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言情小说>医痞农女:山里汉子强势宠>目录>

第001章 调戏

第001章 调戏

小说:医痞农女:山里汉子强势宠作者:农家妞妞字数:2239更新时间:2018-12-24 07:02:13

  

  胸口一片清凉,躁热的身子得到了一点安慰,突然,那股清凉没了。宋暖在浑噩中伸手抓住那清凉,用力扯着往自己胸口按去。

  感觉有什么东西僵住了,宋暖却是不理,小手不停的往清凉处钻。

  清凉变得越发滚烫了,宋暖皱眉,有些嫌弃,抬腿用力踢了出去。

  砰……

  好像是什么东西砸在地上了?

  想睁眼看看,可是脑袋很沉,身体好像不受自己控制。

  宋暖在梦里挣扎着,忽然感觉自己被一块火炭压住了,滚烫的,沉重的。

  宋暖被热的出了一身汗,身上的重压叫她有些喘不过气,猛然就醒了过来。

  她微睁开双眼,触及一张完全陌生的脸庞,她立刻瞪大双眼,停了几秒,扭头看向房里的摆设,顿时傻眼了。

  这是什么地方?压着自己的小子又是谁?

  她记得自己是去研究院取样品,然后……然后呢?

  脑子里一片空白。

  她想不起来了。

  记忆一下子就跳到了此刻,头很痛,身子很热。

  青砖瓦房,她被一名身着里衣的陌生少年压在床上。

  硬挺的鼻梁,刀刻般的眉峰,五官虽有些稚嫩,却是不容忽视的帅气。尤其那一双眼,更是深邃的叫人移不开眼。

  宋暖眯了眯眼,趁他恍神,从被子里抽手出来,勾在他的脖颈上,“小弟弟,你压着姐姐做什么?如果你不懂的话,姐姐教你如何?”

  “教我?”温崇正一时愣了,没懂她的意思。

  她是发热烧坏了脑子吗?

  怎么变成姐姐了?这丫头明明比他小四岁啊。

  “你这么紧紧的压着我呢?难道不是想做些什么吗?”

  喉咙又干又痛,宋暖舔了舔嘴唇。

  被口水润泽过的唇更红艳,也更迷人了……

  温崇正瞧着,顿时面红耳赤,斥道,“小姑娘家家的,你想哪儿去了!”

  这女人生病了,喝了药却不老实睡觉,总是踢被子,为了让她好好发汗,他这才不得已用身子压着她。哪像她说的那般,是有什么企图。

  “姑娘又怎么了?看见帅气的小弟弟,难道还不能主动点?”宋暖可不听他的,难得遇上这么个又帅又嫩的小鲜肉,不调戏一下才是对不住自己呢。

  她这说的都是什么浑话!

  温崇正有点恼怒,可听着她言语间好像又是在夸赞自己,不由得有些心猿意马,手劲不自觉就松了些,“你……你想做什么?”

  “教你啊!”倏地,宋暖眸光一紧,勾在他脖子上的手用力一压,身子一个旋转她就将温崇正压在身下,两人的位置瞬间调了了个。

  因为刚刚的动作,她脖颈里挂着的一枚莹润的白色玉佩露了出来,落在她胸前,圆圆的,色泽光润,看起来很是不一般。

  宋暖自是没注意到,温崇正却是盯着那枚玉佩,好看的眉峰紧紧皱着。

  她怎么会有这块玉佩?

  跟他胸口的一模一样。

  待他反应过来的时候,她的一张小嘴已经凑了过来,几乎就要落在他的唇上。

  虽说两人已经拜堂成亲,可这亲吻,却是从未有过的。

  “崇正,暖暖醒过来了?”

  房门被人推开,两人齐唰唰的朝门口看去,温老太一脚跨进房门,定睛一看,立刻哎哟一声,急急闪身出去,“那个……崇正,你悠着点,暖暖病了几天,这才醒过来,你温柔一点啊。”

  温老太关上房门,一边回房,一边自言自语,“年轻就是好啊,这体力恢复得真快。”

  这话飘进了房中二人的耳中,两人面面相觑。

  什么跟什么啊?

  轰……温崇正脸红了。

  宋暖的脸色却是突然的煞白,张了张嘴,问:“你叫崇正?”

  这时,她才反应过来,不仅这房子古香古色,身上那少年也是束着发,方才那老人也是一身古装打扮。

  什么情况?不可能吧?

  宋暖被自己脑海里掠过的猜测给吓了一跳,不待温崇正回答,她又急声问:“现在是哪年哪月?什么地方?”

  “召元帝十年,三月,这里是楚国的衡城,秦县,大石镇,高山村。”温崇正看着她焦急的神色,眉头越皱越紧,心也开始不安,“宋暖,你在玩什么把戏?”

  “我叫宋暖?”

  “……”闻言,温崇正无语了,这女人莫不是在装疯?

  “这里是你婆家,我是你的夫君,咱们昨天成的亲。成亲当天你受了伤,现在还病着呢,还有什么要问的吗?”

  婆家,成亲,夫君,生病?

  短短的几句话,可信息量太大了。

  宋暖努力回想,可是一点记忆都没有,头却是越来越痛了。

  “我……我好像什么都忘记了!”宋暖说完,一阵剧痛传来,她两眼一闭又晕了过去。

  这一睡就睡了很久,迷迷糊糊中,听到了吵架的声音。

  “这小贱种明明病好了,居然还睡着偷懒!”李氏嗓门尖利,“昨儿还能打人,今儿怎么就装金贵了?”

  “这里是我新房,不是你随便能吵闹的地方。大伯娘,适可而止。”

  宋暖模糊间听到男子清冷的警告。

  什么情况?就不能让她好好睡个觉吗?

  她艰难的睁开双眼,眼前人影晃动,温崇正背对着她护在床前,李氏站在对面。

  对立关系很明显。

  “装什么装!还不赶紧起来干活儿!”李氏扯着嗓门朝里喊,“别想就这么躲过去了!”

  “大伯娘,你再不出去莫怪我不客气了!”

  “还敢跟我叫板了?小野种,我今天不收拾你,你眼里还真没我这个大伯娘了。”李氏用头撞向温崇正,温崇正一个错身避开了,只听砰的一声,李氏的头磕在床沿上,血流出来。

  “小野种,你是找打!”李氏嗷了一声,又扑上去。

  宋暖已经好了一些,虽是弄不清楚这是怎么一回事,但还是能感觉得到温崇正的维护。

  她一个鲤鱼打挺,从床上往下跳,一个凌空侧踢就将李氏踢了出去。

  砰砰两声,李氏落地时,宋暖也摔在了地上。

  她本就全身痛,这会儿更是痛得牙齿都打颤了。

  靠!太丢脸了!一个凌空侧踢居然把自己也砸地上了。

  那么多年的格斗散打简直白学了!

  宋暖咬牙站起来,脸上一片冷肃,双目淬冰,令人一见如同寒风袭人,一股寒意只逼心头。

  房间里静悄悄的,两人都被震惊了。

  刚才那个是软包子宋暖吗?

  “滚!”宋暖冷冷的吐出一个字。

  李氏顿时一个哆嗦,吓的想转身就跑,可转念一想,又一手捂着额头,一手指着宋暖,“小贱种,你是无法无天了吧?眼里可还有长辈?”

  ------题外话------

  两年了,你们的妞妞又回来了!

  亲们,快来宠我爱我吧!

  么么哒。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