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言情小说>医痞农女:山里汉子强势宠>目录>

第086章 出什么事了?

第086章 出什么事了?

小说:医痞农女:山里汉子强势宠作者:农家妞妞字数:2295更新时间:2018-12-24 07:04:13

  

  李氏瓮声瓮气的应道:“娘,这话可不是我带起来的,这月初也是没法无天了。你怎么就只说我,不说说她呢?”

  李氏越说越气闷,“这温家的脸面,难道不是被她丢了吗?阿晗以后是要中举当官的,这样的一个家,到时不得被人笑话吗?”

  宋暖听着,嘴角抽了抽。

  这幻想力可以给一百分了。

  这才考了个秀才,她就能想到中举当官了,这莫不是得了狂想症?

  有病!没药治!

  温月初趁着李氏说话时间,一口一口的吃菜。老调重弹,谁理她啊。不如多吃几口菜。

  “娘,月初她没有。”白氏破天荒的替女儿说话,搁在膝盖上的双手用力的绞着手指,不安极了。

  温月初夹着菜的手僵住了,蹙眉看向白氏。

  意外,惊喜,还有……看不明的情绪。

  李氏瞪大双眼,不敢置信的看着白氏,“二弟妹,你刚说什么?”

  白氏咬着唇,“我说月初她没有那么坏,她……她是被我和她爹给害的。我我我……我对不起她!”

  说完,她抬头看向温月初,泪眼婆娑。

  温月初的眼眶也红红的,但说出来的话很是伤人,“吃饭也不安生,我吃饱了!”

  她放下筷子,转身离开。

  白氏的眼泪掉了下来,她看得分明,温月初刚才看她的眼神里,充满了恨意和嫌弃。

  “娘。”温月如握紧了白氏在颤抖的双手,“大姐,迟早会想明白的。”

  白氏吸了吸鼻子,轻嗯了一声。

  温老太也挺意外,看到白氏这样,心里略欣慰。

  “吃饭吧!以后,吃饭时候,别没事找事。有事饭后再说,还有……”她看向李氏,皱了皱眉头,“老大家的,这连着几天都是菜粥,你就不能花点心思。大家都有样学样的话,那是不是一年到头都吃菜粥?”

  李氏点头,“娘,我知道了。我这也是忙着,回家做饭太赶了,所以才……煮了菜粥。”

  这几天,她正忙着四处挖黄芩呢。

  那个二世祖朱子聪把后山都刨光了,她只能四处找漏网之鱼。那天她打听了,宋暖的黄芩卖到了好价钱,也弄清楚了什么是黄芩,所以,她哪舍得有钱不挣。

  “行了!明天开始,我不想再吃菜粥。”

  “是!儿媳知道了。”

  “祖母,吃菜。”宋暖夹菜给温老太,温崇正则夹菜给她,“暖暖,吃菜。”

  “好!”宋暖与温老太同时出声,两人相视一笑。

  坐在对面的温月娥紧握着筷子,低头,咬牙切齿。如果不是怕被骂,她真想冲着宋暖掀桌骂人。

  那个温柔的二哥,以前是她的,可自从宋暖嫁进来,对她各种好的二哥就不见了。

  温月娥心里恨极了宋暖。

  宋暖自然也能感受到来自温月娥的阴毒目光,不过,温月娥越气,她就越是与温崇正恩恩爱爱的。

  气死温月娥。

  晚饭后,宋暖从屋里提出刚从镇上买回来的药炉子和陶壶,取了些软柴生火,准备给温崇正煎药。

  她买了两套煎药的炉子和陶壶。

  一个煎解毒的药,一个煎调养的药。

  这两味药,不能合在一起煎。

  “二嫂,我来帮你。”温月如从屋里出来,蹲在宋暖身旁,看着她在生火,“我来生吧。”

  “那行!你帮我生火,我去把陶壶洗一下。”

  “嗯。”

  宋暖拿着陶壶去水缸旁洗。温月娥过来提水,见院子里黑呼呼的,便心生歹意,手中的桶故意滑落。

  砰!

  宋暖身子挪了一下,脚踢向木桶。

  咝……桶正好砸在温月娥的脚背上,痛得她倒吸一口冷气。宋暖不待她出声,就扭头奇怪的看着她,“怎么提个空桶都提不起?”

  “你?”

  “我怎么了?”宋暖看了下地上的桶,又看向温月娥,“难道你是故意想砸我不成?”

  温月娥被人看穿,怕被宋暖收拾,当下就否认。

  “我才没有,我就是白天太累了,一时没提稳。”她说着,一瘸一瘸的走到缸边打水,再提回厨房烧洗澡水。

  温老大抱着柴从柴屋里出来,见温月娥这样,连忙放下柴,“月娥,你这是怎么了?脚怎么了?”

  说着,他就接过水桶。

  “我不小心被桶砸到脚了。”

  “哎哟,你怎么不小心一点?来!你回屋去看看伤得重不重?我来烧水就行了。你让你娘帮你擦点跌打药酒。”

  “哦,知道了,爹。”

  温月娥一瘸一瘸的回屋去了。

  宋暖没理会,把陶壶洗好,拿过去煎药,“月如,你先看着,我进去取药出来。”

  “好的,二嫂。”

  宋暖进屋去取药,解毒的那一剂添三碗水,调理身子的只添二碗水。这两刘剂药都一样,煎成一碗水就行。

  煎药耗时间,需要耐心。

  温月如在一旁愣愣的看着,问:“二嫂,怎么一次就煎两剂药?”

  “一剂是治病的,一剂是调理的。你二哥的身子,你也知道,虚着呢。趁着现在年轻,抓紧治才是道理。大夫说了,他得好好调养。以前,我不在,现在我嫁过来了,自然要把他的健康放在第一位。”

  宋暖解释了一通,但没有透露半点病情。

  “二哥有了二嫂真是好福气。”温月如听着眼眶热热的,“二嫂,以后让我也尽会力,煎药的事交给我。二哥调养身体,肯定需要不少花费,你辛苦了。”

  “不苦!他能好起来,我就什么都不苦。”宋暖握住她的手,“月如,谢谢你!”

  温崇正从温老太屋里出来,正好听到了宋暖的话。

  他突然急步走过来。

  “暖暖。”

  “啊,祖母歇下了?”

  “嗯。”温崇正的目光紧紧的锁在她的身上,牵起她的手,“月如,你先照看着,我和你二嫂回屋说会话。”

  说完,他牵着人就回屋。

  温月如点头,“哦,好的。”

  “怎么了?有什么事这么着急?是不是祖母说了什么了?”两人进了屋,宋暖就急声问。

  温崇正瞅着她,忽的咧嘴一笑,一把搂过她的腰,下巴磨蹭着她的发顶。

  宋暖被他的举止吓着了,伸手去推他。

  “暖暖,别动!”温崇正放在她腰上的手加了几分劲,紧紧的按住她,“就一会,一会就行了。”

  宋暖温顺下来,一动不动的任由他抱着。

  “怎么了?出什么事了?”

  ------题外话------

  关于温老太不愿分家一事,其实前面已经说得很清楚了,一是因为阿正的身体,怕他熬不下去,留下宋暖一人孤苦伶仃,二是答应过温老爷子,替他保全这个家。老人家也是在想着,不分家才是完整的一个家。

  后面会不会分家?

  那是一定要分的。

  最后,下个月初或月中要上架了,所以,努力存稿中。(具体时间,编通知我后,我会告诉大家,大肥章,离我们不远了)

  大家有别攒文啊,妞妞需要点击数据,么么哒。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