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言情小说>医痞农女:山里汉子强势宠>目录>

第089章 你怎么欺负人家了

第089章 你怎么欺负人家了

小说:医痞农女:山里汉子强势宠作者:农家妞妞字数:2104更新时间:2018-12-24 07:04:18

  

  “阿正……”宋暖见他突然低头暴走,有些莫名。回神唤他时,他已经拉开房门,“我出去走走,一会就回来。”

  “哦,好。”

  宋暖坐下来擦头发,忍不住嘀咕:“这家伙又怎么了?”

  外面,温月如见他急步出去,便问:“二哥,你上哪去?”

  “出去走走,一会就回来。”

  说话间,温崇正已经出了院门。他一口气走到河边,鼻血已经不流了,他洗干净,整理一番。

  他在河边站了一会,一脸苦恼。

  这……是不是最近他练心法,身子好了些,所以面对如花似玉的媳妇儿,他也想这想那了?

  三年啊,天天钻一个被窝,他可怎么忍?

  这是要自虐啊。

  许久,温崇正转身往回走,不能出来太久了,不然宋暖会着急,或许还会出来打人。

  突然,有一双手从身后紧紧的抱住他,正试图用胸前的团团磨蹭他的身子。

  温崇正伸手扣住那双手,用力扯开,冷声斥喝:“温月娥,你能不能要点脸,这里是哪,而我又是你的谁?你一个姑娘家,自己不要脸就算了,老温家还要脸呢。”

  刚扯开的手,又迅速的抱过来。

  温月娥带着哭腔,道:“二哥,你怎么能对我这么狠心呢?我从小就盼着长大,盼着可以嫁给你。你以前不是这样对我的,可自从娶了宋暖后,你为什么就变得这么绝情呢?”

  她一直都想不通。

  为什么二哥会变得这么快,这么狠心。

  不久前,她听到他出了院门,便悄悄跟了出来。刚才看着他站在河边失魂落魄的样子,她的心都揪着痛。

  温崇正扯开她的手,转身退后几步,眸中冷光乍现,“温月娥,你怎么想的与我无关,但我从未对你有情,又何有绝情一说?如果你能安分守己,那名义上咱们还是兄妹,现在这样,哼!咱们连这兄妹二字都可以抹去了。”

  温月娥上前几步,伸手抓去。

  温崇正灵敏的退开。

  “不要再做自取其辱的事情,要做,对象也不会是我。滚!”

  “二哥……”

  “……”温崇正转身大步离开。

  温月娥追上去,伸手去拉她,温崇正用力一甩,“啊……”温月娥被甩到一旁的水沟里。

  温崇正淡淡的瞥了一眼,见水沟已经干涸了,便继续大步离开。

  温月娥本还想在水沟里装个死,让温崇正来拉她,她再往他身上蹭些泥巴,这样一起回去,宋暖一定会气死的。

  可温崇正走了。

  他走了!

  他就那样无情的走了!

  理都不理她!

  温月娥从水沟里爬起来,迥然已是一个泥人儿。她紧攥着拳头,崩溃的呐喊:“啊啊啊……”

  一定是宋暖那贱人在二哥面前说了自己的什么坏话,一定是这样的,不然二哥不会这样对自己。

  呜呜呜……

  温崇正回到家时,药已经煎好,温月如也回房去了。

  他推门进屋,宋暖正背对着他在倒药汁,“阿正,回来了?正好,药也好了,等一下你就喝了吧。”

  “好!”

  “你是怎么了?”宋暖放下陶壶,转身朝他看去。

  温崇正看着她,愣在原地。

  这……头发剪了?

  “暖暖,你前面的头发剪了?”

  “嗯,这额头上不是有一个疤吗?一时半会也消不掉,而我这些日子都要去酒楼,形象太差了,那样不太好。”

  “不会差啊。”

  “你以为人人都是你?你这是看习惯了。”宋暖低笑一声,他这么说话,她心里竟甜丝丝的,“你想啊,如果有客人吃了我做的菜,想要看看做出美味的大厨是谁?结果我往他面前一站,他一瞧,啊喂,原来是一个面带伤疤的丑罗刹啊。这不就给我做的美食拉低分数了吗?”

  “那是他没眼光。”

  “你有眼光,行了吧?”宋暖伸手拂了下修剪好的刘海,问:“你觉得我剪的这个刘海怎么样?还行吗?这个在我们那里就叫空气刘海,不过,为了遮伤疤,我这是加厚型的。嘿嘿!”

  温崇正手捏着下巴,偏着脑袋打量着她,“好看,不过,是不是长了一点?我觉得还能往上剪一点,齐眉的长度,应该会更好。”

  宋暖蹙眉,“你没骗我?”

  温崇正摇头。

  宋暖又问:“我能相信你的审美吗?”

  “可以不相信,但是,我看上你了,这个审美,你也要否定吗?”温崇正前半句还是玩笑话,后半句就说得无比认真了。

  他的眼神也跟着倏地一变,深邃明亮。

  宋暖微微红了脸,“那行,你来帮我剪,剪坏了,我给你修个光头。”

  “乐意为娘子效劳。”

  “贫嘴!”

  “没啊,心里话。”

  “阿正,你这么会撩妹,当真以前没有撩过谁?”宋暖表示不相信,这技术应该也需要实践来累积吧。

  温崇正不解,接过她递过来的剪刀,不耻下问:“撩妹?什么意思?”

  “就是……”

  “啊啊啊……”外面温月娥的尖叫声打断了宋暖的话。

  接紧着是温老大夫妇惊慌的声音。

  “哎哟……月娥啊,你这是怎么了?你怎么一身是泥的回来?我的闺女啊,你出去怎么不叫上娘?娘可以给你打火把照明啊。”

  “这这这……这是怎么一回事啊?”温老大无措的看着泥人儿温月娥,“月娥啊,你快先回屋,我去厨房给你提热水,你赶紧洗洗吧。”

  “娘……呜呜呜……”温月娥嚎啕大哭。

  “闺女啊,别哭,别哭!你快别哭了,你这样哭,娘都要心碎了。”李氏不停的安抚,想要抱抱她,可她一身臭泥。

  李氏打开房门,“快进屋吧。”

  温月娥一边哭,一边恶狠狠的看向温崇正的房门。

  李氏顺着她的目光看去,想到刚不久前温崇正也出去了,再看到现在这样的温月娥。心,咯噔一下,沉了下去。

  不会是那样的吧?

  难道是被病死鬼欺负了?

  不不不!

  不能是那样的。

  李氏心一急,也顾不上温月娥身上脏不脏了,用力将她扯了进去。砰!李氏关上门,低声质问:“你说,你和病死鬼一前一后的从外面回来,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呜呜呜……”温月娥只哭不语。

  那边,温崇正像个没事人一样帮宋暖修刘海。

  宋暖看着他,问:“你在外面怎么欺负人家了?”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