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言情小说>巨星来了>目录>

第662章 一夜鱼龙舞

第662章 一夜鱼龙舞

小说:巨星来了作者:念笯娇字数:9580更新时间:2018-12-22 08:47:22

  

  全本言情小说 ,巨星来了

  “胖妹子,我们在做我们部应该做的事,你们艺人部的艺人揽不到苏江卫视和浙省卫视那边的活,怎么赖到我们部门身上来了,没脑子的是你们吧?”杨雄黑着脸说道。

  “你……”庞涓梦脸色铁青,她不胖,最讨厌别人说她胖。

  杨雄也是被气到了,他和庞涓梦两人都是天水娱乐的高层,但谁也管不到谁。

  庞涓梦一副兴师问罪的样子,说话难听,谁受得了?

  “我找老总去。”庞涓梦最后被气走。

  ……

  浙省卫视的牛万里,现在压力很大。

  他看到蓝翎王那边都敢这么发声,自己再畏首畏脚,可能前途就没了。

  伯玉制作可是香饽饽,这次诚意满满地进驻浙省卫视综艺部,浙省卫视综艺部不拿点诚意出来实在说不过去。

  所以,看到苏江卫视的举措后,就有了浙省卫视的这次封杀令。

  台里的领导,是不希望牛万里做这么绝的。

  但说出去的话,泼出去的水。

  台里领导只是找牛万里谈过一次话,嘱咐牛万里以后谨慎做事,就没了。

  “希望伯玉制作不要让我们失望。”牛万里祈祷,领导没说太多,但已经是在敲打他,伯玉制作的节目要是没好的收视率,他的结局会很惨。

  方旭东难得地主动联系牛万里,表示感谢。

  圈内谁都知道,伯玉娱乐和环亚、天水有宿怨。

  浙省卫视综艺部这么做,对伯玉娱乐的支持是最大的了。

  “我们伯玉制作会做好节目,全力以赴。”方旭东给牛万里承诺。

  “大家一起努力。”牛万里笑道:“我的前程就全靠你们咯。”

  ……

  苏江卫视和浙省卫视的封杀令,让伯玉娱乐的艺人嗨翻了。

  公司这段时间真的很艰难,虽然徐然和李秋婷都说着安慰的话,但也掩饰不了那股阴云。

  环亚和天水联手,施加的压力是非常巨大的。

  伯玉娱乐断水断粮倒不至于,可通告少了,挣钱变得有些艰难是真。

  再不解决掉,将来的路可能会更艰难。

  一场收视率大胜,并没有让伯玉娱乐的前途变得多美好。

  可苏江卫视和浙省卫视对环亚和天水的封杀令,却让伯玉娱乐艺人们的天空变得晴朗起来,仿似雨过天晴,康庄大道在眼前。

  不限期封杀令?

  意思环亚和天水再不识趣,封杀就无限期下去。

  网友可能看不出来太多,但圈内谁看不出来?

  苏江卫视和浙省卫视这是在替伯玉娱乐出头。

  “伯玉娱乐牛逼啊。”

  “人家有艺人部,有节目制作部,还有影视部,一个部门比一个部门牛逼。”

  “是啊,现在的伯玉娱乐综艺界无敌,艺人也不差,就差几部影视作品了。”

  “才发现伯玉娱乐在娱乐圈扎稳根了,有很多资源和人脉,不是谁都可以拿捏的。”

  “环亚和天水以为捏了个软柿子,没想到踢到铁板上。”

  “哈哈,当初环亚和天水是仗势欺人,以为能吓着伯玉娱乐,结果人家知道自己不差,不是吓大的,直接硬杠下来。”

  “伯玉娱乐的《天龙八部》来得太及时了,让苏江卫视和浙省卫视认可,视为巨头。”

  “伯玉娱乐旗下的伯玉制作这么猛,环亚去招惹人家,这不是自讨苦吃嘛。”

  “……”

  圈内资本开始重新审视伯玉娱乐,明着站队的人有点慌了,怕伯玉娱乐秋后算账。

  暗地里站队的,开始中立,甚至偏向伯玉娱乐。

  “去找伯玉娱乐的艺人拍个戏,发个通告,示好一下。”

  有的公司甚至开始行动起来。

  伯玉娱乐大翻身,很多跟陈子昂或伯玉娱乐艺人关系好的,拍手称快,但也不敢吱声。

  环亚和天水毕竟是大资本,不是某个艺人。

  资本之间的争斗,艺人参合进来,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苏江卫视怎么对我们这么好?”李秋婷来影视城找陈子昂。

  她已经脱离《白蛇传》剧组,开始筹备自己的剧组。

  不止她,田晓生也在筹备自己的剧组。

  不过,田晓生的剧组大半工作人员是从《白蛇传》剧组这里要的,所以他要拍电影,至少也得等《白蛇传》杀青后。

  李秋婷倒不怎么依赖《白蛇传》剧组了,她圈内有不少朋友,勉强可以凑出一个剧组。

  最重要的是,李隆基会担任监制角色,过来帮忙。

  很多剧组里,挂大咖的名,其实大咖都没出工出力,片场或后期制作都没来几次。

  但李隆基不一样,天水那边暂时没戏给他拍了。

  李隆基的《天龙八部》虽然拍得不差,但没办法,有伯玉娱乐的《天龙八部》压着,就显得实在有些不堪回首了。

  以致天水暂时放弃李隆基,让他放松一两年再说。

  虽然东家跟李隆基聊天的时候,表示了极大的尊重,但谁都知道,东家对李隆基已经有不满。

  只是这种不满,不会表现出来,表面上反倒安慰李隆基别在意。

  李隆基没老婆,对女人也过了特别感兴趣的年纪,哪里闲得住,便替李秋婷跑前跑后。

  混迹影视圈三十年,李隆基的人脉自然是李秋婷无法比拟的,以致李秋婷的剧组筹备起来很顺利。

  看到伯玉娱乐三个剧组,一个在拍摄中,两个在筹备,李隆基都暗暗咋舌,这已经是中大型影视公司规格了。

  伯玉娱乐势头很猛,不知道是他们本身有钱,还是能忽悠资本投资,李隆基好奇,但他也没过问。

  “当然好了,蓝翎王马上就可以入职我们伯玉制作了。”陈子昂笑道。

  李秋婷吃惊,虽然不是一个领域内,但蓝翎王她认识,毕竟之前苏江卫视跟伯玉制作有业务上来往。

  而蓝翎王是苏江卫视那边的负责人。

  不过,李秋婷不插手伯玉制作的事,倒不知道蓝翎王要跳槽。

  “蓝翎王要跳槽了吗?”她偷笑,大概知道苏江卫视为什么对伯玉娱乐这么好了。

  “对头,以后伯玉制作那边,我要有点子,直接给他们扔个方案,就真的什么也不用管啦。”陈子昂心情很好,手下又要添一员大将。

  “你是不是忽悠蓝翎王出走前发封杀令?”李秋婷问道。

  陈子昂连忙否认:“不是,我可没那么坏。”

  “切,我还不了解你?”李秋婷显然不相信。

  陈子昂无语,这锅怎么让他背了?

  “别乱说出去,公司的人都开始觉得我一肚子坏水了。”陈子昂叮嘱道。

  “嘿嘿。”李秋婷笑得很奸诈:“你终于承认了是吧?”

  “我承认什么了我……”陈子昂跳进黄河都洗不清了。

  “放心,我不会说出去,但你也不想想,你在大家心目中,不就是一肚子坏水吗?”李秋婷不怀好意笑道。

  “我擦,我还不是为了大家好?”陈子昂据理力争。

  不过越描越黑的样子,李秋婷笑得更开心了。

  回去后,李秋婷跟李隆基筹备剧组的时候聊天。

  “李导,我觉得你还是早点从了我们吧,还在天水磨叽干啥,早过来早完事。”李秋婷游说李隆基,她知道陈子昂在挖李隆基的事。

  “我说的条件他还没全部达到,不急。”李隆基很固执。

  李秋婷跟李隆基混得挺熟了,也不见外,说道:“不早点过来,小心他把你坑死。”

  李隆基背生冷汗:“他对自己人没那么狠吧?”

  陈子昂一步步坑环亚和天水的事,外人可能知道得不多,就算看到,也只会觉得是巧合,但李隆基一直全程关注,还被利用过,不可能不知道。

  “李导,你现在又不是自己人,是外人。”李秋婷说道:“不瞒你说,苏江卫视综艺部的老大蓝翎王,过两天入职我们伯玉制作……”

  “啥?”李隆基吃惊。

  苏江卫视封杀天水也就算了,还莫名其妙封杀环亚,外人一头雾水。

  李隆基第一次接触到内幕。

  尼玛,原来如此。

  “我其实也不太清楚具体过程,但你看,他一石三鸟,把苏江卫视和环亚都坑了,蓝翎王也被坑,最后蓝翎王走投无路,跑来我们伯玉娱乐……”李秋婷解释道。

  李隆基当时就震惊了。

  “我得去找找他,别把我这把老骨头卖了,我还替他数钱。”缓过来后,李隆基待不住了。

  再没见过这么坏的人了,当初第一次见陈子昂,李隆基就觉得这小家伙不好惹,亲自上门了,还不见他。

  但再想想,李隆基对陈子昂的第一次见面印象还不错,没那么坏啊。

  他不由得想起陈子昂经常念叨的一句话:人生若只如初见。

  人是会变的!

  “你有什么事瞒着我?”李隆基去影视城找陈子昂,见面第一句话就是这句。

  陈子昂莫名其妙:“老家伙,你何出此言,我一头雾水啊。”

  “没把我卖了?”李隆基试探问道。

  “为什么要卖你?”陈子昂奇怪:“我还想把你买过来呢,你不想卖而已。”

  想起陈子昂说过:对待同志要像春天般温暖,对待工作要像夏天一样火热,对待个人主义要像秋风扫落叶一样,对待敌人要像严冬一样残酷无情。李隆基小心翼翼说道:“我们现在是自己人。”

  陈子昂惊喜过望:“哈哈,老家伙,你终于想通了?什么时候过来,合同你来拟定,我只管签字就行。”

  李隆基吹胡子瞪眼:“滚!”

  吃了一顿饭,喝了点小酒,李隆基终于确定,陈子昂没卖他,第二天便不管陈子昂,在影视城里晃悠,顺便勘查场地。

  李秋婷的剧组是在筹备,但还没落实拍摄场地。

  陈子昂建议去横店那边,李隆基住幽州习惯了,不想跑那么远去。

  但看看剧本,确实横店那边最合适,那边有复制版的紫禁城。

  “李导担心你把他卖了呢,跑去找你了?”李秋婷打电话询问陈子昂。

  陈子昂笑道:“正在卖呢,他不知道而已。”

  “啊?”李秋婷心惊胆颤:“你真的卖他了?”

  陈子昂笑道:“这不很明显吗?他过来帮你,就是开始卖了。就算最后我达不到他的条件要求,他也无路可走。天水压力大,迟早会投降,把李导卖给我们。不对,李隆基想走就走,不算是天水卖的。我得让李隆基自己心甘情愿过来,天水别想用李隆基做为筹码低头……”

  李秋婷哆嗦道:“你可别把我卖了。”

  “那不会,我还缺个暖床的丫鬟,哈哈。”陈子昂笑道。

  “真的?”李秋婷问道。

  “假的。”陈子昂挂断电话。

  ……

  年,终于要过完了。

  因为元宵节快到了。

  元宵节前夕,陈子昂给自己放了个假,回市里。

  当老板有时候就是这点好,时间比较自由。

  如今的幽州,又开始热闹起来。

  因为老幽州最热闹的节日不是春节,而是元宵节。

  一年一度的上元灯会、舞龙舞狮、老幽州叫卖等民俗味十足的元宵节传统节目,是老幽州市民期待这个节日的一大原因。

  传统的老幽州元宵节活动主要由花会、灯会、吃元宵三个部分组成。

  元宵节与春节、清明节、端午节、中秋节一样,是中国传统节日,但其文化内涵和社会价值远远胜于其他节日,有着非同寻常的意义。

  春节从除夕关门守岁开始,到元宵节,是一个人们不断扩大活动范围、人际关系不断得到扩大的过程。

  初一给家长拜年,初二回娘家拜年。以后逐步扩大拜年范围到一般亲戚朋友。在这个时段,人们的活动范围局限在熟人之间。初五是破五,农活可以开始干,商店可以开门了。这个时段,社会开始正常运作。到了正月十五,全体社会成员不分男女老幼都加入到节日活动中。所以,元宵节具有确认全体社会成员(包括彼此不认识的)相互关系的意义。

  陈子昂回到市里过节,主要是因为关家。

  过春节,关家人从来都齐不了。

  但元宵节,通常却能齐。

  大伯二伯,大姑小姑,一家家大小从外地赶回来。

  前两年,陈子昂跟关彤彤关系还没进展到那地步,元宵节关家聚会,他不好去。

  今年却不能忽略他了。

  其一,他和关彤彤领证了,虽然还没举行婚礼,但法律上已是夫妻。

  其二,大伯和大姑都很想见陈子昂。

  《成都》一曲带给西蜀省的经济效益,无法估量,就目前来看,已经得以千亿为单位估算。

  “大姐年轻的时候,是个十足的女文艺青年。大哥中学还组过乐队,经常打架……”元宵前夕,回市里第一晚,陈子昂去燕郊小院关馨馨家里,关馨馨说起关家几兄弟姐妹。

  关馨馨和关天羽今天从津门赶回来了。

  关彤彤她们一家还在江城,明天上午才坐高铁赶回幽州,中午到。

  关馨馨头发盘在后脑,脖颈雪白,很有气质,说话不急不躁。

  大家闺秀成熟后,大抵如此,知书达理,有文化阅历,给人感觉很舒服,包括外形,说话,做事。

  聊到二十二点后,关馨馨催关天羽洗漱,然后回屋睡觉。

  “放假可以晚点睡吗?”关天羽有些不愿意。

  “我像你这么大的时候,不管放假还是上学期间,晚上十点就躺下了。小心睡眠不足,以后一米八都长不到,那就太丢人了。”陈子昂说道。

  关天羽怕了,在关家,男孩子长不到一米八,甭管脸蛋长什么样,都是长残了。

  “好吧。”关天羽忙跑去洗漱,然后回房间睡觉。

  陈子昂继续和关馨馨聊。

  “姐,你真是一个四有女子,有思想、有文化、有外表、有谈吐。”陈子昂开始夸赞关馨馨:“我看你最近太累,我帮你按摩按摩,保证你今晚睡个好觉。”

  ……

  半夜,陈子昂抱着一床被罩床单从主卧出来,到洗衣房去。

  启动洗衣机后,陈子昂回到客厅,在便签上写字:起床后别吵到你妈,让她睡醒了自己起床。

  而后,陈子昂拿着便签去关天羽房间门口那里,往门上贴去。

  贴好后,陈子昂回主卧,把关馨馨的手机闹钟关掉。

  黑暗中,立在床边静静看着床上睡着了的人一阵子,陈子昂转身出门,轻轻关上,回家。

  第二天中午,陈子昂买菜去关馨馨家。

  一进门就看到关天羽坐在客厅沙发上,电视开着,不过静音了。

  关天羽正玩手机,看到陈子昂进来连忙放下手机。

  “怎么静音呢?”陈子昂有钥匙,自己开门进来。

  “我妈还没起床呢。”关天羽小声说道,摸着肚子,早餐他可以随便糊弄过去,午餐他就不会做了,打打下手还可以。

  陈子昂吃惊,这么能睡?

  他把菜放到厨房那边,洗了个手,然后去关馨馨卧室那里。

  正想敲门,关馨馨从里面打开门,穿着睡袍,气色红润,整个人特别有神采。

  “我闹钟怎么关了?”关馨馨拿着手机,探脑袋看了一眼门外,没发现儿子在,伸手掐陈子昂。

  陈子昂被掐完后赶紧跑,去看看床单被罩晾起来了没有。

  “我晾好了。”关天羽邀功。

  “说吧,要多少Q币?”陈子昂大方说道。

  关天羽感觉自己被小瞧了,脸红脖子粗道:“表姐回来后,你们带我上王者就行。”

  “没志气!”陈子昂去厨房开始做饭。

  米饭关天羽已经煮上了,剩下的就是洗菜切菜炒菜。

  “姐,你今天真漂亮!”正做饭,看到关馨馨进来,陈子昂赞美道。

  “嗯嗯,妈妈,你今天真的很漂亮。”关天羽也拍马屁。

  关馨馨耳根有点红,埋怨道:“都这么晚了,怎么不喊我起床?”

  关天羽看了看陈子昂,说道:“大大留字条,叫我等你自己起床的。”

  “对对,昨晚聊太晚,你得好好睡一觉。”陈子昂解释道。

  关馨馨立刻叫关天羽出去:“你别在厨房待着,做会儿作业去,饭做好了再叫你。”

  “我又不是几岁的小孩子了,别以为我什么都不懂。”关天羽小声嘟囔,出厨房去。

  吃饭的时候,陈子昂给关天羽解释:“你妈妈最近睡眠质量不好,我昨晚给她按摩了,比专业SPA还管用。”

  关馨馨给陈子昂夹菜:“吃饭!”

  “大大,其实你不用再跑回家去睡的,我们家虽然没你们家大,但也有很多床睡……我妈妈的床又不小。”关天羽小声说道,说完连忙扒拉吃饭。

  陈子昂也低头吃饭。

  一家三口很久没说话,就光吃饭。

  吃完午饭没多久,陈子昂跟关天羽留下关馨馨,两人回陈子昂家那里。

  关彤彤一家已经到幽州了,正从火车站兵分两路离开。

  关彤彤要回自己的家,关父关母则回他们在幽州的家。

  “大大,我妈妈每次见到你后,精神状态跟平时完全不一样。”站在陈子昂家别墅院子里,关天羽对一旁的陈子昂说道。

  “你不恨我吗?”陈子昂望着院门。

  “不!”关天羽说道:“我跟我妈聊过的,她把你写给她的诗给我看了。”

  “谢谢!”陈子昂搂了下关天羽的肩膀,然后放开,拍了两下。

  没多久,一辆车停在别墅大门口。

  大门打开,关丹丹背着包第一个跑进来。

  一看到陈子昂,她扔下手里的东西,然后远远地就哼哼哈哈,学《天龙八部》里面陈子昂饰演的乔峰施展降龙十八掌,并大喊:“降龙十八掌!”

  年前看到陈子昂饰演的乔峰打架,关丹丹在家就一直学那套降龙十八掌,太帅气了。

  后面走上来的关彤彤哭笑不得。

  正走向大门的陈子昂,也不甘示弱,立刻施展绝技:“斗转星移!”

  关丹丹正准备再次施展降龙十八掌反击,关彤彤把地上的袋子捡起来,东西塞到她怀里:“都高中生了,还这么幼稚。”

  关丹丹不服气:“他还大学生了呢。”

  家里多了个关丹丹,非常有气氛。

  怪不得关父在江城老念叨着让关丹丹过去,家里没她还真不是滋味。

  几人收拾家里,然后玩的玩,洗澡的洗澡,下午四点就得出发去关家订好的酒店吃饭聚会过节。

  小别胜新婚,洗了一个多小时的鸳鸯澡,陈子昂和关彤彤才出来。

  幸亏他们的卧室里就有浴室,不然关彤彤哪肯让陈子昂折腾这么久。

  楼下,关丹丹在和关天羽打排位。

  “你再抢我的蓝,我真打你了啊。”关丹丹气愤不已。

  关天羽很不好意思:“我只是想帮你打两下。”

  “怪不得王者都上不了,你太笨了。”关丹丹很郁闷,打了四把,输三把。

  ……

  出发去酒店,车上,关彤彤靠着陈子昂肩膀睡觉。

  一个小时后,车子抵达酒店。

  陈子昂有些不自然,关家老爷子这一脉,四世同堂,大大小小都来。

  今天,陈子昂是唯一的一个“外人”。

  关家五兄弟姐妹都知道他今天要来,关彤彤那一辈也差不多都知道他来。

  还好,除了大伯和大姑那边的人他没见过,老爷子和老太太他都见过,不然今天肯定会很紧张。

  不过当见到大伯和大姑后,陈子昂慢慢放松下来。

  大伯和大姑都很好说话,像个普通的长辈。

  见到陈子昂,大伯很高兴,不停夸赞他,并语出惊人:“子昂,什么时候去西蜀成都开演唱会?记得给我留一张演唱会门票。”

  陈子昂尴尬,大伯不愧是中学时组过乐队的存在。

  大姑是五兄弟姐妹里的老大,四十六七岁了,比年纪最小的妹妹关馨馨大一轮还有余。

  “因为你的那首《黄鹤楼》,我特意再去江城登黄鹤楼。”大姑很和蔼可亲,跟陈子昂像是平辈论交,没太多长辈姿态。

  “大姑一定时常想念千年前的黄鹤楼吧。”陈子昂谦逊道,跟文艺女聊天,就得文艺点。

  大姑好奇问道:“你还能写关于楼的诗词不?《黄鹤楼》这首诗放在诗歌发达宛若灿烂星河的唐代,也是千古一绝,一颗最亮的星之一。”

  “可以的吧,今年春夏我会随我的一个剧组录制节目,到时候真正见识到那座我没见过的楼阁,应该可以出来。”陈子昂说道。

  “那太好了!”大姑很高兴,拉着陈子昂唠。

  老爷子和老太太想多跟陈子昂聊聊都不行,大女儿碰到同道中人了。

  等一大家子吃晚饭,天早就黑了。

  几辆车把一大家人拉去老幽州街看灯会。

  元宵灯会热闹非凡,几拨人分开逛灯会。

  大姑跟陈子昂有很多共同语言,拉着他聊诗歌,聊历史文人景观。

  陈子昂有点后悔瞎掰了。

  很多历史都是他照搬前世说的,但对大姑来说,就像是秘辛,或者说是需要研究很深才能知道或推测出来的。

  “子昂,我妈很钦佩你的才华,择日不如撞日,满足下她的心愿,来一首呗,就以元宵节为命名,怎么样?等春夏太久了。”正逛着灯会,大姑的小儿子杜少陵在一旁说道。

  杜少陵对明星不感冒,尤其看到陈子昂一整晚跟他妈妈那么能说,觉得陈子昂肯定很会花言巧语,才追到关彤彤的。

  虽然陈子昂的能力有目共睹,真材实料是有,但杜少陵觉得肯定是夸大了。

  大姑眼前一亮,她是很文青,但也不好强求陈子昂落笔。

  儿子这么一说,她并不阻止,相反,觉得很合她的意。

  “走这么一遭,正好来了点灵感。”陈子昂看了看四周,笑道:“有笔墨吗?”

  一旁的关馨馨对杜少陵说道:“去跟那边的摊子说下,借用笔墨。”

  杜少陵看着那边卖字画的摊子,脸色发苦,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啊,他怕过去被人家拒绝,人家做生意呢。

  不过他也不得不领命过去。

  陈子昂等人跟在后面。

  走的时候,陈子昂扭头,发现关彤彤和关丹丹都不在。

  这两姐妹不知道跑哪儿逛去了。

  陈子昂也不担心,老爷子和老太太都来逛,这里的安保比平时加强不知道多少倍。

  除了贴身的保镖,还有很多隐形的安保。

  卖字卖画的摊主很好说话,在杜少陵说借用笔墨后,很爽快答应。

  陈子昂提着毛笔,正想下手,关馨馨接过去:“我来吧。”

  在寻常人眼里,陈子昂的毛笔字是还行,但在大姑,在关馨馨这类人面前,显然是不够看的。

  关馨馨不想陈子昂丢人。

  众人一个个看着陈子昂。

  陈子昂则看着满大街挂着灯笼和彩灯的绿化树,然后念道:“青玉案·元夕。”

  这一念,不止杜少陵等晚辈一头雾水,连大姑也有些不解。

  青玉案,是什么词牌名?

  在他们的印象中,不存在的啊。

  关馨馨虽然也疑惑,但手下没停顿。

  很快,陈子昂第一句词出来,让大姑和关馨馨觉得宛若石破天惊。

  “东风夜放花千树。”

  大姑眼中震惊,看着灯街,当真如东风吹开了千树的繁花。

  “更吹落、星如雨。宝马雕车香满路。凤箫声动,玉壶光转,一夜鱼龙舞。”

  烟火纷纷,乱落如雨。豪华的车,满路芳香。悠扬的凤箫声四处回荡,玉壶般的明月西斜,一夜鱼龙灯飞舞,笑语喧哗。

  大姑看着入目的一切,灯会现场,还有天空中的圆月……

  “蛾儿雪柳黄金缕,笑语盈盈暗香去。”

  美人头上都戴着亮丽的饰物,笑语盈盈地随人群走过,身上香气飘洒。

  好有古诗韵味,结合现代气息,车如流水马如龙。

  杜少陵即便不是十足的文艺青年,但也能领略到这首词的风采。

  念到这,陈子昂拿出手机,朝一个方向拍摄,然后大喊:“彤彤,彤彤,这里!”

  关彤彤正在远处看灯,陈子昂的喊声很大,她循声望过来。

  陈子昂收回手机,在大姑等人的目瞪口呆中念道:“众里寻她千百度,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

  关馨馨手一抖,激动得差点不能落笔。

  最后这一句,太唯美了。

  结合刚才陈子昂和关彤彤的情景,简直能美翻任何文艺女青年。

  大姑眼睛发光,当真美哭了。

  这首词的上半阕写正月十五的晚上,满城灯火,尽情狂欢的景象。

  “东风夜放花千树,更吹落,星如雨”,一簇簇的礼花飞向天空,然后像星雨一样散落下来。一开始就把人带进“火树银花”的节日狂欢之中。

  “宝马雕车香满路”:达官显贵也携带家眷出门观灯。跟下句的“鱼龙舞”构成万民同欢的景象。

  “凤箫声动,玉壶光转,一夜鱼龙舞”,这句是说,在月华下,灯火辉煌,沉浸在节日里的人通宵达旦载歌载舞。

  下阕仍然在写“元夕”的欢乐,且是一个人在大街上寻找意中人的场景。只不过上阕写的是整个场面,下阕写一个具体的人,通过一波三折的感情起伏,把个人的欢乐自然地融进了节日的欢乐之中。

  “蛾儿雪柳黄金缕,笑语盈盈暗香去”,这一句写的是元宵观灯的女人,她们穿着美丽的衣服,戴着漂亮的手饰,欢天喜地朝前奔去,所过之处,阵阵暗香随风飘来。

  ……

  前世,对辛弃疾这首词,有一种说法认为:站在灯火阑珊处的那个人,是对他自己的一种写照。根据历史背景可知,当时的他不受重用,文韬武略施展不出,心中怀着一种无比惆怅之感,所以只能在一旁孤芳自赏。也就像站在热闹氛围之外的那个人一样,给人一种清高不落俗套的感觉,体现了受冷落后不肯同流合污的高士之风。

  作为一首婉约词,这首《青玉案》与北宋婉约派大家晏殊和柳永相比,在艺术成就上毫不逊色。词从开头起“东风夜放花千树”,就极力渲染元宵佳节的热闹景象:满城灯火,满街游人,火树银花,通宵歌舞。然而作者的意图不在写景,而是为了反衬“灯火阑珊处”的那个人的与众不同。此词描绘出元宵佳节通宵灯火的热闹场景。上片写元夕之夜灯火辉煌,游人如云的热闹场面,下片写不慕荣华,甘守寂寞的一位美人形象。美人形象便是寄托着作者理想人格的化身。

  “众里寻他千百度,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

  大姑是文人,觉得这种境界可称之为成大事业者,大学问者的第三种境界,是大学问者的真知灼见。以此作比喻,对做学问、做人、成事业者,在经历了第一境界和第二境界之后,才能有所发现,自己所追寻的东西往往会在不经意的时候,在没想到的地方出现。

  古代词人写上元灯节的词,不计其数,辛弃疾的这一首,却没有人认为可有可无,可以称作是豪杰。上阕除了渲染一片热闹的盛况外,并无什么独特之处。作者把火树写成与固定的灯彩,把“星雨”写成流动的烟火。下阕,专门写人。作者先从头上写起:这些游女们,一个个雾鬓云鬟,戴满了元宵特有的闹蛾儿、雪柳,这些盛装的游女们,行走过程中不停地说笑,在她们走后,只有衣香还在暗中飘散。这些丽者,都非作者意中关切之人,在百千群中只寻找一个——却总是踪影难觅,已经是没有什么希望了。忽然,眼睛一亮,在那一角残灯旁边,分明看见了,是她!是她!没有错,她原来在这冷落的地方,还未归去,似有所待!发现那人的一瞬间,是人生精神的凝结和升华,是悲喜莫名的感激铭篆,词人竟有如此本领,竟把它变成了笔痕墨影,永志弗灭!—读到末幅煞拍,才恍然大悟:那上阕的灯、月、烟火、笙笛、社舞、交织成的元夕欢腾,那下阕的惹人眼花缭乱的一队队的丽人群女,原来都只是为了那一个意中之人而设,而且,倘若无此人,那一切又有什么意义与趣味呢!

  此词原不可讲,一讲便成画蛇,破坏了那万金无价的人生幸福而又辛酸一瞬的美好境界。然而画蛇既成,还须添足:学文者莫忘留意,上阕临末,已出“一夜”二字,这是何故?盖早已为寻她千百度说明了多少时光的苦心痴意,所以到了下阕而出“灯火阑珊”,方才前后呼应,笔墨之细,文心之苦,至矣尽矣。可叹世之评者动辄谓稼轩“豪放”,“豪放”,好像将他看作一个粗人壮士之流,岂不是贻误学人吗?

  从词调来讲,《青玉案》十分别致,它原是双调,上下阕相同,只是上阕第二句变成三字一断的叠句,跌宕生姿。下阕则无此断叠,一片三个七字排句,可排比,可变幻,随词人的心意,但排句之势是一气呵成的,等到排比完后,逼出煞拍的警策句。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