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言情小说>巨星来了>目录>

第704章 一生只爱一人

第704章 一生只爱一人

小说:巨星来了作者:念笯娇字数:4074更新时间:2018-12-22 08:47:52

  

  全本言情小说 ,巨星来了

  这两年,伯玉娱乐音乐部在圈内的名气很大,不止在歌手上,在音乐、配乐制作上,它还有一支闻名遐迩的原创团队。

  伯玉影视现在的影视作品不多,比如《天龙八部》,比如《白蛇传》,还有《还珠格格》,它们所有的配乐都是伯玉娱乐自己的音乐团队来完成的。

  不过之前一直是陈子昂在主导,现在他不在,徐然压力很大。

  没有人比做音乐的更清楚音乐的力量。

  也没有人比徐然更清楚这首曲子饱含的力量有多大。

  每当有国难,宣传是必不可少的一部分。

  而宣传中,配乐又是必不可少的。

  一幅简单的画面,若是配上一首优秀的曲子,带给人的震撼完全不同。

  ……

  清晨,第一缕阳光破晓而出。

  伯玉娱乐有人急匆匆赶往央视。

  徐然走出录音棚,似乎一夜间,他胡子拉渣都出来了,整个人显得更加颓废。

  “我尽最大努力了。”徐然已经很少抽烟,但现在忍不住摸出一支,望着西南方向。

  王雨一夜没回家,一大早就催李秋婷过来。

  “那边虽然事先做好了‘充足’的准备,但意外来得太凶猛,超出所有人的预料,情势不容乐观,我准备召集音乐部这边的艺人,推掉一切通告,跟我去西蜀。”王雨对李秋婷说道,她现在管理音乐部这边的艺人。

  影视部那边的艺人,则是李秋婷在管理。

  “好,我也带影视部这边的艺人过去。”李秋婷毫不犹豫说道。

  迟疑了一下,王雨对李秋婷问道:“你没有他的消息吗?”

  李秋婷一愣,点了点头:“没有。”

  两人陷入沉默,情绪低落至谷底。

  两天了,公司没人收到陈子昂的任何消息。

  据报道,那里出现一片“真空”区域,几乎所有移动信号基站被毁,除了有限的一些有线电话可以联通外面,手机都无法拨出。

  两天了,陈子昂要是没事的话,总该找到地方打个电话报平安吧。

  可没人能联系上他,他也没联系外面的人。

  ……

  第二天,王雨和李秋婷带队,跟一大帮伯玉娱乐艺人奔赴西蜀。

  本来那边还不稳定,不让志愿者过去。

  王雨动用关系才达成所愿。

  而从昨天开始,《Conquest Of Paradise 》(征服天堂)登上央视宣传片。

  许多观众看到后,热泪盈眶,情绪被感染,毫不犹豫捐钱的捐钱,捐物的捐物。

  这首曲子,史诗般的气派,有气势且用意深远。

  这是前世Vangelis的电影原声作品,他可谓倾尽全力,使得《Conquest Of Paradise 》充满了史诗般的壮丽辉煌和宏伟气势,堪称九十年代最成功的电影配乐之一。

  它有美妙的旋律,婉转的合声,每次听到它,都让听者迷茫而感觉到自己是如此的微小,然而恢弘的音乐激发出内心的雄壮,人们热血沸腾,人们一往无前,古典的韵味在现代音乐的诠释下异常突显。

  这是激沸的音乐,这是振奋的音乐,这是人类对于音乐极限的挑战。

  碟起云涌,乌山音啸!

  气势恢宏,波澜壮阔!

  它让人感觉到人类虽然在庞大的自然面前是如此的渺小,然而人类的勇气和智慧却又是多么的伟大!

  徐然记得陈子昂说过,如果他回来主导,录制这首曲子,将来可以用它来测试音响系统和房间的声学特性。

  他说它还可以完整测完‘音响二十要’。

  徐然做了出来,他不知道有没有达到陈子昂的要求,但全国观众听众都因为它而充满力量。

  西蜀北地。

  一个小村庄里。

  废墟上,陈子昂坐着,他脑袋上缠着纱布,手指血肉模糊。

  村庄人员伤亡不大,主要是财物损失巨大,整个村几乎被夷为平地。

  不过也仅仅是一死十一伤。

  那天下午,感觉要来了,正回省会的路上,陈子昂差点挂掉……道路中断,房车陷入巨坑,被迫放弃。

  陈子昂和一筒、九条都受到了不同程度的伤。

  陈子昂最倒霉,仅仅一个小坑,他摔下去都差点再也起不来。

  人的生命,真的很脆弱。

  从车里翻出一些装备物品,救醒陈子昂后,一筒和九条抬着担架带他火速撤离。

  路过几个村庄,一筒和九条都没找到可以联系外面的通讯设备。

  在大军未到之前,村民们都只能自救。

  陈子昂恢复七七八八后,在这个村子停下来,参与救援。

  “隔壁村有个小娃子,上学的时候,路过我的小店总会跟我买糖吃……以后买不到了。”一个中年大叔坐在自家废墟上,跟陈子昂说话,神色黯淡。

  “只要人还在,就没有不可能的。”陈子昂笑道:“将来把店子开得再大一点。”

  中年大叔弹掉烟灰,抬头望着天边:“可那小娃子再也不会来了。”

  陈子昂脸上的笑容逐渐消失。

  那一定是一个很可爱的孩子。

  “他应该是征服天堂去了。”陈子昂低头说道。

  中年大叔忽然抱着脑袋哭起来。

  每一个生命都是一个传奇,每个传奇的背后,都一个不为人知的故事。

  一天后,独自出去找通讯设备报平安的九条回来了。

  带着一支救援队。

  里面就有石佳。

  母子相见,大难后的喜悦化为一行行泪水。

  活着,就是幸福!

  多少人在废墟下顽强地活着,等待曙光。

  ……

  五天后。

  一次次打通,一次次被震断的道路终于通畅,陈子昂一行人踏上归途。

  生命在悄然中涅槃,重生。

  回到西蜀条件相对较好的都江堰,关家老爷子正好在指挥部,总指挥陪同他一同接见陈子昂。

  现在的这个总指挥在西蜀出事后的第二天就从幽州赶来,取代原来的总指挥坐镇西蜀。

  “辛苦了!”总指挥见到陈子昂,很和蔼可亲。

  “不辛苦,文爷爷辛苦了。”陈子昂有些不安,不知道总指挥知道他多少事。

  老爷子郑重对总指挥说道:“我小女儿找我家老大,还是因为他来着。”

  ……

  总指挥最后走了,只剩下老爷子。

  老爷子沉默,很久没开口。

  陈子昂有些忐忑。

  “算了,回去吧。”最后,老爷子叹气,本想跟陈子昂说点什么,最终也没说出来。

  陈子昂起身,准备离开前,老爷子又忽然叫住他,犹豫片刻,似乎用尽力气对他说道:“对她好点!”

  陈子昂默然点头,转身离去。

  老人家又想起那时还在上大学的小女儿对他说的话:“给我点时间,我一个人也可以做到。”

  但关家没给她时间,也没给她选择。

  当天晚上,陈子昂见到了来西蜀省会等了他好几天的关彤彤。

  见到陈子昂那时,关彤彤哭得像个泪人。

  然后,他就算只是上个洗手间,她都要黏着,寸步不离。

  一家人连夜飞离西蜀。

  回到幽州燕郊小院,已经是大半夜。

  陈子昂刚风尘仆仆走进院子,穿着卡通睡衣的关丹丹大叫着扑上来。

  “子昂!”小姑娘声音中满是惊喜,她其实不小了,个儿不比陈子昂刚认识关彤彤那时关彤彤的身高矮。

  相反,好像还胜过一丝。

  照这情况,她将来会比关彤彤高一些。

  只是陈子昂的印象中,关丹丹一直是他第一次见到的那时,很青涩幼小。

  陈子昂失联的那几天,她一直陪着姐姐哭。

  要不是上课了,她肯定会跟大姐一起去西蜀省会等陈子昂。

  大姐去西蜀后,她本来不住这里。

  但知道陈子昂和关彤彤今晚回来后,她就提前跑过来等。

  石佳飞回临安,开始忙工作,不再参与西蜀那边的事。

  所以现在燕郊小院陈子昂家里,就陈子昂和关彤彤、关丹丹。

  进屋后,陈子昂和关彤彤赶关丹丹去睡觉。

  小妮子不去,围着陈子昂转。

  还趁大姐不在一旁的时候,抓紧时间偷吃。

  陈子昂本来觉得自己已经涅槃重生,碰到这小妮子感觉又一夜回到解放前。

  不给吃她就不去睡觉,吃了还要再吃。

  陈子昂最后一巴掌下去,小妮子惨叫一声,捂着屁股。

  关彤彤跑出来。

  小妮子捂着屁股,一瘸一拐上楼。

  “怎么啦?”关彤彤询问。

  “睡就睡,为什么要打人?”小妮子气愤道。

  陈子昂一头冷汗,咋实话实话了?

  出乎他的意料,果然是姐妹了解姐妹,关彤彤没生陈子昂打她妹妹的气:“打就对了!叫你不睡觉,明天要上课呢你。”

  陈子昂暗暗捂着手掌,这一巴掌,反弹得他手掌都疼了。

  小妮子肯定比他还不好受。

  估计关彤彤还认为陈子昂其实没使什么力气,小妮子故作大惊小怪。

  ……

  洗完澡躺下,陈子昂发现关彤彤还很精神。

  “以前不是很嗜睡吗?现在怎么这么能熬夜?”陈子昂好奇。

  “在飞机上睡了嘛。”关彤彤挂陈子昂身上,小手很不老实。

  这种不老实,是真的不老实。

  并不是以前单纯地就想摸摸捏捏陈子昂这那。

  陈子昂肯定吃不消啊,求饶道:“再乱摸我去睡隔壁了。”

  “隔壁是丹丹呀。”关彤彤吃吃一笑。

  “额,忘了。”陈子昂口干舌燥。

  今晚是关彤彤有史以来最主动的一次,陈子昂还没反应过来,她就趴了上去。

  陈子昂哭笑不得,她小裤裤都没穿,有备而来。

  “这种姿势不行!”陈子昂把她抱下来。

  “不管!”关彤彤又爬上去。

  陈子昂又把她抱下来:“真不行!”

  “骗人,你的都这样了还说不行。”关彤彤抓住陈子昂的把柄,又要爬上去。

  “我是说你这样不行,对宝宝不好,对你也不好。”陈子昂摁住她。

  “以前都行,现在快四个月咯,更行。”关彤彤解释道。

  陈子昂只得主动,趴上去。

  然后行事的时候他有些好笑,老婆完全不管不顾。

  但不管她怎么要求怎么指挥他,他都保持一丝清醒,不能完全投入。

  完事后,关彤彤死死抱着陈子昂。

  “老公,我好爱好爱好爱……好爱你!”开始还正常,说到最后,她是哭着说的。

  陈子昂也觉得即便这样,也还不够。

  每一场恋爱,都用尽全力的人,最终要么成功,要么成仁。

  陈子昂以后就要这样,不能再像前世一样害怕受伤。

  今世,即便受伤,他也无怨无悔。

  不是每一个前任都能教会人爱。

  所以也不是每一个前任都能让人无怨无悔。

  但陈子昂知道,他无怨无悔。

  “对不起!”陈子昂亲了关彤彤几口,吻去她脸上的泪。

  这声“对不起”,包含很多。

  不止是因为他害她担惊受怕这么多天。

  “没有你的消息,我实习都不去了。我做不到全心全意按照他们说的那样去做我应该做的事。没有你,我觉得我做的那些事,没有任何意义。有你在,一切才变得有意义……”关彤彤流着泪说道。

  陈子昂记得他曾问她,女王好还是丈夫好,她说肯定是女王好啦。

  虽然是半开玩笑,但陈子昂总觉得是真的。

  没有他,关彤彤照样可以结婚生子,去做女王。

  带着使命的人,唯有使命至高。

  路上碰到的,拿到的一切,都是附庸品,可有可无。

  现在,他忽然觉得,其实过程才是最重要的。

  像老婆说的那样,没有他,可能她所做的一切,就没有任何意义了。

  没有意义的人生,就是没有存在的意义。

  有的人,一生只爱一人。

  纵使最终没能和那个人在一起,但最记挂着的,是那个人。

  陈子昂以前一直认为,一生只爱一人的人里面,不包括女人。

  因为女人纵使和不爱的人结婚后,生了孩子,就会很快忘记曾经爱着的人。

  她们的爱,即便不给丈夫,也会给孩子,而不是曾经的爱人。

  曾经的爱人,只会慢慢在她们心里变得风轻云淡,若有若无。

  在肉体的忠诚上,女人或许占据多点。

  但精神上的忠诚,则是男人居多。

  有的男人花天酒地,肉体不忠诚,但精神上一直忠诚最爱的那个女人。

  不过在世人看来,精神这鬼东西不现实。

  大家要的是现实。

  所以总结起来,渣男人比渣女人多。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