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言情小说>医痞农女:山里汉子强势宠>目录>

第057章 如假包换

第057章 如假包换

小说:医痞农女:山里汉子强势宠作者:农家妞妞字数:2190更新时间:2018-12-24 07:03:34

  

  李氏收回手,低头整理一下衣服,然后抬着下巴,义正言辞的道:“我一个长辈,不与你一个目无长尊的晚辈计较。打架,这种有失体面的事情,我不做。”

  闻言,宋暖噗嗤一声笑了。

  温月娥不悦,“你笑什么?难道我娘说错了吗?”

  宋暖以手为扇,轻轻在鼻前扇了扇,“阿正,我们先回屋,这里一直有人放屁,气味不太好。你身子不好,这气味闻多了,更伤身。”

  话落,李氏母子三人的脸色骤变,忽青忽红忽白。

  温晗怒了,上前拦下他们夫妇,目露不悦的瞥了宋暖一眼,又看向温崇正,“二弟,俗话说得好,这长兄如父。你这个妻子四德皆失,难道就不管教管教吗?”

  温崇正低头温柔的看着宋暖,“如此甚好,何需管教?再说了,我和她二人之间,我唯她命是从。”

  他全程看着宋暖说话,根本不将温晗放在眼里。

  宋暖看着温崇正,好奇的问:“阿正,你的亲爹已故,这长兄如父,是不是表示长兄也快死了?所以如父?”

  温崇正伸手揉揉她的脑袋,一脸宠溺的叹了一声,“暖暖,我晚上教你识字吧?”

  宋暖皱眉,手指一下一下的戳着温崇正的胸膛,“你嫌弃我没学识?温崇正,我告诉你,咱们二人,我说了算。再说了,那长兄如父,从字眼上来看,不就是兄长像父亲一样吗?你爹都过世了,那这长兄想像父亲一样,可不就得去死一死吗?”

  宋暖每说一次长兄如父,就带到死上面去。

  暗暗的,她将温晗咒死几百遍。

  什么玩意儿?

  还长兄如父,你也不撒泡尿照照自己的熊样。

  “宋二丫,你……你嘴欠抽是不是?”李氏听她一句一句都暗中咒温晗死,气得像只要炸毛的老母鸡。

  “要打架?”宋暖凉凉的问,取出腰间的柴刀,拿在手中掂了掂,“打,那就动手吧,啰哩啰嗦的耍嘴皮子,有意思吗?”

  “你你你……”李氏气得话都说不利索了。

  温月娥拉过李氏,生怕她冲动动手,最后又吃亏。她压低了声音,“娘,交给大哥,这个女人最在乎大哥了。咱们不跟她硬碰硬的。”

  一旁,温晗听见了,目露讥嘲。

  他指着宋暖,语气更是愤怒,“为妇之道,在女己见。幽闲贞静,古人所羡。柔顺温恭,周旋室中。能和能肃,齐家睦族。你……”他上下打量着宋暖,一脸鄙夷:“乡野泼妇,上不得台面。”

  “上台面?”宋暖低笑一声,“宋大丫倒是挺喜欢上台面的。”

  “你……你知道什么?”温晗一听,心中一震。立刻就想到了昨晚在荒废民居的一幕,难道外面的人是宋暖?

  宋暖一脸无辜的看着他,故意误解他的意思,“不是你说我上不得台面吗?既是如此,那宋大丫肯定是上台面的人啊?难道不是?”

  温晗紧盯着她,想要辩别她是不是在说谎?

  宋暖面前投下一道阴影,温崇正将她护在身后,冷冷的看着温晗,“想不到大哥倒是对妇德挺懂的,既是如此,你先教教大房的两个吧。我自己的娘子,我瞧着很好,无需理会那些条条框框的。”

  说完,他转身牵着宋暖回房。

  砰!房门被他用力关上。

  外面院子里的三人,面面相觑,皆是一脸铁青。

  “呸!什么玩意儿,迟早有一天,我儿也会踩在他们头上。哼!有什么好神气的。”李氏朝房门方向,狠狠的呸了一口。

  温月娥咬咬牙,“娘,别气坏了身子,终有一天,他们得求着我大哥。”

  温晗攥紧了拳头。

  冷哼一声,便转身回房。

  他们母子三人都迷之自信,总觉得高了宋暖和温崇正一等。他们却不知自己的嘴脸,有多么让人恶心。

  终有一天,结果会与他们想的洽洽相反。

  被踩在地上,只会是他们。

  屋里,温崇正放下东西就先去查看床底下的箱子,宋暖见状,也跟了过去,弯腰看着他把箱子拉出来。

  “怎么了?”

  “没事!”温崇正打开箱子,里面空荡荡的,什么都没有了。

  宋暖眨眨眼,“他们趁我们不在家,把东西都偷了?银子呢?你也放在里面了?”

  “银子没事。”温崇正把箱子合上,又推了回去。

  “我去找他们算账,这事不能这么就算了。”

  “暖暖。”温崇正拉住她的手,轻轻摇头,“没事!我就是等他们来翻我的箱子,就等他们把东西拿走。你现在去找他们,什么证据都不会有。一天了,他们早就把东西毁了。”

  该抄的,他们早就备了份。

  该烧的,他们也早烧了。

  他们敢进屋来偷他的东西,自然不会留下一点痕迹。就算从温晗屋里找到那些文章,他不仅不会认,还会反咬一口。

  因为已经没有证据了。

  全是他的重抄一遍的,全是他的字迹。

  上一世,他也不甘,还上书院找夫子理论,结果被众人讥笑的是他,被安上不义之徒的人是他。

  这一世,他会不甘,但不会再冲动行事了。

  他要让温晗将来有苦说不出,偷鸡反蚀把米。

  温崇正把床下的一双破鞋提起,抠开一个板,从里面取出两本书。“暖暖,你坐下。”

  宋暖目瞪口呆的看着他做这些。

  温崇正扭头看了一眼,然后牵着她走到床前,将她按坐在床沿上。“暖暖,你识字是吧?”

  “我……我不……”

  宋暖回过神,一下子不知该怎么回答了。

  温崇正摆摆手,“我知道,你不是以前的宋暖了,我能接受任何发生在你身上不可思议的事。因为,如果不是那样,你不会变成这样。”

  他的话,如果是旁人,那是听不懂的。

  但他面前的人是宋暖,宋暖一下子就听懂了。

  好惊讶的看着他。

  原来,他早知怀疑了,原来,他早有猜测的方向。

  怪不得!

  他从未对她的异样,表现得很惊讶。

  原来如此。

  “你……你又是谁?”这一刻,宋暖也隐隐肯定了自己的猜测。他或许也不是真正的温崇正了。

  不然,他怎么能这么谈然的说这些话?

  “温崇正,如假包换。”

  “可你?”

  “我是我,可也不再是我。”

  宋暖皱眉,“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温崇正将书交到她手中,“你手里的书,本应该是三年后温晗从一个老者身上得来的。我默写了下来,正好,你是习医的,你用得上。”

  ------题外话------

  晚上还有一章,周末愉快!爱你们。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