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言情小说>巨星来了>目录>

第690章 桃之夭夭,灼灼其华

第690章 桃之夭夭,灼灼其华

小说:巨星来了作者:念笯娇字数:4073更新时间:2018-12-22 08:47:40

  

  全本言情小说 ,巨星来了

  喜酒喝完,度假村开放各种娱乐设施和各个场所,宾客们玩得很尽兴。

  陈爸陈妈今天特别忙,跑上跑下。

  石慧很想找妹妹询问关彤彤和关老爷子的关系,但根本找不到人。

  在场的普通宾客,今天只知道关彤彤的父母身份。

  但关父关母对普通老百姓来说,跟路人没区别,不认识。

  参加完陈子昂的婚礼,石慧带着疑惑回松江府,将来再询问一下吧。

  不过她觉得自己可能都不敢问,这个妹妹现在性格比以前更加强势,问这种问题有可能会让妹妹不高兴。

  下午,有的宾客还在尽兴,六辆普通婚车把新娘和伴娘团送到关馨馨的府邸。

  陈子昂喝多,躲起来几乎睡了一下午。

  “你回去接新娘,这里有我和你爸看着就行。”石佳让人把陈子昂送走。

  听说年轻人结婚,伴娘团会折腾新郎。

  陈子昂现在早点回去,早让伴娘团折腾完,早见到新娘。

  “辛苦爸妈啦。”陈子昂醒酒后,神清气爽,今天的关彤彤,肯定是这辈子最漂亮的一天。

  颜值巅峰期,又精心打扮过。

  往后关彤彤可不会花这么多时间打扮自己,太费时间和精力了。

  等陈子昂抵达关馨馨府邸的时候,已经是半个多小时后了。

  关馨馨的府邸,大门口守着两个非常漂亮的伴娘。

  “都拜过堂了,接新娘回家不用这么为难我吧。”陈子昂有些急眼。

  按关妮儿和关丹丹那性格,今晚他想接走新娘,会很辛苦。

  “不为难,我们都听说了,你娶到彤彤,太一帆风顺了。”有个伴娘不怀好意笑道。

  “就是,彤彤才十六就被你骗到手,她没恋爱经验,我们可不是。”另一位伴娘也说道。

  两人都是关彤彤的堂姐妹,关家另一系。

  “两位大美女行行好,天色不早了,春宵一刻值千金。”陈子昂从旁边余温手里接过两个大红包,想要金钱开路。

  “春宵一刻值千金”一出来,两伴娘美眸一亮。

  这里可没有苏东坡,也没有苏东坡的《春宵》。

  《春宵》全文是:春宵一刻值千金,花有清香月有阴。歌管楼台声细细,秋千院落夜沉沉。

  就在陈子昂以为两伴娘会让路的时候,其中一位年纪稍大点的伴娘语出惊人:“彤彤怀着宝宝呢,你还想干什么?”

  陈子昂哭笑不得,关彤彤体质超好,就算怀着宝宝,和他行事,他多注意点也并没任何问题。

  “我只是打个比方,两人在一起待着,什么也不做,也是一刻值千金啊。”陈子昂解释道。

  关彤彤那位堂姐伴娘还想说什么,忽然看到妹妹接了陈子昂红包,郁闷得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这个妹妹还在上学,家里给的零花钱经常不够花,所以比较爱钱。

  第一关就这样过了。

  第二关在别墅房子门口。

  依然是两位漂亮的伴娘拦路,看样子还是一对亲姐妹。

  “红包不能不多,酒不能不喝,诗不能不作。”年纪小的伴娘张口就提条件。

  陈子昂连忙给两姐妹塞红包。

  每个红包都是1888!

  这点钱对出身不凡的伴娘们来说,没什么吸引力,只是陈子昂的心意而已。

  塞完红包,陈子昂看着一大碗酒,有些发愁。

  “我来!”代帅自告奋勇挡酒。

  喝完之后,代帅一脸苦色,今天他挡了不少酒,比余温还猛。

  “人生四喜:久旱逢甘雨,他乡遇故知。洞房花烛夜,金榜题名时。”陈子昂说道。

  杜甫的人生《四喜》,它总结了人生最高兴的四件喜事。

  “哎呀,说得我都想结婚了。”关彤彤那个年纪比较小的表妹伴娘眸光闪烁,她还在上高中,稚气未脱。

  第二关过,刚进别墅房门,陈子昂看到楼梯口那里又有两个气质不凡的伴娘拦路。

  关彤彤应该是在楼上房间里等他。

  “你还能喝酒吗?”这两位伴娘询问陈子昂,看起来挺好说话。

  陈子昂先塞红包,然后还没说话,余温帮忙挡酒,喝一口就差点咳了出来。

  谁说酒量能练出来的,越喝越觉得难喝。

  陈子昂念道:“曾经沧海难为水,除却巫山不是云。取次花丛懒回顾,半缘修道半缘君。”

  第三关这两姐妹大眼瞪小眼。

  “这是作诗吗?”娃娃脸伴娘瞪大眼睛问道。

  陈子昂点头:“‘曾经沧海难为水,除却巫山不是云。’这句话的意思是经历过无比深广的沧海的人,难以再被别处的水吸引;除了云蒸霞蔚的巫山之云,别处的云都黯然失色。”

  “能再解释清楚点吗?我跟丹丹表妹一样,不喜欢语文啊。”娃娃脸伴娘不好意思说道。

  陈子昂只得厚着脸皮说道:“以沧海之水和巫山之云隐喻爱情之深广笃厚,见过大海、巫山,别处的水和云就难以看上眼了,除了现在我钟爱的女子,再也没有能使我动情的女子。我仓促地由花丛中走过,懒得回头顾盼;这缘由,一半是因为我清心寡欲,一半是因为我拥有了我老婆。”

  这首唐代元稹的《离思》,有人说是元稹诗人悼念亡妻所作,但从字面上看,却看不出来。

  不了解诗人故事背景的人,更是完全看不出来。

  楼上,房间里的关彤彤和关丹丹、关妮儿趴在床上,房门关着。

  她们面前床上放着一个手机,手机开着免提。

  里面传来楼下陈子昂和伴娘们的声音。

  从陈子昂抵达别墅大门开始,关彤彤她们就在房间里监控着。

  关妮儿眨巴眼睛看着关彤彤,这个堂妹今天真是幸福死了。

  陈子昂过了三关,第四关很快到来。

  就在二楼通往三楼的楼梯口。

  “哈?怎么是在三楼?”陈子昂吃了一惊:“我上次来彤彤是住二楼的啊。”

  “搬三楼去了。”有位伴娘笑嘻嘻说道。

  另一个伴娘也嘻嘻说道:“前晚我们看《超跑》,看到你写诗,说‘欲穷千里目,更上一层楼’,然后昨天就连夜帮彤彤把房间搬到三楼了。”

  前晚,《超跑》提前把陈子昂录的那期放出来。

  伊姗夹腰陈子昂的镜头倒没剪进去。

  但伊姗依然火了。

  网友笑喷。

  大家都不知道陈子昂是故意的还是无意的,反正伊姗躺枪了。

  白日伊姗尽,黄河入海流。

  有流氓网友笑死,大呼人才啊。

  完事一泄如注,那不是有如黄河吗?

  女人都是由水做成的。

  大海,全是水。

  有网友直呼伊姗肯定是极品女人啊。

  不管陈子昂什么初衷,反正鹤鹊楼现在出名了,伊姗也火了。

  这期节目,带火一个旅游景点,也带火一个原本不怎么出名的艺人。

  甭管是怎么出名的,反正现在伊姗收获巨大。

  她这两天还叹息,她倒希望那样,可惜陈子昂无动于衷。

  “那我得赶紧接新娘回家,住三楼多不方便,回家住二楼方便。”陈子昂给伴娘塞红包。

  四关八个伴娘,还剩下四个伴娘,可能还有两关。

  陈子昂觉得今天很艰辛,一般人真娶不到关彤彤这样的女孩子。

  红包,喝酒,作诗……第四关过。

  陈子昂赶紧上楼。

  才走一半,他后面的伴娘全部笑了起来。

  这笑得有点不对劲儿,陈子昂停下来:“你们笑什么呢?”

  这时,刚才守关的那两个伴娘走开,两个没设过关卡的伴娘补上。

  其中一个漂亮得有些不像话的伴娘笑嘻嘻道:“彤彤就在二楼,我们骗你的。”

  陈子昂只得苦着脸走下来。

  得,又是红包和酒。

  代帅和余温共同分担这一碗酒,但也都有点快站不住了。

  “宜言饮酒,与子偕老。琴瑟在御,莫不静好。”陈子昂说道。

  两位漂亮的伴娘姐妹瞪大眼睛。

  “‘与子偕老’听得懂,别的我们听不懂呀?”妹妹睁着大眼睛,很可爱。

  陈子昂只得一字一字告之,然后解释道:“说的就是普通夫妇之间的日常对话,这大概是世间最完美的爱情。意思是夫妻俩一起喝着酒,一起慢慢老去,琴瑟相互和鸣,奏出最优美的音乐,再也没有什么比这更好的了。”

  “超厉害!”妹妹大眼睛放光芒,她九月份开学后才上大学,漂亮得没得说,一进学校肯定是校园里最靓丽的一道风景。

  最后一关,在关彤彤的房间门口。

  由关丹丹和关妮儿守关。

  这两位伴娘,跟关彤彤关系最亲密。

  余温感觉今天来到了仙界,伴娘一个比一个漂亮,一个个好比仙女。

  这让他觉得,这世界真是太美好了。

  莺歌燕舞,花枝招展,乱花渐欲迷人眼。

  “还有多少红包,全部拿来!”关丹丹朝陈子昂伸手。

  此时的伴娘们全部在,一个个笑起来,天地为之黯然失色。

  陈子昂乖乖把剩下的红包全部奉上:“可以不喝酒吗?我等下要抱新娘下楼去坐车,再喝……”

  “不行!”关丹丹眨眼,把碗端到陈子昂面前。

  代帅和余温想接,陈子昂拦住了。

  这两人回去肯定要再吐,喝多了。

  陈子昂接过碗,小心翼翼先喝一口热身。

  刚喝了一口,他眼睛亮起来,感动得要死。

  小姨子给他喝的是白开水。

  没白疼这小妮子!

  等陈子昂喝完酒,关妮儿把房门完全打开。

  房间里,关彤彤正坐在床边上,很端庄和安静,盖代佳人。

  她一身大红衣裳,头上盖着大红绸缎——红盖头。

  把她抱走,从此在法理和世俗上,她就是他真正的妻子。

  一时之间,陈子昂有些看呆了。

  没看到新娘的脸,但他却依然觉得她是最漂亮的,无以伦比的美丽、动人。

  想起种种过往,他对她更加心疼和爱护,眼泪不受控制流了下来。

  关丹丹她们都有些愣住了。

  “还要作诗吗?”关丹丹有些害怕,不知道发生了什么,迟疑了一下问堂姐关妮儿。

  关妮儿也有些不知所措,陈子昂咋就哭了?

  是开心,还是作不了诗了,怕接不走新娘,然后哭的?

  就在关丹丹和关妮儿手足无措的时候,陈子昂出声了:“桃之夭夭,灼灼其华。之子于归,宜其室家。”

  说着,他大步走向房间里的新娘。

  “桃花怒放千万朵,美人香艳红似火。这位姑娘要出嫁,喜气洋洋归夫家。”陈子昂进去抱起端坐床边上的新娘。

  一群人欢呼雀跃,前后拥簇着新郎和新娘。

  陈子昂抱着新娘下楼的时候,关丹丹和关妮儿在前面倒着走,生怕陈子昂把新娘摔了。

  平时摔还没多大碍,现在不行,新娘可是怀着宝宝呢。

  陈子昂很想现在就掀开新娘的红盖头,看看新娘此时的模样。

  最终他没掀开,把新娘抱上车,然后关上车门。

  而后,婚车浩浩荡荡开往陈家别墅。

  抵达陈家后,陈子昂又把新娘抱下车,送入洞房。

  把客人都送走后,整栋别墅就只剩下新郎和新娘。

  陈爸陈妈今晚不回家,要在度假村过夜。

  那里有些宾客还没走。

  陈子昂洗了把脸,然后进入洞房。

  关彤彤安安静静坐在床边上,红盖头遮面。

  “累不累?”陈子昂两手握着关彤彤的两只玉手,蹲在她面前。

  “不累,你才累。”今天,关彤彤在陈子昂,在外人面前一直非常安静,古典端庄大方。

  “我要掀开啦?”陈子昂站起来,俯身,双手捏住红盖头两角。

  “嗯。”关彤彤轻声应着。

  陈子昂缓缓掀开新娘的红盖头。

  顿时,令他终生难忘的一幅画面出现。

  红盖头下,新娘有着一张动人心魄的容颜,当真是美得惊心动魄。

  她凤冠霞帔,高贵华美,充满着古色古香,美艳动人,脸上洋溢着幸福甜蜜的笑容。

  她头上的凤冠让她更显高雅,霞帔让她更显美丽,红色唯美。

  她的发型也让她更加华美动人,金器和红宝石点缀的凤冠,让她就像是皇族公主出嫁,贵族气质,古典优雅。

  “真好看!”陈子昂痴痴看了良久。

  关彤彤露出甜美地笑容,为这一天,她准备了很久。

  她要让他看到她此生最美的一面。

  一生,只有这么一次!

  “真希望可以永恒!”陈子昂跪坐在关彤彤面前,脸颊贴她手背,趴在她膝盖上。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