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言情小说>巨星来了>目录>

第778章 一日千里

第778章 一日千里

小说:巨星来了作者:念笯娇字数:4137更新时间:2018-12-22 08:49:12

  

  全本言情小说 ,巨星来了

  《扶不扶》小品演出完毕,李秋婷等三位演员下场,台下响起热烈的掌声。

  现场观众的实时表现并不重要,人并不多,很多现场掌声、笑声都是节目组提前准备录好的。

  彩排多次,现场又有部分观众早就看过,反应远没第一次那么强烈。

  强烈的是直播前的亿万观众,他们可都是第一次看到啊。

  《扶不扶》的台词针砭时弊,一播完就引热议。

  田晓生的有些铁粉甚至还看到,他在表演的时候,说拍照,是真的拍了。

  因为他们看到田晓生在《扶不扶》节目还进行的时候,就发了一条带图片的微博,里面的照片和小品中他拍老太太的角度完全契合。

  网友疯狂转发。

  “太调皮了,居然真的拍照了!”

  “哈哈,还能看到老太太清晰的眼神和面庞呢。”

  “秋女神化妆化得那么老,哈哈。”

  “一人饰三角就是好啊,下来换角色衣服的时候,还能抽空发个微博,吃几个饺子都没问题。”

  “田田这么皮,也可以去拍喜剧电影啊,我是说当主角,而不只是导演。”

  “支持田田!”

  “……”

  大家对郝健的表演很认可。

  有些李秋婷的粉丝,甚至都忘了那是李秋婷扮演的老太太。

  曾经的女神啊,去饰演一个老太太,风格迥然。

  以前的李秋婷,从不走喜剧风格。

  自从出演《投其所好》小品后,她开始有些笑星的味道。

  现在又借着《扶不扶》走上喜剧之路。

  “红星的路越走越窄,李秋婷是越走越宽啊。”

  圈内都无言以对。

  “主要还是看有没有好作品吧。”

  最后,圈内追根溯源,发现红星路窄是事实,但有时并不需要路啊。

  飞过去不就行了?

  春晚结束后,网友评出这一届春晚带来笑声最多的节目,毫无疑问是《扶不扶》。

  “你这走是能走啊,可你这是按表走啊。”

  “你这么顽皮你家里人知道吗?”

  “你要这么说话咱以后还能不能一起玩耍了?”

  “我一老太太搁这儿趴半天,你以为我趴活儿呢?”

  “……”

  很多台词,俏皮幽默,被观众大量转发,并成为新的一年网络流行语。

  这跟当初徐然等人猜测的几乎一模一样。

  台词中,“这么和你说吧,哥以前开的是大奔”,和结尾处的“人倒了还可以扶起来,人心倒了可就扶不起来了”因为直指社会热点,爆笑吐槽中传达正能量而受到观众强烈赞许。

  更有无数观众表达和小品中一样的困惑,如果真是自己遇到了,扶不扶真是个问题。

  小品《扶不扶》深刻反映了当今社会热点问题,老人摔倒到底扶不扶?

  老人讹诈、肇事者推卸责任,其核心仍然是在讨论传统道德。

  以春晚小品《扶不扶》中的郝健来说,本是热心肠想搀扶起摔倒的老人,谁知老太太一跤摔懵了,愣是“讹”上了好心人。

  好在年轻人比较聪明,当时还能想起来路边有监控,可又谁能预料到,这节骨眼上,监控却坏了。“跳进黄河也洗不清”很好地形容了当时乐于助人的郝健的心情。

  路上看见摔倒的老人扶不扶?

  看完这个小品后,很多网友乐呵的同时,陷入沉思。

  上至中年,家里的砥柱,下至小学生,仅仅几岁,有过太多被讹的案例,到头来不仅好人惹上了官司,可能还会落得个不道德名号。

  于是很多网友思考后,无奈斩钉截铁地说:不扶。

  在没有充足的证据前提下,冒然扶起一位摔倒的老人,其结果很难想象。

  好人被讹诈,这是一种人心的缺失。

  正能量让人主动伸出援助之手,只不过总会有这样或那样的因素让人撇不清关系。

  在这个小品中,郝建推着一辆被撞坏的自行车,而又“恰巧”该地区监控系统坏了,连路过的大叔都劝说赶紧跑,难免有太多的巧合让人无从解释。

  小品中的其中一位客串角色,则又表现出了另一种社会现象。面对摔倒老人采用拍照方式,只不过他直接上传微博、微信,这种看热闹、置之不理的态度也是人心的缺失。

  遇见摔倒的老人该怎么办?很多网友和法律专业人士纷纷支招。

  “首先要及时报警,在警察来之前尽量保护好事发现场;其次,有必要通过手机录制视频,留足证据以免被讹诈;再次,如果条件充分可以找来路人见证,在警察、急救车到来之前可以尝试与老人近距离沟通,采取一些急救措施。”

  最后,大家依然有些帐然若失。

  “人心倒了,扶不起来。”

  “扶不扶是十分矛盾的事情,近两年来媒体大量报道了扶人被讹的事件,但是我们也看到了许多正能量,比如盛京老大爷被撞,面对撞人者轻松说道‘我有医保’,尽管事后多方查证该大爷并没有医保,但老大爷释放的正能量值得我们肯定。一个善意的谎言在这个冬天温暖了多少人的心。”

  “归根结底,老人倒了你扶不扶?这个问题留给大家去思考。这届春晚对语言类节目抱着宁缺毋滥的心态,选出《扶不扶》这种热点,非常能引起观众的共鸣。”

  “……”

  此外,王茵在春晚上唱的《歌唱祖国》,也引起很多老一辈人的共鸣。

  甚至也有不少年轻人听到后热泪盈眶。

  尤其是那些怀着美好愿望出国去的人,有钱人还好说点,但没钱的居多,混得不好的是大多数。

  这些人听到这首歌,一个个潸然泪下。

  “越过高山,越过平原,跨过奔腾的黄河长江;宽广美丽的土地,是我们亲爱的家乡……”

  柔软到极致的歌声,却是让无数浪迹异国的人洒泪的一大点。

  这一切的幕后功臣陈子昂,却没上春晚。

  网友又炮轰央视春晚节目组。

  “说,是不是你们记仇,没让我们的黄金子昂上春晚?”

  “这么大一个台,气量太小了!”

  “当年的恩怨,早该放下了吧。”

  “据说还是因为你们内部的人,当年子昂才临阵上不了台。”

  “啊,是这样的吗?”

  “没错,央视自己的问题,然后一直封杀陈子昂,太恶心了。”

  “这几年央视春晚最大亮点的节目,背后都是陈子昂的功劳,看人家为了全国人民能看个好晚会,什么也不计较。你们呢?”

  “为陈子昂抱不平!”

  “再这么整,央视春晚我不看了,看就看陈子昂的节目。”

  “……”

  央视觉得好无辜,沉默了这么多年,不得不亲自出来辟谣。

  “这两年,我们的春晚节目组一直有邀请陈子昂先生,陈子昂先生的忙你们也知道,来不了,只能送来节目。我们是冤枉的啊。”

  央视官微大吐苦水,实在忍不了了。

  这几年一直被网友吐糟,再不解释以后就真的跟郝健一样,跳进黄河都洗不清了。

  网友不信,跑去陈子昂的微博下询问。

  “黄金大哥,是不是真的?”

  “子昂大大,央视没骗我们的吧?”

  然而,陈子昂没回应。

  特么的,央视都急眼了。

  他们也看得出来,这几年陈子昂输送那么优秀的,带有政治风向的节目,让上面很高兴。

  但他本人却没上春晚,怎么回事?

  政治风向那么正确的人,牺牲一下跟家人团聚的机会,让全国观众看看,肯定没问题的啊。

  那既然陈子昂没问题,有问题的难道不是央视吗?

  “蛋疼,他那是捧我们越高,我们越危险啊。”

  央视的领导都牙疼了。

  “都说这个人很危险,特么的何止危险,杀人不见血,吃人不吐骨头,都没法形容。”

  春晚举办得不错,但领导们心头笼罩阴云。

  感觉自己是温水里正在被煮的青蛙似的,什么时候死都不知道。

  领导们的领导都暗示过了,尽量邀请陈子昂上春晚一次。

  “问问他需要什么,今年的大年三十跟观众见个面吧?”领导们亚历山大。

  别以为上面不上网,不看民意。

  呵呵,连紫禁城里那几位都关注呢。

  或许不是他们本人在关注,但他们有中国最强大的团队在关注好吗?

  再红的明星等公关团队,在那几位的团队面前,简直是玩家家。

  人家才是最顶尖的。

  过了年,大家开始走亲戚窜门,找朋友。

  陈诗诗也不例外,大年初三就去串王茵的门。

  “《扶不扶》和《歌唱祖国》的话题现在都没那小家伙的话题热啊。”陈诗诗和王茵聊天。

  “他什么话题?”王茵没关注,还不知道呢。

  陈诗诗只得解释道:“网友好像积怨太深,一直在炮轰央视春晚节目组,甚至连央视都全部骂上了。”

  王茵惊奇:“怎么回事?”

  陈诗诗笑道:“小家伙一直不上春晚,去年《我不是大英雄》那么火,也不见他上春晚,网友对央视春晚节目组有意见了呗。说央视太小家子气。”

  王茵不由得笑了起来:“他低调。”

  听到这话,陈诗诗气鼓鼓的:“上次他说他看一本什么小说,《明星天王》还是《巨星来了》?”

  王茵摇头:“我哪记得。”

  陈诗诗冷哼道:“他说那本书的作者很低调,作者的读者更低调,不但不打赏,也不投推荐票,更不收藏,甚至连订阅都不订……”

  王茵好奇:“打赏,推荐票,收藏,订阅是什么?”一副能当饭吃吗的疑问。

  陈诗诗没解释,郁闷道:“不用管这个,我去找了,没找到那两本书,骗子。”

  此时的陈子昂,已经带老婆和孩子去江城娘家探亲。

  由于怕孩子在高铁或飞机上哭闹,为了不扰民,石佳让女王号送他们一家子过去的。

  下飞机后,看到来接机的关母和关丹丹后,陈子昂看着机场四周惊叹:“我们国家的发展,真是日新月异……一日千里啊。”

  关彤彤红着脸:“那还用你说!”

  关母和关丹丹早被那两个小家伙吸引住了,根本没听陈子昂扯淡。

  第二天,已经下乡回来的关父和一些同僚要去黄鹤楼,邀请陈子昂一同前去。

  这是关父在江城的最后一年,今年就会回幽州,然后可能再去别的地方。

  “爸妈以后不在江城,大概我也没什么机会来江城,登黄鹤楼了,那就去吧。”陈子昂同意前往。

  两小孩被扔家里给保姆带,一大家子前往黄鹤楼。

  不知道怎么的,关父的那些朋友中,居然有人认识陈子昂。

  不仅是年纪大的认识,年纪小的,也认识。

  关父的朋友虽然都是中年左右的年龄,但他那些朋友也带晚辈来了。

  就如关父带陈子昂、关彤彤和关丹丹一样。

  “楼里大厅中央,墙上的那首诗是你写的吗?”有个初中生模样的小姑娘跑过来问陈子昂。

  “哪首诗?”陈子昂问道。

  上次他和关馨馨等人来的时候,上面已经有古人写的诗。

  陈子昂还不知道,崔颢的《黄鹤楼》已经被景区和文化部当成他写的,然后临摹关馨馨的字写上去了。

  “就是‘昔人已乘黄鹤去’那首呀。”小姑娘一脸期待说道。

  陈子昂不好意思说是自己写的,沉吟了一下说道:“文章本天成,妙手偶得之。”

  “哇!”文艺小姑娘瞪大眼睛,眼里似乎满是红心,出口成章。

  这是变相承认,那就没错啦。

  小姑娘一路缠着陈子昂问东问西,官家的千金大多很豪爽。

  自卑,胆小等跟她们几乎是无缘的。

  关丹丹时不时瞥陈子昂那边一眼,然后看看那小姑娘的身板,毫不在意。

  跟当年的她一样。

  陈子昂肯定完全没兴趣。

  男人,都喜欢苗条,胸大,屁股翘的。

  陈子昂很男人!

  那小姑娘,苗条是苗条了,但干瘪瘪的,没胸没屁股。

  再次登上黄鹤楼,不知道谁开始起哄,问陈子昂还能再为黄鹤楼写一首诗吗?

  陈子昂一看周围,擦,笔墨都准备好了。

  关父他们也太信任他了。

  今天邀请他过来,原来还暗藏目的。

  “我试试吧。”陈子昂点头。

  关彤彤本来想上阵,拿毛笔替陈子昂写,关丹丹抢先一步:“我来我来!”

  陈子昂的诗,小姑的字,现在都挂大厅中央了,甚至流传到全国。

  她也想让自己的字流传千古。

  陈子昂沉吟片刻,诗句脱口而出。

  当众人听到这两句诗后,晕倒一地。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