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言情小说>医痞农女:山里汉子强势宠>目录>

第066章 宋暖想咆哮

第066章 宋暖想咆哮

小说:医痞农女:山里汉子强势宠作者:农家妞妞字数:2209更新时间:2018-12-24 07:03:45

  

  “你?”温月娥举起手,还没下一步举动,已经被人扣住,甩到了一旁。

  温崇正冷眼打量着她,“举着你的猪蹄子想做什么?温月娥,你是不是想当着我面又打暖暖?”

  猪蹄子?

  温月娥看了眼自己的手,连忙抽回藏到身后,脸色涨红,“我……我的手很痒,二哥,为什么你们没事?”

  温月娥碰到温崇正,立刻变成小绵羊。

  温崇正勾唇,十足十的宋暖语气和神情,“因为,我们不蠢!”

  “二哥?”

  砰!温崇正牵着宋暖回房,回应温月娥的是一道关门声。

  回到屋里,宋暖就捧着肚子笑到上气不接下气,“哈哈哈!阿正,你变坏了啊?”

  “哪有?”

  “你居然学我那样说话。”

  “妇唱夫随!”温崇正看着她,眸中也染上笑意。他走到桌前倒了一碗水,“暖暖,喝水。”

  “我不渴,你喝吧。”宋暖摆手。

  温崇正喝了碗水,指着桌上的小包袱,问:“这是?”

  宋暖看了一眼,“应该是月如从阿彩那里取回来的衣服吧。应该是你的,你试试合不合身?”

  他们把房间的钥匙给了一把温月如,方便她有时帮忙拿取东西。

  闻言,温崇正蹙眉,“我有衣服穿的,我记得叮嘱过月如,让她先缝制你的衣服。”他一边说,一边打开包袱。

  里面放着几件折好的衣服,最上面摞着三个怪怪的衣料。

  温崇正拿起来,放在身上比划着,越看越是不解,“暖暖,这是什么东西啊?”

  他歪着脑袋打量着手中几根线中有两个圆圆布料的东西,像是口袋又不是,样子有点像包子铺里刚蒸好的大包子。

  突然,他脑前一亮。

  把东西绑在额头上,邀功似的问:“暖暖,这是不是用来包扎伤口的?或者是人发热了,用它来敷额头?”

  宋暖正背对着他,在一堆草药中翻找止痒的草药。

  听到他的话,她一脸疑惑的转身过去。

  只一眼,她就傻了。

  我去!他在干什么?装萌吗?

  宋暖不禁满脑黑线,冲上去就抢过他手中的东西,放到衣服上,迅速的把包袱包起来。

  粉脸唰的一下火烧火燎起来。

  她的无敌小内内啊,他怎么能包在额头上,怎么可以,怎么可以,怎么可以……

  此刻,宋暖想要咆哮。

  砰!包袱被她放进衣柜里。

  宋暖的手抓着衣柜门把,闭目,深呼吸,许久才将自己那颗作怪的心平静下来。

  她转身,面无表情的看了温崇正一眼,“搞错了,这一包是我的衣服。”说完,她强作镇定的走去继续捋草药。

  温崇正明显的发现了她的不悦,略略不安的问:“暖暖,你不高兴了?我不知那是你的衣服,我瞧着稀奇,一时看不出是什么东西,所以就问问你。”

  “我没生气。”

  “暖暖。”温崇正走过去,蹲在她对面,“如果你生气了,你就发出来,别憋着。我……”

  “我真的没生气。”宋暖无奈的看着他,“你要捶点药,你能不能帮我把石春搬进来一下?”

  “可以。”

  温崇正立刻去搬石春。

  “这个拿去。”宋暖把荷叶包着的烤野兔递给他,“石春在祖母屋里,你顺便带过去。我摸着还是热了。正好让祖母把月如唤进去,一起吃了。”

  “好!”温崇正接过荷叶包,咧嘴笑了,“暖暖,你真好!”

  宋暖低头捋草药,淡淡的应了一句,“我一直都很好的。”

  闻言,温崇正的笑意更浓。

  他就喜欢宋暖自信又有点自大的样子,很可爱!

  温崇正出去时,温月娥正蹲在院子里哭,听见开门声,立刻楚楚可怜的朝他看过来,“二哥,你以前不是这样的,你现在为什么变成这样,你为什么对我这么狠心?”

  温月娥怎么也想不通。

  成亲前的温崇正不是这样的,从不会对她这么狠心。

  现在呢?

  岂止是狠心,简直就是冷血无情。

  “那是因为以前的我一切都无所谓,现在……”温崇正回头看了一眼房门,又看向温月娥,一字一句的道:“现在,暖暖的喜怒哀乐都是我在意的。”

  说完,他径自走进温老太屋里。

  有些事,他又怎么可能忘得了?前世,他除了温老太唯一信任的温月娥,竟是帮温晗一直给他下药的人。

  他能被困在地牢里,暗无天日,这其中就有温月娥的一份功劳。

  温月娥痴痴的看着他的背影,泪流满面。

  她不懂,自己到底做错了什么?

  难道就是因为她在他们成亲那天推伤了宋暖?

  可她是因为伤心,因为不甘。

  她怎么能无动于衷的看着他娶妻呢,而且这个女人还是她大哥不要的呢?

  她自小便知温崇正是她姑姑的儿子,她与他只是表兄妹,所以,她从未收敛自己的情感。

  温崇正很快就取了石春出来,看也不看温月娥一眼,又进屋去了。

  外面,天黑尽了。

  温老大夫妇才回到家里。李氏扛着两把锄头,温老大则挑着两大麻袋的荨麻根。

  两人的手脚和脸,更红肿了。

  可他们却一直咧着嘴笑,仿佛看到了许多银子在向他们招手。

  “月娥啊,你怎么在这里蹲着?那些药根可都洗干净了?”李氏见她蹲在地上,连忙上前扶她起来。

  温月娥扭头看去,不由惊呼出声,“啊……鬼……”

  乍一天,她真的被吓到了。

  李氏蹙眉,埋怨,“你这孩子,怎么把亲娘当成鬼了?我不就是脸上有些红肿吗?你怎么就吓成这样了?”

  温月娥拍拍胸口,“娘,你怎么肿成这样了?你快进屋洗洗手脸吧。我不是胆小,而是你……唉……你回屋照照镜子吧。”

  李氏闻言,迷茫的看向温老大,“当家的,我的样子丑得像鬼?”

  温老大立刻摇头,“没有!”

  有,他也不敢说,他又不是皮痒欠打。

  李氏松了一口气,想想还是不放心,急忙回屋照镜子,“啊……”屋里传来尖叫声,李氏被镜中的自己吓到了。

  娘啊,真的吓人的。

  砰砰砰……

  李氏气呼呼的跑出来,怒拍温崇正的房门,“宋二丫,你给我出来!我有事要问你。”

  嘎吱……

  宋暖拉开房门,一眼过去,立刻尖叫,“娘啊……有鬼——”

  “宋二丫,你……”

  砰!

  房门又被关上,李氏的手差点就被夹到了。她愣了下,随即扯着嗓子,骂道:“宋二丫,你给我出来,你骂谁是鬼呢?”

  ------题外话------

  哈哈哈!

  请脑补阿正拿着暖暖的Bra包着额头的萌样……

  反正,我是笑到停不下来。

  啊哈哈哈!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