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言情小说>巨星来了>目录>

第812章 我想要得到天上的水,但不是你的泪

第812章 我想要得到天上的水,但不是你的泪

小说:巨星来了作者:念笯娇字数:4045更新时间:2018-12-22 08:49:43

  

  全本言情小说 ,巨星来了

  这一晚,不止刘飞一个人辗转难以入睡,太畅快了。

  中国很多音乐圈的人,也翻来覆去睡不着。

  “收入主题曲,詹姆斯亲自出来宣布,并且为陈子昂做担保!”张小璐震惊,把压自己腿上的男朋友的腿踢开。

  看了一眼男朋友,她惆怅,为啥越看自己的男朋友越嫌弃?

  不是像头猪,就是像条狗。

  认识陈子昂那时,她的那位男朋友,现在早就出局,如今她已经换到第五个了。

  一身装备……

  鞋子是现在的男朋友买的,上衣是前男朋友买的,裙子是前前男朋友买的,帽子是前前前男朋友买的……

  可总觉得还差点什么。

  现在她知道差什么了。

  差的是陈子昂那样的男朋友。

  为什么命这么不好,张小璐没一丝睡意。

  当年那个还很稚嫩的男孩,现在都混成这样了,跑到国际上叱咤去了哎。

  张小璐有时在想,假如和陈子昂共度良宵,不知道完事后,他会不会像她那些男朋友一样,侧身一躺,就啥也不管了。

  “这些臭男人,只顾自己。自己爽了,老娘还没爽呢。”张小璐越想越气,越睡不着。

  此时张雅慧正在酒店房间里,完事了,她坐床边上,点着一支烟。

  云雾缭绕,看了一眼旁边沉睡的野男人,她又猛吸一口,朝对方那边吐烟雾。

  为啥还这么空虚?

  她不知道。

  而后,她把微博关掉,放下手机。

  是不是该接受那个老实人,从此结婚生子,相夫教子?

  反正对方什么也不知道。

  不知道才是最幸福的啊,她都觉得,那个老实人要是娶了她,肯定很幸运很幸福。

  陈诗诗家。

  她刚把女儿训斥完,把这个困得频频点头的小妮子赶去睡觉,才在沙发上气呼呼坐下来。

  她都想去做亲子鉴定了,这个小蹄子是她女儿吗?

  写的什么日记,还是让老师看的那种日记,说什么妈妈喜欢在晚上哭。

  那是哭吗?

  另外,肯定是大晚上不睡觉,才听到的。

  气死了!

  “睡觉啦!”陈诗诗老公催她回去睡觉。

  “别烦我,睡你的!”陈诗诗没给老公好脸色,坐沙发上玩手机。

  陈诗诗老公无奈,自己回屋先睡了。

  陈诗诗登录微博,开始刷起来。

  “哦?”看到微博上关于詹姆斯的短讯新闻,陈诗诗笑了起来:“那小家伙出手,加上茵姐那么上心,还真不出意外啊。”

  临安。

  黄熙茜站在酒店房间窗口旁,看着楼下一辆缓缓开走的跑车,有些慵懒。

  “年老色衰咯。”她微微感叹,那个小男人已经不怎么勤快找她了。

  偶尔才约一下。

  这半年次数多点,那是因为他老婆怀孕了。

  无意间刷微博,黄熙茜一脸惊讶,随后恢复正常。

  “果然不出所料,就知道他厉害。”黄熙茜也看到詹姆斯的短讯了。

  那个小男人虽然出身不错,但比起陈子昂,差了好多啊,天壤之别。

  黄熙茜不由得拿代帅和陈子昂比较起来。

  陈子昂是石女王的儿子,黄熙茜今年知道了。

  “临安,还真是人杰地灵啊。”最后,黄熙茜放下手机,躺下来,关灯,闭上眼睛,想要感受这座城市的呼吸和脉动。

  李秋婷家里,她敷着面膜,登QQ,忽然看到公司艺人群里有一串未读消息。

  打开一看。

  “大魔王什么时候请客?”徐佳慧。

  这是最新的一条信息。

  李秋婷继续网上看。

  “哇,陈总无敌!”苏薏米。

  “恭喜陈总,陈总千秋万载,一统江湖。”姜逸风。

  “詹姆斯发短讯,宣布拿陈总的歌做主题曲了!”安琪拉。

  “……”

  李秋婷一条条看完消息纪录,一笑置之,她就觉得跑不了。

  陈子昂出马,肯定有把握才出的。

  就是之前他有点气人,居然说铩羽而归,大家还都相信了。

  那时候李秋婷比他还难过。

  大家也一样。

  因为大家都没看到陈子昂碰过壁。

  李秋婷还劝他再好好写一首,当时没过是因为太匆忙。

  只要再好好写的话,肯定能行。

  陈子昂当时很大气挥手,不用了。

  他表现得无比轻松,但大家却觉得他那是故作轻松,心里肯定不是表面上这样的。

  后来想起,特么的他哪里是故作轻松了,他本来就很轻松,压根没什么事,开心着呢。

  想了想,李秋婷打开手机通讯录。

  “希望你睡了,或是正在那啥,哈哈。”李秋婷起恶作剧之心,电话拨出去。

  她打的是陈子昂的手机号码。

  响了好一阵子,那边才接通电话。

  李秋婷竖起耳朵,想听到那边有什么特别的声音。

  “谁这么没素质啊,这么晚还打电话。”陈子昂的声音传来,很不满。

  李秋婷被噎了一下,很快露出一丝得意的笑。

  因为她听陈子昂的声音,一点也不像是刚睡醒的样子,可能是正在办事呢。

  这个好啊,被打扰到了吧。

  “你可能没上网,我打电话是想告诉你一个好消息。”李秋婷笑眯眯说道。

  “啥好消息,又发生什么大事了吗?”陈子昂好奇问道,然后“啊”的一声,似乎在小声埋怨那边:“先别动啊,等我打完电话先。”

  李秋婷一愣,兴奋化为乌有,怎么感觉好失落呢。

  “你的歌曲入选《泰坦巨人号》主题曲了呗。”李秋婷意兴阑珊。

  陈子昂不由得郁闷道:“大姐,这事我肯定比你先知道的好吗,还用你通知我。”

  李秋婷一下找到突破口了,气愤道:“好心当驴肝肺,打电话告诉你好消息,你还埋怨我,你不觉得你很过分吗?”

  陈子昂懵了,我过分了吗?

  女人真是不可理喻,好好的,我在讲道理,讲事实,我怎么就过分了我。

  这时,李秋婷听到那边传来一个娇滴滴的女声娇呼:“哎,别动……别动,哎,你看你,滑下去了,叫你别动嘛!”

  李秋婷气得挂断电话。

  挂完之后,她忽然想起来,那个声音好像不是陈子昂老婆的声音啊。

  陈子昂的老婆关彤彤,李秋婷见过,更听过声音。

  刚才那女声,有点耳熟,但她一时想不起来在哪听过。

  “这个混蛋,装!被我抓现行了!”李秋婷咬牙切齿:“还以为真的油盐不进,下次看你怎么跑!”

  而陈子昂那边。

  关丹丹跪沙发上,双手在陈子昂脑袋上翻头发:“刚才的那根白发,找不到了!打电话就打电话,乱动什么呀你?”

  陈子昂埋怨道:“是灯光的问题好吗,你看你都拔了几根了?都是黑的,我这么年轻,怎么可能有白头发。”

  这时。

  吴萱怡惊呼:“你们看你们看,这根是不是白的?”

  她也在帮陈子昂找白发,刚拔了一根。

  陈子昂和关丹丹凑过去看。

  “真是白的!”关丹丹跟陈子昂叫起来:“我就说你有白发了,你还不信我?”

  陈子昂忽然仰头哀叹:“啊,大江东去,多情应笑我,早生华发。”

  关丹丹立刻蹦起来,火急火燎的样子。

  吴萱怡吓了一跳。

  一看,关丹丹在拿茶几上的手机。

  一边在手机上一阵点,她一边对陈子昂说道:“子昂,你刚才说啥了?”

  陈子昂诗兴大发:“大江东去,浪淘尽,千古风流人物……”

  关丹丹一边把自己的手机往陈子昂那里凑,一边另一只手拿起陈子昂的手机,拨打电话。

  临安,关彤彤正准备睡下,床头的手机铃声响起。

  她拿起来一看,是老公的。

  咋还打电话了,老公和关丹丹她们吃饭的时候,不是打来过了吗?

  她也没多想,接起来。

  顿时,那边传来陈子昂慷慨激昂的声音:“遥想公瑾当年,小乔初嫁了,雄姿英发。”

  关彤彤眼睛顿时一亮,俏脸霎那浮起笑容,倾国倾城。

  听那声音的距离,她一下猜到是妹妹打的电话。

  陈子昂没停下,继续念:“羽扇纶巾,谈笑间,樯橹灰飞烟灭。

  故国神游,多情应笑我,早生华发。

  人生如梦,一尊还酹江月。”

  等陈子昂的声音没了,关彤彤便听到关丹丹笑嘻嘻的声音:“大姐,听到了吗?你说的真没错,子昂喝多会胡说八道。”

  关彤彤一头黑线,什么胡说八道,你才胡说八道。

  那明明是作诗好吗?

  你要能这么胡说八道,我让子昂也娶了你,你信不?

  “晚上子昂睡觉前,你去帮忙看一下,尤其是窗户,看有没有关。他上次睡前只拉窗帘,忘了关窗,把自己冻的。”关彤彤嘱咐关丹丹。

  “现在天不冷了,不关窗没事呀。”关丹丹说道。

  关彤彤气道:“他喝多了,叫你看就看,不盖被子,半夜还是有点凉不知道啊?”

  “哎呀,我只顾给你打电话,忘录音了。”关丹丹惊呼:“大姐,你记下来了吗?”

  关彤彤差点就暴走:“哪个是重点你都不知道啊,白叮嘱了。我哪记得住全部!”

  关丹丹立刻笑嘻嘻说道:“大姐,我骗你的啦,我拿我手机录音后才给你打的电话,让你现场直听。不说了,我回去了,子昂又在跟萱怡表姐胡说八道。”

  说完她也不管姐姐答不答应,挂断电话。

  关彤彤皱起小眉头。

  哎,现在她突然好想回到老公身边。

  她感觉老公现在有点孤独。

  从恋爱,到结婚,到生孩子,这几年,关彤彤在反思,是不是自己做得不够好?

  才让老公时不时有那种“举杯邀明月,对影成三人”的孤独和落寞。

  想到最后,她有些难受。

  确实是自己的问题,忙着学习,忙着事业,导致和老公聚少离多。

  老公这样成功的男人,她还那么拼命,为了关家,牺牲太多。

  七月份,她还要离开幽州,前往津门。

  在幽州,夫妻俩本就聚少离多,老公为了多和自己聚,不跑临安,不乱跑别的地方,即便是为了工作,也尽量就近。

  他的付出,他的体贴,自己看不到,或当成了习惯,理所当然。

  这是很不应该的一件事。

  有时候想来,老公娶的要是一个普通的女孩,肯定会比现在过得幸福。

  因为那样的女孩,有这样优秀的老公,早就把重心放家庭,放老公和孩子身上。

  而自己,过去重心放在学习上,然后又是事业,又是孩子。

  原来,老公一直被自己忽略,忽视。

  自己太残忍了!

  没有自己的残忍,怎么会是现在这个样子。

  想着想着,关彤彤坐床边上哭了起来。

  越哭越伤心。

  不多时,还未关上的房门,被轻轻推开。

  “小姑……”关彤彤泪水滂沱:“我是不是对他太残忍了?为什么会这样啊?”

  ……

  幽州。

  陈子昂家里。

  此时的他,胡说八道一通后,抱着一把吉他,指尖一扫。

  “我要从南走到北,我还要从白走到黑。”他低着头唱着。

  关丹丹和吴萱怡坐一旁,很安静。

  关丹丹还看了一眼摆在茶几上的手机。

  那里接通了关彤彤那边。

  那边好不容易不哭的关彤彤,看到视频里的老公,眼泪又差点忍不住掉下来。

  他不就是为了她,才从南走到北的吗?

  要不是她,他大学早就去魔都或金陵上。

  “我要人们都看到我,却不知我是谁。

  假如你看我有点累,就请你给我倒碗水。”

  听到这,关彤彤一旁的关馨馨都有点动容了。

  累,谁都累,不止她和关彤彤。

  他也累啊。

  “假如你已经爱上我,就请你吻我的嘴。

  我有这双脚,我有这双腿,我有这千山和万水。

  我要这所有的所有,但不要恨和悔。”

  不管是关丹丹那边,还是关彤彤这边,都很安静,没人出声。

  没有掌声,没有鲜花。

  只有莫名的痛。

  “要爱上我你就别怕后悔,总有一天我要远走高飞。

  我不想留在一个地方,也不愿有人跟随。”

  关丹丹眼中一闪,握紧拳头。

  “我只想看到你长得美,但不想知道你在受罪。

  我想要得到天上的水,但不是你的泪。

  我不愿相信真的有魔鬼,也不愿与任何人作对。

  你别想知道我到底是谁,也别想看到我的虚伪(心碎)。”

  这段出来,有如惊雷炸响。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