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言情小说>巨星来了>目录>

第737章 送温暖

第737章 送温暖

小说:巨星来了作者:念笯娇字数:4087更新时间:2018-12-22 08:48:32

  

  全本言情小说 ,巨星来了

  大年三十,江城关彤彤家其实挺冷清的。

  并不是陈子昂以前想象中的大家族那样,满四合院都是大人小孩,热热闹闹,红红火火。

  关家人经商的倒可以回家过年,但也只是在自己的小家里过。

  走仕途的,大多却没时间在家,都下基层慰问去了。

  过年期间,有很多人坚守在自己的岗位,不能回家过年。

  既然这样,父母官们有何理由不以身作则,坚守在自己的岗位,去慰问这些人,或到留守乡村去送温暖呢?

  当然,很多小官并不需要这样。

  但到了关父那层次,就不能安安心心在家过年了。

  关馨馨做为女的,有时都得出去慰问。

  今年情况特殊,她才没出去,留在家里过年。

  不过据陈子昂所知,关馨馨和关天羽今晚就在陈家过年。

  江城。

  陈子昂跟关母边聊天边做年夜饭,折腾了两个小时,一桌饭菜才终于做好。

  而对联早在上午就贴完,烟花也都买回来放着了。

  “今年过年是这十年来最热闹的一次。”饭桌上,看着女儿女婿,关母很欣慰。

  自从关父的位置越来越高后,就没法在家里过年。

  关丹丹的记忆里,就没关父一起过年的几个画面。

  关彤彤倒还有些记忆,父亲最后一次在家过年时,她已经快十岁了。

  “以后会越来越热闹的。”陈子昂笑道。

  “嗯。”关彤彤摸着肚子附和道:“会越来越热闹的,会多出两个小家伙。”

  关母看着关丹丹笑道:“再过几年,会更热闹。”

  关丹丹愣了愣,嘀咕道:“我才不,生孩子好可怕。”

  大姐怀孕后,胃口那么大,还老喜欢睡觉,脾气也不好……

  总之,各种恐怖。

  关丹丹有些害怕。

  一家四口吃完年夜饭,天也快黑了。

  大家收拾完,换上一身衣服,出去江边走走。

  今晚他们不期待春晚,先看看江景,晚点回来再看,然后等新年的到来。

  临江别墅,从家里出来,没走多久大家就来到江边。

  走在江边,陈子昂感叹,城市发达了,景色更美了,娱乐项目越来越多了,春晚的收视率逐年下降也很正常。

  看看江边的人们,有的地段熙熙攘攘,人流很大。

  正在陈子昂陪着关彤彤母女仨游玩的时候,手机铃声响起。

  他摸出来一看。

  是李秋婷的。

  “到家了?”陈子昂询问。

  李秋婷的剧组忙到近大年三十才杀青,她则是今天才离开剧组的。

  “到了,刚跟家人吃完年夜饭。”李秋婷似乎有些怨气。

  陈子昂听得出来,好奇询问道:“怎么感觉你回家过年还不高兴?”

  李秋婷瞬间怨气袭人:“我不打电话,你是不是就不会关心一下我到家了没有?”

  陈子昂之前有了解过,知道她今天才赶着回家过年。

  看着不远处的关彤彤她们,陈子昂有些无语:“秋婷姐,我在陪老婆和老婆家人,你这态度不对啊,我又不是你男朋友。”

  “我为公司做那么大的贡献,大年三十才回家,没有功劳也有苦练吧。”李秋婷今天吃了火药似的。

  额。

  陈子昂语气有些缓和道:“我的错我的错,家里都好吧?”

  “不好!”李秋婷一肚子火药。

  “咋了?”陈子昂问道。

  李秋婷满腹牢骚:“一回来就七大姑八大姨的,追问我男朋友的事,说我年纪也不小了,该嫁人了。表面上是关心,还不是因为我的钱才关心的我?”

  “咳,这也正常嘛。钱是万恶之首,人人都喜欢。”陈子昂安慰道。

  “可是,我也想有男朋友啊。”李秋婷觉得很委屈。

  陈子昂教育道:“我妈妈说,现在很多人都不知道人生的意义在哪里,没有理想和方向,所以把感情视为拯救人生的稻草,希望以此来填补内心的空虚;把苦乐的筹码都压在某个人或某一段感情上,但这却只会带来更多的痛苦。总是在为情所困的人,生命是缺失的,缺失的并不是一段美满的感情,而是梦想和对人生全面的认识。”

  李秋婷气极而笑,又说教:“你妈妈还说了什么?”

  陈子昂认真说道:“我妈妈还说,人总是贪心重,幻想还有更好的因缘,不肯接受当下。跟你讲,人如果总是排斥现在的因缘,总觉得还有更好的自己没有遇到,那就会永远生活在遗憾和悔恨之中。现在总是不满足,就会遗憾;错失了现在,将来又会悔恨。完美不是外在的,自己能把握好当下,问心无愧,让将来不为现在后悔,就是完美。”

  李秋婷被说得一愣一愣的。

  半晌更气愤了,她烦躁:“站着说话不腰疼,你是不知道,我三十以后,跟家里的每一次电话几乎逃不掉催婚这事。我现在都不想回家了。”

  陈子昂教导道:“年轻人,别那么浮躁和暴躁。这些都是因为你自己一直在排斥眼前的因缘,没有安住当下。内心一直在串习‘我真命苦’,‘为什么我会变成这样’等负面情绪,只会越来越深地陷入烦恼泥潭。要转一个心态去面对,接纳现状,全心成长。”

  李秋婷咬牙切齿:“你再说,再说我挂电话了。”

  陈子昂毫不所动:“人生不如意,十之八九,每个人都会遇到不顺心的事,关键看自己怎么去面对。遭遇苦果的时候,继续起烦恼,就相当于在令苦果延期。反过来,努力令内心朝向好的一面,终止坏情绪,才能真正了业。不要一直抱怨过去而浪费了今天。你要知道,今天是能够让未来变得更好的机会。”

  李秋婷头上差点冒火了,这家伙故意的。

  不过她没挂电话,这不正中了陈子昂的意吗?

  他就是希望她挂电话,让他好好陪老婆。

  可她就是不给。

  “你说再多也没用,我免疫了。”李秋婷忽然笑起来。

  陈子昂擦汗:“我真不能跟你多聊了,我老婆是不会说什么,可我丈母娘也在啊。我第一次来老婆家过年,得表现好点。”

  “都结婚了,孩子都快生了,又不是还没过关,你怕什么?”李秋婷鄙视。

  “话不能这么说,得到的不珍惜,失去了就会后悔。无论人或事,都有很多面,有好的一面,也有不好的一面,怎样认识,取决于我们内心,去执取哪一面。但是人往往有一个特点,拥有时执取不好的那一面,失去时执取好的那一面,这都是人内心舍近求远的毛病。这病,得治!”陈子昂长篇大论。

  李秋婷内心忽然平静下来。

  为啥被他气过之后,就更加宁静和欢喜了呢?

  “我们舍近求远,所以无法安住当下;反过来说,因为我们无法安住当下,所以会舍近求远。所以,要学会正确对待和接纳现在,找到内心真正的方向,这样才是一种健康的生命状态。”陈子昂还没说完,那边就挂断电话了。

  他笑了笑。

  她开窍了。

  哎,这也是一个好女人啊。

  想想脑海里的“前世”,他有些困惑,为啥前世碰到的都是……

  抛开感情,中肯说起来,他疑惑前世他碰到的为啥都是比较渣的女的呢?

  他奔着结婚的目的,对方在抱着玩的态度和行动。

  他奔着结婚的目的,对方说变心就变心,说走就走。

  按外人来看,他女朋友条件和外在都不错,他白睡了,赚了啊。

  但他却没觉得赚,而是伤透了心。

  陈子昂收起手机,赶上去陪老婆和娘家人。

  逛到晚上九点,关彤彤第一个走不动了,四人才回来。

  此时,央视春晚的观众很遗憾。

  他们终于确定,陈子昂确实没参加央视春晚。

  连去年那么优秀的《投其所好》小品也没了。

  罗斌今晚很憋屈。

  他创作了一首主旋律歌曲,叫做《五千年》,属爱国歌曲。

  但他也是最后一次彩排后才得知,陈子昂不但没来,今年也没爱国歌曲上春晚。

  是因为王茵今年没上春晚,所以今年没有陈子昂的主旋律歌曲?

  他疑惑。

  其实也不是没有,而是没有新的。

  陈诗诗上春晚了,唱的是以前春晚上王茵唱过的陈子昂写的主旋律歌曲。

  这么一来,罗斌觉得。

  特么的,我辛辛苦苦准备一年,白瞎了。

  他就是想在春晚上也出一首主旋律歌曲,跟陈子昂打擂台啊。

  可惜一拳打在空气中,好痛苦。

  “玛德,你说你开始写英文歌,也没见你热衷,写一首丢一首,我怎么办啊?”罗斌很窝囊,赈灾晚会那时,他是输了,但后来他觉得是他被打了个措手不及。

  不服!

  重振旗鼓后,他努力为春晚做准备。

  结果呼声最高的陈子昂没来,也没新歌过来。

  也不是没新歌,是有流行歌曲,伯玉娱乐歌手唱的。

  但那也不是罗斌想要的结果啊。

  “回不回美国?”罗斌觉得自己待中国太久,都快变成真正的中国人了。

  假戏真做。

  看看《五千年》,如果没有一丝中国情怀和感情,也不可能写得出来吧。

  “不行,过完年就回美国。”罗斌在演唱完《五千年》后,决定回美国发展。

  他不想变成真正的中国人,不想染上中国人的陋习和秉性。

  陈子昂虽然没全程看春晚,但回来之后,刚好看到陈诗诗唱完歌,给她发了条祝贺短信,并提前拜个年。

  “给你老师拜完年了?”陈诗诗回到后台后,一边让化妆师卸妆,一边给陈子昂回复信息。

  “还没,老师现在跟家人过年,应该很热闹。诗诗姐是第一个哦。”陈子昂回复。

  陈诗诗气冲冲发回信息:“以后再也不信你的话了,你老师也给我发信息了,提到过你,白天就给她打电话了。”

  陈子昂挠头,这都什么跟什么啊。

  怎么感觉今天世界对自己满满的恶意!

  发了个可怜的表情,陈子昂继续给今年伯玉娱乐上春晚的艺人发信息,或给对方打气,或恭喜对方的完美演绎。

  “没助理就是麻烦哎。”陈子昂现在才发现到助理的好。

  平时的时候,很多事都是助理帮忙处理的。

  人际有多重要陈子昂也知道。

  幸好年前他就让助理处理很多事,比如给哪些圈内长辈送礼物,给关家哪些人送年货,都有助理帮忙以他的名义去执行。

  晚上将近十二点,关母都有些困得不行,关彤彤更是已经躺在沙发上枕着陈子昂的大腿睡着了。

  关丹丹兴冲冲把烟花筒抱出去。

  陈子昂只得把关彤彤叫醒:“快十二点啦。”

  关彤彤睁开眼睛,困得不行。

  她也想守年。

  奈何肚子里的宝宝消耗太大,每天不停抽取她的生命本源。

  她身体出于本能,需要她多吃的同时,也尽量让她陷入睡眠,这样利于她和宝宝。

  “新年了吗?”关彤彤睡眼朦胧。

  “快了,丹丹一个人吭哧吭哧把烟花筒搬出去咯。”陈子昂把关彤彤扶起来。

  关母和陈子昂扶着关彤彤出去,到院子里。

  关丹丹把一堆烟花筒摆成心型,并一个个撕开包裹导火索的包装。

  还没到十二点,江城夜空就开始到处绽放烟花,有私人在放,也有一些单位组织在放。

  江城并不像幽州那样全面禁止烟花,很多地方可以放。

  “啊,好漂亮!”看着远处天空别人家放的烟花,关丹丹很兴奋。

  为了这一天,她等了一年。

  去年关彤彤去陈子昂家过年那时,她看到那边的视频就有点想哭。

  今年,自己家有男人,可以放烟花了。

  陈子昂拿打火机把香点上。

  “来!”点上后,陈子昂把香交给关丹丹。

  关丹丹拿到香后,开始害怕起来。

  沉默的烟花筒,未点燃的香,她一点也不害怕。

  但香点燃后,她感觉内心发生了化学反应,慌了!

  “不怕,我就在一旁。”陈子昂看了看手表:“时间快到了,得在十二点之前点了哦,礼炮欢送旧年,喜迎新年。”

  当屋里电视里倒数的声音响起时,关丹丹快急哭了。

  “你来帮我!”她焦急拉着陈子昂,她不敢点。

  时间快来不及了,陈子昂只得握住她拿香的那只手,往导火索上点去。

  关母和关彤彤微笑着看着这一幕。

  家里有个男人,真好!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