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言情小说>巨星来了>目录>

第803章 上帝每次来后花园,摘走的都是最耀眼的那朵花

第803章 上帝每次来后花园,摘走的都是最耀眼的那朵花

小说:巨星来了作者:念笯娇字数:4060更新时间:2018-12-22 08:49:37

  

  全本言情小说 ,巨星来了

  半夜,燕郊小院,陈子昂家。

  周围的别墅,一片漆黑,陈子昂家的别墅二楼客厅里,却是灯火长明。

  陈子昂穿着葫芦娃睡衣,上面的图案上,印的是七娃——一个高举着紫色葫芦的娃子。

  关丹丹和吴萱怡穿的也是睡衣,睡衣上的图案分别是火娃和水娃。

  陈子昂站在客厅里,关丹丹和吴萱怡也站客厅里,都没坐下。

  此时的陈子昂,脸色有些难看。

  关丹丹和吴萱怡并排站一块,低垂着脑袋,不敢抬头看面前的陈子昂。

  “吴萱怡,你就别想进什么火箭少女女团了,从哪里来,回哪里去!”憋了半天怒气,陈子昂终于憋不住了,朝吴萱怡开火。

  “哇”的一声。

  吴萱怡当场就哭出来,接受不了这个打击。

  陈子昂无动于衷,怨气难平:“你进这个圈子是自掘坟墓,小小年纪就很懂潜规则是吧?以后你是不是就想着靠这个让自己风风光光,万众瞩目?”

  吴萱怡大哭不止。

  关丹丹噤若寒蝉,玩笑开大了。

  她真生气,陈子昂怕。

  陈子昂真生气,她也怕。

  正在关丹丹认识到自己闯大祸的时候,陈子昂也没放过她,开口就喷:“关丹丹,你很欠揍你知道吗?从小到大,你闯了多少祸你说!这种事你也敢鼓动萱怡?知道人的堕落是怎么来的吗?你想让你表姐堕落成跟圈子里那些女人一样,人前风光,背后龌龊?你……”

  关丹丹不敢接话,任由陈子昂劈头盖脸一顿骂。

  吴萱怡还哭,陈子昂听得心烦,矛头又指向她:“哭什么哭,我还没打你!”

  不打也哭!

  吴萱怡不管,女团都没了,现在不哭什么时候哭。

  “我原本已经打好招呼,十一个名额会有你一个,你倒好,自甘堕落,连表姐的老公都敢投怀送抱,谁给你的胆量?”陈子昂发现自己明知故问,还不是关丹丹给的吴萱怡胆量?

  他气不打一处来,又朝关丹丹喷:“关丹丹,你看你这智商,把人家萱怡的智商都降低了,你能耐啊你。”

  吴萱怡哭得更凶,倒不是因为陈子昂说关丹丹智商不行,而是陈子昂的言外之意是她自己的智商不行。

  最一击致命的是,陈子昂说她本来就内定了,结果自己弄巧成拙。

  不可原谅啊。

  死了算了。

  “是不是觉得委屈,赔了夫人又折了兵?”陈子昂又转喷吴萱怡。

  吴萱怡一边梨花带雨,一边点头,随即又把头摇得跟拨浪鼓似的。

  表姐夫那么优秀,谁吃亏还说不定呢。

  只是眼前最重要的是,自己努力了两个多月,功亏一篑。

  丹丹说的还真是啊,跟表姐夫睡,他不但不高兴,还气得要死。

  吴萱怡越想越难过越委屈,彤彤表姐要是能相处,她打死也不想跟关丹丹混的。

  没办法,只能跟关丹丹混,这样才有机会接近表姐夫。

  结果好好的,被关丹丹坑死了。

  “回去睡觉,明天你就不用去训练了。”陈子昂最后说得自己都累了,不想再说。

  这话一出,吴萱怡立刻坐地上嚎啕大哭:“我不睡,我不回去,我要训练……呜呜……”

  关丹丹瞄了陈子昂一眼,急坏了。

  吴萱怡可是被她坑的。

  这么整,这个表姐肯定得恨死自己。

  “子昂……”她壮起胆,但这两个字一出,看到陈子昂几乎又要喷火的眼神,她立刻说不下去了。

  “行行行,那就训练。”陈子昂在沙发上坐下来,语气开始缓和。

  “我……我还要进女团。”吴萱怡坐地上哭。

  “先好好训练再说。”陈子昂立起眉毛。

  吴萱怡还是哭,只是不求情了。

  关丹丹微微松了口气。

  “再哭就别训练了!”陈子昂呵斥道。

  吴萱怡立刻紧紧抿着嘴巴,不过忍不住一抽一泣,楚楚可怜,看着怪令人心疼的。

  陈子昂没看吴萱怡,转头看向关丹丹:“回来你跟你姐姐自首,还是我自己坦白?”

  关丹丹眼睛立刻红了,泛着泪光:“不能说,大姐会打断我的腿的。”

  “那就好。”陈子昂陷入沉思。

  关丹丹慌了,跑到陈子昂身旁,跪坐沙发底下,摇着陈子昂手臂,仰头看着他,眼神里满是哀求。

  “与其等你姐自己知道,打断我的腿,不如我坦白从宽,她打断你的腿。”陈子昂甩开关丹丹的手。

  吴萱怡后知后觉,此刻听到陈子昂这番话,头皮发麻。

  彤彤表姐知道后,可能不止打断她的腿,打死她都有可能啊。

  色字头上一把刀。

  想到此,吴萱怡眼泪又止不住流下来。

  “你先回去睡觉!”陈子昂瞪着吴萱怡,都二十的人了,还能被关丹丹忽悠,傻得可以。

  吴萱怡心情复杂,这就回去睡觉了?

  女团的事,彤彤表姐的威胁,都还没说清楚呢。

  不过她也不敢不听,从地上爬起来,乖乖回屋去先。

  等吴萱怡走后。

  陈子昂瘫坐在沙发上长叹:“你们这些高智商女人,累死我啊。”

  关丹丹跪坐地上,给陈子昂捶腿,瞪着无辜的大眼睛问陈子昂:“子昂,萱怡表姐还能进团吗?”

  “休想打探什么!”陈子昂不告诉她。

  关丹丹已经没之前那么慌张了。

  没人在,她跟陈子昂单独在一起反倒觉得很有安全感。

  陈子昂头疼,坦白他是不可能坦白的。

  给老婆徒增烦恼。

  关丹丹其实不傻,相反,她聪明得很。

  这下陈子昂有把柄被她捏住。

  两人是一条绳子上的蚂蚱。

  她不会问陈子昂或吴萱怡两人之前都干什么了,干到什么地步了。

  她只知道,陈子昂理亏。

  “智商要用到正途上,别学你姐或小姑。”陈子昂推开关丹丹给自己捶腿的手。

  关丹丹不服气了:“她们又不是没拿来对付你过,她们能,我为什么不能?”

  陈子昂顿时泄气。

  关丹丹没得寸进尺,继续讨好陈子昂,给他捶腿,并说起故事来:“一天夜里,有个叫林子的人,和客人一起坐在院子里乘凉,天很黑,四周十分安静,只有一只蜡烛在闪着亮光,林子同客人一起谈古论今,两人都对人生感叹不已。”

  陈子昂眼睛微闪。

  关丹丹低着头:“这时,一只蛾虫扑打着粉红的翅膀,绕着烛光飞来飞去,还发出细小的嘶嘶声,林子用扇子驱赶飞蛾,它便飞走了。可是刚过一会儿,它又飞过来,林子又用扇子赶走蛾虫,它飞走不一会又飞回来,而且一个劲地朝蜡烛火不顾一切地扑过去,这样赶走又飞来,赶走又飞来,反复七八次了。终于,蛾虫的翅膀被烛火燎焦了,它再也飞不动,落在地上,焦头烂额,还在不甘心地挣扎着那已经被烤得残破的翅膀,直到没有一丝气息为止。”

  陈子昂沉默。

  关丹丹声音细微:“看了飞蛾的这般情景,林子感慨地对客人说:你看这飞蛾扑火多愚蠢啊!火本来是烧身的,可是它偏偏要不顾死活地去扑火,落得这般下场!客人也有同感地叹道:谁说不是呢?可是,人比飞蛾更甚啊!”

  陈子昂看着关丹丹停下来的手。

  世上的声色利欲,引得人们拼命去争夺追逐,何止像那飞蛾扑火?那些循此道路而不怀疑、毁灭了身躯而不后悔的人,岂不是也像这蛾虫一样可悲可怜又落人讥笑。

  人们追名逐利,正如飞蛾投火一般。飞蛾投火被人们笑其愚蠢;而那些追名逐利以至于身败名裂的人,不是更加可笑?

  “你可能觉得我任性,可笑,甚至……我也不管。”关丹丹低着头。

  良久。

  “今晚什么也没发生,我睡觉去,你也快回去睡觉。”陈子昂起身,回屋睡觉,不管了。

  接下来几天,陈子昂也没闲着。

  周末?

  老婆孩子不在身边,对他这类人来说,不存在的。

  没老婆抱,没孩子哄,只能工作了。

  他跟老婆达成一种默契,老婆去临安看孩子的时候,他不跟着去。

  三方碰面,想想还是挺让人尴尬的。

  所以在老婆去看孩子的时候,他只能继续工作。

  先去了一趟田晓生的剧组,然后,他又跑郝健的剧组。

  这两人都在争分夺秒拍戏。

  外部不说,两人其实都在暗中较劲来着。

  李雨晴主投、新人导演辛宁执导的电影,也在山城开拍了。

  陈子昂基本上一个剧组待一天就走。

  山城他也不得不去一趟。

  表姐李雨晴都急死了。

  毕竟她家里可没陈家有钱,亏一波,即便是几百万,也能让她哭死去。

  陈子昂不去探个班,指导指导,李雨晴没法安心。

  即便去了,她也不可能跟吃了定心丸似的,不担心了。

  “妈蛋的,怪不得国家领导人那么忙。”陈子昂全国各地跑,探班。

  不去一趟不好,那都是自己公司的剧组。

  一部戏下来,老板都不去看一下,底下的人有怨言啊。

  比如辛宁的剧组,他不去看一下,李雨晴肯定满腹牢骚。

  比如郝健或田晓生那里,不去,他们可能也会觉得,都去辛宁那里了,我这里不来一下,这碗水端不平。

  然后,他们可能会胡乱猜疑起来。

  一猜疑,凝聚力就不再了,人心散了。

  让陈子昂有点尴尬的是,杜雁翎的剧组都杀青了,杀青当天他才赶过去。

  要一视同仁,不管电视剧还是电影剧组,他都得去探一下班。

  最后,回到幽州后,陈子昂还去看了一场京剧。

  里面的花衫一角是个熟人。

  同看这场演出的还有李隆基和赵雅。

  赵雅这一年不是读书,就是穿行于幽州老街和旧城区,甚至去外地探访保存得比较好的几十年前的旧居。

  《射雕英雄传》准备在暑期播出,李隆基现在一直在筹备电影剧组。

  而主演们也定了下来,如赵雅一直在体验生活,寻找感觉。

  台上的花衫一角饰演者,更是学了几个月的京剧了。

  演出结束,工作人员带李隆基和陈子昂去后台。

  “京剧我不太会欣赏,你自己觉得学得怎么样?”陈子昂在后台询问花衫。

  花衫的角色虽然是女,但扮演者却是男的。

  “我觉得我还得努力,争取开机前达到要求。”花衫面对陈子昂有些唯唯诺诺。

  陈子昂也看得出来,拍了拍对方的肩膀笑道:“回来就好,环亚那边我们伯玉都给你处理好了,专心拍戏。”

  “嗯,谢谢陈总。”花衫满脸感激。

  随后,陈子昂和李隆基离开后台。

  “多注意身体,别累死了。”看到李隆基好像瘦了一圈,陈子昂不由得提醒道。

  李隆基毫不在意:“我也得学你一鸣惊人,奇迹不能只能你来创造,你等着瞧。”

  “我还等你拍完这部电影,给我拍或带人拍《神雕侠侣》呢。”陈子昂笑道。

  “天天钻钱眼里了你,放心,这部电影搞完,帮你带个徒弟出来。”李隆基现在跟陈子昂在一块,很少再吵架。

  不止因为是陈子昂给了他一个好剧本,让他觉得不拍出来,死都不瞑目。

  更主要是,他发现自己身体没以前那么好,没以前那么有精力了。

  年纪到,不服老不行啊。

  陈子昂也发现这一点,所以也没像以前那样到处点火,相反还得经常提醒老家伙注意身体。

  老家伙很重视那些荣誉奖项,陈子昂一开始不太明白。

  后来才知道,那些荣誉,老家伙早已过世的儿子很喜欢。

  老家伙曾经说过,儿子小时候抱着他的荣誉奖杯、证书,对他满眼崇拜,开心得不得了。

  为了儿子那双眼神,他现在愿意拼了命去争。

  虽然儿子不在了。

  可那是他活下去,拼搏下去的理由和执念。

  每当拿到奖杯,荣誉证书,他都会捧到那副相框面前,认真摆放好。

  好像儿子能透过相框,看到面前的这些奖品,露出灿烂阳光的笑容。

  如果可以重来,他宁愿不拍戏。

  可没有如果。

  儿子既然不在了,只能继续走下去,努力走下去,捧回更多的荣誉。

  还在世时,他从未让父亲放弃拍戏,多陪他。

  他是那么的听话,乖巧。

  然而上帝每次来后花园,摘走的都是最耀眼的那朵花。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