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言情小说>医痞农女:山里汉子强势宠>目录>

第004章 倒了八辈子霉

第004章 倒了八辈子霉

小说:医痞农女:山里汉子强势宠作者:农家妞妞字数:2182更新时间:2018-12-24 07:02:17

  

  温崇正怎会听不出宋暖的言外之意,可家里除了这个也没有其他吃食了,她若是不吃,便只能饿着了。

  野菜裹腹,再正常不过了。

  “家里有没有别的可以吃的东西?实在不行,你给我下碗面,煮碗粥也行啊。”

  面对她惊讶的表情,温崇正稍有不耐,“五天前,最后一石大米给你家当了聘礼。”

  一石大米当聘礼?

  宋暖嘴角抽了抽,问:“你还是先跟我说说,你家的情况吧?”

  这到底是一个什么地方啊?

  宋暖好想啊啊叫几声。

  “你先把这个吃了,吃完再说。”温崇正也是固执的。

  宋暖一是拗不过他,二是真的饿了,只好将一碗野菜吃完。

  真的很难吃,她以为只是没油,结果连盐都没有。

  “我吃完了,你说吧。”

  温崇正点了点头,手里拿着碗,简单的讲了下两人成亲前后这段时间的事。宋暖越听越不是滋味,最后暴跳而起。

  “你说一石大米他们就把我给嫁了?”

  说嫁都是客气了,这简直就是拿她换了一石大米。

  “还有一两银子。”温崇正凉凉的补充道:“我家也就那点家当了。现在一清二白,还有几天就秋收了,想吃粥等那时吧。”

  宋家那副贪婪的嘴脸又浮现在他的脑海里。

  以前宋暖与温晗订亲,已经收了不少好处,不过那时温老太爷还在,家里情况好很多。现在与那时,真的没法比。

  不过娶宋暖是他自己提出的,就冲这一点,他也会尽力护住宋暖。

  “你现在好些了没有?”

  宋暖不吱声,脑海里全是一石大米和一两银子。

  她严重受打击了,不是因为嫁给了温崇正这个病猫,而是因为家里人对她的态度。这简直就没把她当亲人看待,为了这点东西就卖了她。

  “你没事吧?”

  “我要静静!你别管我,我自己躺会儿就好了。”宋暖上床,又钻进了被窝里。

  不行!她得捋捋,思绪好乱。

  ……

  第三天。

  宋暖终于在房里呆不住了,这两天吃野菜都吃到嘴巴起白点了。

  出了房门,她四下转了转,熟悉一下温家。

  正面一排房间,她数了数,有四间,中间是大厅,东西两边一排各四间,中间是院子,厨房在东面靠院墙的位置。

  青砖瓦屋瞧着并不是十分寒酸,隐隐还有种大户人家的感觉,可她知道,这个家是真的穷。

  这两天的病号饭,便能看得出来。

  “哟……新媳妇起床了啊?”李氏从屋里出来,上下打量着宋暖,瞧着她气色不错,怪声怪气的道:“这新媳妇可真是让我大开眼界啊。人家新进门,那是抢着做事,你倒好,打人,还敢装病躺床上享福呢。”

  李氏想到前两天在宋暖这里没讨到好,又吃了苦头,心里就有气。

  那天温老太不仅没有站在他们母子这边,她还被骂了一通。想想心里就气得不轻,恨不得将宋暖给撕了。

  这李氏还真是阴魂不散,一天不找茬大概就浑身难受。

  宋暖出房门前告诉自己,只要对方不过分,她就给温崇正一个面子。

  “娘,你在跟谁说话呢?”温月娥从房里出来,瞧着宋暖身上穿着温崇正的短褐,不由动怒,“宋暖,你为什么穿我二哥的衣服?”

  温崇正在这家孙子辈中排行老二,但他实际上是温老太的外孙,自小失亲,长在温老太膝下。

  真正算起来,他与温月娥是表亲。

  这衣服是她缝的,虽然不好看,但她被针刺到手指都肿了。

  “我是他媳妇,他的不就是我的吗?”宋暖瞧着温月娥一副要吃了她的样子,忍不住呛她。

  这丫头对她有很大的敌意。

  来自情敌的敌意。

  她就穿着一套旧衣服嫁过来,被拿去洗了,没衣服穿,又要出门,便在衣柜里找了温崇正的一套短褐。

  她个子才到温崇正肩膀,衣服太长,她衣袖、裤脚都挽了几圈,这才堪堪的套在身上。

  温月娥被刺激了,瞪了她一眼,“不要脸的小狐狸精。”

  宋暖一听,笑了。

  这话有意思,自己是明媒正娶,又拜过堂的新媳妇,为什么被她说成狐狸精?明显这丫头喜欢温崇正啊。

  宋暖眯了眯眼,笑道:“我瞧着你挺像的。”

  温月娥怔愣了下,一时没会意过来。

  直到宋暖进了柴屋,她才恍然大悟。温月娥嗷了一声,冲进柴屋里,随手拿了木棍就朝宋暖打去。

  “死狐狸精,你敢骂我?”

  宋暖将大竹筐丢了过去,正好套在温月娥头上,一时挡了视线,脚不知被什么拌了一下,砰的一声摔在地上。

  嘴角轻勾,宋暖冷笑一声。

  还敢背后偷袭她。

  真是不自量力。

  李氏在外面听到巨大声响,连忙在外面询问,“月娥,出什么事了?”

  “娘,宋暖要杀我啊,你快来救我。”温月娥双手捶地,干脆趴在地上哭天喊地。

  李氏冲进来,见状,立刻大骂,“宋暖,你个小杂种,你敢打我女儿?前面的账,咱们还没清算呢,今天正好新账旧账一起算,老娘今天打死你。”

  温月娥坐起来,拿开竹筐,哭着怒指宋暖,“娘,宋暖一定是恨大哥退了亲,所以拿我撒气。呜呜呜……娘,我全身都被她打疼了。”

  恨她大哥退了亲?

  什么玩意儿?

  宋暖狠狠的皱起眉头,李氏抡起锄头冲过来,她连忙收回杂念,抄了木棍,一边躲一边打李氏的大腿根。

  咝……

  李氏被打得上窜下跳,痛得直抽冷气。

  宋暖前世是军医,为了随军,从小就学习各种格斗术,一身本事也不是闹着玩儿的。一个农妇想在她身上讨便宜,这不太可能。只是现在这身子太弱,也不敢往明眼的地方打,便挑着不好说的位置打。

  砰的一声,锄头抡下去,在地上砸了个坑。

  李氏恶狠狠的道:“月娥,快起来!今天咱们就收拾了这个小杂种。幸好你大哥退了亲,不然娶这么个玩意儿入门,我倒了八辈子霉。”

  宋暖听着她一口一个小杂种,眼睛都冒绿光了。

  前世她是私生女,进组织前,没少被人戳脊梁骨。

  “哦,好。”温月娥爬起来,找了扁担,母女二人将宋暖往墙角赶。外面有人回来了,宋暖耳尖听到了。

  她眸子轻转,一边往温月娥腿根打去,一边抱头钻着空子往外跑,“啊啊啊……不要打我,不要打我!”

  李氏一怔,恼了,举着锄头就追出去。

  ------题外话------

  留言啊留言,等你们啊。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