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言情小说>医痞农女:山里汉子强势宠>目录>

第020章 李氏,怕不怕我?

第020章 李氏,怕不怕我?

小说:医痞农女:山里汉子强势宠作者:农家妞妞字数:2071更新时间:2018-12-24 07:02:40

  

  姜蒜爆香后,宋暖将蛇段倒进锅,小火煸炒片刻,倒入两碗水,改用文火煨制。

  “月如,火不要太大了,小火就行。”

  “好的!”温月如乖巧点头,一脸崇拜的看着宋暖,“二……二嫂,你的手艺真好。我第一次闻到这么香的菜。”

  宋暖笑了笑,“吃饭时,你多尝尝。”

  “我?”温月如咬唇不敢说了。

  家里加菜时,可从来没她的份,不是温老太偏心,而是白氏不让她吃。因为只要她们吃了,李氏就变着法子为难她们。

  白氏退让惯了。

  此刻,宋暖的注意力全在锅里,她趁着有空,又将白菜梗切段,待到蛇肉七成烂时,取出留原汤。

  把白菜梗下锅,调盐味翻匀,大火收汁,下锅片刻后,加入煨好的蛇和原汤适当调味,然后放入葱段和苏叶,出锅即成。

  没有辣椒,她就用白菜梗代替。

  正好这样看起来也多了份量。

  宋暖盛出一碗,“月如,你去帮我叫你二哥过来一下。”

  “好!”温月如出了厨房门,拍拍身上的灰,这才去敲门,“笃笃笃……二哥,二嫂叫你去一下厨房。”

  “好,我马上来。”温崇正合上书,放回箱底,又将木箱子推回床底下。

  “你来啦,快!先端一碗蛇肉给祖母,然后,你再过来一下。”

  宋暖指了指灶台上的蛇肉,手里的锅铲嚯嚯,锅里的野兔肉已经断生了,香味扑鼻。

  温崇正看着碗里色香味俱全的蛇肉,双眼骤亮。

  手艺不错。

  “好!”

  宋暖又打了一小碗,端到灶膛前给温月如,“月如,你也先吃一点,尝尝我的手艺。”

  温月如瞪大双眼,看着碗里的肉,咽了咽口水,然后摇头,“不!我不吃肉的!我自小就不吃肉,我娘说,我吃肉会变丑。”

  吃肉会变丑?

  这个也太扯了吧?不过,宋暖马上就知道白氏说这话的动机了。她将碗塞进了温月如的手里,“这蛇是打的,肉是煮的,你吃!谁也不敢说你二句。如果不是你,这蛇肉就进了别人的肚了,所以啊,这是我感谢你的。吃吧!吃肉只会长好看,不会变丑的。”

  温月如犹豫了一下,还是想把碗搁灶台上。

  宋暖按住她的手,“你不吃!我就不高兴!你不怕?”

  小丫头眼中闪过一道惊慌,随即低头夹了蛇肉来吃,一边吃一边眼泪叭叭叭的掉在碗里,和在肉汤中。

  宋暖瞧着,目露怜惜,暗叹了一口气。

  造孽!

  锅里的兔肉也香味飘扬,将在屋里偷懒睡大觉的李氏、温月娥、温月初给馋出房门。

  三人相视一眼,又齐齐看向厨房。

  李氏摸摸肚子,“我去厨房帮忙。”

  温月娥也道:“我也去!”

  温月初看到白氏从院门口进来,又看了一眼厨房那边,然后勾唇笑了笑,这才慢吞吞的去厨房。

  又有热闹可看了。

  白氏见她出房门,意外的愣了一下,“月初,你这是……要出门?”

  她挺怵这个大女儿的。

  温月初白了她一眼,“我出来看热闹。”

  白氏见她走去厨房,又闻到了浓郁的香味,突然脸色大变,连忙跟了上去,“月初,你别去厨房,那些东西,我们不能吃。”

  温月初顿足,扭头看过去,撩唇,“毒药,我都能吃,还有什么不能吃?”

  当初被逼上绝路,她以死要挟过,死里逃生后,她就破罐子破摔了。

  死都不怕,她还怕什么呢?

  白氏不敢直视她的眼睛,垂首走向厨房。

  这时,厨房里传来李氏尖锐的喝道声:“好啊,你温月如居然敢偷吃。”

  白氏一听,连忙跑去厨房,“大嫂,月如不会偷吃的,你别……”

  李氏一记厉光扫过来,白氏就一个哆嗦,不敢再说了。

  温月如端紧碗,看向灶台后。

  宋暖刚才还在的,人呢?

  “还说不是偷吃,现在手里还端着碗呢,这下田干活的人都没回来,她也敢偷吃?”李氏一边骂一边眼馋着陶盆里的蛇肉。哇!真香啊!

  “我没偷吃。”温月如小声的道。

  李氏伸手,“我收拾你这个不要脸的小偷,让你蹭馋。”说着,她作势要掴下去。

  “要打人?问过我了吗?”宋暖及时扣住她的手腕,冷冷的看着她另一只伸向陶盆的手,“想吃我煮的蛇肉?”

  李氏扭头看去。

  宋暖弯唇一笑,一字一顿的道:“没门!”她刚用小坛子装了兔肉,煨在小灶膛里。

  没想到李氏进来就发威,还真是欠收拾。

  “你?”李氏咬唇,“还没分家呢,这家里的东西,谁都有份,凭什么我不能吃?”

  “所以,月如不能吃?”宋暖用力一捏,李氏哇哇大叫,“夭寿啊,我的手要断了。”

  “看来,你也需要尝尝我鞋子的味道。”宋暖一个金鸡独立,伸手就去脱鞋。

  李氏忆想了温晗被臭鞋塞嘴的样子,立刻放软了声音,“别别别!我不闹了,你松手吧。”

  宋暖鼻嗤一声,“欺软怕硬!”

  李氏不吱声,心里恨得要死!

  “肉是我给月如的,感谢她的。谁敢有意见,那就先问问我的拳头。”宋暖将锅里剩下一半的兔肉盛起来,一手端一盆,直接出厨房,“剩下的饭菜,你们做。月如,你出来。祖母找你去她屋里呢,你忘了?”

  温月如连忙端着碗,紧跟出去。

  一下子,厨房里就只剩白氏和李氏母女,还有倚在门框上看热闹的温月初。

  李氏突然伸手往白氏身上掐去,一边掐一边骂:“生不出儿子,绝户的娘们,你教出的好闺女啊,一个浪,一个贼,你可有出息了。”

  白氏缩着脖子任她打。

  门口,温月初冷哼:“打她骂她,我都没意见,你再敢捎骂上我,试试?”

  说完,她走人。

  白氏两眼泪汪汪的望着她的背影。

  心苦如药!

  那边,宋暖端着两大盆肉,直接进了温老太屋里,身后还跟着温月如。

  一碗肉,她也只吃了两块。

  白菜梗倒是吃完了。

  “二嫂,我……能不能把这肉留着给我娘吃?”进了屋,她才敢低声问。

  “不给!”宋暖拒绝,放下两盆肉,一脸严肃的看着温月如,“你说说,这几天李氏怕不怕我?”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