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言情小说>医痞农女:山里汉子强势宠>目录>

第047章 宋巧的痛苦一天

第047章 宋巧的痛苦一天

小说:医痞农女:山里汉子强势宠作者:农家妞妞字数:2107更新时间:2018-12-24 07:03:19

  

  “上来!接下来可不是轻松的日子,你得养好精神。”宋暖往里面缩去,留出一半的床铺给他。

  温崇正转念一想,也是道理。

  如果他精神气不好,那怎么应付那些个牛鬼蛇神?

  “我等一下就来。”温崇正又开门出去,舀了一盆水,抓了一大把皂荚,使劲搓脚。

  洗了一遍,他不放心,又打了一盆水,再搓一次。

  他一口气搓了三遍脚,最后不放心,还凑近一些去闻了闻。确定没有一点点的味道了,他才擦干脚回到屋里。

  他吹灯,上床。

  “暖暖,暖暖……”

  “……”除了平稳的呼吸声,没人回应他。

  温崇正低笑一声,“怎么吃了就睡,还真当自己是小猪啊。”语气中满满的宠溺,粉红到冒泡。

  他躺到床的那一边,可睡意全无,脑海里总是浮现宋暖吸鱼嘴的样子,那唇儿像是长在他脑子里一样。

  挥之不去。

  呼……他坐起来,目光落在对面隆起的被子。静坐了一会,他爬了过去,小心翼翼的躺在宋暖身边。

  “暖暖……”

  宋暖转个身像八脚章鱼一样将也抱住。

  呃……幸福来得太突然,温崇正紧张得心怦怦直跳,手伸出去,轻轻的搭在她的腰上。

  “英雄,最吵让人阉了你。”

  哐当……心碎一地,打击也很猛烈。

  此刻,温崇正脑子里已经没有什么花花肠子了,只是迅速从刚才的话中寻找线索。

  英雄,一听就是男的。

  阉了,确定就是男的。

  她似乎对这个叫英雄的躺在她身边习以为常,可以骂,可以斥,可以抱……那么,他们是什么关系?

  温崇正想不明白。

  宋暖不是那样的姑娘,那么……他又胡思乱想些什么?这中间一定有什么他不知道的事。

  对!他的思想太龌蹉了,宋暖是个好姑娘。

  温崇正低声斥责自己:“温崇正,这世上你最不该怀疑的人就是宋暖了,收起你的胡思乱想。”

  热气呵在宋暖的脖颈,她醒了过来。

  正好听到这么一句话。

  她微怔,过了一会儿,佯装不经意的松开他,转身往里侧着。

  温崇正的怀抱空了,怔愣了下,然后把手搭在她的腰间,对着她的背影保证:“暖暖,就算你心里曾住着别人,我相信,我也能成为你心尖上的那个人。”

  话落,他咧开嘴笑了。

  就是这样,他不该多想的。

  接下来,温家的气氛很沉重,宋暖虽然熬过了第一夜,但人一直没有醒过来,连续三天,完全没有一点苏醒的迹象。

  温崇正守在床前,寸步不离。

  李氏一家人看着宋暖这样,心里盼着她早点翘辫子,也懒得再闹事了。

  宋家那边,宋老头夜夜睡不好。本来没将宋暖放在心上,但是这人是自己打晕的,虽然断了关系,但也怕惹上官司。

  “当家的,我早上洗衣服时,听那白氏说,宋二丫这次铁定活不成了。四天了都不醒,不吃不喝的。”

  吕氏拉着去田里的宋老大,压抑不住的高兴。

  闻言,宋老大却是高兴不起来,“真的?”

  “当然是真的。白氏可是温家的人,她说的还能假?”吕氏说着,脸上露出了笑容,“死得好!以后,我家巧儿嫁过去,也就不必与她相处了。说到底,她和巧儿同嫁温家,又有那样的事儿,相处起来总是容易出事的。”

  吕氏越想越高兴,就差没有鼓掌了。

  屋里,宋老头竖耳听着外面的声音,越听心越往下沉。他的手紧紧攥成拳,忍不住的颤抖。

  真要出人命了。

  他这是要赔了银子,又赔命啊。

  宋老大却皱起了眉头,“你怎么不担心爹呢?这要是真出了人命,温崇正要拼命,或是他告上官府,那咱爹要怎么办?”

  吕氏闻言,扭头看了宋老头的房门一眼,然后凑近宋老大,压低声音:“你怎么这么……”

  “说什么呢?”宋老头猛地拉开门,怒瞪着宋老大夫妇,“田里的活都不用干了?一天天就知道偷懒,老大家的,你真以为我不敢让老大休你出门?家中妇人嘴多,家门是非就多。”

  吕氏被吓一跳,脸色白了青,青了白,“爹……我只是说说河边听到的事,没有别的意思。”

  “干活去!”

  宋老头怒喝一声。

  “是是是!我们现在就去田里。”宋老大连忙拉着吕氏往外走,吕氏看向一旁盆里的衣服,“我衣服还没晒呢?”

  宋老大喊道:“巧儿,出来把衣服晒了。”

  吕氏没辄,只好跟着他去田里。

  宋巧从屋里出来,柔弱得像朵小白花,“祖父。”她朝着宋老头唤了一声,宋老头瞥了一眼,哼了一声。

  “咱家可不是什么大户人家,养不出什么大小姐。你这天天躲屋里,农忙就装病,这是跟谁学的?”

  宋巧一听,急了。

  “祖父,我没有!我真是不舒服,那天被宋二丫给气岔了,这会儿头还……”

  “闭嘴!”听她提及宋暖,宋老头的火气更大了,“晒衣服,晒完衣服给我去田里干活。我告诉你,从今天开始,我看着你干活。”

  啊?

  宋巧傻了眼,心里很是委屈,眼眶通红,眸中带泪。

  “祖父……”

  “干活!哼!”

  宋老头进屋去取了烟袋,一屁股坐在门坎上,就那样一边抽着旱烟,一边盯着宋巧干活。

  他日子不好过,这些人也别想好过。

  一个个都是白眼狼。

  他这几天那么辛苦,谁真的安慰他了,或是给他做碗好吃的?

  没有!统统没有!

  这天,宋巧被迫干活,傍晚回到家里,就躺在床上挺尸了。这些年,吕氏什么活都让宋暖姐妹做,还真把宋巧当大小姐来养了。

  这不,割个稻,宋巧能割到手。

  烧个水,她能烫到自己。

  走在田梗上,还差点摔到下一层去。

  在家里,田里,被宋老头骂了一天。吕氏是敢怒不敢言,宋巧是忍了又忍,没人敢求情,也没人敢吱声。

  谁都不敢往宋老头的火头上冲。

  那是找抽呢。

  夜里,宋老头早早就吹了油灯,因为他舍不得多用。他没有睡意,坐在床上唉声叹气。

  这宋二丫要是真死了,自己会面临什么?

  嘎吱,窗户被风吹开,一阵阴风吹来,隐隐有影子掠过,宋老头只觉全身汗毛都竖了起来。

  “谁……谁在外面?”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