间。祖母,我也和月如一样的想法。”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