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言情小说>巨星来了>目录>

第772章 令人敬畏的剧本

第772章 令人敬畏的剧本

小说:巨星来了作者:念笯娇字数:4052更新时间:2018-12-22 08:49:07

  

  全本言情小说 ,巨星来了

  “子昂,你打算让哪个导演拍啊?投资大概又是多少?”李雨晴惴惴不安问道。

  她家可不像陈子昂家。

  陈家做生意,亏几个亿都不会多眨几下眼。

  而李家,就算只是亏几百万,都很肉疼。

  两者不在一个档位上。

  伯玉影视的新人导演很多,李雨晴知道的起码有九个。

  都没什么代表作。

  有的话就是广告,MV等小作品。

  但那些作品怎么能跟上大银幕的电影比?

  打个形象的比喻,拍小广告和MV,跟拍电影比,就像开碰碰车跟开重型卡车比。

  甚至是开碰碰车和开飞机比。

  “可能是杜雁翎,也可能是辛宁他们几个。”陈子昂说道。

  陈子昂说可能是杜雁翎的时候,李雨晴感受还好,一说刚签入伯玉影视没多久的辛宁那些导演,她的心一下提起来。

  “这个靠谱吗?”她忍不住脱口而出。

  陈子昂想了想,老实回答道:“我其实也不知道,我能保证的是终剪权我来。”

  李雨晴苦着脸:“那我投,还是不投?”

  陈子昂眉头一皱:“拍电影这种事,就算是一直很自大的我亲自上阵,也不能跟谁百分百保证稳赚。这是投资,想规避所有的风险,那是不可能的。以前我也跟你说过,《夏洛特烦恼》和《我不是大英雄》我也都不能保证不会亏本……”

  李雨晴怕陈子昂拦她上车,连忙说道:“我投,但大概投资多少,子昂你心里有个底了吧?”

  陈子昂脸色这才缓和一些。

  这个表姐,没姨妈石慧会做人、来事。

  从她开始跟自己混后,很多机会给她了,她偏偏都太胆小。

  想稳赚,那还是老老实实上班算了。

  上班还有公司倒闭,老板跑路,工资拿不到的时候呢。

  劳动仲裁?

  那么麻烦,人心不齐的话,想追讨回全部工资也不容易。

  有很多人就是嫌弃麻烦,还不如继续找工作挣钱。

  他们觉得,劳动仲裁所花的时间、精力,拿去上班更划得来。

  “我的底线是八百万,不会给太多。多了就不算是考验了。你这次是唯一的制片人,怎么控制成本,你比我还在行。”陈子昂对李雨晴说道。

  李雨晴心底微凉。

  这部电影是在给伯玉影视的新人导演练手?

  “好了,这部片子,不管你投不投,制片人都是你,这几天抽空开始准备吧,年前立项,年后启动。”陈子昂也不管李雨晴了。

  李雨晴心里还有很多话想问陈子昂呢,比如电影分镜做足了吗,他担任什么角色,监制,还是什么?

  但既然陈子昂下逐客令了,她只得抱着剧本退出房间。

  混片场这么久,李雨晴对电影的制作流程和细节早就滚瓜烂熟。

  李雨晴走后,陈子昂在沙发上静坐片刻,然后拿出手机,打了个电话。

  没多久,房门响起。

  陈子昂起身去开门。

  “陈总,听秋婷姐说你找我啊。”来的是杜雁翎,他没《爱情公寓》第三部拍,现在在陈子昂剧组这混。

  陈子昂让杜雁翎先进屋,房门则虚掩着。

  “等下秋婷姐和辛宁也会过来。”陈子昂解释道,回来坐沙发上。

  杜雁翎问道:“明天的拍摄计划没什么变化吧?”

  “没有,今晚不聊这部电影,谈点别的。”陈子昂指着饮水机对杜雁翎说道:“你渴了自己打水喝,我就不跟你客气了。”

  杜雁翎本来也不渴,但跟陈子昂独处,有些不自然,得找点事做,便起身去打水。

  等杜雁翎打完水,辛宁也到了。

  他跟杜雁翎都是北影导演系毕业的,师兄弟关系。

  但辛宁现在在影视导演界默默无闻,没杜雁翎有名气。

  杜雁翎怎么说也拍出过两部大火的《爱情公寓》了。

  辛宁进门后,李秋婷也很快过来。

  “女人就是麻烦,给你电话,最先来的却是他们两个。”陈子昂吐槽李秋婷。

  李秋婷早就不在意。

  陈子昂在她那是有名的“耿直哥”。

  当然,也是有名的“坑神”。

  “有老婆有孩子了,就能这么随便说女孩子,得罪女孩子吗?”李秋婷虽然习惯陈子昂的吐槽了,但她也习惯了反击。

  “必须啊,我又不指望讨好你们女孩子,然后在你们中间找个女朋友、老婆。”陈子昂和李秋婷斗嘴很随意。

  杜雁翎和辛宁在一旁陪笑,完全不敢多嘴。

  他们两人自觉还没达到陈子昂和李秋婷那层次。

  陈子昂和李秋婷是老板,身份地位人气跟他们不一样。

  “都说结婚了的男人更有魅力,怎么我看你是越来越不讨人喜欢了?”李秋婷在陈子昂旁边坐下来。

  陈子昂没继续跟李秋婷斗嘴,拿出两份打印好的剧本,分别递给杜雁翎和辛宁:“你们两个都看一下这个剧本,看完前两页,跟我说一下感想。”

  杜雁翎和辛宁连忙接过剧本。

  “那我现在先看看了。”辛宁比杜雁翎还拘谨,没办法,他资历比杜雁翎还低一两筹。

  杜雁翎现在都还没混进田晓生和郝健那层呢。

  伯玉影视的这些导演,大致有个圈子和等级。

  最高级是陈子昂和田晓生、郝健那一层。

  然后是李隆基和李秋婷、杜雁翎这一层。

  最底层当然是辛宁这些没出过大作品、红片的人了。

  李隆基虽然没拍过电影,但资历太老,又是陈子昂当初挖过来的,所以能进陈子昂那一层玩耍。

  李秋婷是老板之一,自然不用说了。

  田晓生和郝健则是都是十亿俱乐部导演,所以也有资格入陈子昂那档次。

  “你们先慢慢看,不急。”陈子昂说道。

  李秋婷好奇问道:“我的那份呢?”

  “你没有。”陈子昂笑道。

  李秋婷有些急了:“这里就数我最闲的吧,我的戏份又不多,给我点活儿干呗?”

  陈子昂想了想,走进里屋,拿出一沓A4纸出来。

  “你不是想学我吗,这个给你!”他把一部电影剧本扔到李秋婷面前。

  李秋婷眼睛一亮。

  陈子昂拍的《我不是大英雄》,实在太令她眼红了。

  她一直闹着想拍一部现实主义作品。

  但她没有剧本啊。

  最近别人家的影视公司不是到处找陈子昂谈合作,就是想托关系找他,求个剧本。

  请陈子昂拍他们的剧本,那是不用想了。

  投资?

  那好像也没门路。

  那求剧本总可以吧?

  反正绞尽脑汁各种求和蹭。

  李秋婷拿起剧本,速度看起来。

  她不想拍《还珠格格》系列了。

  看到田晓生和郝健都进十亿俱乐部,她哪能安心下来?

  她以前本来就是在电影圈混的,拍电视剧,她就是想着为进军电影圈导演做准备而已。

  杜雁翎和辛宁看了半个小时剧本,终于停下来。

  “陈总,我喜欢这部喜剧电影剧本。”辛宁涨红着脸说道。

  杜雁翎本来也想说他喜欢,想拍,但辛宁提前开口了,他呆了呆,也厚着脸皮说道:“陈总,我觉得也很适合我。”

  两人开始抢了起来。

  陈子昂笑道:“我先提前说明一下,这部电影的成本会控制得很厉害,超过六百万公司不会投,要请的演员我在剧本里面有建议了。终剪权在我手里,你们按照我的要求和建议去请人,去拍。对了,大概我表姐会入股,所以我没打算让你们当成练手,是要给我挣钱的。”

  杜雁翎和辛宁一惊。

  我擦,成本这么低?

  是网络电影吗?

  还是老板的表姐投的,那亏了不是打老板的脸吗?

  老板不好跟表姐交代的吧。

  真拍亏了,以后想再和老板要剧本,要投资,基本上就难了,不知道何年何月。

  杜雁翎和辛宁都开始犹豫起来。

  “不急,可以拿回去再看看,研究研究,到时候找我聊,如果你们都不愿意接,我再找人。如果都愿意接,那做个计划,我和秋婷姐几个看谁做得比较好,就交给谁。”陈子昂说道。

  杜雁翎和辛宁松了口气,不是现在选择,那就好。

  可以回去再研究研究。

  没多久,两人拿着剧本离开。

  李秋婷则还在看剧本,看得很入迷,一会儿眼睛发光,一会儿黛眉微皱。

  陈子昂看着李秋婷的表情,觉得很好玩。

  认真起来的女人,一样是很可爱的。

  他给李秋婷的这个电影的剧本,在前世赫赫有名。

  它以浓烈的色彩、豪放的风格而为人所称道。

  影片塑造了一批中国普通老百姓群像,歌颂了他们敢生、敢死、敢爱,敢恨的民族精神,也对中华民族的历史、性格、心理、文化以及生存方式作出了思考。

  该片最大的特色是拍出了中国人豪迈爽快的一面,跟中国内地电影一贯的哀伤沉重的传统风格大相径庭。

  在取景和色彩的运用上,它有着出色表现,男女主角野合的那一段,有中国电影罕见的“景人合一”之美,令人看得畅快淋离。

  但其实,这部电影并不是十分具有现实性的作品,也不是一种对民族文化的寻根。

  相反,在这个联系三代的以过去时回叙出来的故事中,塑造的是一个未来意义的人格,是一种人格理想,超越了具体的社会表层,具有人的本性与本质的深度,影片自始至终所呼唤的主题就是勃勃的生命力,就是张扬活得不扭曲、无拘无束、坦坦荡荡的生命观。

  因此摆在观众面前的作品不是一个已被理解的世界,而是对一个世界的生命的理想。

  它不同于以往任何一部反映农民的影片,它的视角已从传统的对土地的礼赞转向了对生命的礼赞。

  故事的超常特点决定了叙事的非现实性,故事的地点也被淡化。在影片中甚至淡化了社会最基本的结构——村落。影片中的所有叙事元素与视听元素都在为这种自然生命的热烈、自由自在和痛快淋漓的风格服务。

  与以往的探索影片不同,它虽然也承载了导演对生命主题的意念,但并不是完全像其它探索片那样淡化情节,靠纯粹的电影视像语言的震撼力来直接表达导演的意念。

  这部影片从实处入手,从规定情境下的具体人物性格人手,编织一个完整、美妙动人的故事框架,从而使意念通过故事的曲折、人物的行为、动作自然而然地流溢出来。

  影片自身有一条完整的故事线,但这条叙事线大部分由画外音来完成。

  影片一开始,还是全黑的画面时,声带上就传来了“我”的叙述。

  这是一个以现在时进行回述的视点,这个“我”在此是一个故事的叙述者。由于他没有在故事中出现,按理是一个客观的叙述者,但他又是故事中人物的后代,这又使得他具有某种参与意识,从而又具有被叙述的意义。

  因此,这个视点是非常奇特而又新颖的,它使导演在处理全剧时有了一种游刃有余的视点参照,非常自由而又具有全知性。同时,他的叙述的特点把故事拉远,又具有历史的间离效果。在此视点基础上,导演在这开场白中道明了故事的虚构性。

  “日子久了,有人信,也有人不信。”从而非常自如地把故事纳入非现实的时空之中。画外音在影片中出现了12处。而影片中的人物关系、周围环境、时间转换等几个主要情节转折点,几乎都是由画外音交待的。

  画外音这部电影中还承担了一种“预叙”的功能,就增设了观众的“期待视野”,使画面故事的进展更富有张力。

  该片在前世获得的荣誉,可以用无数来形容。

  “怎么样,还想看到天亮吗?”李秋婷沉浸剧本里太久,陈子昂都有些熬不住了,开口提醒她。

  李秋婷抬起头来,看了看时间,有些歉意。

  然后脸色复杂地看着陈子昂:“我不敢拍。”

  陈子昂点头,表示明白。

  “我怕拍砸了。”李秋婷痛心疾首。

  做为电影人,她看得出来这个剧本的魅力所在。

  但也正因为这样,她才怕自己拍不出里面的感觉来。

  就像穿着一件漂亮的裙子,穿过泥泞的草地、田野。

  她怕等走过去后,裙子面目全非。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