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言情小说>医痞农女:山里汉子强势宠>目录>

第076章 会咬人的小白兔

第076章 会咬人的小白兔

小说:医痞农女:山里汉子强势宠作者:农家妞妞字数:2183更新时间:2018-12-24 07:03:59

  

  “我们怎么戏弄你们了?”宋暖看着李氏,淡淡的问:“你们自己悄悄做事,也没问我们啊?”

  “我们问了,你会说?”李氏死死的瞪着她。

  宋暖摇头,“不会!”

  “娘,你听到了吧?她这是不将我们是家人,这样的妇人心思歹毒,我们让她进门,这是家门不幸啊。”

  李氏抓着温老太的手臂,哼哼唧唧的哭了起来。

  “娘,她这分明是记恨于我们大房的人。记恨阿晗退亲,记恨我们没劝阿晗,她分明就是……”

  “够了!”温老太大喝一声,手抚着额头,“你都要把我给摇晕了。”

  “娘……”

  “暖暖是个简单的孩子,哪有那么多的心思?”温老太抬手打断了李氏的话,面色严肃,“你们的确是曾经对不住人,好在现在大家都是一家人了。这事该揪着不放的人,不是你们。你们倒好,天天在我耳边提及,你们是不想让人忘了自己是多么无情之人?”

  “娘,你这是偏心!”

  “我偏心?哼!”温老太冷哼一声,“偏心的没有及时阻止你们吗?偏心的让阿晗上书院吗?偏心的对你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吗?老大家的,你别太过份了。”

  砰!温老太用力一拍桌面,铁青着脸。

  李氏向来怕温老太,刚才也是见着宋暖,一时气愤。现在被温老太厉声一喝,她就没了底气。

  “娘,我到底是她的长辈,她也看见我们采挖的那些东西,可她为什么不提醒一声呢?”

  宋暖怪怪的问:“我为什么要提醒你呢?那个荨麻根片,又不是一无是处,煮水泡脚或是常年涂膝盖处,那是可治风湿的。”

  李氏闻言,皱了皱眉头,“你别骗我了,那为什么药馆的人不收呢?”

  “噗……”宋暖噗嗤一声笑了,“荨麻草四处都是,谁会花钱去买这个呢?药馆不要,那是自然的。”

  “你?”

  “好了!老大媳妇,此事就过去了。现在你们三房是分财政但不分家,一个月三十天,各房做家务十天。今天开始是你们大房,你还是去做晚饭吧。”

  温老太被吵得心烦。

  他们昨晚才算把家务一事拍板了。

  三房各负责家务十天,公平公正。

  李氏想要再指使白氏干活,这已经是不可能了。白氏这些天被温月如说了一番,又受尽温月初的冷暴力,再不敢全盘收了李氏的活。

  温老太总算是安心了一些。

  “好的,娘。”李氏去叫了温月娥,母女二人一起在厨房里做晚饭。温月娥问了几句,也是气愤不已。

  晚饭很简单,一锅菜粥。

  李氏面子功夫还是做得好的,温老太除了菜粥,还有一个水煮蛋,两个玉米饼。

  宋暖望着一陶盆的菜粥,淡淡一笑,坐下来盛了就吃。

  无所谓,她已经预料到了。

  第二天一早,温家来了不速之客。

  崔氏早早就站在院子里扯着喉咙大骂:“宋暖,你给我滚出来,你这个不要脸的小偷,你把我家的东西还出来。”

  温崇正放下手中的书,皱眉,起身就要出去找崔氏理论。

  宋暖拉住他,“你就在屋里,一个妇人,交给我就行。”

  “小心一些!真是惹急了,不必客气!”温崇正交待。

  宋暖笑了下,“你当我是小白兔?”

  “会咬人的小白兔。”

  “噗……你既知,还担心什么?”宋暖噗嗤一声,拍拍他的肩膀,“放心!你媳妇我不是小白兔,而是大刺猬。谁想欺负我,那就必须等着被我身上的刺蜇伤。”

  温崇正笑笑,伸手揉揉她的头发,“去吧!”

  宋暖躲开,不满,“头发乱了。”

  “不会,去吧。”

  “好!”

  宋暖点头。

  外面,崔氏还在破口大骂,温月如扶着温老太出来。

  温老太:“崔氏,你一早就在我家骂人是什么意思?我家可不欠你的药钱了。”

  “婶子,你出来得正好。今天,你可得好好说说你家孙媳妇。这个宋暖当真不要脸了。她把我家大富种的黄芩挖去了不少,这事她今天得给你们一个交待。”

  崔氏走到温老太跟前,一脸愤然。

  温老太凑到月如耳旁,轻言几句,月如点头,松开她离开了。

  崔氏再接再励,“婶子,你今天可不能再护着宋暖,那些黄芩,我们种了好些年了。她倒好,一声不吭就挖了,你得给我们家一个说法。”

  “后山是你们朱家的?”宋暖从屋里出来。

  崔氏见她出来,眸底浮现丝丝得意,“宋暖,你终于出来了。我还以为你做了亏心事,不敢出来与我理论呢。”

  “做亏心事的人又不是我,我怕什么?”

  宋暖走过来,搀扶着温老太,“祖母,你不能久站,我扶你到树下坐吧。”

  温老太点头。

  崔氏跟上去,“宋暖,你说话啊。”

  “你要我说什么?”

  “你得承认偷了我家的黄芩。”

  “你家的?”宋暖低笑一声,然后面色一正,一连串的发问:“那你可知黄芩是什么样子的?你说你们做了几年了,那么你应该知道它是种子种的,还是插杆,或是根部移植?还有,几年份的最好,怎么看它长得好不好?它是喜阴,还是喜阳?最后,它会什么时候采挖最好?是挖了切片晒,还是这中间还有什么泡制工艺?”

  崔氏听都听懵了,哪还回答得出来?

  “药材一事,一直是我当家的处理,我只是偶然帮忙打理。你说的这些,我不知道。”

  “那你平时是怎么打理的?”

  “这不用你多管,你只要把那些黄芩还给我就行。否则的话,我上衙门告你行窃。”

  崔氏一口咬定宋暖是偷了黄芩,而且还是他们家的。

  黄芩一事,只有宋暖和温家大房知道,那些黄芩已有许多空心的,说明往年根本没有采挖。

  崔氏说是朱大富种的,这根本就说不过去。

  崔氏今天上门,怕是受了李氏的撺掇。

  李氏想要‘借刀杀人’。

  “你先等一下。”宋暖进屋,取了一株黄茎茎叶的黄芩和一个药根。她一并递到了崔氏面前,“你家种了黄芩,你又偶尔打理。那应该知道这两样哪一样是黄芩吧?”

  崔氏看着宋暖手中的东西,根本就猜不出。

  她朝院子四周看去,发现李氏并不家里,这时是想要旁人提个醒都不能了。

  “认不出来?这不可能吧,你偶尔打理,不会认不出啊。”宋暖的脸板了起来,扬了扬手中的东西,“哪一样是?”

  ------题外话------

  今天不有,等我哈。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