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言情小说>巨星来了>目录>

第818章 我没有鞋,我叫苦连天,直到有一天,我看到一个连脚都没有的人

第818章 我没有鞋,我叫苦连天,直到有一天,我看到一个连脚都没有的人

小说:巨星来了作者:念笯娇字数:4062更新时间:2018-12-22 08:49:47

  

  全本言情小说 ,巨星来了

  喝了足足三壶关丹丹泡的茶,双方才停下来。

  而后,方旭东请李台长他们出去吃饭。

  双方已经达成初步协议,明天再具体探讨合作细节。

  陈子昂找了个托词,和关丹丹没跟着去吃饭。

  李台长一方也没觉得有什么不妥。

  方旭东才是负责伯玉制作的老大。

  陈子昂是大老板,大忙人,手中不止伯玉制作一个部门。

  其实伯玉制作已经可以当成一个公司来运转,规模有小几百号人呢。

  “问问妮儿姐,她在哪疯呢,要不要一起吃午饭?”方旭东他们走后,陈子昂对关丹丹说道。

  关丹丹连忙给关妮儿打电话。

  这个时期,她不会嫌弃关妮儿过来会打扰她和陈子昂独处。

  “妮儿姐,在哪呢,等下一起吃午饭吗?”打通电话,关丹丹问道。

  “正在约会呢,在王府井这边逛,你在哪?”关妮儿询问关丹丹。

  “我们不在那边,有点远,你还过来不?”关丹丹告诉关妮儿大体位置。

  “你们?你和子昂在一起呀?”关妮儿惊喜道。

  “对呀!”关丹丹笑嘻嘻道:“来不来?”

  顿时,那边有个陌生的女声喊道:“妮儿,黄金子昂在哪,我们过去!”

  “子昂,你的粉丝。”关丹丹笑着对陈子昂说道,然后告诉关妮儿具体地点,让关妮儿过来。

  陈子昂不太想跟陌生人接触,等关丹丹挂完电话,有些担忧道:“要不你们自己吃,我不凑热闹了。”

  “不行,要多接触点人。”关丹丹打开手机,指着短信说道:“大姐都让我多带你逛逛街,别焖家里。”

  “我又没病!”陈子昂觉得关丹丹把他当病人来看待了,老婆也是。

  “不管!”关丹丹不答应。

  中午,她不但带陈子昂跟关妮儿她们吃饭,吃完还一起去逛街。

  当然,逛街的时候陈子昂一直戴着口罩。

  关妮儿她们逛的时候,总会有一个人陪在他身边,跟他说话。

  关妮儿的朋友倒看不出来陈子昂状态不好。

  在外人面前,他就像个演员,表现得很自然。

  关丹丹却觉得平静下暗藏汹涌,忍不住给关彤彤打电话:“你们怎么回事,子昂的病好像越来越严重了!”

  关彤彤准备登机回来,有些紧张问道:“有你陪着,他怎么还越来越严重了?”

  关丹丹冷哼道:“我又不是他老婆,他老婆都没办法,我能有什么办法!”

  “我回去再说。”关彤彤也发愁,她产前产后倒没什么抑郁,反倒把老公抑郁了。

  想想产前自己把他折腾得也够过分的,产后更是让他大半年见不到孩子。

  给姐姐打完电话,关丹丹又给小姑打。

  “子昂现在表面上越没事,甚至比以前做得更好,就越表明他病得不轻。你们不要他就早说,有人要!”小妮子很生气。

  小姑那边她不太清楚,但大姐这边,她一直看在眼里。

  自从怀孕后,大姐就对陈子昂很不好,经常乱发脾气。

  在她看来,现在这样,大姐那是该!

  小姑那边,想想也是该。

  都对陈子昂不好。

  大姐更是,周末从不让老公跟她一起回去看孩子。

  陈子昂不拍戏期间,只有周末才有空的啊。

  他平时也要去公司上班。

  那么大一个公司,又不只做拍戏,他还有很多工作要做。

  逛了一下午,陈子昂和关丹丹、关妮儿回燕郊小院。

  他们比关彤彤还早到家。

  到家后,关丹丹和关妮儿没一会儿就发现。

  陈子昂不见了。

  打他电话,发现他手机放客厅里。

  关丹丹拿着他手机就哭。

  关妮儿看着也有些难受。

  如果关彤彤不说的话,她也不认真观察,还真看不出陈子昂状态出问题。

  昨晚一晚,加上今天半天,她真感觉到陈子昂有问题了。

  此时的陈子昂,一个人走在小区里面。

  燕郊小院,很多别墅都是独栋的。

  绿化得非常好,每栋别墅也都在阳台或院子里种上花花草草。

  小区格外安静,即便是大白天。

  此时的陈子昂有些享受这样的安宁。

  有时他很喜欢自己一个人,什么也不想,或者什么都可以想。

  有时一个人,他又觉得空间冰冷到让人绝望。

  走着走着,陈子昂抬起头来。

  他散步本来没什么目的,但现在居然走到了关馨馨的别墅外面。

  这栋别墅,很久没住人了。

  自从去年夏天,关馨馨去临安上任后,他印象中,关馨馨就没回来住过。

  总有一些人和事,或者说是一段时光,终究会远去。

  虽然没住人,但院子里打理得井井有条,跟住着人一样。

  花花草草,皆长得很健康茁壮。

  透过院门,透过窗户,陈子昂仿佛能看到关馨馨在里面忙碌的身影。

  怀念的,已经不是现在的人。

  而是过去的时光,和时光里的人,及故事。

  陈子昂有些迷惘,在院门口坐下来,背靠墙壁。

  不知道坐了多久,天色黯淡下来。

  路灯亮起。

  灯越来越亮,表明天色越来越晚。

  趴着膝盖,陈子昂有些昏昏沉沉的。

  似乎自己不是自己了,脑海里闪过许多陌生却又有些熟悉的身影。

  迷迷糊糊中,他像是坐在公交车上。

  公交车行驶在荒芜的效区公路上,外面瓢泼大雨。

  快到站了。

  公交车上的陈子昂忽然惊慌起来,他没有雨伞。

  下车后怎么办?

  记得公交站只有光秃秃的一个站牌,亭子没有,长凳没有,什么都没有。

  公交车挡风玻璃那里,雨刷疯狂刷着,以便司机看清路况。

  滂沱大雨中,陈子昂看到前方昏黄的路灯下,公交站牌旁,有两道瘦弱的身影。

  大的那个,站在那里,低着头,硕大的雨伞搭在她头顶上,她腰间还倚着另一把未打开的长杆雨伞。

  她背上,背着一个更弱小的身影。

  估计小人儿才两三岁,穿着雨衣,趴在她背上。

  陈子昂想看清站牌下的那两个小女孩,公交车突然一个紧急刹车。

  然后,陈子昂醒了。

  他猛然间抬起头。

  不远处路上,有一道丽影朝他这边走来。

  对方一直走到他面前,然后蹲下来。

  “老公,妮儿姐和丹丹今晚做的饭,咱回去吃吧。”关彤彤带着商量的语气,面带讨好的笑。

  “嗯。”陈子昂起身,一瘸一拐,扶着关彤彤走回去。

  脚麻了。

  “对不起!”走着走着,陈子昂忽然低着头说道。

  关彤彤挽着他手臂,轻声说道:“下周我们一起去看囡囡和阳阳,还有可儿,好不好?”

  陈子昂有些呆滞,继续走路。

  关彤彤一直看着陈子昂脸色,发现陈子昂不是那么热切,连忙说道:“他们现在更懂事了,会问爸爸去哪儿了,什么时候回家。”

  陈子昂终于露出一丝笑容:“我以为他们都想不起来还有个爸爸呢。”

  关彤彤神色一滞,脑袋靠在陈子昂肩膀上:“怎么会?要不,我们把他们接回来住吧?”

  陈子昂停下来,看着老婆问道:“那你还去津门吗?”

  关彤彤不敢跟陈子昂对视,低着头不说话。

  表示默认了。

  陈子昂忽然有种想哭的冲动。

  “这还是一个家吗?”他说话声音都变了:“当初,我不顾我妈的反对,跑来幽州……她不知道哭了多少个夜晚。从小到大,她还从来没有超过一周见不到我,我也从来没那样过。现在……临安的家,快没了。这里,也没一个完整的家。我起早贪黑,求的是什么?我不求有多风光,也不求有多少人对我好……”

  “对不起……”关彤彤听一半就开始哭起来。

  陈子昂最后也忍不住边说边掉泪。

  家家有本难念的经。

  我没有鞋,我叫苦连天,直到有一天,我看到一个连脚都没有的人。

  陈子昂也喝过这个心灵鸡汤。

  但久而久之,凡心蒙尘,一时无解。

  最近他都不敢跟关天羽通话了,怕自己教不好他。

  发泄一阵子后。

  陈子昂感觉好多了,老婆还在哭,他不由得抱住她。

  不再说话。

  两口子默默走回家。

  临到家门口,陈子昂借着路灯的光,拿纸巾给老婆擦脸擦眼睛。

  老婆眨着眼睛,眼睫毛一闪一闪,看着他。

  “还是那么漂亮!”陈子昂忽然笑着说道。

  “那你还喜欢吗?”关彤彤眼中闪着光,很期待。

  陈子昂点头:“当然了,只是有时工作生活有点累,见到的碰到的人和事,影响自己的心情和心态,就会对你不好。然后事后会自责,觉得生而为人,我很抱歉。来来去去,自己越想越多,想着想着,就会钻牛角尖。”

  “以后有什么跟我说好么,别自己憋着,会憋坏的。”关彤彤央求道。

  陈子昂一只手捧着她的脸,一只手拿纸巾继续给她擦脸上的泪痕,“嗯”了一声:“眼睛真迷人!”

  关彤彤娇颜立刻绽放笑容,在夜晚路灯橘黄的光下,美得惊心动魄。

  “你眼中有春与秋,胜过我见过爱过的所有山川与河流。”陈子昂终于忍不住夸赞道。

  关彤彤像是回到了和陈子昂初恋那时,一脸娇羞。

  家里。

  关妮儿和关丹丹等好久才等到陈子昂和关彤彤一起回来。

  虽然看到两口子眼睛都红红的,但她们也没问。

  关丹丹只是脸色一沉,但转瞬即逝。

  “吃饭啦。”她笑嘻嘻招呼大家上桌。

  关妮儿没吱声。

  不过她也知道,关彤彤这个堂妹身上肩负的责任,注定了会让陈子昂很委屈。

  在关妮儿这些女孩子看来,男人做错点事,没什么大不了的。

  自己给不了,就别那么抱怨。

  看现在,把老公整出抑郁来了。

  何必呢。

  关彤彤要是别那么忙事业,多跟一些富家子女接触,不用经历,耳濡目染下,陈子昂那些事都不是事。

  只要顾家,对老婆孩子好,外面怎么花天酒地,在他们这个圈子内,都是一等一的好男人。

  “这桌饭,是你们两个掌勺的?”陈子昂没去洗手,先到饭桌旁瞅了瞅。

  关妮儿和关丹丹眸光一闪。

  听陈子昂的声音,像是非常清澈。

  这两天,他的声音犹如被尘埃蒙蔽,带着疲惫。

  现在一扫而光。

  哭过就好了?

  两女不由得心中疑惑,悄悄看了看已经先去洗手的关彤彤。

  “这盘是我做的,这盘,还有这盘,也是我做的,我们都自己尝过了,应该还好吧。”关妮儿指着几盘菜,自信道:“我自己住的时候,没事也经常自己做饭。今天跟我们一起吃饭逛街的那个陈筱,吃过我做的饭,她说很不错呢。”

  等到开吃的时候,陈子昂也确定,关妮儿做饭可以。

  关丹丹那边做的菜油盐不差,味道倒也中规中矩。

  似乎看到陈子昂状态回归,一桌饭大家吃得很开心。

  入夜,洗完澡,陈子昂和关彤彤睡前又聊了一阵子。

  “去津门一年,然后就去浙省吗?”陈子昂跟关彤彤再次确认。

  “嗯,不变了。之前本来也是这样安排的。南门和冀州那边只是个参考。”关彤彤跟陈子昂保证。

  “那就好,我这边今年就能把部分业务转移到临安。以后除了拍戏,我就常住临安了。”陈子昂也跟关彤彤谈自己的计划。

  “嗯,下周一起去看孩子,你下周有空吗?”关彤彤再次主动问起。

  陈子昂想了想,说道:“应该可以,这周我要跟西班牙足协那边过来的摄影团队录部分世界杯宣传视频镜头。下个月初得去西班牙几天。”

  “要上台吗?”关彤彤靠在床头陈子昂怀里,抓着他手指玩。

  “对的,录完宣传视频,世界杯主题曲就正式出来了。到时候你也可以听听。”陈子昂手开始乱摸。

  关彤彤的身体,柔若无骨,光滑细腻,手感非常好。

  “真的有西班牙语嘛?”关彤彤呼吸开始有点不顺畅。

  “你也知道呀?”陈子昂笑道。

  “当然了,我……我又不是什么都不关注。”关彤彤有些喘气:“哪里学的西班牙语?”

  “花钱请人呗,只学一首歌,难度不大。”陈子昂撩啊撩,就不是不深入。

  关彤彤都被撩得吃不消了,也本能伸手乱摸老公。

  两人说着说着,就躺下去了。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