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言情小说>医痞农女:山里汉子强势宠>目录>

第040章 哇哇大哭

第040章 哇哇大哭

小说:医痞农女:山里汉子强势宠作者:农家妞妞字数:2189更新时间:2018-12-24 07:03:09

  

  温崇正看了一眼外面看热闹的人,冷着脸拎着菜刀回屋。他栓上门,将菜刀搁在桌上,然后弯腰拉出床底下的箱子。

  “暖暖,你真的没事?”

  “没事!”

  “那额头上的伤口又红又肿的,这是?”温崇正还是不放心,这身上高热是因为她怀里抱着热水罐,但是伤口呢?

  他不知道,宋暖的高热,并不只是因为热水罐。

  宋暖还服了一种草药,可以让人产生高热,如果只是抱着热水罐,朱大富早察觉了。

  额头上的伤口,这也是宋暖有意为之的。

  她对毛芋之类的东西会过敏,只需要涂一点那种粘液,她的皮肤就迅速红肿起来。

  她当时只想试一下,没想到居然能行。

  这个宋暖的体质和她以前一样。

  “我涂了毛芋茎的粘液,不会有事,只是……”宋暖的小脸皱了起来,苦哈哈的道:“很痒!时间太紧了,我来不及备止痒的药。”

  闻言,温崇正既自责又心疼她,“我帮你呼呼。”说完,他凑近一些,对着她的伤口呼气。

  带着清新味的风呼过来,宋暖的脸唰的一下红了。

  “你还是赶紧写断亲书吧,等一下人就回来了。”

  “哦,那我办完事,回头再帮你呼。”温崇正点点头,拿着东西走到桌前,研墨,铺纸,写断亲书。

  一气呵成!

  宋暖侧躺着,看着他低首执笔骤飞,嘴角不由的微微翘起。他的侧颜很惊艳,这是一个美男子,找不到颜值的死角。

  如果真要说有什么不够完美的,那就是单材有些单薄了。

  不过,这个可以练出来。

  突然,温崇正扭头看过来,见她望着自己的眼神很亮,不由的心怦怦直跳,似乎有许多甜蜜的泡泡随着心跳冒出来。

  “暖……”

  “嘘!”宋暖耳尖,听到有人就在外面,连忙阻止他跟自己说话。

  温崇正搁下笔,吹干纸上的墨汁。

  叩叩叩……

  “二哥,村长把朱大夫请来了,你要不要去一趟祖母那里?”外面传来温月如的声音。

  “等一下。”温崇正将断亲书收妥,又带上蘸了墨的笔,用唇语对宋暖,说道:“我去看一下祖母,你照顾好自己。”

  宋暖点头。

  温崇正出去了,细心的关上房门,又交待温月如,“月如,你进屋守着你二嫂,可以吗?”

  他怕温月娥找了机会就往里钻,倒不是怕她伤了宋暖,而是不想宋暖心里不舒服。

  “好的。”

  温老太屋里,一进门就有一股浓烈的药酒味,温崇正走到床前,对着村长和朱大富拱拱手,“多谢村长,多谢朱大夫。”

  张自强摆摆手。

  朱大富一脸尴尬,略略点头,算是回应。

  温老太看向温崇正,道:“阿正,断亲一事,你可都考虑好了?”

  “好了!祖母,这样的亲人,有比没有更让人心寒。这世上哪有恨不得自家孙女去死的祖父?”

  温崇正的态度很坚定。

  “好吧!这事你自己决定。”温老太点头,略带歉意的看了张自强一眼。其实也只是例行一问,在村长面前做一下表面功夫罢了。

  这事说到底,她是支持小两口子的。

  张自强只能暗暗叹气。

  退一步来讲,这亲断了,或许以后还没有那么多的纠纷。

  如此一想,他也释怀了。

  “朱大夫,这药钱和诊金是多少?你要把后面要有的药钱也算进去,这样方便等一下结算。”

  关系断了,再说钱的事,那就更麻烦了。

  干脆一次性,把这关系和钱面上的事,一起解决了。

  “我写一下吧。”朱大富坐了下来,把药方,要用药多久,诊金多少,药钱多少,全部列得清清楚楚。

  “一共是三两银二百文。”朱大富很快就写出来了,抬头看向温崇正,“零头几十文,那便算了吧。”

  “随你,这人情我不领,因为这药钱不归我付。”温崇正不领情,表情淡淡。

  朱大富低头,尴尬的轻咳几声。

  “人来了。”温老大从外面进来,看着屋里的几人,“宋叔带着银子过来了。”

  张自强点点头,“走吧!一起出去。”

  “祖母。”

  “去吧。”温老太挥挥手。

  温崇正轻轻颔首,走在最后面。

  外面院子里,温老大早就搬了桌椅出来,还让温月娥给宋老头倒了水。张自强走过去,将朱大富开的清单递给宋老头。

  “宋叔,这药钱一共是三两银二百文,加上营养费五两,一共是八两银二百文。”

  “这……这么多?”宋老头吓着了,内心滴血,还想说些什么,可触及温崇正的目光,他又忍了下来。

  宋老头默默在心里不停的念:“别动怒!不要跟一个快死的人斗气,人家可不怕死!”

  “多吗?要不,你让我打成那样,我给你八两二百文,如何?”温崇正像是变戏法一样,手里又多了一把菜刀。

  宋老头立刻抿紧嘴唇,生怕自己多说了,又惹得温崇正对他痛下杀手。早前那一幕,他可是吓到胆肝俱裂。

  绝对不想再经历一次。

  温崇正将断亲书取了出来,上面右下角,他已经写上自己的名字了。

  “村长,请你过目。”

  张自强接过,问宋老头,“宋叔,我念给你听?”

  宋老头:“好!”

  他不识字,也只能让别人念出来了。

  张自强开始当众念断亲书,内容简单明了,就是宋暖夫妇二人要与宋家断绝关系。

  宋老头听着没有异议,干脆的按下手印。

  张自强和朱大富一起做了见证人。

  断亲书共两份,宋老头一份,温崇正一份。

  “宋叔,银子,给吧。”张自强提醒。

  宋老头这才颤颤巍巍的取出一个破旧的钱袋,从里面数出八两二百文。本有些重量的钱袋,这会儿摇一摇就叮叮当当的响,只剩十来个铜钱了。

  这可是他这辈子的全部积蓄了。

  他看着桌上的银子,不禁两眼泪汪汪,用力咬着嘴唇,拼命忍着,这才没有当众失声痛哭。

  他的肠子都悔青了,早前真不该在气头上不分轻重啊。

  温崇正取了五两银子,剩下的一把推到朱大富面前,“朱大夫,这是药钱,你收着好。以后,麻烦你每天过来复诊了。”

  朱大富点头,利索的收起银子。

  宋老头瞧着桌上的银子被一扫而光,眼泪再也忍不住的往下掉。他转身,急急的往外走。

  “爹,你等等我啊。”宋老大急忙追了出去。

  ------题外话------

  据说明天PK,宝贝们记得这几天别养文,点击啊,收藏啊,留言啊,各种都很重要啊。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