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言情小说>巨星来了>目录>

第788章 一去不复返(感谢思念or遗忘的万赏)

第788章 一去不复返(感谢思念or遗忘的万赏)

小说:巨星来了作者:念笯娇字数:4239更新时间:2018-12-22 08:49:20

  

  全本言情小说 ,巨星来了

  反省良久,蕾哈娜又拿起手机,给王雨打过去。

  “亲爱的雨姐姐,我又想你了。”蕾哈娜跟王雨撒娇。

  那边的王雨习惯了西方人的这种口吻,一点也不觉得鸡皮疙瘩。

  何况,蕾哈娜年纪比王雨小很多,晚辈在长辈面前撒这种娇,不会让人反感。

  蕾哈娜固然有些放浪形骸,但很少跟外人使用这些语气。

  王雨跟她不熟,没觉得有什么异常,笑着说道:“只是想我?那我挂了,你继续想去。”

  蕾哈娜顿时急了:“不不不,雨姐姐,我有事。”

  “什么事?”王雨对熟人才和蔼,对蕾哈娜这样的,向来很严肃,说不苟言笑也不为过。

  蕾哈娜有些不好意思说道:“雨姐姐,我的中国站演唱会,下个月就举行了。”

  “恭喜恭喜,只要你还愿意,我的档期留给你,到时候替你登台助阵。”王雨说道。

  蕾哈娜向来耿直,但这次,有些耿直不起来了,弱弱问道:“雨姐姐,我是想说,嗯,我想问问,gold zang到时候有档期吗?”

  王雨笑了:“这我就不知道了,他不止一个唱作人的身份,还兼顾很多角色。所以,他非常忙。”

  蕾哈娜吃惊,gold zang还有别的身份?

  开公司,还是啥?

  蕾哈娜看了gold zang昨晚的视频,觉得这样的歌手,跟她是同类。

  他们这类唱跳歌手,付出的时间和努力,远不是只会站在舞台上安安静静唱歌的歌手能比的。

  因为练舞很痛苦。

  偶尔学套难度不高的舞蹈,出去登台装逼的歌手,那就不用说了。

  但蕾哈娜看得出来,gold zang绝对不是那种学个舞蹈,装下逼就撤了的人而已。

  他下过真功夫!

  而且还是常人难以想象的功夫,以致难以顾及其他的事情。

  有时候,一个舞蹈动作的背后,就是长年累月的积淀。

  像昨晚gold zang的舞蹈,学个三分像,甚至七分像,可以,难度不高。

  但学到gold zang那地步,就绝非几个月就能练出来的了。

  甚至,没有舞蹈天赋,根本练不到gold zang那境界。

  “雨姐姐,gold zang那么忙,还两次跑去中国登台,我的……”蕾哈娜小心翼翼说道,怕引起王雨的反感。

  她意思是,gold zang都可以因为阿黛尔和泰勒两次跑去中国,多我一次也不多啊。

  王雨一愣,而后笑道:“蕾哈娜,我可以明确跟你说,gold zang下个月不会在中国登台了,他很忙,也不需要了。”

  蕾哈娜感觉有史以来第一次碰鼻子,还碰得头破血流。

  她现在说是全球年轻一代最耀眼的几位女歌手之一也未尝不可。

  甚至算上影视圈,她在娱乐圈的人气也不低。

  结果想邀请gold zang都邀请不到。

  公司运作,主办方运营,蕾哈娜的演唱会助阵嘉宾,那是很多歌手打破脑袋想挤上去,拿到露个脸的机会。

  “噢。”蕾哈娜显然很失望,想想确实是,gold zang在中国登台两次,基本上就够了。

  失魂落魄挂断电话,蕾哈娜都无心为接下来的全球巡回演唱会准备了。

  而这一天,也就是gold zang在阿黛尔中国站演唱会登台下来的第二天。

  全球娱乐圈媒体一致将其推上神坛。

  尤其是美国。

  美国人和娱乐圈媒体都已经把gold zang当作他们美国人了。

  对于本土的“巨星”,他们自然更加偏心。

  《Smooth Criminal》这首歌又是传播正能量,“消除犯罪”。

  多励志!

  一时间,《Smooth Criminal》登上各大音乐榜单。

  即便阿黛尔说gold zang会在一周之后泰勒的中国站演唱会上揭面,但还是有各路娱乐记者想扒出他的身份。

  就算等几天,很多人也不愿意等,就想立刻知道。

  阿黛尔对陈子昂佩服得简直五体投地,他登台自始至终都没说一句话。

  为什么?

  因为陈子昂自己都知道,他即便开口,说的是英语,口音也会泄露。

  他不是英国人,也不是美国人,英语再好,总会泄露一些口音。

  假如母语是英语,认真学某一个地方的口音,难度还不是特别大。

  但陈子昂不是啊。

  他学美国口音?学英国口音?

  他可没那么多时间和精力。

  有时间,他就想多回临安看孩子。

  即便回临安的路上,他还忙着写剧本修改剧本编曲啥的。

  这不,在全球媒体谈论他和昨晚阿黛尔演唱会的时候,他已经坐上了回临安的飞机。

  “一筒,九条,摄影学得怎么样?”飞机上,陈子昂不忙手里活的时候,询问坐他一旁的一筒和九条。

  三人坐的是头等舱,舱里都是一些年纪挺大的有钱人,没人认出台下没发型,没修眉的陈子昂。

  闻听陈子昂的问话,一筒和九条有些忧伤。

  老板多才多艺,他们似乎也不能太平凡。

  所以陈子昂让他们没事就学拍照,摄影。

  两人根本不爱这个啊。

  但有时候出勤的时间被老板拿来让他们学这个技能,他们不知道怎么拒绝,只能去学了。

  “我……还好。”

  “能录,但不知道能不能达到要求。”

  一同和九条有些不自信。

  陈子昂笑道:“跟你们讲,我见过一个开卡车的,后来转行当导演,电影票房创下世界纪录。”

  一筒和九条将信将疑,我们不混这行业,不关注,你别忽悠我们啊。

  事实上,陈子昂算是忽悠他们了,也不算是。

  因为这个时空没有卡梅隆。

  “等过段时间,咱一起进军营。”陈子昂又对一筒和九条说道。

  “陈总,进军营干啥?”一筒苦着脸问道。

  九条也疑惑。

  “把你们的一身肥膘降下来呗,我也该好好锻炼一下咯。”陈子昂笑道。

  一筒和九条有些惭愧,复员后,他们确实松懈了很多。

  现在不说满身肥膘,至少肚腩看起来有些日子了的样子。

  “锻炼为啥要去军营?”九条问道。

  “高强度的,走你们当初走过的路。”陈子昂说道。

  一筒和九条震惊,那是自虐啊。

  就算现在,他们回想起以前的训练,都有些不堪回首。

  “陈总,你可能扛不住。”一筒好意道。

  “没事,慢慢来。”陈子昂也不退缩。

  一筒和九条内心惊叹,老板能混到这地步,确实应得的。

  明明能靠脸吃饭,他却靠才华。

  明明能靠才华吃饭,他却还要虐待自己更上一层楼,成就累累硕果。

  一筒和九条现在都觉得林思妍和陈子昂可能好上了,但没亲眼见过,他们不敢百分百肯定。

  就算亲眼所见,他们现在也不会什么都跟上面报告。

  飞机降落临安,陈子昂从机场直奔关馨馨府邸。

  二楼还是那么热闹,三小孩不睡觉的时候经常围一块玩。

  不过陈子昂陪三小孩玩了半天后发现,以前天天抢可儿玩具的囡囡,今天不敢抢可儿的玩具了。

  “昨天被她妈妈打怕了。”负责照看囡囡的保姆对陈子昂说道,看着囡囡的眼神里有些宠溺。

  阳阳和囡囡已经满一岁,会走路,还会哼哼说几句话。

  虽然还不能完整表达自己的意思,但差不多能认人,也能看懂大人的喜怒哀乐。

  可儿需要人扶着才能走,但比阳阳和囡囡会多说些话。

  “姑奶奶,姑奶奶……”

  虽然是周日,但关馨馨出门去忙了一阵子,回来后,可儿叫嚷着。

  陈子昂一头黑线。

  “是麻麻,不是姑奶奶。”他捏着小家伙的脸蛋。

  似乎受到陈子昂的影响,阳阳和囡囡冲关馨馨喊“麻麻”。

  “他们平时称呼你这么混乱吗?”陈子昂很尴尬。

  “偶尔。”关馨馨跪坐一旁,跟小家伙们玩。

  有陈子昂和关馨馨在,三个保姆已经或有人去做饭,或有人去打扫卫生,或有人去给小家伙们洗衣服。

  “彤彤昨天打囡囡了?”陈子昂问道。

  关馨馨没看陈子昂,和囡囡玩,头也不抬问道:“囡囡今天是不是很乖?”

  “嗯。”陈子昂看着囡囡,她虽然眼睛时不时瞄向可儿的玩具,但没敢动手抢了。

  估计昨天被她妈妈打怕了,一时还心悸。

  过几天就不知道了。

  陈子昂又看向阳阳,据说这小家伙最无辜,什么也没做,一脸天真地就被他妈妈抓住一阵打。

  “彤彤压力可能比较大,别跟她吵架。”关馨馨叮嘱陈子昂。

  “哪敢。”关馨馨这么嘱咐,陈子昂有点不自然。

  随即,他好奇问关馨馨:“姐,你压力不大吗?”

  “还好。”关馨馨站起来捋了一下裙子,重新跪坐下来。

  陈子昂手痒,继续帮她捋裙子。

  捋着捋着,关馨馨雪白的脖颈朝他这边转过来。

  陈子昂连忙撒手:“还挺翘挺圆实的。”

  “他们可能开始有点记忆了,正经点。”关馨馨伸手,把可儿又要送嘴里的玩具扯出来。

  囡囡乌黑发亮的眼珠子,在陈子昂和姑奶奶身上转来转去。

  “囡囡应该懂事最快。”关馨馨笑着看向囡囡。

  这时,阳阳突然伸手要夺囡囡的玩具。

  陈子昂和关馨馨还没来得及阻止,囡囡就一只手护着自己的玩具,一只手习惯性地拍过去。

  “啪~”

  “哇~”

  响亮的耳光过后,是阳阳大哭的声音。

  “我去!”

  陈子昂连忙把小家伙抱起来哄:“囡囡的玩具你也敢抢,被打了吧,怎么就不长记性。”

  可儿这个时候也不老实,伸手抓囡囡的玩具。

  囡囡扬起手,顿了一下,没打下去,似乎怕又被关彤彤暴打,哇哇大哭起来。

  关馨馨无奈,只得把囡囡抱起来哄。

  可儿不知道是没抢到玩具还是看到没人抱,也坐那里大哭起来。

  “我擦。”陈子昂发现,两个大人有时真的照顾不来三个小孩。

  也幸亏他手臂长,一边哄阳阳,一边捞起可儿哄。

  即便这样,抱着两个小孩也不好哄。

  有个保姆闻声赶来。

  三个小孩都哭,她就知道两个人照顾不来。

  最艰难的时候,家里六个保姆轮流照顾三小孩,不然都扛不住。

  最后还是陈子昂当牛做马,让三小孩坐他背上,他在地上爬来爬去,他们才不哭。

  ……

  第二天一早,陈子昂趁保姆还没起床做早饭,急急忙忙爬起来,跑出关馨馨屋子,回去换了一身衣服,然后出门跑步。

  晚上,陈爸过来吃了顿晚饭,然后又回去。

  石妈这周没在临安。

  不过陈子昂觉得也没太大关系,她每个月都会去幽州一趟,母子见面的次数算挺多了。

  “爸,我就不回咱家了哈。”陈子昂送陈爸出门。

  陈峰没回应,有些落寞道:“从过完年到现在,几个月了,我们一家三口没一起吃过一顿饭。去年你还大半年没回临安一趟……”

  陈子昂沉默。

  似乎,很久很久了,他没在家里陪爸妈。

  那个一家三口,即便在各自房间忙活,睡觉,也是一种幸福的岁月,一去不复返。

  “我回去了。”陈峰忽然拍了拍儿子的肩膀,笑道:“已经很好了,公司里有很多员工是外地外省的,天南海北,北到黑龙江,南到海南,西到安西省,哪个不是一年才回家一趟?”

  看着父亲脸上越来越多的皱纹,头上越来越苍白的头发,最后身影没入黑幕中,陈子昂呆呆伫立在院门口。

  他有老婆,有孩子,可以不是见这个,就是见那个。

  父亲也有老婆,有孩子,却越来越少见到老婆和孩子。

  他越来越孤独。

  陈子昂又开始怀疑,当初借助妈妈对他的溺爱,把父亲拉入坑,建立起石子峰科技帝国,是不是对的?

  帝国越来越强盛,但平平凡凡的日子,简简单单的幸福,却渐行渐远。

  像童年一样,去而不返。

  陈子昂曾问过妈妈,后悔走这条路吗?

  妈妈毫不犹豫回答:不后悔,只要你过得好。

  他也问过父亲。

  但父亲有些犹豫,然后说道:你妈妈觉得很值得,我也就觉得很值得了。

  陈子昂觉得,不需要别人,只需要身边的亲人,他就能感觉到自己是世界的核心似的。

  离开幽州回来的那一晚,关丹丹对他说过,他在舞台上,就像是宇宙的中心,超级帅!

  一瞬间,他感觉身上压下很多很多他以前没感受到的责任。

  而这些责任,都是幸福的。

  做父母的骄傲,为孩子树立父亲的榜样,给老婆温暖的臂膀……

  于是,楼上的孩子和保姆都睡下了,关馨馨隐隐听到外面传来一首让她怦然心动的诗歌。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