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言情小说>巨星来了>目录>

第816章 生得再平凡,也是限量版

第816章 生得再平凡,也是限量版

小说:巨星来了作者:念笯娇字数:4110更新时间:2018-12-22 08:49:46

  

  全本言情小说 ,巨星来了

  “丹丹周末不是经常回来住吗?”关妮儿不着痕迹笑起来,跟陈子昂去客厅里坐:“她还是挺闹腾的,有她在,家里不冷清。”

  关丹丹正从楼下上来,提着裙子。

  一回家她就急着上洗手间,上完才跑上来。

  她卧室没配备洗手间。

  二楼客厅虽然也有洗手间,但急着解手,她在一楼解决,才晚关妮儿一阵子上楼。

  “又说我什么坏话?”关丹丹上来后,又努力提了下裙子,似乎腰带不好使了。

  陈子昂有时虽然嫌弃这小妮子,但不得不说,周末关彤彤不在家,有她在挺有人气的。

  前世迈克尔杰克逊和玛丽莲梦露都渴望舞台,那是因为他们私底下很孤独,没安全感。

  陈子昂现在有些体会了。

  他从徐然演唱会舞台上下来,就觉得周围黑暗冰冷,有种心无处安放的感觉。

  以致回到家洗完澡后,他就迫不及待找老婆视频聊天。

  可已经有点晚了。

  老婆在那边带孩子,挺累人的。

  她都睡下了,陈子昂还赖了她好一阵子。

  而找别人聊天,陈子昂又不知道找谁。

  回家工作?

  陈子昂早不写小说了,剧本歌曲什么的,他最近看到就想吐,不想动。

  “没说你,子昂刚才又说我丑,还安慰我说:生得再平凡,也是限量版。”关妮儿嫌弃道。

  关丹丹笑嘻嘻走过来:“妮儿姐哪里平凡了,可漂亮了,限量版倒是真的。”

  “哟,最近挺会说话呀!”关妮儿夸了关丹丹一句,起身说道:“丹丹,我去洗澡,你睡衣或你大姐的睡衣帮我找一件。我以前放这里的睡衣,这么久,估计都有味道了,穿不了,明明洗洗。”

  “那穿我的吧。”关丹丹进自己房间,给关妮儿找睡衣。

  陈子昂本来想回屋睡觉,关妮儿看到他起身后,忙问道:“子昂,你要回去睡了吗?”

  “不是,我就回屋看看。”陈子昂想说是的,时间也不早了,但关妮儿难得过来一趟,不陪她聊聊天,不太好。

  不纯粹聊天,谈点院线的事也好啊。

  等陈子昂回房间关门后,关妮儿对拿睡衣出来的关丹丹小声问道:“子昂最近话多不多?”

  关丹丹不太明白什么意思,想了想说道:“还好吧,怎么了?”

  关妮儿沉思片刻,转身拿睡衣进浴室:“没什么,你要不要一起洗?”

  “我等会儿。”关丹丹等关妮儿进浴室后,跑去陈子昂房间。

  陈子昂倒没锁门,正站在窗帘拉开的窗边,呆呆看着后院。

  “子昂,你是不是不开心?”关丹丹跑过来,和陈子昂并肩看外面,手很自然挽着陈子昂手臂。

  陈子昂也没甩开,笑着说道:“怎么看出来我不开心了?”

  “因为你唱的歌呀。”关丹丹说道。

  “歌都是骗人的!”陈子昂说道。

  关丹丹皱起小眉头:“别以为我不知道,没那份心情,写不出那种歌词,没那种感情,唱不出那种声音来。”

  陈子昂微微点头:“真的长大了,懂得挺多的。”

  “早就长大了,你自己骗自己。”关丹丹有些不满。

  偷袭了一口后,小妮子连蹦带跳跑去跟关妮儿洗澡。

  陈子昂却是越来越忧虑。

  倒不是因为关丹丹。

  而是一路走来所有压力的积累造成的。

  一个人很难彻底去改变一个人。

  即便这个人是多么爱那个人。

  就如玛丽莲·梦露。

  她不是某个人造就的悲剧。

  前世,玛丽莲·梦露是全球巨星,可谓家喻户晓。

  她是全世界最性感的女神,魅力爆棚。

  直男们逃不过,权贵名流逃不过,甚至美国的肯尼迪总统也逃不过。

  可以这么说,梦露就是一个性感的符号。

  这个符号的定义是:一个迷人的尤物,一个销魂的明星,一颗行走的春药。

  但是,世人皆知她的妩媚,少有人知她的孤独。

  她曾对人说:“我总是很孤独,这就是为什么我那么喜欢电影。在电影里我可以完全忘掉自己。”

  导演约瑟夫·曼凯维奇也说,玛丽莲是世界上最孤独的人。

  “她总是独自一人。她是我认识的最孤独、最寂寞的人。这个女孩遭受孤独之苦,但是她不愿意融入人群,看起来她总是一副要独自逃走的样子。她不会交朋友,也不好交际。当我们在片场的时候,她却躲在酒店客房里。”

  她是一个失爱的孤儿。

  终生与恐惧为伍,一直焦虑,半生抑郁,最终以自杀的方式,离开这个繁华又冷漠的人世。

  她的悲剧,是从童年开始的。

  并不是某个人,或某段婚姻造就的。

  风华正茂时,她大红大紫,平均每周收到5000封求爱信。一位狂热追求她的土耳其人,因她不接受求爱而割腕自杀。

  可是,盛名之下,依然是一颗极其不安、极其匮乏的心。

  她一直希望有个男人爱她,她也全心全意爱着对方。

  可惜,这个男人,她一生都没遇到。

  这种100%的爱,她的丈夫们给不起,情人们更给不出。

  于是,梦露总是经历失望。

  她又缺乏经营爱的能力,无法让冲突变成养分。

  此后她听从本能,在一个接一个男人中来来回回,试图通过自己的魅力,通过情欲,来温暖自己的心。

  但这种方式,只会带来更频繁的失望。

  失望的叠加,逐渐压垮了这个脆弱至极的人。

  最后,玛丽莲·梦露服用了大剂量的安眠药,孤独地离开人世。

  她告别这个世界的那一天,没有亲人,没有爱她的男人,没有巨额的遗产。

  陪伴她的,只有童年时的一架钢琴。

  这架钢琴,是生母住院前买的,后来因没钱卖了。

  多年后,梦露又把它买了回来。

  这是童年唯一带给她温暖回忆的东西。

  这一生,她没有真正的爱人。

  这一生,她也没有真正的荣耀。

  终其一生,除了美丽的身体,她一无所有。

  梦露死后一周内,纽约的自杀率达到史上最高值,在一天内有12人自杀。

  其中一名自杀者在遗书中写道:“如果世界上最曼妙、最美丽的人都生无可恋,那我更没有什么可以留恋的了。”

  想到这,陈子昂一身冷汗。

  自己怎么会想到迈克尔和梦露了?

  拍戏,唱歌,太投入,会影响正常生活,的确没骗人。

  好的歌手,歌曲不在多。

  好的演员,作品也不在多。

  在影视歌圈,量产的艺人,基本可以说不是一个好的艺人。

  虽然知道自身最近状态不太对,但陈子昂没怎么在意。

  今晚从舞台上下来,才发现落差太大。

  焦虑,急躁,不安,全都爆发了。

  浴室里。

  关妮儿先关丹丹一步洗好。

  她擦身子穿睡衣的时候,关丹丹小声说道:“妮儿姐,子昂状态确实不太好,昨晚其实还挺好的,今晚就不太对了。”

  关妮儿点头,穿好睡衣出去。

  看到客厅里没人,关妮儿一边拿毛巾搓头发,一边走到陈子昂房间。

  “幽州的夜景是不是很漂亮?”关妮儿在门口对窗边的陈子昂说道。

  陈子昂回过身来,点头笑道:“嗯,越看越觉得人间美好。”

  关妮儿心情顿时有些复杂。

  这个家伙,不认真观察,真看不出他状态出问题了。

  死鸭子嘴硬!

  “出来喝喝茶呗。”关妮儿邀请道。

  “好!”陈子昂拉上窗帘。

  关妮儿听说过陈子昂冷天的时候,自己睡觉,有几次忘了关窗,冻得背部出问题,不由得提醒道:“睡前可别忘了关窗,现在拉窗帘,怪不得睡前会忘关窗。”

  陈子昂惊奇:“怎么你们都知道了?昨晚我都睡下了,丹丹砰砰敲门,说要帮我看看窗有没有关,可把我气死了。我窗关得好好的。”

  关妮儿偷笑:“谁叫你大忙人,不拘小节,老忘事。”

  “有吗?”陈子昂走到门口。

  味道真好闻!

  关妮儿身上的香皂味,就跟他老婆的一样。

  不止关妮儿,连关丹丹身上也是。

  没办法,都用同一款洗发水和沐浴露。

  “那我考考你,记不记得你说我丑,说‘生得再平凡,也是限量版’后,又对我说了什么?”关妮儿跟陈子昂走到沙发那里。

  陈子昂开始一边冲洗茶具,一边疑惑问道:“还有说过什么吗?”

  关妮儿心里咯噔一下,还真忘了。

  她提醒道:“无需抱怨,下一句?”

  陈子昂想了片刻,摇头苦笑:“不记得了。”

  “无需抱怨,可以抱抱我。”关妮儿不太情愿说道。

  陈子昂手上的动作一滞,不好意思笑道:“原来我以前那么混蛋啊,连你都敢调戏。”

  “别这么说自己,你做得比谁都好。不抽烟不酗酒,也不在外面花天酒地。实在不像外面这个圈子里的男人。”关妮儿没放心上,一直在给陈子昂鼓励。

  男人也是人,也有脆弱的时候。

  何况关妮儿从关彤彤那知道,关彤彤最近大半年对陈子昂不太好。

  可儿的事,关妮儿大概也看出来了。

  她知道关家关系复杂,走仕途的那一脉,厮杀得比走商界那一脉狠多了。

  那种厮杀,有对外,也有对内。

  关妮儿就觉得,可儿可能是个意外。

  为了可儿,陈子昂和关馨馨带她去西蜀渡了一难。

  结果可儿是保住了,但看陈子昂的压力和状态,很严重。

  “哪敢去花天酒地,没那精力,也不感兴趣。”陈子昂沮丧道。

  现在的他,越来越佩服艾玛的精明。

  可惜那么好的朋友,却是国外的。

  想聊天见面都不容易。

  关妮儿关心问道:“最近压力很大吗?”

  “还好吧。”陈子昂清洗完茶壶,放上去,按钮一摁,自动加水并通电烧开。

  关妮儿犹豫了一下说道:“其实周末你可以出去跟朋友吃饭,多走走。”

  “别瞎操心,我没事。”陈子昂平静道。

  关妮儿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陈子昂这样的人,不出事什么都好。

  可也正因为他这样的人,一出事可能就是大事。

  就跟平时都不生病的人一样,突然来病,那叫一个惨烈。

  “你明天几点约好人谈工作的?”关妮儿问道。

  从关丹丹那,她知道陈子昂明天要跟央视的人碰面。

  具体谈什么,她就不知道了。

  关丹丹也没问。

  “上午十点。”陈子昂拿镊子夹茶杯放茶盘上,等水烧开了,先烫一遍。

  两人聊着聊着,聊到工作上。

  关丹丹洗完澡出来后,擦好头发,又进浴室把她和关妮儿换洗的衣服抱出来。

  “子昂,你换洗的衣服在房间里吗?”关丹丹询问陈子昂。

  “在的,帮我一起拿上楼去洗吧,好人,谢谢!”陈子昂头也不抬说道。

  关丹丹连忙跑陈子昂卧室去拿衣服。

  然后蹬蹬上顶层去,洗衣机在上面。

  洗完可以直接在顶层晾衣服。

  陈子昂看着穿吊带长裙睡衣的关妮儿,忽然一愣,眼神有些异常。

  “怎么了?”关妮儿拉了拉裙摆,有些局促。

  “真空?”陈子昂试探问道。

  关妮儿俏脸霎时通红。

  “活该你!”她立时跑开,上三楼进以前自己来经常住的房间,拿放这里的衣服上去一起洗。

  她打算以后常来这里住。

  毕业后,关妮儿就经常自己住外面,偶尔才回父母家那里。

  今天要是没关彤彤跟她说陈子昂的事,她都没意识到,自己其实也有点孤立。

  一个人住三室两厅,她都觉得空旷。

  陈子昂这可是四层别墅。

  每层都是三个房间一个客厅。

  几分钟后,关妮儿才和关丹丹从楼上下来。

  “洗好后你自己上去晾衣服啊,我不上来了。你不晾,明天早上没衣服穿。”关丹丹一路跟关妮儿算计:“我洗衣服,你晾衣服,很公平吧?”

  “我又没说让你上去晾。对了,我把白色儿的衣服放旁边,晚点我上去晾衣服的时候洗了,那些不急穿。明早我上来最多拿衣服穿,急着出门,你记得帮我晾起来。”关妮儿嘱咐关丹丹。

  两女下来后,茶也泡好了。

  陈子昂当作刚才什么也没发生,问关妮儿:“妮儿姐,你明天也要出早门吗?”

  “对啊,约会去。”关妮儿白了陈子昂一眼。

  “哟,终于搞对象了啊。”陈子昂笑道。

  关妮儿哼哼道:“托你的福,人太丑,交不到男朋友。明天的约会对象是女的。”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