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言情小说>巨星来了>目录>

第743章 加州旅馆

第743章 加州旅馆

小说:巨星来了作者:念笯娇字数:4643更新时间:2018-12-22 08:48:37

  

  全本言情小说 ,巨星来了

  美国。

  洛杉矶某体育馆。

  美国版《我是歌手》今晚便是在这里举行年度盛典。

  陈子昂一行人已经来到美国两天。

  这两天,可把乐队折腾坏了。

  因为王雨提交的歌曲,都是新歌。

  乐队工作量很大,这段时间排练七位歌手递交的所有歌曲。

  但这其实还好,因为那些歌手递交的歌曲都是乐队多少熟悉一点的歌。

  而王雨递交的三首,全部是新歌。

  乐队压根没听过。

  也幸亏提交得早,不然就两天的时间,乐队可能就要发狂了。

  即便提早递交,但王雨真来排练后,乐队还是很苦逼。

  陈子昂和王雨的要求太多。

  双方磨合的时间最多。

  其他歌手也就走几遍就ok。

  剩下的时间,基本上都是给王雨的。

  但乐队痛并快乐着。

  除了那首中文歌,他们没太多感觉之外,另外两首英文歌,让他们叹为观止。

  “王,请问这两首英文歌的词曲作者,第一首是美国人吗,年纪多大,哪里的人?”排练结束那时,乐队总监约翰询问王雨。

  王雨摇头:“不是,是我们中国人。”

  “噢,这是真的吗?简直不敢相信。”约翰震惊。

  看歌词,说的是美国啊。

  不是土生土长的美国人,经历过那个年代,怎么能写出这样的歌曲出来?

  王雨笑笑不说话。

  约翰再次问道:“是美籍华人吗?”

  王雨忍不住笑道:“不是,他是地地道道的中国人,我知道你在想什么,我能告诉你一些事,那就是他是写书出身,很会编故事,编得外人都信了。”

  约翰一愣,半晌点头表示很赞同:“是的,我就相信了他是地地道道的美国人。上帝,编故事的人太厉害了。”

  ……

  体育馆内,灯火通明。

  美国版《我是歌手》也是美国近年来出现的一档现象级节目,异常火爆。

  不然年度盛典也不会选择在偌大的体育馆里举行了。

  年度盛典七位歌手,一个个都是世界级歌手。

  王雨如今是国内在世界上最出名的一个歌手,这还要得益于这档世界级节目。

  国内的《我是歌手》能让过气的歌手焕发青春。

  美国版的《我是歌手》,则能让国家级别的歌手上升到世界级歌手。

  在以前,王雨都没出现在世界歌手人气榜单上。

  世界歌手人气榜单只列出前一百名。

  现在,王雨不仅挤进世界歌手人气榜单,还差点就挤进前九十。

  另外六位年度盛典歌手,有男有女,也是世界级歌手,都进了前一百名。

  徐佳慧虽然当上了好些国家的火种计划形象大使,但也还没挤进世界歌手榜单。

  陈子昂更惨,在世界上人气比徐佳慧还少。

  “尼娜是歌王!”

  “罗里是歌王!”

  体育馆内,网上,美国民众,甚至世界上很多国家的人都在关注今晚的年度盛典。

  歌王呼声最高的是尼娜和罗里。

  这两人,都非常接近世界级巨星。

  七位年度盛典歌手中,倒是没有世界级巨星。

  只能说是世界级歌手。

  世界级巨星,在世界歌手榜单上人气都是前二十的存在。

  他们现在还没过气,不差人气,节目组请不来。

  来这档节目的歌手,都还不是人气顶尖级别的歌手。

  甚至有些是过了气的。

  当年几乎是世界巨星的来过,但时代淘汰掉的人,想再回来,很难很难。

  所以,曾经近乎世界巨星级别的歌手,在这个舞台上折戟了,没留到最后。

  现在的舞台,是青壮年人的舞台。

  三四十岁,对歌手来说,还是巅峰期。

  王雨的实力是毋庸置疑,但经常穿插唱中文歌。

  文化差异,流行因素,审美观等,导致她歌王的呼声不高。

  中国音乐并不差,差的是渠道,差的是先驱者。

  它就像是新事物,而新事物想立刻让人接受,通常很难。

  人们可能先是爱上一首歌,然后才爱上那个歌手。

  也有可能先是爱上这个歌手,然后爱上这个歌手的歌曲。

  陈子昂和王雨都明白,中国艺人想让世界了解中国,先得入乡随俗,让世界接受自己,再谈文化传播的事。

  只是王雨不想错过这个舞台唱中文歌的机会,以后的事以后再说。

  年度盛典后台。

  七位歌手坐在各自的房间里,节目组提示各位歌手观看显示屏。

  “不知道他们选的什么歌曲?”

  尼娜,罗里等歌手一个个盯着显示屏。

  很快,节目组曝光其他歌手今晚要演唱的歌曲。

  “《Hotel California》?”

  另外六位歌手看到王雨要演唱的第一首歌曲后,有些吃惊。

  尼娜房间里。

  “‘Hotel California’原唱是谁,怎么没听过?”她好奇看着屏幕。

  罗里房间里。

  “你们听过吗?”罗里也一脸纳闷,问身边的助理和经纪人等。

  大家都摇头。

  ……

  “不管什么歌,歌王一定要是我们美国的。”尼娜心中暗道。

  “绝不能让一个中国人拿到歌王!”罗里很自信。

  其他歌手,美国国籍的,也有点国家荣誉感,不希望被外国歌手抢了风头。

  美国才有两百多年的历史,还是一个移民国家。

  它是能接纳很多东西,但并没有自己的民族魂。

  它宣扬的自由,独立,有点放纵的感觉。

  王雨的房间里。

  抽签结果,她第一个上场。

  徐然等人无语。

  “这么倒霉,第一个登场!”蓝叶清有些无奈。

  “没事,都准备好了。现场直播,第一首歌跟最后一首歌间隔的时间不是很长。”陈子昂倒是最兴奋。

  录制节目,第一首歌跟最后一首歌可能相隔了好几个小时。

  但现场直播,却最多四十分钟。

  “你怎么还这么高兴?”几人走出房间,去往舞台通道,徐然有些头疼。

  陈子昂却是笑道:“你不了解美国音乐,不了解美国曾经和现在的音乐圈,等着吧。”

  他没说太多,怕影响徐然他们。

  节目组是有乐队,但有些乐器的位置,却是陈子昂和徐然、蓝叶清担任。

  王雨有些疑惑,她是觉得《Hotel California》好像影射什么,但又说不上来。

  确实,前世《Hotel California》这首歌面世后,立即引来很多的质疑与批评。尽管谁也不敢夸口说自己的理解是正解版本,但歌词中明显的吸毒、淫乱、邪教等暗示还是引起道德卫士的不满,并且在美国受到宗教团体的怀疑。不过,它歌曲中那成经典的吉他旋律、诡异莫名的歌词内容、感人心弦的悲世情怀,使得它成为乐迷的最爱。

  舞台上。

  陈子昂,王雨等人就位。

  体育馆座无虚席。

  数万观众欢呼。

  歌王之称,王雨的呼声虽然不高,但也有不少粉丝。

  前奏稍微有点长,吉他伴奏是主旋律。

  徐然已经是第二次陪王雨登台了,以吉他手身份出现。

  陈子昂则是第一次,是王雨的帮帮唱嘉宾。

  观众很好奇。

  这个人,他们不认识啊。

  年度盛典,粉丝们都很期待各位歌手的帮帮唱嘉宾身份。

  王雨开唱:“On a dark desert highway(行驶在昏黑的荒漠公路上)

  Cool wind in my hair(凉风吹过我的头发)”

  声音有些慵懒、颓废。

  陈子昂:“Warm smell of colitas(浓烈的大.麻味道)

  Rising Up through the air(弥漫在空气中)

  Up ahead in the distance(抬头遥望远方)

  I saw a shimmering light(我看到一丝微弱的灯光)”

  王雨:“My head grew heavy and my sight grew dim(我的头越来越沉,视线也变得模糊)

  I had to stop for the night(我不得不停下来过夜)”

  陈子昂:“There she stood in the doorway(她站在门那儿等候我)

  I heard the mission bell(我听到远处教堂的钟声)

  And I was thinking to myself(我在心里对自己说)

  This could be heaven or this could be hell(这里也许是天堂也可能是地狱)”

  王雨:“Then she lit up a candle(她点燃了蜡烛)

  And she showed me the way(并给我引路)

  There were voices down in corridor(走廊深处传来阵阵说话声)

  I thought I heard them say……(我想我听到他们在说……)

  Welcome to the Hotel California for you(欢迎来到加州旅馆)”

  音乐界的人听到这,一脸震惊。

  美国人的爱毫不掩饰。

  但他们的音乐,所表达的内容却又非常含蓄。

  《Hotel California》这首歌,内容实在令人惊讶。

  前世,它就有很多解读。

  解读一:戒毒所

  歌曲中多次对毒品的暗示,是“加州旅馆”原是戒毒所说法的来源。按此说法:加州旅馆是在南加州公路旁的一个自愿戒毒院,老鹰队员曾经吸毒与入院的经历是歌词的创作来源。

  歌词在一开始colitas的暗示,头感到发重是吸大麻烟的特征。“lit up a candle”是一个吸毒的常用语,在后院跳舞更是吸毒后失控发作的一个现象。

  这种自愿戒毒院是主要为中产阶层开的,介于疗养院与戒毒所之间,而淫乱现象更是七十年代中产阶层放荡后的一种常态。毒品的瘾性使得人可以在某段时间痊愈而离开戒毒院,不过却永远无法摆脱那重蹈旧轨的阴影,这正是“你可以一时结账,却永远无法离开”的写照。

  解读二:精神病院

  歌词的诡异可能是精神病院说法的来源。歌词中与之相关联的暗示有:不断有远处声音的幻听想象;天堂和地狱指精神病人中某些如恶魔的邪恶人性和如天使纯洁无知觉;在后院里病人如着魔般的跳舞;头脑思想扭曲正是精神病的直语;自己思想的囚犯也是暗语;想杀死恶魔却总杀不死的精神病幻觉。当然精神病也和毒品一样,你可以觉得你暂时是正常了,却无法保证将来是正常的,永远无法离开那阴影。

  七十年代曾经是电影界恐怖片流行的时候,而这歌词正勾出这样的故事框架。边远沙漠大路上的孤独一人,大门前掌烛的丽人,酒吧的神秘领班,后院的召魔舞蹈,意图杀死却总杀不死的恶魔,即使结束却总有人来在背后提醒还有续集的结尾。这些种种,使得歌词有一种鬼影森森的感觉,而在恐怖片中,精神病院更常是主要的背景场所了。

  解读三:影射糜烂的音乐界

  《加州旅馆》诞生的60年代是美国音乐界的自由创作时期,摇滚乐的流行成为六十年代自由与反叛思想的象征,然而其盛况也逐渐造成了乐手日益糜烂的生活态度。吸毒和淫乱几乎成了每个美国摇滚乐手在七十年代走的同一条堕落之路,金钱与享乐成为了摇滚音乐在七十年代的新形象。

  同为音乐人的老鹰乐队看到这样的事实,却无能为力。乐手们已经将这种沉迷的生活看成了是音乐界的常态,摇滚乐手们周围总充满了漂亮的姑娘和糜烂的生活。对于外界的质疑,他们总是自我原谅:“放轻松点吧,我们是天生易于被诱惑。音乐界已经无法杀死金钱的这个心魔,即使某些个人可以暂时结束,却永远无法摆脱。”

  解读四:70年代的美国社会

  1969年的伍德斯多克(woodstock)音乐节,被视为摇滚的颠峰聚会。而《加州旅馆》歌词“自1969年我们这就再没那东西了”暗示在伍德斯多克之后,摇滚的精神已经不再存在了。认为这首歌象征美国社会的人则这样来理解:1969年是60年代最后一年,自那就再没有自由、和平、平等的精神。美国一进入70年代,就遭遇到了中东石油危机、越战的失败、尼克松的水门事件等。就在一夜间,美国的精神面貌就从奋斗的青年们变成了庸俗与颓废的中年了。

  斯坦利·库布里克(Stanley Kubrick)曾拍摄过一部叫《大开眼界(Eye wide open)》的电影,看过这部电影的观众就可以在这部电影内容中发现与这首歌词许多神似的情节内容。也是同样的吸毒堕落,也是同样的荒淫性乱,也是同样的拜魔情结,也有同样的无法摆脱的阴影。这部电影就如同是《加州旅馆》的一个解说,讲述那种已经不堪的美国社会状态。

  “Such a lovely pce(多么美丽的地方)

  Such a lovely face(多么可爱的面容)

  There's plenty of rooms at the Hotel California(加州旅馆有充足的房间)

  Any time of year(一年的任何时候)

  you can find it here(你都能在这找到房间)

  ……”

  王雨和陈子昂在唱着,像是在唱曾经的一个时代。

  今晚的评委,已经不是大众评审,而是比较专业的人士。

  听到这首歌,音乐人沉默。

  旋律不必说,主要是它影射和想表达的,不是曾经和现在很多美国人,尤其是音乐圈的人面临的问题吗?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