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言情小说>巨星来了>目录>

第650章 尺度好大

第650章 尺度好大

小说:巨星来了作者:念笯娇字数:10192更新时间:2018-12-22 08:47:13

  

  全本言情小说 ,巨星来了

  大年三十一大早,金色的阳光撒满大地。

  正在睡梦中的陈子昂,被怀里努力想钻出去的关彤彤弄醒。

  “几点啦,起这么早?”陈子昂昨晚没睡好,还想继续睡,把就差一步钻出去的关彤彤重新拖回怀里。

  “哎呀,不早啦!”关彤彤急了,想拿开陈子昂的手,刚拿一半,又被陈子昂紧了紧,一切回到原点。

  “再睡会,抱着你睡舒服。”陈子昂眼睛睁都没睁,大长腿一跨,把关彤彤夹住。

  关彤彤眨着眼睛,看了看陈子昂,又看了看墙上的时钟。

  等陈子昂又发出均匀的呼吸声,关彤彤才轻手轻脚把陈子昂压她身上的腿拿开,然后小心翼翼往下钻。

  才钻一半,陈子昂又一脚把她夹住。

  “不行啦,我要起床了,放开我!”关彤彤在被子里挣扎。

  陈子昂微微立起上半身,看了看墙上的时钟,又倒下来:“老婆,起太早了啊。不用这么见外,起晚点我妈也不会在背后说你的不是。”

  “我呼吸不了了,大坏蛋,快放开我!”关彤彤在被子里闷声叫喊。

  陈子昂连忙掀开被子,小妮子披头散发,拼命挣扎。

  “你不困吗?”陈子昂松开关彤彤。

  关彤彤连忙趁机爬起来,跳下床去。

  “困也得起来!”关彤彤脱掉睡袍,她只穿着小裤裤,上身一丝不挂。

  拿起文胸,正想戴上,陈子昂跳下床来,把她抱回床上。

  “你干嘛,不要啊……讨厌!”关彤彤还没说完,小裤裤就被陈子昂褪下去。

  ……

  等小两口起床后,陈爸陈妈已经在楼下忙着了。

  看到石佳在厨房忙着做早饭,关彤彤有点不好意思地走进去帮忙。

  陈子昂进去后,偷偷跟石佳说话:“妈,我拉着彤彤做早操,所以起晚了点。”

  说是偷偷,其实关彤彤就在一旁,能听到。

  她闹了个大红脸,这家伙实在太坏了,不会难为情吗?

  石佳奇怪问道:“房间的空间不大,怎么不到院子里做?做什么早操,也教教我!”

  关彤彤扭头就走,进洗手间去了。

  陈子昂尴尬:“院子里太冷,不合适。做的瑜伽早操,各种压腿和姿势。”

  “早上锻炼是好的,前提是睡眠要充足。”石佳说道。

  吃完早餐,一家人开始真正忙碌起来。

  门口挂上灯笼,门上贴上福字,红红火火的对联也贴在门口两侧和上方。

  “在城里过年,没有太多的过节气氛呢。”贴对联的时候,石佳看着外面说道:“看这房子把人都孤立起来了,邻居谁也不认识谁。听不到烟花爆竹的声音,也没有热热闹闹的音乐。”

  陈子昂贴好对联,从凳子上下来,笑着说道:“是有点冷清,再过两三年就热闹啦。”

  他记忆中的孩提时代,进入腊月,就开始期盼着过年。

  那时的乡下,过节氛围很浓重,热热闹闹。

  二十三,糖瓜粘;二十四,扫房子;二十五,磨豆腐;二十六,炖炖肉;二十七,杀灶鸡;二十八,把面发;二十九,蒸馒头;三十晚上熬一宿,大年初一扭一扭。

  曾经迎接新年的兴奋至今仍旧记忆如新。然而现在大年三十了,过节的氛围却是这样:花在、福在,感觉却不在了。

  可能是因为长大了,成年的代价往往就是理性的野蛮生长,感性的步步萎缩。在针对任何事物时,没有了“蓝瘦香菇”式的发泄,学会了分析因果,承担结果,却忽略了内心的真实感觉。

  长大了,童年的距离远了,无法再像曾经,房前屋后,其乐融融。

  很多上班族坚持到大年二十九,匆匆团聚,匆匆返回。

  他们没有大把时间挥霍,没有糖瓜粘、扫房子、磨豆腐、蒸馒头的过程,保洁能把房子扫了,饭店帮把馒头蒸了。没有过程享受,心中的氛围又怎么会有?

  每年春运,这个全中国最大规模的一次的迁徙运动,人们追求的已经不是年味,不是氛围,不是一年难得买新衣服的机会、大快朵颐的兴奋,而是留守儿童与父母的短暂团聚,在外游子对父母的问候,发小们的难得一聚,亲朋好友们侃大山的快乐。

  现代生活节奏的加快,工作生活的多种压力,让人渴望亲情、渴望快乐,过年已经给不了年味,但是给人找寻团聚、关怀、快乐的机会。

  “两三年?”石佳眼睛一亮,点头说道:“那得多生几个。”

  一旁的关彤彤嘟着小嘴,幸亏国家只开放二胎,不然她得生三个啊。

  “我听说国家有开放三胎的计划了?”陈子昂对石佳问道。

  石佳最关注这些事。

  “是有在计生部门的人透露过这个消息。两个人养四个老人,还要养孩子,之前的制度发展到现在,让社会上那些独生子女家庭很痛苦,很畸形。”石佳说道。

  关彤彤吃惊问道:“要开放三胎了吗?”她有点怕生那么多。

  就算自家经济条件再好,生一胎也得耗去女人一年左右的青春。

  而女人的黄金期,最巅峰最美的年华,只有五六年。

  “开放三胎是肯定要的,就是不知道什么时候。”石佳兴奋道。

  关彤彤眼巴巴看着陈子昂。

  石佳这样子,关彤彤少说也得生两个。

  三胎政策出来,还得生第三个。

  “船到桥头自然直,想那么远干啥,现在还一个都没生呢。”陈子昂安慰关彤彤。

  忙完家里的事,还没到中午,一家人打算出去纯粹逛街吃东西。

  “在家没过节气氛,上街才有。”一家子除了陈爸,一个个都戴口罩,然后出门。

  城里没有关系亲密的四邻,过节确实得上街才热闹。

  庙会里,比肩接踵,一个个面带微笑,一派喜庆祥和的景象。

  一串串大糖葫芦,一个个嘎嘎作响的小风车;这边捏面人儿的捏了个孙悟空;那边吹糖人的吹了一个小羊羔儿。

  各种玩具各样商品,琳琅满目。

  过年是有很多外来务工人员回家了,但有本地人啊,也有不回老家过年,上街赶热闹的外地人。

  大街上、小区里、超市中,到处都洋溢着喜气,一派热闹的场面。

  街道上一夜之间仿佛变了个样,大街上张灯结彩,热闹非凡,家家户户贴着“倒福”、对联,还挂着红灯笼。

  很多人穿着节日的盛装,纷纷脸带微笑地走向各个市场,有购物,有观赏,一片欢乐详和的景象。

  城里的很多小孩,习惯了逛街逛庙会这种过年方式,对过年说不出的欢悦、欣喜和期待。

  有的地方不禁烟花爆竹,大白天都有花炮升腾,五彩斑斓。让人感觉满城尽带鞭炮声,震耳欲聋。

  “有过年的氛围了吧?”陈子昂看着天边空中的烟花,虽然是白天,没那么漂亮,但这让空气里弥漫起了过年的香甜气。

  “有点了。”石佳看着街上到处都是拎着大包小包购买年货的行人,每个人脸上、身上都是一片喜气洋洋。

  年的气氛,大多从人们的心里溢出来。

  “我们住的地方不禁烟火,晚上在屋里看春晚。新年钟声敲响后,咱去院里点燃接年的爆竹和烟花。”陈子昂笑道,今年多了关彤彤,家里的过年气氛其实比以前热闹多了。

  不过陈子昂最怀念的是小时候乡下过年,噼噼啪啪的鞭炮声,在寂静的山野里是那样的清脆,响亮。孩子们在院坝里放烟花,一朵朵美丽的礼花在天空中闪烁、爆炸,小孩在院坝里欢呼着,跳跃着。新年就在这欢乐,祥和的氛围中降临。

  乡下的天气虽然寒冷,却挡不住新年的喜气:树梢上的红气球,屋檐下的红灯笼,地面火红的鞭炮屑,还有家家户户门口贴的红春联,以及小孩子手里拿着的红包,都见证了春节给人带来的喜悦。

  “真的过年了。”陈爸默默看着忙忙碌碌的行人,过年的气氛在手拎肩扛物件的人群里,在一声声问候的话语间,在震动山河的鞭炮声中,在熙熙攘攘的庙会人群里……

  逛到下午五点,一家人才回去做年夜饭。

  天还没暗下来多少,除夕之夜,一家人吃着年夜饭,远处大街小巷响起“噼噼啪啪”的爆竹声,天空中不时升起五彩缤纷的烟花。

  夜空仿佛一个偌大的电视荧屏,正在播放万家庆新春的精彩节目。

  灯火辉煌庆佳节,欢声笑语迎新年。

  “比我以前过年的气氛要浓。”关彤彤很欢喜,可惜的是少了妹妹,也少了妈妈。

  这是长大必须要失去的一些东西,但同时也会得到新的东西。

  吃完年夜饭,一家人坐客厅等春晚播出。

  陈爸和陈妈看春晚的兴致其实不大,但听说有伯玉娱乐的节目,王茵还唱陈子昂给的歌,两老就有兴趣了。

  陈爸虽然不说,但心里还是很期待的。

  石佳就不用说了,老早就说今年的春晚一定要看伯玉娱乐的节目,她可听说了,有个小品节目剧本台词是儿子写的。

  这几天,除了天水影视和伯玉影视的擂台话题外,春晚的话题也不少。

  当听说陈子昂还给伯玉娱乐的艺人写小品剧本的时候,大家都很无语。

  更无语的是,居然通过评审,最后进入春晚节目了。

  “这小品看名字,都不知道是啥内容啊。”

  “是啊,当初节目单还没出来,就猜是什么内容,结果节目单出来,看到小品名字,还是猜不出来是什么内容。”

  “哈哈,春晚的保密性是全国最强的。”

  “嗯,它不想让节目泄露,就不会泄露。谁也不敢得罪春晚节目组。”

  “咦?这个小品三个演员,只有李秋婷我认识,另外两个是什么鬼?”

  “完全不认识啊!”

  “田晓生?郝健?”

  “卧槽,我看到了谁?”

  “你们太low了,伯玉影视《天龙八部》的两个导演你们不认识?”

  “别告诉我这两个我不认识的演员,就是伯玉影视《天龙八部》的那两个导演!”

  “亮瞎我的钛金眼啊,田晓生和郝健不是导演吗,怎么去演小品了?”

  “太牛逼了,怪不得能拍出陈子昂版的《天龙八部》来!”

  “还是等看到节目再说吧,春晚小组牛逼啊,提前知道这两个导演出名吗?不愧是春晚组。”

  “田晓生和郝健现在挺出名的,不过那是在圈内,圈外人气少了点。”

  “哈哈,笑死我了。田晓生和郝健要是把这个小品演好,伯玉影视的《天龙八部》会原地爆炸,火爆了!”

  “忽然再次为天水影视和环亚默哀,人家伯玉娱乐实在太牛逼了,不仅能把艺人送上春晚舞台,连导演都能。”

  “子昂是要气死所有看不惯他的人啊。”

  “就服子昂,他太低调了,剧本是他写的,我不信他不能演,反而让田晓生和郝健去演。”

  “我感觉春晚对他来说,是一个不用急着上的舞台。”

  “淡定哥啊,这么好的机会,都不上。”

  “很多艺人要哭死了吧,恨不能生为伯玉人。”

  “……”

  网友心情很复杂,有哭笑不得的,认为陈子昂实在太大气了,大手笔。

  这三年,他每年都送自家公司艺人上春晚,感觉春晚舞台是他的后花园,想逛就逛。

  偏偏人家春晚组就需要他的节目,不忍拒绝。

  大家很期待,不知道今晚伯玉娱乐的这个小品是什么样的。

  能上春晚,都表示质量不会太差。

  差也只是相对往届。

  春晚的任何一个节目,去别的普通舞台,都足以当压轴节目。

  看到李秋婷带田晓生和郝健上春晚,圈内人也是想吐血来着。

  “子昂不是只会写歌的吗?怎么还会写小品剧本了?”

  “额,好像你们忘了,他其实是写小说出身的啊。”

  “噗~吐血~”

  “《笑傲江湖》和《天龙八部》就是他写的。原著,电视剧剧本,都是他亲自操刀。”

  “噗~”

  “不过小品剧本,更精炼更显智慧和幽默,他也能写……噗~我也忍不住吐血了!”

  “……”

  圈内演员眼红有这样的老板,资本家则嫉妒有这样的合作伙伴。

  “会不会春晚节目组看在陈子昂之前写的歌比较主旋律,贡献挺大的份上,才让他的小品上春晚呢?”

  “这个,也是有可能的。”

  “嗯,看看吧,有好几个语言类节目。不知道陈子昂的剧本,李秋婷带的两个导演表演的小品会不会是垫底的。”

  “其它几个语言类节目的演员都是春晚常客,李秋婷他们初来乍到,垫底也不丢人。”

  “能上春晚就不丢人,不过做为同行,说句心里话,挺不希望他们的节目好的,哈哈。”

  “……”

  陈家。

  春晚还没开始前,关彤彤到一边去给爸妈打电话。

  越说话声音越小,最后她情绪有些低落,上楼去打。

  陈子昂觉得不对劲儿,跟上去,发现关彤彤哭了。

  等她打完,陈子昂连忙询问她什么了。

  关彤彤眼睛红红的:“家里就妈妈和丹丹在,爸爸可能要到明天晚上才能回来。”

  “没事哈,明年过年我们就回去陪她们。”陈子昂安慰道。

  “嗯。”关彤彤很快开心了起来。

  “洗把脸,然后我们下楼去。”陈子昂把关彤彤拉近卧室浴室,给她洗脸。

  “爸妈能看出来我哭过吗?”关彤彤有些担心,照镜子看眼睛。

  大过年的,她不想让陈子昂爸妈知道她哭过。

  这是她长这么大以来,第一次不在家跟爸妈和妹妹过年。

  而家里现在就妈妈和妹妹两个人,她有点不好受。

  “看不出来。”陈子昂笑道,带她下楼去。

  一家人一边嗑瓜子,吃糖果,吃各种零食小吃,一边时不时聊着,看央视春晚。

  一个节目又一个节目。

  等主持人报幕,准备到伯玉娱乐节目的时候,一家人开始停下来,不吃东西,也不说话。

  电视画面中,舞台布景好,瘦巴巴的郝健跑出来,心急火燎:“完了完了完了……出大事儿了,我们单位的老局长不慎被苍蝇拍儿给拍进去了。”

  现场观众由得笑起来。

  直播前的观众眼前一亮。

  我去,一开始尺度就这么大。

  这小品……

  有搞头!

  电视里,郝健哭丧着脸继续说着:“上边呢,又派下来一只,啊不是,一位。”

  观众笑。

  “心急一上任就搞整风。在这节骨眼儿上,我们科长传唤我,平时我身上小毛病这么多,估计这次是饭碗不保了。哎呀,完了。”郝健急得像是热锅上的蚂蚁。

  画面转向舞台中央。

  只见李秋婷饰演的马晶晶在办公室桌子后面的椅子上靠着睡觉,边睡边打呼噜。

  郝健走进科长办公室,小声呼唤:“科长,马科长。”

  马晶晶一个机灵惊醒:“嗯?哎呀,小郝啊,进来,来!”

  圈内人发现,郝健还挺像演员出身的,演技不说绝佳,至少也是在线。

  郝健进办公室后小心翼翼对马晶晶说道:“马科长,不好意思,打搅您睡觉了。”

  马晶晶大气道:“没事,我这一会儿一觉儿,不耽误。”

  观众爆发出一阵笑声。

  这个李秋婷,很少演喜剧,女神范儿今晚一身领导正装的派头,让熟悉她的人就觉得很欢乐。

  马晶晶拿起水杯喝水,对郝健说道:“坐!”

  郝健战战兢兢在沙发上坐下来。

  马晶晶喝水啜吸的粗鲁样,一阵一阵的。

  郝健坐在沙发上,屁股也跟着一起一坐的。

  观众乐翻了。

  而后,马晶晶关切询问道:“最近家里都挺好的?”

  郝健立刻坐好:“眼吧儿前还凑合,这以后什么样儿就交给命运吧!”

  马晶晶问道:“我听说你在单位没事就爱打打乒乓球?”

  郝健吓了一跳,立刻说道:“我检讨,我太贪玩了,打乒乓球害人害己。我以后再打乒乓球,我就自废双手。我不……我拒绝黄、拒绝赌、拒绝乒乓球!”

  观众大笑。

  这句“拒绝乒乓球”,用在这里本来就是最合适的,并没有含沙影射什么。

  前世就是有些人上纲上线,导致后来春晚组和演员都得道歉。

  大人的世界就是这么复杂!

  陈子昂没管,就是不改!

  马晶晶摇头笑道:“我这么跟你说啊,新调来这位杜局长,巧了,他也喜欢打乒乓球。你明白该怎么做了吧?”

  郝健有些吃惊:“科长啊,你这就为难我了,我最多能管住自己不打,局长我哪敢管啊!”

  观众乐了。

  马晶晶站起身来,走过郝健面前,意味深长道:“郝健啊,你这领会意图的能力也太差了。究其原因,就是你思想上不求上进。我告诉你啊,你要再这样下去,这辈子,你也就是个科员了。”

  郝健一下站起来,惊喜道:“真的吗?”声音很大。

  正背对着郝健的马晶晶吓得转过身来。

  “那我就放心了,工作总算是稳定了!”郝健喜不自胜。

  观众发笑,纷纷鼓掌。

  马晶晶谆谆教诲:“郝健啊,现在是你的爱好撞上了领导的爱好。这是一个什么样的机会,这是一个让你们家祖上都诈尸的好机会呀!你……你不心动吗?”

  观众笑喷,还诈尸啊。

  郝健却是一脸懵逼:“兴奋点在哪呢?”

  观众笑。

  “来来来,你坐这。”马晶晶连忙指着郝健身后的沙发,然后在她旁边的沙发上坐下来:“你看啊,咱们科就你一个会打乒乓球,那你要是打乒乓球能把领导给陪舒服了,那你不就成了领导身边的红人儿了吗?”

  郝健在沙发上坐下来,一脸傻样:“红人儿?”

  马晶晶开导道:“韦小宝,陪康熙摔跤,那最后韦小宝成什么了?”

  金大侠正在连载《鹿鼎记》,他的粉丝,圈内外知道这事的人听到这句台词后,一脸震惊。

  你妹,这植入广告打的……

  强!

  也很不要脸呀!

  郝健回答道:“太监啊!”

  知道这梗的人笑喷。

  不知道的,以后就会知道这个梗了。

  马晶晶一脸无奈:“行了,你呢也不需要明白了啊。”

  说着,她走到办公桌那边:“从今天开始,你每天上班的唯一任务就是练习乒乓球,把那个工作呀放一放,分清主次!”

  郝健站起来不好意思说道:“那我也不能放着本职工作不干,就陪领导打球呀,那不成马屁精了吗。”

  马晶晶生气地坐下来,瞪着郝健:“说谁呢?说谁马屁精呢?能干你就干啊,不能干你就走,把那个位置给我空出来。我还真就告诉你了,我们国家就不缺会打乒乓球的!”

  观众大叫好。

  我们国家就不缺会打乒乓球的!

  郝健连忙弱弱道:“马科长,我不是那意思,我想了,你说陪领导打个球,就能成领导身边的红人儿了,这不至于吧。”

  马晶晶挽起袖子:“不至于?郝健,我现在拿你当自己人,我就让你看看,我马晶晶是怎么一步一步走到今天的。”

  说着,她打开桌子上的笔记本电脑。

  郝健凑上前去,看着电脑:“领导喜好图?”

  马晶晶得意洋洋说道:“我告诉你,我能清晰地说出每一位领导的喜好、星座、血型、生辰八字。”

  她指着电脑屏幕:“这个,喜欢钓鱼,我就潜到水里往他鱼钩上一条一条挂鱼。”

  观众笑。

  马晶晶:“这个,喜欢打麻将,我就把把拆听,给他点炮儿;这个,喜欢文玩,我就把我太爷爷的舍利拿来给他穿串。”

  观众再笑。

  “这个,喜欢我……”说到这,马晶晶突然合上笔记本电脑。

  观众起哄大笑。

  “所以,郝健啊!”马晶晶装作若无其事。

  郝健急了:“哎,你等会儿,等会儿……这说到关键地方咋还给扣上了呢?”

  观众大笑。

  马晶晶咳嗽一声。

  郝健很痛苦:“我最想听的就这轱辘了。”

  观众再次笑翻。

  马晶晶总结道:“总而言之啊,你现在知道我是怎么坐上这个位置的了吧。”

  郝健点头:“知道了。要不说你呢,科长,你这拍马屁的功夫都是血液里流淌的呀。”

  观众大笑。

  马晶晶不高兴道:“说谁呢,这个嘴呀。”

  郝健连忙自责道:“哎呀,呸、呸、呸。你说我怎么就这么不会聊天儿呢,我怎一说话就惹人生气呢,我也纳闷了啊,我发现每次开会的时候啊,这领导就单单对你啊,又是点头、又是微笑的。难道?这就因为你长得比较漂亮吗?”

  马晶晶自信道:“不单单是这样。我告诉你,开会是讲究技巧的。领导一发言,他刚一抛出他的观点,我马上给一个,故作纳闷,嗯?领导就想了,怎么的,你这是质疑我的意思呀?等他全说完了,我都不知道他说的是什么,马上就跟一个恍然大悟,哦——!我要让领导感受到,我被他的话洗礼了,而且是大彻大悟。最后我还和领导站到了一队。”

  观众笑。

  郝健学着马晶晶:“哦——,听君一席话,颠覆人生观啊。”

  观众忍不住笑喷,名言!

  马晶晶站起来,语重心长说道:“所以说,郝健。你不光是要陪领导打好球,你还要做到,让领导只愿意跟你打。让他一想到球儿,就想到你,一想到你,他手就痒痒。哈……”

  郝健恍然大悟:“明白,就是让我树立一个欠揍的形象呗。”

  马晶晶:“哈哈哈……”

  郝健疑惑道:“那我这欠揍了,是不是就能转正了?”

  观众笑。

  马晶晶信誓旦旦道:“何止是转正呀,看见了吧,我这个办公室就是你的啦,郝科长?”

  郝健害羞得直摆手:“哎呦,别别别……”

  观众笑得不行。

  马晶晶笑眯眯道:“郝科长!”

  郝健摆手:“哎呦,呦呦……”

  观众再笑。

  马晶晶推郝健:“郝科长,哎,来来来,郝科长,来,坐下坐下,郝科长、坐这感受一下,坐下坐下。”

  郝健半推半就:“不不不……”

  马晶晶推着郝健:“感受一下,坐坐坐……”

  郝健慢慢坐在椅子上:“哦、哦、哦——,哎呀,哎呀,咱们也尝尝做领导的滋味儿,哎呀,这椅子是舒服呀,怪不得你上班儿时总睡觉呢。哎呀,这以后我要是坐上这位置了,那还不得与世长眠哪?”

  观众笑得肚子疼。

  马晶晶笑道:“哈哈哈……你想怎么眠就怎么眠,郝科长?”

  郝健连连摆手:“哎呀……”

  突然办公桌上电话响起,郝健拿起电话:“喂,我是郝科长,你是哪位?杜局长,呀,那对不起了,你拨打的电话呢,关机了……”

  观众大笑。

  马晶晶连忙跑过来夺下电话,对郝健说道:“你给我起来。”

  而后,她对电话里恭敬道:“哎,哎,杜局长,对。我在我在,啊,这,这,刚才是串线了吧,您现在就过来?好的好的,哎呦,太好了,正好我这有个好消息等着您!”

  放下电话,她对郝健说道:“局长马上到!”

  郝健激动道:“他来了,我们俩去哪玩啊?”

  马晶晶镇定道:“我早就给你们准备好了。”

  说着她走到办公室内的乒乓球桌前:“这个老局长进去了,他那个麻将桌我也给他处理了,以后呢你们就在我这玩儿。”

  她立起球网:“我给你们当裁判!郝健呢,这对你来说不是一个普通的乒乓球台呀,这是你人生的天梯呀!”

  观众笑了起来。

  郝健感激涕零:“贵人呀!”

  马晶晶咳了声,很受用。

  郝健长叹:“遇到您之前我这半辈子算是白活了,我净走弯路了,谢谢了,马科长。”

  马晶晶:“哎。”

  郝健意识到了什么,改口道:“不,马处长。”

  马晶晶害羞了:“哎哎,哎呀,不敢当,不敢当,郝科长?”

  观众大笑。

  郝健恭维道:“哎呀呀……早晚的事儿啊,马处长!”

  马晶晶学着郝健摆手:“使不得,使不得,郝科长!”

  郝健:“使的得,使的得,马处长!”

  观众笑得合不拢嘴。

  马晶晶握住郝健的手:“哎呀呀,双赢、双赢!”

  郝健附和道:“双赢,双赢!”

  马晶晶说道:“保持情绪,准备迎接,战——”

  背景音乐响起运动员进行曲,郝健开始练习乒乓球,马晶晶对着手机整理自己的头发。

  这时,第三位演员出现,也就是田晓生饰演的杜局长的声音远远传来:“以后谁要是再打乒乓球,我就处分谁!”

  马晶晶一愣:“啊?”

  这时,杜局长进来,很稳,像个领导。

  观众圈内人惊叹,这个田晓生不错啊,根本不像第一次登台。

  马晶晶连忙上前去:“杜局长,哎呦,杜局长啊,这怎么了这是啊?”

  说着冲郝健摆手,郝健忙把球拍藏在衣服里,另一个放在书架上。

  杜局长很生气道:“你说也不知道是谁,啊,打听到我爱打乒乓球,现在有个别同志,上班时间在办公室里就练上了,你说这是一种什么行为?”

  郝健悄悄走到乒乓球桌边,想把球网也藏起来。

  马晶晶连忙安慰道:“哎呦,杜局长,打个乒乓球也没什么大不了的。”

  杜局长气道:“打乒乓球本身是一项积极健康的运动,但是,如果拿来投其所好,那就是歪风邪气!”

  说着,他一扭脸看见郝健手里拿着球网,愣住了。

  郝健跟杜局长大眼瞪小眼,很快,他连忙把球网像围脖一样缠在脖子上。

  杜局长走到郝健身旁,指指郝健脖子上的球网:“围脖?还带配重的。”

  观众大笑。

  郝健解释道:“风大,我妈怕刮丢了。”

  观众笑得合不拢嘴。

  马晶晶忙上前拉着局长说道:“哎,咱们单位新来的小同志,来,局长,坐下说。”

  杜局长在沙发上坐下来:“马科长啊。”

  刚坐下来的马晶晶霎时立起身子:“哎——”

  杜局长:“你可是老同志了。”

  马晶晶:“嗯。”

  杜局长:“现在咱们单位出现了这个工作作风问题,你是不是应该起点儿带头作用啊。”

  马晶晶说道:“我说他们了!我说你们就算再练,也不可能打到杜局长那水平。那人杜局长在原单位,年年都是冠军啊。那……”

  杜局长打断道:“哎哎,别恭维我啊,有一年是亚军。”

  马晶晶惊讶:“啊,啊,哈哈。”

  杜局长说道:“其实这个乒乓球啊,我打的就不怎么样,你说那年年的冠军我是怎么得的,全是水分。”

  马晶晶谄媚道:“呦,不能全是水分,您刚才不是说了吗,得过一年亚军。”

  杜局长点头:“是啊,那一年我是副局长。”

  观众捧腹大笑,讽刺啊。

  马晶晶很尴尬:“副……啊,哈哈哈,这,这个真是……可惜了儿了啊,哈哈……”

  杜局长摆手:“好了好了,扯远了,扯远了啊,哎,你刚才在电话里跟我说,有个好消息等着我,什么好消息啊?”

  马晶晶一愣:“啊,啊?好……那……哦——那什么。”

  说着,她转向站在一旁的郝健:“局长问你呢,什么好消息啊?”

  郝健傻眼:“问我呢吗?”

  观众笑起来。

  马晶晶点头。

  郝健迟疑一下:“我姓郝,我叫郝消息。”

  观众忍俊不禁。

  杜局长无奈的摇摇头:“你叫郝消息?”

  马晶晶赔笑道:“啊,他妈给他起的,你说什么玩意儿啊,哈哈哈……”

  杜局长问郝健:“那你找我有什么事儿啊?”

  郝健下意识道:“你说我找你什么事?”

  马晶晶傻眼:“啊?”

  杜局长懵逼。

  郝健急中生智:“猜不出来吧,那我就给你三天时间,你猜想出来了你再告诉我。”

  说着掉头就想走。

  观众笑疯了。

  马晶晶喝止道:“你给我回来,这太没礼貌了,局长问你话呢。”

  郝健哭丧着脸:“编瞎话太难了,我脑仁儿都要炸了。”

  马晶晶急眼:“好歹你编一个……你在这想一个……你再……说了你再走啊。”

  郝健重新组织语言:“那几个人上班的时候吧,他总在那打乒乓球。”

  马晶晶点点头,走回自己的座位上。

  郝健说道:“噼里啪啦的,滋哇乱叫的,影响马科长睡觉——”

  马晶晶正想坐下来,闻言一屁股坐地上。

  观众笑翻了。

  郝健连忙改口:“写材料。”

  马晶晶连忙点头:“哎,啊!”

  杜局长点点头:“就是跟我打个小报告,是吧,这小同志反映问题很及时啊,正好在我已经了解情况之后。”

  说着转头问马晶晶:“马科长,你们科有个叫郝健的?”

  马晶晶一愣:“啊——啊。”

  杜局长正气道:“据我了解啊,这个小伙子业务能力很强,是个好苗子,组织决定给他转正。”

  郝健突然一跳:“啊!”

  马晶晶吓得直捂胸口:“哎呦,哎呦。”

  郝健发现自己激动过度,解释道:“我得……真替他高兴啊。”

  观众笑翻了。

  杜局长站起身走向郝健:“郝消息啊,你应该多向郝健同志学习。”

  说着摘下郝健脖子上的球网:“工作要想做出成绩呢没有捷径可走,只能兢兢业业,脚踏实地。另外啊,没啥事别老给自己起这个艺名儿。要不然真有好消息来了,你都不敢接受,多可悲呀。”

  说完,他把球网重新安装在乒乓球桌上。

  郝健低头:“局长,我是郝健,对不起,我错了。”

  马晶晶拉开郝健:“够了!这是你的错吗?杜局长,是我的错,你要说就说我吧,是我思想意识松懈,疏于管理,一不留神就让他起了个艺名儿。”

  说着,她盯住乒乓球桌,夸张道:“妈呀,这是个乒乓球台儿啊,我都不知道啊。”

  杜局长大发雷霆:“够了!马晶晶,马屁精,害群之马,你的问题有关部门早就掌握了,今天我来就是想领教领教,真是让我大开眼界。拿着国家钱不干正事儿,溜须拍马走捷径,等候处理吧!”

  说完,他走出办公室。

  马晶晶惊慌失措,哭着追出门去:“杜局长,杜局长,我错了,杜局长,你再给我一次机会。”

  郝健看看掉落在地上的乒乓球拍:“出大事儿了,单位的马科长也被拍进去了。”

  最后,他总结道:“我现在算是明白了,要想当个称职的干部,必须是,拒绝黄、拒绝赌、拒绝乒乓球。别总想着领导喜欢什么,多想想老百姓需要什么吧!”

  说完头也不回走出办公室。

  留下全场热烈的掌声。

  这个《投其所好》小品,尺度之大,惊呆所有电视机前的观众。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