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言情小说>巨星来了>目录>

第761章 不是扑街,就是在去扑街的路上

第761章 不是扑街,就是在去扑街的路上

小说:巨星来了作者:念笯娇字数:4306更新时间:2018-12-22 08:48:48

  

  全本言情小说 ,巨星来了

  “回去好好揣摩角色,健身也一定不能拉下。明年之后,在我们中国,你将会是最受欢迎的欧美女星之一。甚至在英国,也会成为票房号召力最强大的女星之一。”陈子昂悄悄叮嘱艾玛。

  两人国庆节玩了几天,再加上这一个多月电话或网上的接触,现在可谓是对方最亲密的异性朋友。

  “真的吗?”艾玛还是一如既往喜欢问这句,笑得很开心。

  甭管是陈子昂装作鼓励,给她自信,还是他本身自带信心,她都很开心。

  不过她偏向认为这是陈子昂以导演或好朋友的身份给她的自信。

  她自《哈利波特》系列电影下来,所拍的电影,不是扑街,就是在去扑街的路上,需要点信心。

  虽然她所拍的电影,一直很认真很努力,但电影扑街真不关她演技的事。

  一部电影的成功,演员其实功劳不是最大的。

  剧本,导演,故事,才是核心。

  当然,没演员也不行。

  一辆跑车,说椅子不重要,无可厚非。

  但没椅子,也不能蹲着或站着开车啊。

  “当然了!”陈子昂笑道,看艾玛这么开心,又小声问她:“我听你表姐说,你以前不怎么爱笑的,这段时间很爱笑,是不是因为我老跟你说不开心的事,你就开心了?”

  艾玛想了想,不敢肯定道:“可能是吧。”

  “行了,你走吧,先回酒店,我还要忙,这几天你要是还在中国,我找时间陪你玩两天,带你去长城。”陈子昂打发走艾玛。

  马上进入十二月份,他又开始忙起来了。

  今年伯玉娱乐要再送郝健和李秋婷、田晓生上春晚。

  三人的小品已经通过初审,现在除了忙自己的事之外,三人还定期聚一块排练。

  定期的时间全部是在彩排的前两天。

  央视春晚的节目非常多,基本上每一次彩排后,都有节目被刷下来。

  又一次彩排临近,陈子昂这才开始盯着。

  当初,他把剧本扔给李秋婷他们,让他们自己看着办。

  这么好的剧本要是前期就被刷下来,那就算了。

  现在节目筛选进入中期,李秋婷和郝健他们开始不踏实了。

  前期他们三个浑浑噩噩混过来,现在得找陈子昂看看,心里才踏实。

  送艾玛回酒店的当天晚上,陈子昂没回家,而是去伯玉娱乐。

  彩排前夕,各自准备自己电影或电视剧的三人打陈子昂电话了,叫他过去一趟。

  练功房里。

  陈子昂和徐然,王雨等人就座。

  “请开始你们的表演!”陈子昂坐好后,大手一挥。

  郝健立刻进入角色,第一个上场。

  听到郝健自我介绍,徐然忍不住咧嘴笑了起来。

  真名上台啊。

  这事也就陈子昂干得出来。

  王雨最近全世界跑,她在国际上出名了。

  为了弘扬中华民族国粹,她也是蛮拼的,不遗余力跑商演。

  虽然赚了很多,但赚钱真不是她的目的。

  她本来就衣食无忧,赚再多,也没家里的钱多。

  今晚她是第一次做为观众看李秋婷他们排练,全程笑了好多次。

  她的笑点很高,李秋婷等人发现后,立刻昂首挺胸,信心增加了不少。

  表演完毕,李秋婷等三人老老实实像学生一样,站前面等陈子昂点评、指教。

  虽然三人觉得,陈子昂演小品的话,未必比他们演得好。

  但这家伙就是会扯啊,还经常扯得很准,很对。

  就像作者写书,也要能虚心接受读者的点评和建议不是。

  不能说你有本事你也写一本啊。

  这种无赖式反驳,很让人反感。

  “这个作品梁子特别好。”王雨第一个发言,言语中尽是赞叹。

  徐然也点头:“台词很给力,能上春晚的话,网上又有流行网络语了。”

  这点徐然和王雨都特别佩服陈子昂,脑洞就是大。

  什么叫引领潮流?

  看陈子昂怎么做!

  “陈老师,指点一下呗。”李秋婷十指交叉放小腹前,笔直站在场中央。

  陈子昂一头黑线,咋又“陈老师”了。

  一说他就心痒痒的,晚上回去要不要跟老婆自拍一下?

  拍完边运动边看,看完就删。

  以前有时就这样过来的。

  “我把台词等一些地方注释了,你们先看看。”陈子昂把剧本递给李秋婷。

  以前他给李秋婷他们剧本后,就不管了。

  即便他记忆力超好,但当时边回忆边写,可能有些细节、台词跟前世有差别。

  今晚观看李秋婷他们的表演后,他脑子灵光闪闪,立刻做出调整。

  虽然不知道是不是跟前世一模一样,但感觉不好的,他都修正了过来。

  包括小品的结构、人物、包袱、对白,十几分钟内之内,他给出了极快速极准确的调整。

  甚至最后,他还上去亲自示范肢体表演。

  李秋婷、徐然他们瞪大眼睛。

  我擦,原来这家伙好像也会演小品啊。

  以前他一直坚持不上去,大家觉得可能他演小品不行。

  当他学郝健角色表演的时候,郝健捂着脸。

  没有买卖,就没有杀害。

  没有对比,也就没有伤害。

  “陈总,要不你上吧?”郝健哭丧着脸:“你这样不是教我表演,而是摧毁我的演艺道路。”

  李秋婷没说话,但她是真的很希望陈子昂能跟她同台,一次就好。

  田晓生看了郝健一眼,说道:“小贱,先说好了,不是我打击你看不起你啊,陈总演得确实比你好。”

  然后,他光明正大跟陈子昂说道:“陈总,我也觉得你上最好,甭管质量怎么样,央视春晚只看你这张脸,就立刻拍板,节目质量怎么样,都不带看的。”

  “走开,我今年回家过年。”陈子昂笑骂道。

  其实他到现在都不知道今年能不能回家过年。

  能回的话,是回他家,还是老婆家,他也不知道。

  关彤彤到现在还没松口。

  不过她的表现也还好,换做别人家老婆,还不知道会闹成什么样。

  主动提出离婚不说,把不把人打死都不知道。

  她又不是那种自身条件不好,家庭条件不好的人。

  那类人,能容忍的比较多。

  陈子昂现在是不能回临安,不能去看孩子,但关彤彤倒没不让他碰。

  从碰撞的过程中,陈子昂能看出来,感觉得出来,老婆还很爱他。

  如果只是生理上的需要,表现会不一样。

  有时候,心口会撒谎,身体却很诚实。

  “别拉他了,我们一样行。”李秋婷出声,有些赌气说道。

  陈子昂也没在意,继续和他们探讨小品。

  一番修正和示范后,李秋婷等人顿觉得,作品上了一个档次,调整得尤为细致。

  “秋婷姐,你不要把人物演恶了,一定要善良,越善良越对。”陈子昂帮李秋婷找她的角色最合适的状态。

  “就不能演坏点嘛?”李秋婷有些不服气:“这个晚会也真是的,要那么规范,那么超凡脱俗。”

  陈子昂摇头:“也不是这样说。就像夏天的时候,在家里怎么穿,不穿都没什么,但不管再怎么热,出门上大街,总要穿衣服的是吧。人要脸面,社会也需要正气,传播正能量,让世界更美好。”

  说到这,陈子昂忽然有些郁闷道:“虽然我最近被社会一些不良分子污染得挺严重的,但还是得坚强,继续高举圣火,照亮人世间。”

  ……

  很晚,陈子昂才回到家。

  关彤彤还没睡,在房间里躺床上靠着床头看书。

  陈子昂看了看床尾,他洗澡换洗的衣服,老婆都给他准备好了。

  哎,女人啊。

  陈子昂抱着换洗的衣服进浴室。

  女人狠心起来,也太厉害了。

  老老实实,本本分分伺候她三四个月了,她还是不松口。

  有几次陈子昂忍不住提出要去看孩子的时候,她紧紧抿着嘴巴,就是不接话。

  陈子昂能怎么办?

  他也知道女人床上的话比男人还不能信,所以从没趁人之危过,怕要挟不成,还打扰到她上云颠。

  洗完澡出来,看到老婆美艳动人,陈子昂食指大动。

  “不看了,该睡觉了。”陈子昂从床尾上床,爬到她那里,帮她把书本放到床边的床头柜上。

  这个“睡觉”,关彤彤听得出来是什么意思。

  她还没躺下,陈子昂就亲了下去。

  因为没有像普通产妇那样疲于照顾孩子,关彤彤的精神,身体,还有肾上腺素等恢复得非常快,甚至比以前更加渴望亲热。

  一番激烈的健身运动后,陈子昂趴着不想动,就想睡觉。

  但在这个时候,一直抚摸着他后背的关彤彤忽然说道:“老公,今年我们回临安过年吧。”

  陈子昂精神一震,猛然抬起头来:“真的?”

  老婆终于松口了,让他回去看孩子,不过得等到过年?

  “你不想回去?”关彤彤调皮问道。

  “嘿嘿,想!”陈子昂心花怒放,要不是有视频,他不知道自己能不能忍到现在。

  总之,他忍了过来。

  “快下来啦!”关彤彤伸手,从床头柜上摸来湿巾。

  陈子昂仰头躺下来,身体无比轻松。

  关彤彤拿湿巾帮他擦拭。

  正擦着,她哎呀一声:“怎么这么快又起来了?”

  陈子昂嘿嘿一笑,翻身又上去。

  折腾良久,关彤彤意识有些迷糊,口齿不清,催他快完事。

  最后甚至威胁陈子昂,再不完事,过年不让他回去看孩子了。

  第二天,和老婆一起起床,陈子昂犹豫着要不要报告一下今天的行程。

  最后他还是老实跟关彤彤备案:他做为地主,今天要陪远道而来的艾玛去游览长城。

  “这种事不用跟我说啦。”关彤彤边刷牙边哼哼说道。

  陈子昂这才放下心来,陪艾玛游览长城,参观故宫,两天就过去了。

  艾玛本来还想多待两天的,陈子昂把她赶回去为拍电影做准备,该锻炼锻炼,该看剧本看剧本。

  生活有了希望,陈子昂忙起来特别有干劲。

  他打电话问过王茵一个问题后,晚上提着礼品去登门。

  在老师的别墅院门口,陈子昂看到一道靓丽的身影。

  她穿着几乎过膝的灰色羽绒服,脚穿黑色绒裤,身材端的是极好。

  “咦,谁家的姑娘走丢了吗?这么漂亮的姑娘有没有人要啊,没有我打死了啊?”陈子昂心情极好,一上去眼珠子就滴溜溜打量着对方。

  “还这么贫嘴!”陈诗诗手里也提着礼品,她很久没见陈子昂了。

  陈子昂说要登王茵的门,王茵便通知陈诗诗。

  陈诗诗立刻过来。

  三人好久没聚一块,也该聚聚了。

  陈诗诗现在想见陈子昂,倒不是想要歌。

  她感觉自己年纪越来越大后,越来越不热衷什么名利。

  什么发扬中国民歌,传播中国音乐,她少了当年的锐利。

  生活,到了一定的年纪,便开始趋于平淡。

  组织需要,就上。不需要,那就好好生活,过着平平淡淡的日子。

  不止陈诗诗这样,就连现在的王茵,也开始减少抛头露面的次数。

  去年她就没上春晚,今年也减少了很多演出。

  “每次和老师、诗诗姐待一块,我浮躁的心就会平静下来。和你们一起望天上云卷云舒,看庭前花开花落。少犯一些年轻人冲动容易犯的错误。”进屋后,三人坐一块聊天喝茶,陈子昂怡然自得。

  “意思你还是犯了错误了?”陈诗诗来了兴趣。

  “咳,打人不打脸,揭人不揭短。”陈子昂朝陈诗诗摆手,做赶人的动作。

  “说说你犯了什么错?”陈诗诗更感兴趣了。

  陈子昂问道:“真要听?”

  陈诗诗一下警惕。

  听还是不听?

  最后,她还是斩钉截铁说道:“听!”

  陈子昂说道:“说实话,婚礼那天,我对新娘十分满意,那天是她最美的一天,但是当司仪问,你是否愿意娶新娘为妻的时候,我犹豫了一下,最后还是保持了沉默。毕竟,我只是个伴郎。”

  陈诗诗又笑又气:“就猜你要胡说八道。”

  陈子昂又说道:“没有,今天我和媳妇吵架了。”

  “为啥吵的?”陈诗诗很八卦。

  陈子昂哼哼道:“媳妇让我看《巨星来了》,我说不好看,当时她就跟我吵了起来。”

  “《巨星来了》是什么鬼?”陈诗诗问道。

  一旁的王茵也竖起耳朵。

  “一本扑街小说,网络小说,算上我,读者都没几个。”陈子昂解释道。

  陈诗诗恍然大悟:“后来你和你媳妇怎么样了。”

  陈子昂说道:“后来我就想,我一个大男人,为什么要和一个女人计较,更何况还是自己的媳妇!我当时就道歉了,表示会继续看《巨星来了》。”

  陈诗诗点头:“这才对嘛。”

  陈子昂继续说道:“道完歉,媳妇很高兴,她手里的菜刀放下了,她妹妹抓着我头发的手松开了,她哥手里的砖头放下了,她弟弟手里的铁楸也放下了,丈母娘手里的擀面杖也扔了,老丈人拿出手机:棺材还是退了吧。”

  “滚!”陈诗诗。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