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言情小说>医痞农女:山里汉子强势宠>目录>

第010章 有些事,不着急

第010章 有些事,不着急

小说:医痞农女:山里汉子强势宠作者:农家妞妞字数:2095更新时间:2018-12-24 07:02:26

  

  两人相视一眼,急急出了厨房,只见温月初从房里泼水出来,见他们一脸错愕的样子,笑了笑问道:“怎么了?”

  温崇正忍着怒火,问:“锅里的热水,你用了?”

  “对啊!热水不能用吗?咱们家不是没分家吗?”

  “三妹,你……那是我烧给暖暖的,她身子没好利索,不能洗冷水。”温崇正生气了。

  温月初不以为然,“那二哥再烧一锅水吧,谢谢了。”

  “温月初,你不要太过分了,长幼有序。你……”温崇正的话还未说完,只听见砰的一声,房门已关上。

  他望着紧闭的房门,神色一厉,眸底冷芒一现。

  身侧双手攥了攥,几息之间,他面色如初。

  有些事,不着急。

  他可以慢慢清算的,一个一个的算。

  “算了!”宋暖回房去取了衣服,还带了一套温崇正的,“走吧!”

  正好,她有在河里彻底的洗干净。

  “不能去!”温崇正知道她在想什么。

  温老太为了他不容易,眼下他还没有能力,不想让温老太肩上的担子更重。宋暖若是再病了,势必又增加了家里的支出。

  宋暖看了他一会,然后拿着衣服出了门。温崇正没办法,只好急急去厨房扎了火把。

  他追到宋暖时,已经是在河边了。

  “你怎么这么犟?”

  “河边又没人,我们刚才都来过一趟了。”宋暖把衣服放在石头上,直接趟下河,“你背身过去,我很快的。我带了你的衣服,正好你也能洗洗。”

  温崇正想叫她上来,可她已经在脱衣服了。他只望了一眼,连忙背身过去,结结巴巴的道:“你……你怎么这样?”

  “哪样啊?天黑,没旁人,而你又是我夫君。我防天防地防人,就是不用防你。”

  温崇正听她这么一说,心里有种怪异的感觉。

  “你小心一点,这个时候,还不知道有没有蛇呢。洗快一点,夜里也挺凉的。”

  “好!”宋暖脱了衣服,正想着该放哪里?温崇正站在岸边,背对着她,“把衣服丢过来吧,我带了桶。”

  “哦,好。”

  这小子嘴上一直反对,倒还是挺细心的。

  宋暖本就离岸边不远,想着直接丢过去不太好,便拿过去搁在草地上。温崇正听着水声,心也跟着水波一荡一荡的,一脸红得像关公。

  心,怎么会跳得这么快?

  脑子里在想什么?

  呸!温崇正,你个轻佻的,你想啥呢?

  对于脑海里不自觉的冒出宋暖早前挺胸,一脸傲娇的样子,温崇正打心底鄙视自己。

  他对宋暖不了解,但却莫名的可怜她。于是,在温晗退亲后,他让温老太出面,由他迎了宋暖进门。

  他们都是被温晗伤害过的人。

  这事是他和温老太的秘密,没打算让第三个人知道。

  啊……

  突然,宋暖惊呼一声,温崇正连忙转身跳下河。他刚走几步,宋暖就冲过来整个人像无尾熊一样吊在他身上。

  “有东西……”

  刚才脚被毛绒绒的东西磨蹭了一下,宋暖立刻吓得花容无色。妈蛋,早知道河里有怪东西,打她也不来。

  她最是讨厌毛绒绒的东西,小时候被人用毛毛虫吓过。

  “没事了!要不先上岸?”温崇正拍拍她的背部,手下一片光滑,他整个人如被雷击,僵着一动不动。

  她光着啊。

  感觉宋暖的身子往下滑,他想托她起来,可一想到她正光着,又不敢了。谁来告诉他,现在该怎么办?

  “快,上岸啊。”宋暖连忙往他身上爬,夹在他腰上的腿更用劲了。胸口有股热气,她终于发现不动劲了。

  “啊……”

  手一松,哗啦一声,两人摔进了河里。

  温崇正是去拉她,反被拉下水的。

  “宋暖,你你你……你没事吧?”温崇正连忙从她身上爬起来,伸手去拉她起来。

  宋暖懂水性,只是在没有准备的情况下喝了一口水,现在已经没事了。她露出脑袋,不敢再站起来了。

  “咳咳咳……没事,没事!你别看了。”

  呃?温崇正忆起刚才的一幕,血气全往头上涌,一张脸涨得通红,“我不是故意的。”

  “我知道!”宋暖也不好意思,“我也不是故意的。”

  “那?”

  宋暖想想他身上也湿了,火把也灭了,便道:“你背向我,就在那里洗洗吧,我在这里洗。我警告你啊,不准偷看。”

  闻言,温崇正莫名想笑。

  谁说是夫妻,不用防的,现在这话算什么意思?害羞?想到醒后大大咧咧,有时还会出言撩他的宋暖竟然会害羞,温崇正嘴角的笑意更浓了。

  “好!我不看。”他说着,不忘嘀咕一句,“天这么黑,我就是想看,也看不见什么啊。”

  “你说什么?”

  “呃……没什么,我说天黑,看不见。”

  “哼,看不见,你也不准面向这边。”此刻,宋暖也觉得自己太矫情了。

  两人都成亲了。

  这种事情迟早要面对,不过,不是现在,她很肯定。

  气氛太尴尬,只听到水声。

  温崇正很快就上去站在大石头后换了衣服,对着河里的宋暖,唤道:“宋暖,你该上来了。”

  “等一下,头发都湿了,我干脆小心的洗一洗。”

  “那个不行!”

  “已经湿透了,你放心,我会小心的。我保证不让自己生病,不让你再花钱请大夫。”

  温崇正尴尬的道:“我不是舍不得银子。”

  “我知道,因为咱们家没银子。”宋暖小心的散开头发,走到岸边抓了点皂角水往头发上揉。

  真穷啊!

  洗头发用皂角水,头发怎么洗得干净?

  可是,她暂时也没辙。

  等身子好一点,她一定要让这个家好起来。早几天,她接受不了事实,一直赖在床上,以为睡一觉就能回去。

  可事实就是事实,几天下来,她已经放弃了。

  既来之,则安之吧。

  “银子,以后会有的。”温崇正有些窘迫,像是对宋暖保证,又像是在对自己下决心,“你既嫁给了我,我一定会努力让你过上好日子的。”

  娶宋暖,是因为他们都是可怜人。

  “嗯,好的。”

  宋暖心里挺感动的,一个被人骂是短命鬼,可他却说他活一天就护她一天。这样的男人,无疑是个有担当的。

  也让她莫名有点心疼。

  有她在,他不会死!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