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言情小说>巨星来了>目录>

第791章 远方,其实一无所有

第791章 远方,其实一无所有

小说:巨星来了作者:念笯娇字数:4155更新时间:2018-12-22 08:49:24

  

  全本言情小说 ,巨星来了

  “怎么了?”关馨馨关切问道。

  老爷子也吓了一跳。

  陈子昂看着手表,哀嚎:“来不及了,已经赶不上飞机了。”

  老爷子吹胡子瞪眼。

  就这么点事?

  还大惊小怪的!

  关馨馨舒了口气,询问道:“下午有什么急事吗?”

  “有!”陈子昂瞥了老爷子一眼,说道:“下午回去,本来想练舞来着,这周末有一场演出,得精心准备。”

  老爷子很想发作,刚叫你转行,你不干,转眼就说这些无足轻重的破事,还那么宝贝,诚心气人的是不?

  “来不及就让他们改签一下,或者换另一趟航班。”关馨馨说道。

  “哎,那都是钱啊,改签要加钱,换另一趟,花的钱只会更多。”陈子昂给估计早就在外面待命的一筒和九条打电话,让他们再重新安排航班。

  这俩家伙大概看到外面的阵仗,都没主动联系他,知道他办完事会自己联系他们。

  老爷子呆不下去了,自个儿上楼去,看外孙和曾外孙。

  这次他的主要目的已经达到,没必要再面对这个碍眼的渣婿。

  一带一路……

  今天的目的达到了。

  陈子昂没跟着上去,拉着关馨馨进房间。

  “你这么做是不对的。”房间里,陈子昂对关馨馨有些不满,他想下手,但下不去。

  要是关丹丹这么整他,屁股非得被他打开花。

  “就是怕你提前跑。”关馨馨坐床边上,一如既往沉着冷静。

  陈子昂坐关馨馨旁边,暗叹关家人都好厉害。

  要是关馨馨提前告诉他,他真的会偷偷跑。

  然而关馨馨不让他跑,又不让他受冲击太厉害,所以昨晚就透露了一点信息。

  “姐,你和彤彤真谈好了?”陈子昂好奇问道。

  前天关丹丹曾跟他告密,上周六关彤彤和关馨馨似乎深谈过。

  谈话的内容,除了她们俩,外人不得而知。

  “差不多。”关馨馨说道。

  陈子昂忽然感觉整个人轻松了很多。

  虽然关馨馨没多说,仅仅三个字,但他知道,以关馨馨的性格,能说出这三个字,就代表着,至少他的“家”,没太大危机了。

  “事情真的有那么严重了吗?”陈子昂问道。

  关馨馨犹豫了一下,说道:“不严重,也能说成严重,全靠一张嘴。大人世界的复杂,就是这么来的,不是吗?”

  陈子昂擦汗:“彤彤是被你忽悠的?”

  关馨馨瞥了他一眼:“哪来那么多问题?”

  “那我专心做我的事,不管你们了啊?”放松下来,陈子昂忽然感觉有点累,大人字型躺在床上,消化和回想刚才的对峙。

  今天,对他来说,还真是大开眼界。

  他觉得,老爷子有在演戏,关馨馨估计也少不了。

  甚至,他都不知道,某些情况下,这对父女是不是也有在演戏给他看。

  想到还比较单纯的关彤彤,陈子昂忽然觉得,他和老婆好可怜啊。

  这一群老妖怪!

  “不要多想,我做的一切,都是为了……我们好。不要往坏处想,也不要像上次那样,对我说那种……放过你们陈家的话。”关馨馨说着说着,腔调变化,带着一丝哭腔和哽咽。

  陈子昂吓了一跳,连忙爬起来。

  看到关馨馨眼睛泛红,他立刻搂住她安慰道:“我不乱想了,你也别乱想了,好好的。”

  原来,她内心还住着一个少女。

  那个少女一直未曾离去。

  只是没遇到对的人,未曾绽放就枯萎。

  哄好关馨馨,两人上楼去。

  陈子昂看了会儿孩子,便离开关馨馨府邸,前往机场。

  今天与老爷子这一会面,毕生难忘。

  一个为了关家,为了国家。

  一个为了孩子,与自己的小家。

  最后,双方默契达成协议,各退一步。

  老的没完全冷血,有亲情在。

  少的也不全失去人情味,仍顾念亲情。

  总之,就是在很复杂的情况下,双方暂时放下成见。

  但陈子昂仍能感觉到,双方依然没坦诚布公。

  就算坦诚布公又怎么样,各自代表一方的利益,尤其是老爷子那边,情况太复杂。

  没有可儿,关馨馨和关彤彤或许能铁桶一块。

  但可儿的存在,关彤彤不可能一点芥蒂都没有。

  两女没翻脸,甚至还很亲密,只因她们是一个母亲、还在意陈子昂。

  最重要的是,她们有共同的对手,或者说是敌人。

  回到幽州,陈子昂并没有去文工团练舞,而是直接去石子峰科技大厦,看他的电影后期工作进度。

  将来制作部会有部分人前往临安,扎根或者只是暂时在那工作一段时间。

  伯玉娱乐有很多综艺节目,也开始量产影视作品,成立自己的特效部是必须的,也早就成立。

  有些人听说临安那边即将成立分部后,自告奋勇调过去。

  临安呐,现在是全球华人的旅游圣地。

  尤其是西湖,被宣传得跟天堂似的。

  白娘子待过的地方,西湖的水,我的泪……

  陈子昂没好意思告诉他们,远方,其实一无所有。

  有句话说,没有梦想,何必远方。

  他想说的是,有梦想,也无需远行。

  自己一个人,到哪都一样。

  录节目,拍电影,拍电视剧……他不仅全国跑过,全世界也跑过。

  跑了那么多地方,他体会很多,设身处地想过,要是自己在某个正经过的陌生地方安定下来,工作上班,无亲无友,得多难过。

  他觉得最好的人生是,一个人,或两个人,远行一阵子后,回到熟悉的地方,慢慢老去。

  一个人,远方是一无所有的,不要期待那里有什么美好等着自己。

  远方的所有美好,要么是骗人的,要么只是一个偶然、意外。

  意外就跟买彩票中大奖一样。

  如果对远方寄予太多的美好,希望可以遇见,还不如去买彩票。

  陈子昂回到幽州的第二天,也就是周三,泰勒和她的团队从美国飞过来。

  这周六晚上,她的演唱会将如期举行,于幽州。

  她提前几天过来,倒时差、彩排。

  其实她的彩排并不是很重要,毕竟她不跳舞,通常就是甩头发,扭些身体,动作简单,不太需要熟悉舞台。

  反倒是她的伴舞们更需要。

  一来到幽州,泰勒就给王雨打电话。

  王雨可没跟她好到去接机之类的。

  “雨姐姐,我到幽州了。”她飞机上睡得挺多的,加上见gold zang心切,没感觉到累。

  “哦,住下来了吗?”王雨问道。

  “刚上车,准备离开机场前往酒店。”泰勒边打电话边张望着车窗外:“雨姐姐,gold zang来中国了没有?今晚能见到么?”

  王雨笑了,同行是冤家说得不全对,大多时候,同行更容易佩服同行。

  比如一个打篮球的,可能会崇拜足球踢得好的。

  但这个打篮球的,对篮球打得好的,只会更佩服。

  泰勒主攻乡村音乐,也会结合流行元素。

  不是她不想尝试别的风格,而是她不擅长。

  Gold zang呢?

  在很多音乐人眼里,乡村,流行,摇滚,怀旧……简直无所不能。

  泰勒跟大众一样,都以为gold zang是美国人,至少没想过他是中国人,亚洲人。

  “gold zang在中国,今晚你大概是见不到他了。”王雨对泰勒说道:“你先好好休息,如果晚上你方便的话,我请你吃饭。”

  “噢,那真是太遗憾了……我是说,见不到gold zang很遗憾。雨姐姐,我入住酒店后休息一下,今晚等你电话。”泰勒略微失望。

  此时的陈子昂,正在公司练功房。

  “能不能别太花哨啊?”徐然也在,他正穿着一套华丽炫酷的服装,脑袋上还顶着两根硕大的犄角,怀里抱着一把电吉他,他对自己的造型很嫌弃。

  “你本来就不起眼,不花哨点怎么吸引人?”陈子昂笑道。

  徐然不服了:“我还不起眼吗?”怎么说他在国内也是顶尖的知名歌手。

  “大声告诉我,你在国外起眼吗?有几个粉丝?”陈子昂问道。

  “……”徐然立刻就没脾气了。

  陈子昂还没正式在世界舞台上出道,就有巨星风范,人气直逼世界榜单前一百。

  他徐然在国内是顶尖,可在国外,就没多少人认识了。

  要不是曾为王雨在美国版的《我是歌手》舞台上站台、表演,他在国外就没几个人认识。

  “受伤了,不想表演了,需要心灵鸡汤。”徐然泄气道。

  陈子昂诧异:“你这么大人了,还想喝心灵鸡汤?不知道所谓的心灵鸡汤,就是有本事的人把鸡肉吃了,把剩下的留给你吗?”

  老铁,扎心了。

  徐然觉得自己好失败,都四十多的人了。

  看着陈子昂出任CEO,迎娶白富美,走上人生巅峰,而他自己之前谈的女大学生,又跑了。

  有钱,帅大叔,还是留不住人家。

  这个世界变化太快,让人心也随之逐流。

  “这是全球直播,虽然观众人数没法跟格莱美等晚会相比,但不比国内一流卫视的一档大火节目少。时间不多了,抓紧时间练,感情什么的,当年的放纵,才换来今日的凄凉,当是因果,别憋屈。跟你讲,这首歌出世,肯定能入围摇滚名人堂史上500首经典之作之一,能不能入围滚石杂志最佳100首摇滚吉他Solo之一,看你的表现。”陈子昂说道。

  摇滚名人堂史上500首经典之作之一?

  滚石杂志最佳100首摇滚吉他Solo之一?

  徐然一点也不怀疑它的可能性,只要陈子昂不说它是世界第一,说第二他可能都不怀疑。

  这次,陈子昂要在泰勒演唱会上表演的歌曲,也是一首正能量歌曲。

  在弹吉他上,陈子昂没徐然技艺高超和熟练,但他能听音辨识,对那段solo提出各种建议和要求。

  一开始,徐然还挺不服的,所以两人各出一个版本,然后徐然分别在王雨他们面前演绎。

  结果是。

  徐然泪崩。

  王雨他们一致觉得,陈子昂的版本好。

  当然,他们事先不知道哪个版本是陈子昂的,哪个版本是徐然的。

  这就是编曲上的差距,碾压式的。

  差点把徐然打击得想退出歌坛。

  没了陈子昂还不忘补刀,对王雨他们说,你们怎么就不上点道?没一个人投徐哥的票,他想不开怎么办?

  整得徐然很气愤,这家伙对敌人赶尽杀绝,对自己人也一样狠。

  晚上,王雨做为东道主,去请泰勒吃饭。

  陈子昂没去。

  直到泰勒来幽州的第三天,他才过去彩排。

  陈子昂抵达之前,泰勒跟阿黛尔通话。

  “阿黛尔,你真的没见过gold zang的面容,他一直蒙面?”泰勒感觉要见到偶像一般,有点紧张。

  “见过!”阿黛尔如实回答,她知道泰勒今天彩排,能见到gold zang真容,不用再什么都隐瞒了。

  “噢,god,阿黛尔,告诉我,他是pretty boy吗?多大年纪了?”泰勒激动了。

  “是的,pretty boy,我觉得非常迷人。”阿黛尔笑道:“名副其实的男神,至于多大,哦哦,泰勒,come on!”

  外界不知道泰勒现在的感情现状,阿黛尔却是知道的。

  泰勒目前单身。

  闻听阿黛尔的话,泰勒心花怒放,外界说她是男神杀手,她不是不知道,相反,她挺喜欢这个外号的。

  爱美之心,人皆有之。

  收割男神,泰勒未尝没有一点虚荣心在其中。

  到现在,外界已经不把gold zang当作六七十岁的前辈了。

  毕竟阿黛尔演唱会上,他跳的那两段舞蹈,所需要的体力强度,根本不是一个六七十岁的人所能拥有的。

  甚至,四十多岁的人都极少极少能拥有这种体力。

  除非是运动员出身,并且一直长年累月坚持训练下来。

  这么一推断,gold zang的年龄段被缩减到四十岁以下。

  甚至大部分人选择相信,他是一个二十到三十五岁之间的青壮年。

  然后,大家就又懵逼了。

  年纪这么轻,写的歌曲时代跨度近五十年,比如除了《加州旅馆》,在美国版《我是歌手》舞台上下来后,他又给王雨写的一首经典怀旧歌曲《Yesterday Once More》。

  那首歌,同样充斥着一个久远的时代特有的印记。

  不亲身经历过那个时代,怎能写出那种感觉来?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