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言情小说>巨星来了>目录>

第763章 时光啊,你能奈我何

第763章 时光啊,你能奈我何

小说:巨星来了作者:念笯娇字数:4074更新时间:2018-12-22 08:48:52

  

  全本言情小说 ,巨星来了

  王茵家,客厅里。

  陈诗诗一个人坐沙发上,她在看陈子昂给王茵今年上春晚唱的歌曲歌谱。

  厨房里,王茵和陈子昂在做饭,歌声传来,是陈诗诗正在看的这首歌。

  听着歌声,看着茶几上的一本杂志封面,陈诗诗眼睛有些湿润。

  封面是一幅废墟画面。

  废墟上,有一老一少,标题“吾国吾民”。

  那是去年西蜀大事件里的一幅画面,里面的一老一少主人公,是陈子昂和那位中年大叔。

  那幅画面,去年被评为感动中国的十大镜头之一,同时也入选去年国际权威杂志评选的震撼全球的百大镜头。

  陈子昂给王茵的这首歌,曾是前世2008年奥运会开幕式的一首歌曲。

  当年,这首歌不知道唱哭了多少人。

  开幕式的画面,也不知道震撼了多少人。

  08年奥运会开幕式,陈子昂当时就有朋友正在国外,和一群人在一个华人酒吧看直播,这首歌响起来的时候,几乎全部华人自动站起来,有人看着听着就哭了。

  确实,那年在国外诸多不顺的人,听到这首歌,不知道有多少人在电视前哭成泪人。

  陈子昂前世出国散心过,出国之前没觉得祖国的怀抱有多么温暖,旅行的某一天,他一个人在异国的列车上听到这首歌,眼泪差点忍不住掉下来。

  他还想起上学的时候,有次学校艺术节,全校三十一个班级一起唱这首歌,那叫一个震撼,满操场,整个校园上空,都是这首歌的声音。

  上学的时候,他还写了一篇文章,叫《多难兴邦》,登上了校报。

  那时候,他是一个多么积极向上的孩子啊,老师曾给过他一条这样的评语:关心国家,关切社会,今后一定大有作为。

  然而,多年后,远走他乡的他,内心无比惭愧:对不起,让老师失望了。

  还未三十的他,丢失了很多曾经的热血与朝气,被两个女人打击得就像一个疲倦的老人,只图一个自身安稳,一个家。

  落魄的他,每当听到这首歌,仿佛看到年少的自己在奔跑。

  那夕阳下的奔跑,是他逝去的青春。

  不过,前世08年奥运会结束后,很长一段时间,对于这首歌背后的故事,一直存在争议。

  原因是台上的假唱内幕被爆了出来。

  当时,登台的是红衣小女孩林妙可,但唱歌的,让全世界听到的歌声,却是小女孩杨沛宜发出的。

  开幕式团队给的解释是,彩排的时候,本来应该是杨沛宜登台。

  但开幕式前,杨沛宜换牙,少了颗门牙。

  小时候的杨沛宜,颜值不输林妙可半分。

  但换牙了,形象便有些欠佳了。

  为了形象美好,最终开幕式团队决定,让还没换牙的林妙可登台,杨沛宜则在后台唱。

  只是林妙可并没有假唱,她登台后,并不知道麦克风全程关闭,她依然在现场唱的很认真。

  开幕式团队认为没门牙会影响形象,结果却制造了一出真正影响形象的假唱事件。

  有人吐槽,这么大个国家,容不下一个孩子换牙吗?

  她为祖国歌唱,而祖国却嫌弃她牙丑。

  事后,杨沛宜让万千网友心疼。

  不过当初的开幕式,办得确实很经典,当五星红旗缓缓进入鸟巢,歌声响起,镜头推了一个仰角,壮观的红色渲染的鸟巢,再加上这雄壮的歌声,很多人霎那泪奔。

  即便后来很多人每次听到这首歌时,都会忍不住哽咽!

  祖国强大!

  多年后,大家渐渐释怀,也许应该感谢08年奥运会开幕式团队,没有让杨沛宜站在台前面对大众,像林妙可一样就此走红,她才能安稳长大,变成一个更好更有内涵的女孩子。

  ……

  “这小家伙……”听着厨房里传来的歌声,陈诗诗心中升起一阵心疼,她不知道他为什么这么努力,尤其是这么努力表达他的心志。

  “为什么我的眼里常含泪水?

  因为我对这土地爱得深沉!”

  她忽然想起过去打打闹闹中,她问陈子昂怎么拿那么多精力来创作这么多主旋律歌曲,陈子昂曾半玩笑半认真说了上面那两句话。

  看着歌谱,陈诗诗有些发呆,也许外人没觉得这几年陈子昂出的这么多主旋律歌曲、爱国歌曲意味着什么,但她很清楚。

  光凭这些资历,陈子昂在体制内,就相当于金身不败。

  陈诗诗还知道,陈子昂还有个火种计划光环加身。

  凭这两样,当官的,就没人敢整他。

  这像是民族魂赐予他的黄马褂,比任何一位当权者赐予的尚方宝剑还要恐怖。

  尚方宝剑可以收回,看不见摸不着的民族之魂赐予的意志,却没人剥夺得了。

  用丰功伟绩来形容他,都不算过分。

  持有这种资历的人,万民敬仰。

  当然,陈子昂比较低调,老中青少群体里,也就青少群体对他比较熟悉,但他们也不知道太多。

  即便知道陈子昂是火种计划的创始人,知道他出了那么多主旋律歌曲,也不明白这些资历在体制内是什么样的价值。

  可体制内却不一样,他们懂得它的价值。

  甚至一些社会人都知道它的价值,只要陈子昂不杀人放火,反人类反社会,任何人想整死他,都承受不起舆论的压力。

  但就是这样一个人,百忙之中,还一直愿意致力于制造和传播正能量。

  物欲横流,越来越物质化的时代,还有陈子昂这么一个人存在,陈诗诗觉得太难得了,凤毛麟角,甚至都找不出另外一个来。

  关彤彤昨晚看过这首歌,甚至能看懂歌谱,自学哼唱过。

  陈诗诗不懂陈子昂的心思,但关彤彤有些懂。

  当陈子昂从王茵家回来,洗完澡出浴室后,正躺床上等他的关彤彤坐起来,有话跟他说的样子。

  “老公,我们……”关彤彤眼神清澈,披肩散发,生完孩子后的她,更有魅力了,依然是一位女神。

  陈子昂有些窘迫,他洗完澡直接光着从浴室里跑出来的。

  结果关彤彤坐起来,他急忙捂着三寸之地,屁颠屁颠跑向床,迅速爬上去,埋头钻进被子里。

  “先把灯关啦。”陈子昂打断关彤彤的话,躲在被子里不出来。

  “干嘛关了?”关彤彤不同意。

  结婚后,关彤彤越来越没以前的羞涩和害臊,反倒更多时候是陈子昂自己有些不好意思起来。

  当然,开始办事后,他就不会存在这种情况了。

  怎么折腾关彤彤,他都不会害羞。

  问题是现在刚从浴室跑出来,他以为老婆还在看书或看文件,不会注意他呢。

  “关了嘛。”陈子昂从被子底下摸过去,靠近老婆。

  盖好下半身,抱住老婆后,他才感觉好很多。

  “我们好久没好好聊天了,聊一下呗。”关彤彤推开陈子昂坐好,想跟他面对面。

  陈子昂只得先把小裤裤穿上,再套上睡袍。

  “你说。”陈子昂边整理衣服边说道。

  关彤彤帮他整理睡袍,心里有些乐。

  她看出来了,陈子昂有点不好意思在她面前光光,尤其她还一直盯着他的时候。

  “这段时间是不是很怨我?”帮陈子昂整理好衣服后,关彤彤盘膝坐好,一副要跟陈子昂促膝长谈的架势。

  “想听真话还是假话?”陈子昂问道。

  关彤彤撅嘴,问也是白问。

  陈子昂有些忐忑,老婆没真正跟他算账过。

  一直没点破。

  这是小两口想继续在一起的底线。

  今晚老婆要点破了吗?

  “我不想我们之间再有什么心结,我也不想看到你再这么对我这么低声下气。”关彤彤拉着陈子昂的手,低着头。

  “老婆给我生了一对儿女,对老婆低声下气是应该的,哪能使唤老婆?”陈子昂抓着关彤彤的手,拇指摩挲她手背,很柔软,若似无骨。

  她皮肤又恢复如初,根本看不出来生过孩子。

  很多女人生过孩子之后,皮肤老化很严重。

  关彤彤怀孕期间,皮肤就没以前那么好。

  生完孩子初期,也显得一下老了几岁。

  但现在跟以前几乎没什么区别,肤若凝脂,白皙光洁。

  关彤彤握紧陈子昂的手,小声说道:“其实我知道你并不害怕,能豁出去,但你并没有。我折磨你几个月,你一直没一句怨言。”

  陈子昂低着头,很惭愧。

  他听懂关彤彤的意思。

  “我想了很久,才想通这点。”关彤彤认真说道:“你有底气,内心根本不用怕我,也不用怕我们家。不到绝境,关家不敢拿你怎么样。厚德载物,你的‘德’,承载很多东西,很沉重很沉重,体制内,没人敢对付你。相反,有人敢对付你,很多利益既得者会出手,极力保你。”

  陈子昂有些惊讶。

  老婆真的长大了!

  以前,她在他面前多是撒娇卖萌,偏像一个不是很成熟的少女,时不时谈学习或工作中的烦恼,但从来不会讲什么大道理,更不会分析时势。

  现在,她是真的成长起来了。

  “这段时间,关家有些人在背后讨要补偿,瓜分些利益,但没人太过分,他们不敢过线,怕逼急你和你妈。”关彤彤捅破一层纸张,但小心翼翼看陈子昂的反应。

  陈子昂脸色复杂,但没发作。

  老婆说的是事实。

  这段时间,他和石佳的压力很大。

  但他没做什么应对,只有石佳在尽力周旋。

  “他们这么做,意图更多的是带着敲打的意思,老公,你别记恨好吗?”关彤彤摇陈子昂的手,有些讨好他。

  陈子昂不说话。

  要说关家那些人的意图全是敲打的意思,那是不可能的。

  肯定带有各种各样的心思。

  关家好几脉的人,光是老爷子这一脉,他底下的孩子,也就是关彤彤大伯二伯,大姑小姑,算上关父,就有五个。

  这五兄弟姐妹还都开枝散叶了。

  此外,老爷子还有七个兄弟姐妹呢。

  这次对付陈家的主力,就是老爷子的兄弟姐妹那几脉。

  虽然那几脉有些人根本不知道为什么要对付陈家,但他们收到意思后,就得去执行。

  “没事,又不伤根基,钱能解决的问题,就都不是问题。”陈子昂不是很在意损失的那些利益,只是心里有点不舒服罢了。

  关彤彤这才露出笑容,说道:“不过我听说咱妈特别厉害,巍然不动,拉出的一些关系把他们都吓到了。”

  在中国,任何一个势力、一个大家族,都不可能只手遮天。

  法治社会嘛。

  陈子昂好奇问道:“你听谁说的?”

  关彤彤哼了哼:“这不用你管,我有我的办法。”

  陈子昂也没追究下去,不过他觉得老婆应该不是从关馨馨那听说的。

  虽然有些说开了,但陈子昂也没趁机跟老婆申请近期回临安看孩子。

  做错事,多少要付出些代价。

  “对了,老婆,代帅年前结婚,到时候我得提前点回临安。他的婚礼,我不能不参加吧?”陈子昂说道。

  “代帅是和李韵儿结婚的吗?”关彤彤问道,她自从和陈子昂好上后,渐渐的,连代帅的联系方式都没了,并不了解代帅的现状。

  “对的。”陈子昂舒了口气,代帅今年毕业回国,但李韵儿还没毕业。

  没毕业也不打紧,先领证,把婚礼举行了。

  “那我可能提前不了,你自己去吧。”关彤彤说道。

  陈子昂自然不会反对,此刻感觉多日来压在心里的石头放下了,一身轻。

  “此刻的我,只想吟诗一首。”陈子昂意气风发。

  “那来一首。”关彤彤又用几年前常见的崇拜的眼神看着陈子昂,一脸期待。

  “时光啊,你能奈我何?”陈子昂脱口而出。

  关彤彤面带微笑,眼中冒星星。

  陈子昂又声情并茂朗诵道:“岁月啊,你能把我咋地?”

  “讨厌!”关彤彤伸手轻轻拍陈子昂手臂一巴掌:“逗我!”

  老公又开始不正经。

  “好!”陈子昂伸出咸猪手,隔着关彤彤的睡衣,在她胸口摸了一把。

  “大坏蛋!”关彤彤缩着身子,躲进被窝。

  “不是让我逗你嘛?来嘛,外套脱掉脱掉,上衣脱掉脱掉,通通脱掉,脱!脱!脱!脱!”陈子昂扑上去。

  这一夜,黄色预警也解除了。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