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言情小说>巨星来了>目录>

第747章 用我一生,换你十年天真无邪(下)

第747章 用我一生,换你十年天真无邪(下)

小说:巨星来了作者:念笯娇字数:4079更新时间:2018-12-22 08:48:39

  

  全本言情小说 ,巨星来了

  王雨夺冠,美国音乐圈最关注的反倒不是她,而是《加州旅馆》和《乡村路,带我回家》的作者的真实身份。

  《脏脏的爪子》那首歌,词曲作者署名为“ziang chen”,大家压根就没想过,“ziang chen”和“zang gold”会是同一个人。

  “zang gold是谁?”

  下来后,评委们到处打听,询问界内的朋友。

  当时时间紧迫,他们没来得及询问圈内的朋友。

  他们以为可能是自己人脉不够广,见识有限,所以压根不知道这个人。

  可结果是……

  打听了一个晚上,他们仍旧没打听出“黄金脏”的身份。

  最后,圈内把目光投向美国版《我是歌手》的乐队总监约翰。

  约翰也有点迷糊了。

  “听王雨说,黄金脏似乎是一位中国人。”约翰有点不敢肯定。

  毕竟社会太复杂,他跟王雨关系又不是很好。

  坑爹坑妈坑娃没少见,好朋友坑死好朋友更是常见,更别说只在彩排的时候接触过的一个“朋友”了。

  “what?”

  美国人急了,尤其是那些评委。

  特么的,我们以为是我们美国哪位大佬呢。

  结果是一个中国人?

  “那简直不可能,没经历那个年代,不生活在美国,怎么可能写出这样两首歌来?”

  评委们不相信,美国网友们也不相信。

  要真是一个中国人,无名小卒,评委们就要哭死了。

  如果不是他们猜测的某个大佬或财团支持王雨,不可能大部分把票投给王雨。

  游戏有游戏的规则。

  有的人再怎么才华横溢,也不能破坏某些游戏规则。

  这是为了游戏的健康蓬勃发展。

  资历,身份不对,就没法上。

  就像曾经的中国,国民再怎么喜欢、敬重外国人,外国人总体上就是不接受国民啊。

  王雨在年度盛典后,见了不少美国音乐圈的人。

  一个个来拜访,不过他们的主要目的不是想跟王雨套近乎,而是想知道脏黄金的身份。

  王雨哭笑不得,评委们也来了不少。

  言语之中好像把脏黄金当作一位远古大神了。

  “靠,我说他怎么不用真名,原来在放烟雾弹。”人都走后,徐然擦汗,反正他打死都认为,陈子昂在靠场外手段坑节目组和美国音乐圈。

  王雨虽然想拿第一,但她比较单纯。

  徐然就不一样了。

  他从来没想过王雨可以夺冠。

  在他看来,王雨进决赛,已经是美国音乐圈和节目组最大的让步了。

  美国说什么也是世界娱乐中心,不管在音乐界还是影视界,当之无愧的第一。

  强龙不压地头蛇。

  节目组和评委让王雨夺冠,实在出乎徐然的意料。

  开始的时候,李秋婷知道王雨表现完美,拿到第一也不算意外。

  但给王雨打电话恭喜后,她有些发呆。

  原来,王雨真能夺冠,靠的是实力,也不是实力。

  她夺冠最大的因素,还是因为陈子昂背后无声无息的帮助。

  “雨姐,子昂呢,电话怎么打不通?”发呆后,李秋婷问王雨。

  王雨笑道:“现在应该还在飞机上,所以打不通吧。”

  “不在美国得瑟两天,他就回来了?”李秋婷问道。

  “我也是听徐然说的,他老婆可能要生了,盛典还在进行就急急忙忙赶回去。”王雨说道。

  “哎,还没大学毕业,就要当爹了。”李秋婷并不高兴,因为她想到自己。

  都过三十的人了。

  跟陈子昂一对比,简直活不下去了。

  “成家好,有责任,特别是有孩子之后,跟以前的人生是完全不一样的。”王雨说道:“你也别学那些艺人了,能结婚早点结婚,不然有孩子了,孩子还没长大你就老去,别说看到孩子结婚生子,可能都看不到孩子长大。”

  李秋婷有些沉默。

  ……

  此刻,陈子昂万里迢迢,终于回到国内。

  一下飞机,他立刻开机给关彤彤打电话。

  但接电话的是关母。

  “妈,彤彤生了吗?”陈子昂火急火燎,有些紧张,飞机上没怎么睡,但他现在却很有精神。

  “还没,现在还在医院。”关母表现得很轻松,她是过来人,没陈子昂那么紧张。

  “我回国了,准备转机去江城。”陈子昂机场都没出,直接去候机厅,转机去江城。

  三个多小时后,陈子昂抵达江城机场。

  关母早就派车来等陈子昂,接他去医院。

  车上,关母打来电话。

  羊水破了!

  “啊,要生了吗?”陈子昂心急如焚。

  “嗯,羊水破必须早点生,不然宝宝会缺氧窒息。”关母安慰陈子昂:“别担心,彤彤的状态一直很好,顺产不行就剖腹产,会很安全。”

  陈子昂依然紧张得不得了。

  今天要做爸爸了?

  他感觉他还没完全准备好呢。

  等他赶到医院,关母的助理早在医院门口等他。

  “快,带我去!”陈子昂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

  关母的助理只得一路小跑,带他去关彤彤的产房那里。

  产房外,虽然隔音效果很好,但陈子昂隐约听到关彤彤撕心裂肺的喊叫声。

  “老婆,我回来了!”陈子昂大喊,眼睛湿润,听到老婆的痛苦声,他心如刀割。

  走廊远处的人,诧异地看向陈子昂这边。

  陈子昂也不管,在产房门口焦急地走来走去。

  “你坐着等,别急。”关母的助理觉得好笑,年轻人啊。

  她也是过来人了。

  “我妈呢?”陈子昂干等着,什么也干不了,这时候才发现没看到关母。

  “在里面呢。”关母的助理笑道:“你别急,医学发达,不就是生个孩子嘛,不会有什么事儿的。”

  陈子昂没出声,很想推门进去。

  老婆的声音牵动着他的心。

  此刻他才真切感受到母亲的伟大。

  怀胎十月吃的苦多得数不清就不说了,最后还要承受准备将孩子生下来的那一个小时甚至几个小时的痛苦。

  没等多久,产房里面有医生推开门出来。

  陈子昂听到了婴儿的啼哭声。

  “一男一女,母子母女平安!”医生微笑着对陈子昂说道。

  陈子昂立刻就想闯进去。

  医生拦住他:“再等等。”

  “为什么?”陈子昂着急道。

  医生和关母的助理哭笑不得。

  “还在善后,你不适合进去。”医生笑道。

  女人生孩子,如果让丈夫看到那画面,可能会对以后夫妻性生活产生障碍。

  “哎,都生了,我怎么不能进去啊。”陈子昂急眼了。

  “听医生的没错。”关母的助理大姐笑道。

  没一会儿,护士抱着两个婴儿出来,身后跟着关母。

  陈子昂又想闯进产房,关母拉住他:“别急,彤彤还没好。”

  同时,她心中宽慰,陈子昂不是第一时间去看孩子,而是看老婆,说明这个女婿是真的把老婆放在心上。

  “还没好啊。”陈子昂苦着脸。

  “先看看孩子。”关母抱过其中一个婴儿。

  陈子昂有些手忙脚乱,也从护士怀中抱过来一个。

  “啊,怎么这么丑啊?”虽然有初为人父的惊喜,但看到婴儿后,陈子昂还是哭丧着脸。

  婴儿被衣料裹得严严实实的,他都不知道怀中的孩子是儿子还是女儿,总之皮肤干巴巴的。

  关母哭笑不得。

  别看关彤彤和关丹丹这么漂亮,刚出生也是这样的好吗?

  又等了一段对陈子昂来说很漫长的时间,医生才放陈子昂进产房。

  “老婆!”进去后,看到老婆躺床上,头发还湿着,陈子昂抱着其中一个孩子坐到床边上,一只手摸着她脸庞。

  “听到你回来,宝宝才肯出来。”关彤彤脸色有些苍白,勉强挤出笑容,她现在很虚弱。

  “那是老婆厉害!”也许是聚少离多,陈子昂对关彤彤一直很心疼,没有过那种烦腻的感觉。

  “我看看宝宝,妈妈说男孩是哥哥,女孩是妹妹。”关彤彤朝陈子昂怀中的婴儿伸手。

  陈子昂连忙把怀中的婴儿递给关彤彤。

  关母也准备把怀中的婴儿给关彤彤。

  可关彤彤看到怀中的婴儿后,也差点哭了:“怎么这么丑呀?”

  虽然这么说,但她还是很稀罕怀中的宝宝。

  “你和丹丹刚出生的时候,比她还丑。”关母笑道。

  关彤彤有些不好意思。

  虽然一直在准备着做妈妈,但刚才那个反应,确实让她有点不好意思。

  儿不嫌母丑。

  母亲也哪有嫌弃自己孩子丑的?

  “那个是妹妹,这个是哥哥。”关母把孙子抱到关彤彤怀里,让她一人抱两个。

  “以后就好了,看着你挺着大肚子,心里一直绷着一根线。”陈子昂此刻大彻大悟一般,感觉前所未有的光明。

  关彤彤抱着宝宝,眼神里满是母性的光辉,而后抬起头问陈子昂:“赶回来很累吧?”

  “现在才发觉有点。嘿嘿。”陈子昂一会儿看看孩子,一会儿看看老婆。

  他在美国本来就十几小时没睡了,飞机上,路途中,又差不多十几个小时没睡过。

  “回去好好睡一觉……你能待多久,印度那边,电影要开拍了吧。”关彤彤问道,她一直知道陈子昂的大致行程和安排。

  “没事,他们先到的话,让他们先玩几天,当是咱们宝宝出生,送给他们的福利。”陈子昂现在哪都不想去,就想陪老婆和孩子。

  虽然孩子眼睛都还没睁开,但他就愿意看着他们。

  “对了,给妈妈打个电话吧。”关彤彤想起给石佳报告喜讯的事。

  “嗯嗯。”陈子昂连忙摸出手机,喜上眉梢。

  没一会儿,陈子昂打通石佳的电话:“妈,哈哈,彤彤生了,母子母女平安。”

  “真的呀?”那边石佳的声音很惊喜:“我安排一下,明天就跟你爸过去看孙子孙女。”

  “哈哈,来吧来吧,不过他们现在……哈哈,很丑……”陈子昂哈哈大笑。

  关彤彤正给他一个白眼,他又说道:“哈哈,丑得让人心疼,心疼到想哭。”

  说着,他不知道为什么,眼泪就下来了。

  “宝贝,怎么了?哭了?”石佳在那边心疼问道。

  关彤彤也是愣了愣。

  “没事,就是心疼我老婆,心疼我妈。生孩子不容易……”陈子昂擦着眼泪。

  关母微笑地看着这一幕,又是心疼又是好笑。

  都当爹了,还跟个小孩似的。

  关彤彤把孩子放在身边床上,拿纸巾给陈子昂擦眼泪。

  跟石佳挂断电话后,陈子昂抱起其中一个孩子,起身对关母红着眼睛说道:“妈,当年辛苦您了,谢谢!”

  关母笑着说道:“做母亲也很幸福!”

  “老婆,辛苦你了!”陈子昂把孩子放床上,蹲在床下,握着老婆的手。

  关母很欣慰,有老公这么疼和陪伴,想来大女儿不会有什么产后抑郁症之类的后遗症。

  第二天,关彤彤出院。

  对于孕妇来说,如果是正常生育的话,一般产后婴儿和准妈妈的身体都是健康的,没有任何情况需要治疗的话,生完宝宝的第二天就可以顺利出院。

  不过自然生育可能对于个别女性来说会造成产道受损,一般需要缝线治疗,等到伤口完全愈合之后,才可以正式出院,一般时间是在5天到1个星期左右。

  对于剖腹产的女性来说,这种方式更是需要住院7到9天左右,夏季的话还需要延长2到3天左右,因为需要等到腹部拆线愈合之后才可以出院。

  回到家后,陈子昂一整天哪也不去。

  因为宝宝和护士都跟着回家了。

  隔上一小段时间,他就忍不住跑去婴儿房,趴着婴儿床看这两个小家伙。

  每当他们睁开眼睛看着他,手脚乱抓乱蹬的时候,他就感觉心里甜丝丝的。

  这是我的孩子!

  婴儿的皮肤在渐渐丰润,虽然不明显,但陈子昂记得比第一眼那时好多了。

  婴儿肥,小眼睛,干巴巴的,虽然丑了点,但眉宇间,陈子昂能看到他们的眼睛有关彤彤的痕迹。

  关家人的眼睛非常漂亮,孩子们继承了妈妈的这个优良基因。

  “用我一生,换你们十年天生无邪。”

  陈子昂曾迷惘自己奋斗的意义,现在他不再迷惘。

  这个意义就是以身作则,为孩子树立一个榜样。

  父亲一生奋斗的意义,都在老婆和孩子身上。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