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言情小说>巨星来了>目录>

第701章 艰难的抉择

第701章 艰难的抉择

小说:巨星来了作者:念笯娇字数:4081更新时间:2018-12-22 08:47:50

  

  全本言情小说 ,巨星来了

  大半夜,陈子昂一通电话把关馨馨吵醒,但她没有生气,声音软软的,酥酥地问道:“怎么了?”

  陈子昂发现自己浑身湿透了一般,很难受,紧张不安说道:“姐,我从昨晚到现在,一直做噩梦。”

  “听说你感冒发烧了?”关馨馨刚醒,声音很温柔。

  “有点,吃药了。”陈子昂忧心忡忡说道:“姐,我想去西蜀一趟。”

  “什么时候?”关馨馨问道,她很聪明,看陈子昂的意思,给她打电话,是想让她一起去。

  在她面前,陈子昂孩子气很重,但不代表他不知轻重。

  “越快越好,明天能去最好。”陈子昂坚定道。

  关馨馨疑惑:“什么事这么急?”

  “不好说,得去才知道。”陈子昂没透露。

  关馨馨沉默了一会儿,轻声说道:“你是想让我跟你去吗?”

  陈子昂犹豫了,关馨馨很聪明。

  他这种时候打电话,是实在放心不下来。

  而且他确实也是想让关馨馨跟他一起去。

  没有关馨馨,他去也是白去。

  这个世界上,只有两个半女人信他的鬼话。

  一个是石佳,一个是关馨馨,另外半个是关彤彤。

  “嗯,你跟我去才有点用,至于多大作用,我也不知道。或许只是梦境,是我发的神经。”陈子昂小声说道。

  良久,关馨馨那边才传来声音:“很重要吗?这个时候,你妈知道我还跟你乱跑,会很生气。”

  陈子昂心中一紧:“我妈知道了?”

  “嗯,除了我,只有两个人知道。你,你妈,天羽我还没认真跟他说,但他不小了,应该是知道的。”关馨馨说道。

  陈子昂忍不住说道:“老爷子可能知道,他比你想象的要恐怖很多。”

  关馨馨语气风轻云淡,但带着坚决:“很完美,是个姑娘,天羽一定会很喜欢这个妹妹。”

  陈子昂不知道说什么好。

  关馨馨又继续说道:“他知道也没用,他现在没有别的追求,只有两个,一个是为国家,一个是为关家。要是有什么事影响到他的这两个追求,能妥协他一定会妥协。”

  “对不起!”陈子昂低声说道。

  这句话包含的东西太多,说不尽道不完。

  “我不适合颠簸流离,你确定让我跟你一起去吗?”关馨馨再次问道。

  陈子昂内心挣扎,万分纠结。

  最后,他艰难地点头:“嗯,我们尽量不颠簸。”

  “好,那赶紧睡觉,明天起来还去不了,我安排一下,后天我们出发。”关馨馨说道。

  “嗯。”跟关馨馨挂断电话后,陈子昂去浴室擦了下身子,回来躺下,拿冷毛巾敷额头。

  很快,他迷迷糊糊进入梦乡。

  睡梦中,他来到临安钱塘江大桥。

  桥上,一个气质很特别的女子,背对着他,长发迎风飞扬,她怀里抱着一个粉雕玉琢的小萝莉。

  “粑粑,粑粑……”小萝莉在她妈妈怀里,一只手搂着妈妈的脖子,一只手朝陈子昂伸出,非常可爱。

  女子注视着桥下的江面,回头看了陈子昂一眼。

  陈子昂正走过去,母女俩身影黯淡,逐渐透明。

  “不要,等等我。”陈子昂朝前扑去。

  而后,他又醒过来,又是一身汗。

  ……

  第二天起床,陈子昂烧退了不少,感冒却愈发有点严重。

  “今天别去上班了。”关彤彤早早去学校,留下字条。

  陈子昂起得比她晚多了。

  收起字条,吃完早餐,陈子昂没听老婆的,继续上班去。

  多少普通上班族这点小病,不还是坚持上班?

  他没那么金贵。

  至少他在他眼里,只是一个普普通通的上班族。

  晚上下班回来后,吃饭时,陈子昂忽然对还在责怪他的关彤彤说道:“老婆,我明天去西蜀一趟。”

  关彤彤一愣,委屈说道:“是不是嫌我烦你了?”

  “不是,是有事忙去。”陈子昂歉意道。

  “真的吗?”关彤彤问道。

  “当然了,怎么可能嫌弃老婆关心我呢,是临时真有事要过去。”陈子昂说道,没说具体什么事。

  关彤彤也不过问,这三年陈子昂就经常这样,时不时全国跑。

  陈子昂想好好安慰老婆,亲一口,但最终只是在她脸上亲了一下。

  感冒的时候,呼出来的气都带着病菌。

  关彤彤想亲亲,他没给。

  “今晚要抱我睡觉,我自己睡不习惯。”关彤彤撒娇,昨晚她自己睡,发现都不习惯了。

  以前刚跟陈子昂睡的时候,她有点不习惯。

  现在反了过来。

  “等我感冒好了哈。”陈子昂哄老婆。

  怀孕后,关彤彤比以前更加会撒娇,心情没有大起大落,但相对从前,起伏还挺频繁的。

  “那等你感冒好了再出去行么?”关彤彤失落道,刚答应好的放陈子昂出去,转眼又不肯了。

  “这个不行啊,拖不得。”陈子昂为难道。

  “哼,你不想要我和宝宝了。”关彤彤放下筷子,不吃饭了。

  陈子昂连忙解释道:“怎么可能,我是有事。”

  “比我和宝宝重要吗?”关彤彤不高兴。

  陈子昂头大。

  以前关彤彤也偶尔这样无理取闹过,但都是半认真半撒娇。

  现在似乎是认真来着的。

  “老婆和宝宝最重要。”陈子昂低头,可怜兮兮的样子。

  “这还差不多,那你明天就去忙你的吧。”关彤彤心满意足。

  “老婆最好了。”陈子昂眼睛亮起来。

  “那亲我一口!”关彤彤嘟起小嘴。

  陈子昂擦汗:“会传染给你的。”

  他不太愿意。

  “我和宝宝是不是最重要?”关彤彤鼓起腮帮。

  不亲她又不放人了,陈子昂无奈,只得屏住呼吸,亲了老婆一口,然后迅速离开。

  睡觉的时候,哄了老婆半天,老婆才同意陈子昂去睡隔壁。

  躺下后,陈子昂昏昏沉沉睡去。

  半夜,他又被噩梦惊醒。

  睡衣湿了大半,他坐床上,抱着膝盖。

  叫上关馨馨一起去,他不知道对不对。

  他只知道,不叫上关馨馨,他去了一点作用都没有。

  即便关馨馨一起去了,起的作用能有多大,他也不知道。

  以前,有什么困惑,陈子昂第一个想到的是关馨馨。

  现在,关馨馨牵扯其中,陈子昂不知道该找谁说话了。

  从床头把手机拿过来,发呆良久,陈子昂没拨出号码。

  最后,他登录QQ,看有谁在线。

  看了一遍,是有好友在线,但都不是他想找的。

  原来,缺少了某个人,自己的人生会变得这么孤独。

  陈子昂翻来覆去,不知道何时又睡着了。

  被闹钟吵醒,再次醒来,陈子昂发现感冒更加严重。

  昨晚几乎消退的烧,似乎又有点燃起来的趋势。

  家里,空空的,关彤彤又早他一步离家去学校。

  早餐没胃口,吃了两口,陈子昂便出门,和一筒、九条提前去机场候机。

  他要直飞西蜀省会,去那里和关馨馨会合。

  关馨馨从临安起飞。

  西蜀省会双流机场。

  关馨馨先陈子昂一步抵达。

  接到陈子昂,看到他脸色不太好,关馨馨关切问道:“真的需要跑这一趟吗?你病了!”

  “我没事,没那么娇贵。”陈子昂身子是不舒服,但没觉得需要老老实实在家里待着养病的地步。

  几人出航站楼,去停车场坐关馨馨预备好的车。

  “现在直接出发吗?”关馨馨询问。

  “嗯,一路过去,先去都江堰附近看看。”陈子昂和关馨馨坐后排。

  来接陈子昂和关馨馨的车有两辆。

  “好。”关馨馨没多问,对坐前排副驾驶座的女孩下指示:“安排下,今晚我们住都江堰,现在先到附近找地方吃点东西再出发。”

  ……

  抵达都江堰后,时间是下午五点多。

  入住宾馆后,关馨馨房间里。

  “可以具体点告诉我了吧?”关馨馨终于找到机会好好询问陈子昂。

  陈子昂躺床上,脑袋有点疼。

  他摇了摇头,不想说。

  关馨馨坐他旁边床上,一只手掌放他额头上感受。

  发现有点烫,她去拿自带的小毛巾,用冷水打湿,回来放陈子昂额头上。

  “没什么特别的事。”陈子昂握住关馨馨的手,最后又一只手轻轻按在她肚子上:“一起转转,现在暂且把它当作我们两个人的旅行吧。一生可能也就这么一次机会。”

  关馨馨没说话。

  是啊,一生可能也就这么一次。

  她想起临安西湖第一次见到他时的情景。

  那时,他有些紧张,也还很青涩。

  不过,就是这样一个他自称平平无奇的人,改变了她儿子的一生。

  儿子从小就缺少父爱,根本不知道应该向谁看齐。

  女人本事再大,也不能为儿子树立起一个父亲的形象和角色,填补家庭的遗缺。

  陈子昂出现后,近乎完美填补了这个空缺。

  思想还不成熟的儿子,开始是把陈子昂当作普通偶像来崇拜。

  慢慢的,关馨馨发现,儿子不止把陈子昂当作普通偶像。

  他在陈子昂身上找到了父亲的感觉。

  这个大大,即便在关天羽越来越成熟后,也没失去光彩。

  因为越成熟,关天羽越发现,陈子昂越优秀,无论做什么。

  一个女人,可能不肯为丈夫出卖自己。

  但为了儿子,她肯的机率远比肯为丈夫的机率大。

  为了儿子,关馨馨愿意配合,让他们三人像一家三口。

  一旦愿意配合,接下来很多事,就没办法预测和控制了。

  男人在时间足够长的周期内看不到女人,乍一见到母猪,都觉得它眉清目秀,这是很文雅地说法。

  粗俗的说法就是,到了那个地步,对母猪都能“动情”。

  女人呢,女人也是人啊。

  饥渴的女人,在那个时候,也是不管什么男人来她们都愿意。

  “对不起!”陈子昂低头说道。

  “有些人,是有资格的。”关馨馨理性说道:“战乱年代,打仗会死人,死很多人。而当兵的又都是男人,所以男人少女人多的背景下,整个社会男女都认为一夫多妻是正常的。一夫一妻男人愿意,女人们还不愿意呢。现在这个社会,很多女人,还不是自己心甘情愿躲在后面的等有家室的男人?别在意世俗的眼光,那些人愤慨都是因为他们没资格,就想要求有资格的人不能让他们嫉妒,一旦他们有机会有资格,他们比谁都急着上……”

  陈子昂忍不住噗哧一笑,这是他第一次听关馨馨这么认真和深入开解他。

  关馨馨不由得有些羞赧,这小家伙破坏气氛。

  这比他让她换姿势的时候,她要羞赧多了。

  那个时候动情起来的男女,没害羞这个说法,想怎么释放天性就怎么释放。

  ……

  接下来几天,陈子昂一行人从都江堰开始,一路往北,经过威州、茂州,再东折向绵州,最后又往南,在旌城附近徘徊。

  关馨馨一脸疲惫,时不时干呕,中间还去过当地医院检查。

  再次折返进入绵州市住下来,陈子昂跪坐床边上,紧紧握着关馨馨的手。

  关馨馨上半身靠床头上躺着。

  两人现在气色都不太好。

  陈子昂一直感冒发烧,劳碌奔波,一时痊愈不了。

  关馨馨是身体吃不消了。

  “现在自然现象不太明显,就看到有几个地方有地面塌陷,池塘无故干涸等现象。这些每年都会有一些,不算特例。现在就差官方的数据,官方统计的数据会多点,我们看不到,向你大哥求助吧。”陈子昂说道,他这几天仍然做噩梦,人都瘦了好几斤。

  “嗯。”来到西蜀后,关馨馨的气色也是越来越差。

  关馨馨的大哥在西蜀述职,封疆大史。当晚,她给大哥打电话,把事实夸大了一些陈述。

  “你这几天旅游看到的?”大哥有些吃惊,他只知道关馨馨前几天来西蜀了,本来还想见一见,但关馨馨说只是来散散心,等散完再说。

  “你关注一下,不能掉以轻心,涉及的范围很广。”关馨馨千叮万嘱。

  “好。”大哥很重视,毕竟这是关馨馨亲身经历和看到的。

  假如是别人看到的,即便是陈子昂,他也不会这么放心上。

  甚至如果是关馨馨从别人那听来的,他也不会这么重视。

  第二天。

  封疆大史、关馨馨的大哥看着面前搜集到的数据,一脸凝重,如临大敌。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