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言情小说>医痞农女:山里汉子强势宠>目录>

第005章 我的就是她的

第005章 我的就是她的

小说:医痞农女:山里汉子强势宠作者:农家妞妞字数:2107更新时间:2018-12-24 07:02:19

  

  “月娥,快拦住那小杂种。今天家里人都下田收稻去了,我们打死她也没人知道……”

  “好!”温月娥刚吃了亏,抡着扁担追出去。

  刚出柴房门,她就傻眼了。

  什么情况?

  温崇正怎么回来了?

  此刻,宋暖正躲在温崇正身后,紧抓着温崇正的手,害怕的探首看向李氏母女,“崇正,她们……她们想要打死我。”

  温月娥瞧着她的样子,恨不得将她抓着温崇正的手跺下来。

  “二哥,我没有!是她偷东西。”

  “我没有!”宋暖立刻否认。

  温月娥指着宋暖身上不伦不类的衣服,冷冷的道:“没有?你身上的衣服是你的吗?”

  温崇正偏过头瞥了一眼,冷声道:“我的。”

  这才几天,李氏母女又要作了吗?真当他好欺负不成?

  闻言,温月娥笑了,“原来二哥还记得这衣服是我给你缝的,那她不问自取,算不算偷?”

  宋暖一听这衣服是温月娥缝的,莫名膈应。正想说些什么,就听到温崇正冷冷清清的声音,“暖暖是我的娘子,我的就是她的,有问题吗?”

  温月娥一听,红了眼眶,目光死死的瞅着宋暖身上的衣服。

  李氏冷哼一声,上前,“崇正,宋暖不仅偷东西,还打我们。现在见你回来了,倒打一耙,还真是高明啊。”

  “明明是你们一起打我。”宋暖探出脑袋说了一句,又连忙缩回温崇正身后。

  一副很害怕她们娘俩的样子。

  她就是要试试温崇正,这小子明明不弱,偏要装成一副病猫模样。

  温崇正拍拍她的手背,冷着脸看向李氏,问:“大伯娘,你们冤枉暖暖偷东西,她气不过争执几句也是情理之中。”

  说着,上下打量了她们一眼,眸中带着讥讽,“再说了,暖暖大病初愈,头上还有伤她打得了你们吗?好吧。我不偏袒她,你们说打了,那伤口呢?”

  李氏母女是什么人,他最清楚不过。

  虽说他对宋暖没有所谓的爱意,但是,欺他妻,便犹打他脸。

  所以,他不会坐视不理。

  伤口?

  李氏母女相视一眼。

  大腿根还痛着呢,没伤也肯定打红了,可这伤口怎么给人看?

  “宋暖,你出来……”李氏举手想去拽宋暖,可下一秒却被温崇正用力扣住,她不敢置信的看着他,“温崇正,我可是你的长辈。”

  “是吗?”温崇正冷冷的反问,然后松开手,“我以为你不知道呢。”

  她这是长辈该有的样子吗?

  “你?”李氏气极。

  温崇正板着脸,道:“大伯娘,有些事,别做太过了,我虽体弱多病,但也不是孬的。前几天的事,我不计较,不是因为我好欺负,而是不想让祖母为难。你若再欺负暖暖,我也就不管不顾了。你当知,兔子急了也会咬人。”

  李氏被气得胸口起伏,却无法反驳。

  温老太有多疼爱温崇正,这个家无人不知。现在家里还是温老太做主,她自然不敢明着为难温崇正。

  “我受伤了。”宋暖轻扯了下温崇正,拉起衣袖露出手腕上被树枝划的伤口。刚才在柴屋里,她躲李氏时,不小心划的。

  宋暖眨眨眼,眸中起了氤氲,“背上也有伤口,你要不要看?”说着就要去撂开衣服。

  温崇正叮嘱过她,不必忍让,但是她担心自己一下子变化太大,引人怀疑。万一被人当妖怪烧了,那就真冤了。

  “我回房再看。”温崇正按住了宋暖的手。

  温月娥见温崇正这么温柔的对宋暖,受不了了,带着哭腔,道:“娘,小杂……她装的,明明是她打我们。”

  李氏也是气红了眼。

  想不到这个宋家的软包子居然变精明了。

  上回被她收拾一顿,以为是巧合,现在看来,似乎并不是这样的。

  她清了清嗓子,道:“崇正,你这是信你的小媳妇,也不信自己的家人?”眼前这二人,让她有种很怪异的感觉,总觉得有什么不同了,可又说不出来。

  宋暖无辜的问:“媳妇不是家人吗?”

  “是!媳妇当然是亲人。”温崇正扣她的手腕往前拉,让她与自己并肩而立,“大伯娘,事实胜于雄辩。”

  李氏哼了一声,“我看你是娶了媳妇忘记了家人。你自己是什么处境,你不知道?”

  他什么处境?

  宋暖扭头看了过去。

  温崇正没有看她,直直的看向李氏,“我自然清楚,但是,我活一日,我就该护她一日。否则,我凭什么做她的男人?”

  说完,他牵着宋暖回房。

  他的处境?真的不用李氏一再提醒。

  他再清楚不过了。

  李氏扭头看去,“神气什么?不就仗着老太太护着你吗?她还能护你多久,你又能活多久?”

  温月娥哭了,“娘,你别这么诅咒二哥。”

  李氏恨恨的戳着她的额头,“收起你的小心思,短命鬼一个,你操什么心?”

  “呜呜呜……”温月娥捂着嘴,哭着跑回屋里。

  东厢房里,温月初打着哈欠出来,“一大早的,你们吵死了。”

  李氏轻蔑的看了她一眼,“早?太阳都晒屁股了。有些人啊,没有大小姐的命,偏生娇气。也不看看自己是个什么情况,一个被赶回娘家的人,有脸混吃混喝吗?”

  温月初听了,不怒反笑,“你羡慕我便直说,不用这样沾酸带醋的。”说完,还风情万种的撂了下头发。

  李氏被噎得满脸通红,骂道:“不要脸的东西,有你这样跟长辈说话的吗?”

  温月初呛了回去,“你要脸啊,怎么一大早就母女二人欺负一个新媳妇?”说着,她摸摸自己的脸颊,“哟,这太阳真毒辣,我得回房补个觉。”

  砰的一声,温月初回屋了。

  李氏站在院子里,气得浑身颤抖。

  她知道,温月初就是故意说得温崇正听的。她不怕温崇正,但是怕温老太。这家迟迟不分,田地、房子都没到手,她不敢太造次。

  温家现在虽穷,但以前也算是大户人家啊。这房子在村里独一户,没谁家有这么好的房子。

  在这个家,她最横,但是也怕温月初。因为温月初一个被夫家赶出家门的人,成天一副破罐子破摔的样子。

  她也惹不起。

  ------题外话------

  你们人呢?

  ??????

  来来来,留言啊!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