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言情小说>巨星来了>目录>

第666章 最好的礼物

第666章 最好的礼物

小说:巨星来了作者:念笯娇字数:4365更新时间:2018-12-22 08:47:24

  

  全本言情小说 ,巨星来了

  杀青宴第二天,陈子昂和田晓生、李秋婷同行乘车离开影视城回市里。

  “陈总,你要临阵换男二号吗?”田晓生询问。

  他昨晚听到陈子昂和李凯说的话了,只是他那时一直在应酬,没空询问。

  后来宴会结束,大家都喝高了,他更没机会问陈子昂。

  直到现在,田晓生才有机会确认这事。

  这部电影,导演不仅是伯玉娱乐的人——田晓生,投资方也有伯玉娱乐参与。

  陈子昂真想换男二号,并不难。

  “没有的事,就跟李凯胡扯而已。”陈子昂安慰道。

  他知道,田晓生对现在的演员阵容挺满意的,不想换谁。

  “他说的话,你连标点符号都不要信。”李秋婷在一旁笑道。

  田晓生尴尬笑笑。

  陈子昂也不在意。

  李秋婷又开口,问陈子昂:“晓生的电影,我不演女一号,女二号也不用吗?”

  田晓生眼睛一亮。

  要是换上李秋婷,他一百个愿意啊。

  换李凯的话,李凯现在的片酬相对是很高的。

  李凯进驻剧组,那经费就得受到更严格的限制。

  李秋婷进就不一样了,带着老板光环,经费再怎么限制,也不会因为李秋婷的片酬而影响到。

  这部电影虽然是多方投资合作,但陈子昂和李秋婷的话语权还是最大的。

  除了伯玉娱乐投资,石子峰科技也参股,此外关妮儿和王登也通过公司或工作室形式参股。

  为什么不是个人参股?

  因为个人参股,到时候分红,税率很高。

  上班族工资薪酬累进税率为3%-45%,个体工商户累进税率则为5%-35%。

  导致很多人都是通过影视工作室、避税地注册等各种方式进行合法避税。

  关妮儿和王登有自己的公司或工作室,自然不可能再以个人名义入股。

  陈子昂跟表姐李雨晴提过投资电影的事,李家并不感兴趣,倒是愿意让李雨晴去剧组混混看先。

  “不用,你忙自己的事都忙不过来我跟你讲,还想分身?”陈子昂并不同意为了票房,再拉上李秋婷这么一个影后。

  王登一个影帝,就已经让这部电影处于更亏本的边缘了。

  李秋婷看向田晓生:“那你多加努力吧,王登是因为义气才参股和主演。”

  “嗯。”田晓生感觉身上的责任更加重大。

  王登要是拿纯片酬,以这部电影的经费,根本不够看,请不起上千万片酬的他。

  “拍电影,请你们这些大咖,那钱真是……用哗哗流水来形容都不够啊。”田晓生感叹。

  不说电影,先看电视剧领域,过去一年,一二线演员的片酬增长了近250%,一部成本1亿元的电视剧,明星就拿走6千万以上的片酬。

  很多电视剧制作成本披露显示,部分国内演员的片酬甚至已达到影视剧全部成本的50%到80%。

  “这个市场,越来越混乱。”陈子昂也深有感触。

  不少电视剧在选角时,即使导演、制片们明知观众看剧已经不再注重明星效益,但却为了能播出,依然会选择大牌。粉丝愿意为自己喜爱的明星买单,甚至连应援的花样都层出不穷。

  这不难理解市场为何会越来越倾向于选择一些拥有庞大粉丝基础的“小花”、“小鲜肉”,哪怕他们或许都没有做到最基本的敬业。

  早在两年前,明星日益增长的片酬与影视的粗制滥造形成的对比太强烈,网友呼吁实行限酬令。

  而后,限酬令是出来了。

  有人为这个政策拍手叫好,认为严格遵守这个限酬令,明星的天价片酬就不会存在了。

  结果呢,限酬令根本行不通。

  血淋淋的事实告诉网友为何限酬令行不通:

  按照市场行情,小鲜肉可以拿到一个亿的片酬,可是限酬令规定只能拿5000万。怎么办?其实可以这样:小鲜肉只拿片酬5000万,然后让他当个监制或者导演,或者出个策划方案,将剩下的5000万以这个名义拿到手。

  演员总片酬不超过制作总成本的40%。同样的,小鲜肉可以把一部分片酬以制作费的名义转嫁过去。比如签两份合同,一个是片酬,一个是其工作室的制作费。依着这个趋势,大量的艺人开始选择开工作室自己当老板。

  “因为限酬令的缘故,片酬太低,一些小鲜肉小花一时没办法,干脆就不演电视剧了,改去参加综艺节目。电视台不给高价格,那就去参加网络综艺。或者干脆去干别的,诸如拍广告之类。”李秋婷笑道,聊起来风轻云淡,她看不惯这个市场,又改变不了,只能冷眼旁观。

  “我们的综艺节目,他们来不了,来了也只能按照我们的合理市场价。”陈子昂说道,他没说自己就是要努力堵死小鲜肉小花门这条路,靠伯玉娱乐硬生生扛住。

  跟不熟悉的人,不是至亲的人,说这种话会被认为脑子有病。

  网上有人指出,越是出高薪请明星,就越是说明对明星有着刚需。按照市场的趋势,降低明星片酬不能靠禁令,要靠自由市场!

  陈子昂冷笑,靠市场?

  市场还不是一群资本搅起来的?

  陈子昂现在就是资本,他要做的就是制定规则。

  综艺领域,因为伯玉制作的节目是大IP,不是一定需要大明星,所以他能制定大部分规则。

  有专家建议增加明星供应,需要培养一套像日韩一样的造星体系,以便批量生产鲜肉。

  这不是脑残吗?

  现在的鲜肉已经够多了,敬业、演技、真本事却是一个比一个烂。

  “也幸亏我们的伯玉制作招牌亮,做节目不用像别人花大价钱请艺人。”李秋婷说道。

  “只要我们掌握话语权,综艺市场就不会像影视圈那么混乱。”陈子昂说道,他跟关馨馨聊过自己的愿望,得到对方的赞赏。

  有时候,一个人和另一个人关系好,跟钱财,跟才华无关。

  跟缘分,运气等有关,强求不来。

  李秋婷跟陈子昂聊着聊着,又说回影视圈。

  “演员高片酬与大量外来资金涌入这一行业有关,很多资金为了让影视项目获得群众关注,不惜高价吸引明星演员加入,同时进行各种恶意炒作。”李秋婷对这行看得很清楚透彻。

  “你觉得应该怎么做,可以还这个市场稍微干净点的天空?”陈子昂当是和李秋婷随便聊聊,随意问道。

  李秋婷想了想,说道:“为降低明星演员高片酬的不良社会影响,弘扬正确的价值观,消除社会不良影响,不宣传、不炒作明星片酬,不鼓励媒体出台收入排行榜。通过窗口指导,限制影视剧宣传中仅以明星作为过度宣传方式的行为。同时鼓励明显多做公益慈善事业,多参与学习,为广大青少年树立人生榜样。”

  田晓生在一旁默默听着,开始进军这个市场,他要认真了解和学习。

  听得李秋婷的话,他暗暗点头。

  一直以来,明星的高片酬一直是令整个行业头疼的问题,与国外不同,在好莱坞,只要演员主演的一部电影扑街,那么这个演员的片酬就直接下降。但在中国,国内对于演员的“病态化”追捧,就算某个主演的电影接连几部都扑街,也照样有人会高价请对方。

  央视曾对整个影视行业的天价片酬进行了火力强劲的批评,并归结为由于片酬太高,导致制作经费被压缩,进而造成了影视作品质量糟糕的行业乱象。

  很多大导演、大监制也不再只是对片酬重负颇有微词,而是公开批评,有资深电影人公开发言称,大部分的电影已经片酬超过一半的制作费,达到百分之五十,有些甚至百分之六十、七十,那变得制作的资源就少了。

  田晓生忽然插嘴说道:“我觉得片酬现在是过高了,就像房地产一样,这个泡沫压不下去了。导致大量制作费被占用,制作质量很难保证!”

  李秋婷点头:“是啊,我前段时间听陆导演说,他拍的电影,筹拍成本超过八千万,但其中演员片酬就占到整个投资的一半。如果真的用全明星,用不起,他们有可能一下子拿走三分之二的制作成本。”

  陈子昂笑了笑:“说到底,还是因为演员整体素质不行。好的演员,永远是一种稀缺资源。我们内地不缺少演员,但缺少好演员。不过也不能完全怪那些只会捞金的演员,他们是一些资本的挣钱工具而已。资本可不管演员未来,当下竞争那么激烈,想当演员当明星的年轻人又这么多,资本不缺挣钱工具。”

  “所以我早早逃出来,自己掌握主动权。”李秋婷笑道,她当初也是被压榨的,后来混了三年,才慢慢好转。

  逃出来的演员,是可以决定自己的价格的,但也不完全可以。

  价格代表了一种供需关系,演员片酬即是一个演员的供需矛盾的反映。无论在好莱坞还是中国,一线明星的票房号召力或是收视率的撬动能力都是制片方所渴望的,但一线演员的数量有限,全年的工作时长也有限,因此供不应求是普遍现象。价高者自然是因为需求太过旺盛。

  “片酬过高的背后,是国内好演员过少的问题,且看不出来未来五年、十年会有好转的迹象。演员多,能演戏的演员多,片酬自然就会降下来。好莱坞的电影工业之所以可以源源不绝有好的作品创作出来,是因为有源源不绝好的演员出来,但是中国拥有的更多的是明星而不是演员。以中国电影市场这个体量,导演、编剧和演员的储量都远远落后于市场需求。”陈子昂说道。

  国内电影市场发展越来越大,每年要拍几百部电影,好演员供不应求。

  好演员名演员就那么些个,每个公司都来抢,演员片酬自然水涨船高。

  好莱坞的片酬机制比较合理,一是因为他们有各种行业协会和标准,第二就是因为他们有大量合格的演员,与年产电影数量相匹配,他们不是只有“小鲜肉”,而是什么类型的演员都有,大叔大婶照样能拍电影。

  有些好演员有自己的判断,碰到喜欢的、愿意的项目是不会漫天要价的。

  当然,也有某些耸人听闻的价钱是不小心报高了,因为演员有时不想接戏,就喊了一个特别高的价,想把这个戏推掉,但对方给了,就只能接下来。

  行政或立法干预影视圈市场的效果并不大,有很多“有识之士”对高片酬一直都积极地在出谋划策,早在两年前,中国广播电视协会就曾发出倡议,抵制一味攀比片酬的不良风气,几十位演员参加了这个倡议。然而两年过去了,结果呢?

  很多业内人士都认为,明星演员的高片酬现象是市场行为,应由市场自行调节。认为片酬过高是市场供需关系造成的,是市场杠杆调节出来的结果,因此,最终的结局也有赖于市场经济的调节作用。

  田晓生对片酬在总预算的占比过高有些担忧,深怕因为片酬太高压缩了制片预算导致粗制滥造。

  陈子昂安慰道:“没事,如果你要拍一个情景喜剧的话,那就是片酬会占比很大,因为别的不花钱,没有什么好花钱的地方,就是几个人在那说,一个摄影棚里面搭好一个景,然后演员就在那说啊说啊;但如果你拍一个科幻大片,那一定是制作费的占比很大,你做好自己就行,别太担心这个市场。”

  李秋婷也说道:“我觉得所谓片酬这个问题就交给市场吧,因为片酬高其实是一个挺市场化的现象,这是一个自然的供求关系造成的,它也不是说谁人为的,没有哪个制片方会自愿当冤大头。市场现在就这样,就像中国的足球,体制上下都腐朽到想一刀切都不行。”

  王登加入田晓生剧组,是明星自降片酬的一种特例,这种演员有,还不少。

  有的是因为情义,有的是因为演员追求的已经不是钱,觉得剧本好甘愿自降身价。

  陈子昂有些忧伤,连李秋婷都认命,说明这个市场真的到很多资本都身不由己的地步了。

  看来,想要肃清这个市场,任重而道远。

  回到幽州,陈子昂给在津门的关馨馨打电话:“姐,《白蛇传》拍完了,暑期档可以看到啦。”

  “那就好。”关馨馨一如既往稳重优雅:“到时候,我也给你一份礼物。”

  “什么礼物?”陈子昂兴奋问道。

  “过去再说。”关馨馨笑道。

  “别呀。”陈子昂退一步,哄道:“透露一点,一点就行。”

  “我夏天就调任去临安,是副手,混资历,这一年的时间比较充裕。”关馨馨说道。

  陈子昂一脸迷茫:“这是透露了吗?”

  “嗯,到时候,我们……”关馨馨说道。

  她的话,让陈子昂彻底懵了,如遭雷击,呆立当场。

  “这……这可以吗?”陈子昂魂不附体。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