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言情小说>巨星来了>目录>

第822章 信心比黄金更重要

第822章 信心比黄金更重要

小说:巨星来了作者:念笯娇字数:4233更新时间:2018-12-22 08:49:51

  

  全本言情小说 ,巨星来了

  听到陈子昂的话,刘玉能一愣。

  什么意思?

  他摸不准陈子昂话里的意思。

  这半年,给家里打工,刘玉能是诸多不顺,感觉比在外面打工还累。

  但之前自己混得不行,跑回家里。

  没好机会,他现在也不知道跑哪去。

  乱跑父母肯定不答应,说不定又会把他骂得狗血淋头。

  在教育子女方面,刘玉能父母显然不太会。

  两老只懂得赚钱,怎么赚更多的钱。

  “先坐先坐。”陈子昂没等刘玉能回话,让大家入座,询问道:“你们点菜了吗?”

  “哈哈,就等你呢,买单的没到,我们怎么可能先点菜?”代帅给陈子昂倒茶,边倒边问道:“陪家里那两个小可爱,很忙吧?”

  他知道陈子昂和关彤彤的孩子放临安这里,倒不知道可儿的存在。

  陈子昂有次回临安,阳阳和囡囡正好在陈家,邀请代帅和余温过来见了两小家伙一次。

  自从陈子昂和关彤彤确定关系后,关父关母跟代父代母渐渐疏远。

  反倒宁晓佳自从和关妮儿、陈子昂一起开辟院线后,关系还挺亲近的。

  “两个小家伙,都漂亮得不得了,现在更长开了吧。”余温也笑着说道。

  王蒙达和刘玉能想插几句,但不知道怎么开口,陪笑着。

  没办法,高中的时候,陈子昂和代帅、余温关系最好。

  王蒙达和刘玉能还融入不了他们三人组。

  高中毕业后,更是没联系了。

  现在聚一块,一下不知道聊什么好。

  两人只是一脸羡慕。

  陈子昂混得最好,还是靠他自己的。

  代帅则是投胎技术好。

  余温也不错,计算机专业,刚毕业入职石子峰科技就年薪十几万,现在都快翻倍了。

  刘玉能跑车那么辛苦,都没余温挣的一半多。

  王蒙达虽然演电影了,但人不出名,片酬少得可怜。

  杜雁翎的那部电影,大几百万的投资,那么多演员,就没有一个片酬上二十万的。

  多是几百块钱片酬的群众演员。

  王蒙达戏份挺多,但几个月下来,也就拿了几万。

  几万已经算是挺多了。

  以前他跑龙套的时候,一天一两百。

  还经常接不到活儿。

  “点菜点菜,点完再聊。”陈子昂让大家扫二维码的扫二维码,看菜谱的看菜谱:“至少一人点一份,不能说随意啊。”

  “别跟他客气,这家伙现在壕得很。”代帅现在不会跟高中那样跟陈子昂抢着买单了。

  陈子昂光是院线那边,就挣了很多钱。

  宁晓佳跟代帅聊过三家合股开的院线的一些营收。

  挣得最多的是陈子昂。

  其次才是代家。

  关妮儿拿得最少。

  “对,我得多宰宰,点一份不行,两份都嫌少。”余温也不客气,连点两份。

  代帅更不客气,点了三个。

  王蒙达和刘玉能还是有些客气了,就只点一份,还是不贵的。

  陈子昂最后点了两份大菜和一份汤。

  五人九个菜,一个汤。

  九九归一。

  难得一聚,九个菜中有两个大菜,五人肯定是吃不完的,浪费就浪费点。

  “喝点酒吧?”点完菜,代帅看着大家询问道。

  王蒙达和刘玉能也看着大家,没出声。

  “喝点。”陈子昂发话。

  五人中,以陈子昂为首。

  眼见王蒙达和刘玉能这边,尤其是刘玉能比较沉默,陈子昂时不时找他们说话。

  大家说着这几年的事。

  酒菜上桌后,一杯下肚,王蒙达的话开始多了起来。

  说着比如在横店的时候,他跟很多没什么学历的带着明星梦的小姑娘往来过。

  他人虽然长得不怎么样,但在那个时候是人生巅峰,睡了好几个长得不错的小姑娘,还是不用负责任的那种。

  跟男人进传销窝,随便睡里面的女人似的。

  “子昂,你起步高,是没见过底层那些带着明星梦的小年轻。跟你说,是真的……一言难尽。”王蒙达跟陈子昂说群演里的故事。

  “白睡那么多小姑娘,还卖乖啊。”代帅笑道。

  陈子昂微笑不语。

  前世他也是那样混过来的。

  外人低估了有明星梦的人的“底线”。

  有钱有势有人脉的,倒还好,不用委屈自己。

  没后台,靠自己爬上去,那艰辛就无处说了。

  有的女人聪明,知道自己最大的优势。

  很多时候,不是导演什么的想要潜规则,反倒是那些想爬上去的漂亮女孩想。

  田晓生和郝健选角的时候,就碰到过不少。

  两人和陈子昂等几个聚一块聊天的时候,会聊一些。

  至于他们有没有睡过哪个漂亮女孩,陈子昂不会过问,他们也不会说。

  陈子昂只叮嘱好了,别整出事。

  意思就是,别睡了人家,好处也没给。

  那是交易。

  既然交易,就要遵从“契约”。

  圈内就有不少穿上裤子就不认人的。

  而那些被占便宜的女孩想要继续混下去,就只能忍气吞声,白给睡了。

  对方要是帅,让她们也爽了,那就不算吃亏。

  “大能,告诉你,来这个圈子,别的不说,靓女多。混得好点,那真是……漂亮女人随便你睡。”王蒙达搂着刘玉能肩膀吹嘘。

  陈子昂眉头一皱:“老王,你喝多了!”

  看到陈子昂的眼神,王蒙达一个激灵,连忙赔笑道:“子昂,我就说说,过过嘴瘾,没那么夸张。”

  “看来以后你得少喝点酒。”陈子昂有些不悦。

  王蒙达已经是伯玉娱乐的艺人了,从底层混上来的,将来可能会走两个极端。

  一个是无所顾忌。

  一个是珍惜来之不易的平台。

  王蒙达吓出一身冷汗,不敢再多嘴。

  他才起步,还不知道将来怎么样。

  要是现在被陈子昂打入冷宫,演艺事业就到头了。

  “继续保持以前的谦逊和态度,别毁了自己。人品不行的艺人,公司是不会捧你的。”陈子昂说道。

  代帅也对王蒙达出声道:“有些事,烂在心里最好,不要说出来,免得别人觉得你不行。”

  刘玉能也训斥王蒙达:“老王,你太得意忘形了。好好珍惜这个机会,别给子昂添乱。你是伯玉娱乐的艺人,言行一定程度上代表伯玉娱乐。”

  陈子昂暗暗点头,刘玉能被生活磨砺得比较沉稳。

  王蒙达比较浮躁,没怎么沉淀。

  “大能,有没有兴趣跟师傅,进剧组。”陈子昂忽然对刘玉能问道。

  刘玉能被问了个措手不及。

  有兴趣!

  怎么可能没兴趣?

  他今天不出车,不顾父母的打骂跑来,不就是为了能有机会跟陈子昂说这事吗?

  “我……有的。”到最后,刘玉能激动得只能憋出这三个字来。

  陈子昂笑道:“我听老王说,你父母对你管教很严,他们会同意你干这个吗?”

  刘玉能眼神有些黯淡,肯定不同意了。

  在父母看来,那是不务正业。

  哪有跑车的工作稳定,虽然辛苦了点,但脚踏实地。

  “年轻,还是得出去闯闯的。”刘玉能笑道,意思家里反对也没用。

  只要不饿死,他就打算不回家。

  陈子昂点头,开始和刘玉能探讨摄影、电影。

  刘玉能大学四年喜欢拍东西,人,景,故事……

  他还带来一些自己制作的视频。

  陈子昂凑过去一起欣赏。

  看了几段后,陈子昂笑道:“学院派注重构图光线层次表现手法,你这非学院派,更多的是情绪的表达啊。”

  刘玉能有些尴尬,其实他都不太清楚这些,都是按自己的喜好来拍东西的。

  陈子昂解释道:“学院派拍的片子更注重构图、用光和主题。非学院派更注重自己看着舒服,不如学院派拍出来的严谨,倒不能说谁厉害。学院派拍影视作品,多比较有艺术氛围……”

  刘玉能这才松了口气。

  陈子昂继续说道:“理论知识也挺重要的,摄影史、色彩等,学了之后,人的品味会慢慢提高上去。建议你平时不要光只顾自己的想法,手头上有几本摄影方面的书很重要。学无止境,要想在这领域发展,就得多看些专业书。江郎还会才尽呢,何况我们这些普通人。”

  这话一出,他周围几人感觉很扎心。

  连代帅都觉得扎心。

  余温这个清华毕业的高材生也无语。

  说我们是普通人没什么,连你也划到我们这边来,几个意思。

  “咳,谦虚过头就是装逼了啊。”代帅忍不住说道。

  自从知道关彤彤跟了陈子昂之后,代帅就对陈子昂佩服得不行。

  再看后来陈子昂搞出来的项目和公司、成就,他不服都不行。

  “我真是普通人,就是运气好一点而已。”陈子昂解释道。

  代帅不干了:“我妈那么傲气的人,都对你赞不绝口。经常拿来镇压我,你还好意思?我告诉你,我现在生活里的全部阴影,都是来自你。回到家,一和我妈聊天,她动不动就把你搬出来,说你哪里厉害,哪里棒……可把我郁闷坏了。”

  “咳,不说了不说了,喝酒喝酒。”陈子昂举杯。

  大家立刻举杯。

  王蒙达偷瞄了陈子昂一眼,不敢再一口喝光。

  放下酒杯后,陈子昂又继续跟刘玉能聊摄影、电影的事。

  刘玉能对电影圈还挺关注的,能跟陈子昂聊很多。

  聊一阵子后,陈子昂试探出来了,刘玉能对文艺片不太感冒。

  文艺电影,多是学院派的导演们整出来的。

  那些人心中有自己想表达的东西,都想名流青史。

  都想留下诸如前世《阿甘正传》、《肖申克的救赎》、《辛德勒名单》等经典名作。

  刘玉能很实在,就想拍出让人爽快的商业大片。

  “文艺片是不太好拍,上头还卡得厉害。正好时期不对,那就更倒霉了。”陈子昂自己也不太愿意拍那种片子。

  《我不是大英雄》当初也不是一点阻碍都没有,要不是背后有关家,他都不会去拍。

  怕真放不出来。

  还好最后审核过了,他不用找老婆家帮忙。

  拍文艺片,涉及敏感题材很危险。

  像前世,在中国史上能留下浓重笔墨的两部经典文艺电影,一开始就都被禁了。

  只是第一部拿奖以后,总设计师看了,觉得还不错,特许上映。

  总设计师是很反感那十年,毕竟他在当时也是受害者。

  他曾经很明确的对国外友人说过:那是一场灾难。

  但他觉得,可以借着电影宣染灾难的沉重性,给自己给组织给世人提个醒。

  可是第二部电影却不一样,哪壶不开提哪壶,用坊间流传的话来说就是,有领导看完以后说,为什么主人公在1949年之前,各个时期都活得下去,怎么到了新中国就活不下去了?

  然后就被禁了,直到好些年后才解禁。

  很多人为第二部电影的导演鸣不平,觉得这部电影被禁很可惜。

  但陈子昂看了却觉得,就应该禁掉。

  九十年代初,欧洲刚刚巨变完,中国的形式很不乐观,以美国为首的国家对中国实施禁运、制裁。

  1993年还发生了银河号事件,国内经济那是乱像横生,非法融资的骗局,四大国有银行坏帐率达到20%,还有国企倒闭、工人大面积下岗……

  国内外反动势力在蠢蠢欲动。湾湾的李老头当时就到处宣扬,中国将要分裂成七块之类的。

  内外交困,在这种情况下,第二部电影说的好听一点是反思,说难听一点就是,拍出这样的电影,是想表达什么?

  是反对社会主义,为旧社会招魂,还是在讽刺党的执政能力?

  这种电影,在当时的环境下,就必须被禁掉。

  因为这时需要的是全国上下一心、同舟共济,需要的是自力更生、干翻美帝制裁的信心。

  那时候央视不停轮播刘欢的《从头再来》,要的就是那种“心若在、梦就在,大不了从头再来的信心”。

  聊着聊着,代帅忽然笑道:“子昂老婆家是红色家族,他耳濡目染,很有正义感的。”

  陈子昂笑道:“必须啊,我就很支持最近新华社矛头直指自媒体,痛批那些居心叵测的经济形式预测专家,骂他们像黄口小儿一般唱衰中国经济,渲染焦虑恐慌情绪。好爽!在这种贸易战、金融战里面,双方都是咬着牙在撑着。这个时候,信心比黄金更重要。但凡是扰乱民众信心的,就得清理掉。”

  余温很赞成:“信心现在真的比黄金重要。全国都在咬牙撑着,那些伪经济学家却只会在这个时候拖后腿,令人泄气,他们除了制造恐慌,对于我们的经济没有任何帮助,只会打击全国人民的信心。通篇撤资,观望,逃离,仿佛失去美国市场,我们中国就完蛋。没有一个字说失去美国,我们还可以找新市场的勇气。”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