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言情小说>巨星来了>目录>

第789章 若她心已沧桑,就带她坐旋转木马

第789章 若她心已沧桑,就带她坐旋转木马

小说:巨星来了作者:念笯娇字数:4376更新时间:2018-12-22 08:49:22

  

  全本言情小说 ,巨星来了

  “从明天起,做一个幸福的人

  喂马,劈柴,周游世界

  从明天起,关心粮食和蔬菜

  我有一所房子,面朝大海,春暖花开

  从明天起,和每一个亲人通信

  告诉他们我的幸福

  那幸福的闪电告诉我的

  我将告诉每一个人

  ……”

  关馨馨侧耳倾听。

  “谁呀?”

  “神经病啊,大晚上的……”

  顿时,她看到陈子昂从院外慌忙逃回屋。

  虽然关馨馨的府邸是独栋别墅,但隔着路,四周都有人家。

  四周都没人知道关馨馨的身份,甚至都听不出来吟诗的人到底身处何处,只能仰天咆哮咒骂。

  陈子昂怕被人找出来,迅速进屋躲起来。

  “人傻钱多,一群没文化的!”看到关馨馨看着自己忍不住笑起来的容颜,陈子昂忿忿道:“那么好的一首诗,文化瑰宝……居然还嫌弃。”

  “我刚才没听清楚,现代诗?”关馨馨问陈子昂。

  “嗯,一首很阳光很励志的诗歌,有远方有梦想,可惜作者写完之后没多久就挂了。”陈子昂有些惋惜道。

  关馨馨黛眉微皱:“不许乱说这种话!”

  在她看来,陈子昂有时候脸皮挺薄的,不会承认他念的或写出来的东西是他自己的。

  要是一般人,早就巴不得全世界都知道:我的我的,都是我的。

  有时,他会说是他表叔写的,有时,他又说是他大表哥写的,有时,他说是路上捡到的,甚至有时还胡说八道,说是从前世带过来的记忆……

  陈子昂看了看手表,面不改色说道:“那个,姐,都九点多了,是不是该睡觉了?”

  关馨馨没看他,面前电视开着,她翻着文件,头也不抬说道:“还早,再等等。”

  楼上的小家伙们,小孩子嘛,很嗜睡,晚上睡觉很早,连带保姆们也跟着他们的作息规律走。

  关馨馨平时睡得稍晚一些,但也不会超过二十三点。

  通常在二十二点到二十二点半之间,她就会睡下。

  除非第二天要起得很早,她才会比平时早点睡。

  陈子昂没事干,也没兴趣再干别的,坐过去,装模作样给关馨馨按摩。

  没一会儿,关馨馨停下来,因为这家伙得寸进尺,她看不了文件了。

  “我先陪你说会儿话。”她放下文件,现在睡,有点早。

  “此时无声胜有声。”陈子昂厚着脸皮说道。

  关馨馨下一句,让陈子昂立即老实下来。

  “老头子明天要过来看小家伙们。”她说道。

  “明天,是什么时候?”陈子昂现在怕见老爷子,元宵节那时候,他就没去参加关家的家庭聚会。

  他不止怕见老爷子,还怕关父关母关彤彤关馨馨一齐出现,他会觉得浑身不对劲儿。

  可儿的存在,关家一些老一辈子其实是知道怎么回事的,关父关母那关系……自然也知道。

  不过,陈子昂还真是佩服,关父关母也来看过可儿。

  这一大家子相处起来,好像当什么都没发生过,反倒是陈子昂自己觉得别扭。

  “明天下午吧,他自己过来,我会上班去,先忙自己的,早点下班回来就行。”关馨馨说道。

  陈子昂松了口气,他明天正常起床,上午走。

  那就不怕跟老爷子碰面了。

  没一会儿,关馨馨收起文件,微笑道:“好了,明天你要回幽州,该睡觉了。”

  说着,她关掉客厅的电视,拿文件起身回屋。

  陈子昂看了看手表,现在才晚上二十一点半,二十二点都还不到。

  “我刚才吟诗还没吟完,姑奶奶,我继续给你吟完。”陈子昂一下精力旺盛,跟在关馨馨后面。

  关馨馨进去后没关门,继续往里走。

  陈子昂进去后,才把门关上。

  “姑奶奶,下周……我回不来,下下周,我回来,咱带小家伙们去儿童乐园吧?”

  “好,先洗漱。”

  “那还用洗澡吗?”

  “不用,晚上不是洗过了吗?”

  “那……睡前还洗吗?”

  “看情况。”

  “嗷,若她涉世未深,就带她看尽人间繁华;若她心已沧桑,就带她坐旋转木马。”

  “好好刷牙!”

  “若他情窦初开,你就宽衣解带;若他阅人无数,你就灶边炉台。咳,咳……”

  “又喝了一口吧,叫你好好刷牙……别乱动,擦完脸先。”

  “姐,你真漂亮!”

  “好了,出……唔……”

  ……

  第二天,陈子昂没被闹钟吵醒,而是被关馨馨趴着床边上叫醒。

  睁开眼睛,他看到一张惊艳的容颜。

  她气色非常好,精神状态宛若回到巅峰,正面带极具魅力的微笑看着他。

  “几点了?”陈子昂坐起来,感觉状态很好,像是睡眠充足。

  但闹钟没响,他有些疑惑。

  不是他应该比关馨馨早起的吗?

  正常的话,他昨晚那么累,等闹钟起床,肯定没现在状态这么好,一点也不想继续睡。

  “昨晚洗澡前你去放水的时候,我帮你把手机闹钟关掉了,现在是早上九点,小家伙们都吃完早餐在楼上玩半天了。”关馨馨一点心理负担都没有地说道。

  “你怎么还不去上班?”陈子昂掀开空调被。

  “我昨晚也累,请假了。”关馨馨帮陈子昂把衣服拿过来。

  陈子昂大喜,把关馨馨递过来的衣服扔掉。

  “老头子马上到了。”关馨馨知道陈子昂想干嘛,风轻云淡说道。

  “卧槽!”陈子昂立即心凉大半,哪还有什么兴趣,急急忙忙又自己把衣服捡回来:“怎么提前了?还有多久到?我刷牙洗漱吃早餐还来得及不?”

  “来得及,再做别的就来不及了。”关馨馨帮陈子昂穿衣服。

  陈子昂这才松了口气。

  可等他洗漱吃着早餐的时候,下巴差点掉下来。

  老爷子到了!

  看到老爷子板着脸进家门,后面跟着一脸慈爱的老太太,关馨馨没打招呼,若无其事的样子,陈子昂艰难咽下口中的早餐。

  我勒个去!

  他终于发现自己被关馨馨骗了。

  她明显就是要让他跟老爷子碰面来着。

  “爷爷,奶奶……”陈子昂站起来,硬着头皮开口。

  眼睛余光还扫向关馨馨。

  她面色平静,捋了一下额前的刘海,去客厅那边的沙发坐下来。

  下次不能信她了,说什么再下去就真的要晕了。

  真是的,我怎么这么傻。

  “子昂啊,现在才吃早餐,有点晚了哦。”老太太一脸慈祥,面带微笑,朝他走来。

  老爷子脸色冷峻,看了陈子昂一眼,没理他,拐进客厅。

  “起……起得晚了,昨晚有点累。”陈子昂对老太太的印象非常好,她一直很疼关彤彤和关丹丹,连带陈子昂她也很疼。

  “子昂,过来!”关馨馨在客厅喊他,声音有点怨气似的。

  什么昨晚有点累,当老头子和老太太听不懂吗?

  她不知道的是,陈子昂是实话实说,没想那么多。

  落到老爷子和老太太、关馨馨耳朵里,却不是那么回事了。

  这家伙,还真是……脸皮够厚的,更不知天高地厚。

  怪不得敢和关馨馨走到这一步。

  当然,老爷子和老太太觉得,是关馨馨占据主导的。

  陈子昂在这方面,哪里是关馨馨的对手。

  她得自己愿意才行。

  一旦她愿意,这世间有几个男人挡得住?

  “孩子们是不是在二楼,我去看看他们。”老太太笑盈盈上二楼,她身子还很硬朗,蹬蹬就自己爬楼梯,去二楼看外孙和曾外孙们。

  陈子昂把牛奶喝光,然后也不收拾桌子,前往客厅那里。

  “爷爷。”陈子昂走到客厅那里,低头不敢看老爷子。

  “嗯?”老爷子应了一声,带着疑惑。

  随即又冷着脸开口:“我听错了吗?”

  陈子昂呆了呆,抬头看老爷子,不过只看一眼,他不敢跟眼神凌厉的老爷子对视。

  他看向关馨馨,大姐,老头子什么意思?

  “称呼不对!”关馨馨抱着双臂。

  陈子昂尴尬了。

  “坐下,站着干嘛?”老爷子声音有些缓和,小女儿对他意见很大,让他不敢再给陈子昂脸色。

  陈子昂悄悄摸向关馨馨那边。

  关馨馨坐单人沙发上,老爷子则是自己坐客厅正中央的长沙发上。

  他正搬着小板凳想坐关馨馨身边,老爷子气不打一处来:“坐那么远,我老了,耳朵不太好使,说话我听不到。”

  陈子昂为难了,搬着小板凳放下也不是,不放下也不是。

  坐关馨馨身边他才有安全感啊。

  “坐这就可以!”关馨馨出声,替陈子昂解围,然后又对老爷子说道:“听不清你可以不坐中间,挪过来一些。”

  火药味十足!

  陈子昂满头大汗。

  春暖花开,天还挺凉快的,他却觉得仿似三伏天。

  这是陈子昂第一次同时面对这对父女。

  去年元宵节关家聚会,陈子昂倒是看到老爷子和关馨馨同时出现了。

  但情况跟现在不一样。

  首先,那次人很多。

  其次,那时还没可儿。

  老爷子低头沉默片刻,朝沙发边缘,离关馨馨近的位置挪过来一些。

  距离没多远,陈子昂说话也不会是声若细蚊,老爷子所说的听不到,其实并不存在。

  他只是对陈子昂不满才说的气话。

  不过,在小女儿面前,他低头了。

  陈子昂心中有一丝怅然。

  他想到了他爸妈。

  不管石女王在外界看来,有多么强势,多么厉害。

  回到家,她只是一位母亲。

  对儿子她千百般宠溺,儿子说些气话,能立刻惹她哭,声泪俱下。

  “我会全力支持彤彤!”陈子昂忽然说道。

  老爷子诧异地抬头看陈子昂。

  挺会抓住关键点的。

  老爷子明年就会退下来。

  到时候,关家会进入一段漫长的蛰伏期。

  如果处理不好,老爷子老去,关家会被一点一滴吞噬,再无崛起的可能。

  陈家如今庞大的商业帝国,看它的趋势,生态闭环在趋于完整,到时候将会比情况和局势更加复杂和恐怖的官场里的大家族还要安全,无懈可击。

  陈家在林家还没真正入主紫禁城的这段时间里,尤其是去年被围攻的时候,就关系密切。

  在不发生大动荡的前提下,再给陈家几年的时间,生态闭环最后合拢,就会像资本主义国家那些大财团一样,不说千年万年,至少几百年之内,是无敌的。

  世界风浪再大,风雨再飘摇,它看庭前花开花落,望天上云卷云舒,屹立不倒。

  以国内当前的局势,大动荡是不存在的。

  这个曾千疮百孔,满目疮痍,吃过太多苦头的国家,内部再怎么争斗,国家利益却是至上的。

  谁也不敢,也不会过线。

  “彤彤从小见识广,但现在有些困惑,一时还接受不了……”老爷子又板起脸。

  但没说完,关馨馨冷冷打断道:“她接受得了,并且已经接受了。你们再乱插手,刺激她,她说不得也会像我一样,嫁出去的女儿,泼出去的水。到时候你们什么也得不到。她就算心里肯定这只是我个人的决定,也会觉得是因为你们的逼迫。最后她最恨的只会是你们,而不是我。你们从小对她灌输的理念和压在她身上的责任,现在已经动摇了,出现裂痕。你们有没有想过,她可能还会觉得,连她老公都不被你们放过?她小姑是第一个受害者,然后是她老公,最后才是她……”

  关馨馨的话,让老爷子整个人仿佛被抽空了力气,一下苍老十岁一般,身陷沙发里,一言不发。

  陈子昂忍不住伸手,安抚关馨馨,别刺激老爷子了。

  “成也女人,败也女人……何况两个这么漂亮的女人……”老爷子不愧是经历大风大浪的人,很快缓过来,但脸上的表情很复杂,似笑非笑,似苦非苦。

  陈子昂和关馨馨没说话。

  老爷子又叹气道:“船大,不好掉头。但我是站你们这边的,希望你们记住,和气为重。”

  “当年你也这么说过,站我这边,结果呢?”关馨馨冷冷说道。

  陈子昂有点来气了,也不管我吃醋不吃醋,就那么放不下以前吗?

  还提!

  “有可儿了还不知足吗?你们这群整天算计来算计去的神经病,厉害就去搞外人啊,搞自家人算什么本事?”他火气腾地就上来。

  但很快,他的这股火气就被关馨馨一句话给熄灭了,点滴不剩,荡然无存。

  他直想找个地洞钻进去。

  *****

  (ps:两百万字了……

  这个月过得很艰辛,经常忍不住想找朋友诉说,举目却无人。

  也曾一次次在章节后面想跟大家说点什么,最后怕影响大家,一次次又删掉。

  快一个月没推荐,订阅在掉,虽然我在努力写好,却感觉无能为力。

  我现在想说的是,我以后靠大家的订阅吃饭啦,住得好不好,也看大家。

  因为过几天,我开始出去看看。

  虽然向往远方,但我很清楚,远方一无所有。

  即便如此,也得出去了。

  每个生命都是一个传奇,每个传奇的背后,都有一个或精彩或忧伤的故事。

  身上发生的事就不多说,提前告知一下,接下去我有一段时间会一直在路上。

  明天在哪里,谁会在意你,即使死在路上。)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