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言情小说>巨星来了>目录>

第671章 再见前任

第671章 再见前任

小说:巨星来了作者:念笯娇字数:4025更新时间:2018-12-22 08:47:28

  

  全本言情小说 ,巨星来了

  《中国好声音》首季首期播完,网友观众意犹未尽。

  随后,一个个哀嚎长叹,太精彩了,想马上看到预告里播的第二期啊。

  “感觉时间过得好快!”

  “是啊,不知不觉两个多小时就过去了!”

  “各行各业的选手都有。”

  “太令人惊喜了,海外华人也有。”

  “这是囊括全世界华人呀,好高大上。”

  “预告总是那么吸引人,节目组太坏了。”

  “烧死做预告的那些人!”

  “……”

  《超女》那边,自然也有观众议论,有的觉得这季好,太养眼了。

  有的觉得已经有点脱离草根的初衷,有些选手不是普通人啊。

  《超女》草根节目,第一季之所以能那么火,主要是让很多观众看到自己好像也有希望上电视。

  这一季,却变得遥远起来。

  像那些三十二强的女选手,外形上,有多少普通人能比得过呢?

  那种美女,不说,万里挑一,至少也是百里挑一的好吧,大部分少说是班花级别的,甚至还是校花级别的。

  网上热闹非凡,伯玉制作、三湘卫视和浙省卫视的人则都开始安静下来。

  这一夜,估计这三方的人都比较难熬。

  大家都在等明天的收视率。

  收视率决定成败,现在再怎么吹嘘,怎么宣传,怎么雇佣水军,都没用了。

  第二天一早,陈子昂没坐等收视率,而是赶去田晓生的片场。

  田晓生的电影,已经开拍半个月了。

  剧组在一个小区里租了几个房子,有公寓,有改装的酒吧、店铺等。

  陈子昂去的时候,田晓生他们今天还没开工。

  “昨晚拍晚了?”陈子昂在片场找到田晓生,这家伙昨晚就没回家睡,在片场凑合着,现在刚睡醒。

  “是啊,昨晚拍到四点多才过。哎,拍电影比电视剧累多了。”田晓生痛苦道。

  “这就对了,人活着哪有不累的时候。”陈子昂笑道。

  田晓生忽然好奇问道:“陈总,我好奇问下,你有过几个前任啊?”

  陈子昂看了眼田晓生的休息室,就田晓生一个,没说实话:“一个都没有。”

  田晓生显然不信:“那就能凭空弄出这个剧本来?”

  “怎么不能?”陈子昂不服气道:“你以为我进入过《天龙八部》或《笑傲江湖》世界,才写得出来的吗?”

  田晓生语塞,良久叹道:“虽然感觉你瞎编,但大家都说,这剧本太好了,说的都是大家啊。”

  陈子昂只得改口:“我有过一个前任,你别说出去。”

  田晓生这才哈哈笑道:“我就说嘛,这话我信。哪个人的爱情之路上没有过前任?”

  陈子昂反对:“不是每个人都能叫前任,前任也并非只是前女友前男友,它是每一个走过的人在你心里留下的痕迹。”

  田晓生若有所思:“这是一部讲分手的电影,一个总在阴差阳错的故事,经历都好像,结局都相似。”

  陈子昂点头:“一个人要经历几段爱情才懂得珍惜,不是每个人都会放手,路还要走,但是要学会珍惜。”

  田晓生开始和陈子昂讨论剧本:“孟云和林佳的故事,让人心疼。三年一个坎。两个谈了六年恋爱的人,因为一点小事的摩擦,提出分手。他以为她不会走,她以为他会挽留。结果她走了没有回头,他也没有挽留。”

  陈子昂点头,在爱情的路上,大抵如此,都在等对方先开口:“林佳在收拾东西的时候,要很慢,最好多拿几遍行李,还留下一些东西,作为分手后再联系的理由。孟云在收到林佳的地址短信时,指尖划动,想要打下问候。问问她过得好不好,在发出时一个字一个字的删掉……”

  田晓生连忙拿出小本子记录。

  说得真好,故事里他们的倔强很像当初的大家。太过倔强,总爱在感情里占主动权,以为先服软的,最后会输得很惨。

  陈子昂继续说道:“孟云想服软,可是又觉得在一起的六年,每次吵架,都是他在让步,他在求和。这一次,他不想再这样。最后一次,他永远失去了她。如果林佳或者是孟云,可以放下一丝丝的自尊,坦白心扉。可现实拖着拖着,都在死撑。一份感情的破裂,终究不复当初,一切都在变,掉了的东西就不要捡了,路过的风景也不要打听了,失去的人也别再纠缠了。说散就散了吧!”

  陈子昂说着,田晓生感觉看到了一个逐渐清晰完整的故事。

  余飞和丁点,两个表面要分手的人,其实不过迂回在求和。余飞不停让步,丁点总在撒娇。她会问,我到底占了你的几分之一。他会说,你又瞒了我多少事。

  听故事的同时,田晓生也在沉默和思考。

  他仿佛看到了人生,所有的爱情。

  恋爱中的两个人为什么会吵架,理由总是五花八门。但所有的出发点,都是因为在乎,你是我的,你只能是我一个人的。

  两个人吵架,一方服软认输,撒个娇,耍个浑,可能就好了。

  “终究有个完满的。”田晓生忽然叹道。

  故事里,余飞和丁点注定不会分手,他们分手后的几次见面,在清算,然后算着算着,就算到酒店的床上。他们也许会这样牵牵拌拌,一直到白头。

  如果对比的话,孟云爱林佳不会比余飞爱丁点少,关心牵挂惦记,任何一种情感,不会少之一毫一厘。

  后来,孟云身边出现的那个年轻的女孩,叫王梓。她很像林佳,年轻时候的林佳。当王梓哭着问孟云:你越爱我,我就觉得是你是对林佳的补偿,如果在拐弯,你能说我爱你,我就回头跑向你。

  孟云没有开口,他也知道他这样做对林梓是不公平的,不过是爱林佳的影子,寄托自己的感情。

  可是一切都变了,人生没有后悔药,同样没有撤回键,我们不能重来过。

  错过便错过。

  孟云的药并没有送出,老同学已经送林佳去了医院。林佳在老同学的搀扶下上了出租车,他能看到的只是一个背影。

  得知王梓去找林佳,孟云深夜跑到林佳家,只看到门口一双女鞋,还有一双男式皮鞋,老同学在她家里。

  他们分手后仅有的联系,是他醉酒后发出的两条被撤回的语音。

  对待前任,恨之入骨和相爱相杀永远不会有意义。

  最好的做法是:你从未想过让她后悔,你希望她幸福快乐,跟你一样。

  说不上爱别说谎就一点喜欢,说不上恨别纠缠,别装作感叹,就当作我太麻烦不停让自己受伤,我告诉我自己感情就是这样。

  林佳跟孟云走着走着,还是走散了。

  听着陈子昂串联故事,田晓生忽然问道:“陈总,里面的至尊宝的梗,大家不知道,会不会有点摸不着头脑?”

  陈子昂点头:“就当是打广告了,以后会知道的。”

  田晓生脑海里浮现林佳和孟云的台词。

  林佳:“你不要我了怎么办?”

  孟云:“那我就像至尊宝一样去最繁华的街道喊一百遍‘林佳我爱你’。”

  孟云:“那你不要我了怎么办?”

  林佳:“那我就吃芒果,吃到死为止。”

  最后,孟云戴上金箍,扮成了至尊宝,在繁华的街,一遍一遍歇斯底里地嘶吼着,我真的爱你。

  最后,林佳不顾过敏,强忍着痛痒,一口一口往嘴里,吃着芒果,一个接着一个,我真的放弃。

  两个人分手后的纠缠,就这样持续到了电影的最后一刻。

  其实两个人都不舍得离开对方,而是心痛够了,才肯放手。

  田晓生问道:“陈总,你觉得,和前任最好的相处是怎样的?”

  陈子昂想了想,说道:“大概就是,两个人能够重新坐在一起。欣喜地看到,对方因为自己的离开成为了一个值得仰望和尊敬的人,这样才不枉相爱一场。”

  田晓生默默点头,说的真好,很多人的感情之所以那么多的纠缠,其实还是因为分手分得不好看。分手真的需要体面些。

  很多伤心的故事讲到最后,只有两句话:你不会去了,他不会来了。他是走掉的,你是走丢的。

  既然丢都丢了,那就别再哭了。

  如果感情,莫名其妙的就结束了,

  如果故事,毫无征兆的没有圆满,

  如果分开,撕心裂肺的于事无补。

  那别哭,再见前任,再别曾经。

  珍惜眼前人,努力让下一场恋爱,没有分手,没有冷战,没有试探。

  田晓生唏嘘道:“恋爱中,都在用彼此的青春来教会对方成长,如果最后陪着对方的那个人不是原来人,那么分手就是双方教给对方的最后一课。”

  他心里有些堵,想到自己的前任,陪她从青涩到成熟,但是最后陪她的那个人却不是他…….

  成长是一个很痛的词,不一定会得到,但一定会失去。

  年轻的时候,不懂爱,胆怯又敏感。遇见了一个爱自己的人,却错过了她的好意,没有好好珍惜。

  多少人眼睁睁看着自己喜欢的人离去,又花了大半辈子去后悔。

  那些荒谬的往事,那些疼痛的感情,那些生命里出现过又消失的人。

  她们影响了他,塑造了他,完善了他。

  恋爱的时候,就要懂得珍惜;分手了之后,就不要继续纠缠。

  不管是以什么方式分手,分手就是分手,不要走回头路。

  这时候彼此都有了自己的生活,那就别再互相打扰。

  很多时候,对待前任,需要的是成全。而不是占有,也不是恨。在那漫长岁月里,两个人都曾经深爱,也依偎取暖过。一别两宽,各生欢喜。

  田晓生莫名惆怅,前任是最熟悉的陌生人,尽管还有机会再见,但肯定是南辕北辙了。

  大概所有分手的人,都没有勇气再面对当时分开的理由,一句不合适,或者算了吧就可以称的上是对过去最好的交代。

  人们没有勇气夹在两边不悦的缝隙中,更没有勇气面对种种戒备和猜忌,所以,走着走着也就淡了,惟愿各自安好。

  两个人散了是因为一个以为不会走,一个以为会挽留。都在等,等什么?等对方先放手。

  所谓的不合适都是借口。

  大家都想要新的开始,新的生活。

  人生每个不同的阶段,会有不同的人停留。总有一些人来,总会有一些人离开。

  爱情就应该就像电影里的那句话:分手,就要好好说再见。体面分手,就是放过对方,成全自己。

  电影的结局或许是最好的结局:

  何来亏欠,我敢给就敢心碎。

  体面离开,才没辜负这些年。

  无论结局,我已很感谢相遇。

  我爱过你,利落干脆。

  好好再见,不负遇见。

  ……

  没错,田晓生要拍的电影,就是前世的《前任3》。

  本来陈子昂没打算加个“3”,因为李一柏,他要求加了。

  前世,《前任3》像在人群中投放了催泪炸弹,让无数的人哭倒在电影院。

  电影散场,一个个女的哭成泪人,哭到声嘶力竭。

  一个个在电影里看到自己的故事。

  物是人非事事休,欲语泪先流。

  爱情从来都是件不讲道理的事情,让人丧失理性,不能自已。

  观众在屏幕前,任由眼泪肆意流淌的那刻,前任的种种好处在眼前一一闪过。

  “感觉这电影太戳中人的软肋,引起不良影响怎么办?”田晓生问道。

  陈子昂笑道:“其实电影本身,只是要告诉你人们:不要作,有事说事,珍惜现任,跟前任没什么屁关系。好聚好散,包含了人类所有的宽容与释怀,放不下也装作放下,给一个笑脸从此江湖不再相见。无论因为何种原因而断绝关系,最后能体面的道别,就是最好的结局……你能拍到这个主旨就行。”

  就在陈子昂探班,踩田晓生片场的时候,一个电话打过来。

  他一看,是方旭东的。

  这个时候,方旭东来电话,不用说,是《超女》和《中国好声音》的收视率出来了。

  “喂,方哥。”陈子昂接通电话。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