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言情小说>巨星来了>目录>

第649章 心向光明

第649章 心向光明

小说:巨星来了作者:念笯娇字数:4554更新时间:2018-12-22 08:47:13

  

  全本言情小说 ,巨星来了

  浙省卫视影视中心部门的人奔走相告,打电话的打电话,发QQ消息的发QQ消息,很多人都放假回家了。

  得到这消息,大家觉得有些不可思议。

  伯玉娱乐真的又创造奇迹了。

  没人觉得伯玉娱乐会赢,至少首播第一晚,想赢是痴人说梦话。

  伯玉影视的《天龙八部》是在网上播出过第一集,吸引无数粉丝。

  但也正因为如此,第一集看的人会很少。

  第一集差距被背靠三湘卫视的天水影视拉大后,很难再赶上。

  事实证明,第一集确实有差距。

  但没人能想到,伯玉影视的《天龙八部》第二集收视率反弹会这么恐怖,直接暴增1.57个百分点。

  这只是首播,才刚刚开始。

  网友评论,无论从演员契合度上,还是剧情上,配乐上,主题曲上……伯玉影视的《天龙八部》全部碾压天水影视的《天龙八部》。

  圈内外震动。

  环亚算是彻底失败了,封杀伯玉娱乐功败垂成。

  天水影视则站错队。

  “怪不得伯玉娱乐始终不低头,一直杠到底!”

  “人家的确有实力啊。”

  “伯玉娱乐要崛起了!”

  “环亚以后日子苦了,伯玉娱乐专门狙击天水影视,不动声色。”

  “感觉伯玉娱乐就是一头狼,行动前悄然无声,厮杀起来石破天惊。”

  “不会叫的狼才恐怖!”

  “再看看情况,如果伯玉影视的整部《天龙八部》电视剧都这么给力,他们就真的崛起了。”

  “是啊,伯玉娱乐有伯玉制作,有实力强劲的艺人,再来个实力强悍的伯玉影视,在娱乐圈算是彻底站稳脚跟。拥有一席之地,谁也别想任意拿捏。”

  “……”

  圈内外觉得,伯玉娱乐没在环亚巨头的封杀下苟延残喘,反而雄起,未来潜力很难说了。

  至少能肯定一点,伯玉娱乐在娱乐圈,影视歌领域都站住脚跟了。

  一旦站住脚,就意味着有机会成为环亚那样的巨头。

  不过这只是有机会,将来怎么样,还得看伯玉娱乐自身的努力。

  今天,整个伯玉娱乐的艺人、工作人员都很开心。

  他们有点可惜,现在放假了。

  不然老板肯定又要请客,大家不醉不归。

  “年后补上。”徐然在群里发话,他很高兴。

  虽然他不知道为什么这个时候陈子昂不出现,往常早就出来了,但他最后代替陈子昂出来,团结公司的凝聚力。

  “这家伙,回家过年比准备节目的李秋婷还忙啊。”徐然摇头,也不打扰陈子昂。

  陈子昂闲下来自会冒泡,联系大家。

  此时的陈子昂戴着耳机,走在回家的路上。

  虽然成名了,有钱了,但大多时候,他还是很安全的,出门不怕被绑架之类的。

  他正在给关馨馨打电话。

  关馨馨和关天羽今天还在津门,过年她不需要下基层陪老百姓过年,明天她就带关天羽回幽州,跟关家一些“留守儿童们”过年。

  “姐。”打通关馨馨的电话,陈子昂声音有些低落叫道。

  “嗯,心情不好吗?”关馨馨听得出来。

  “嗯,我感觉很沉重。”陈子昂沿着江边走着,家离这还很远。

  “没事,你说,我听着。”关馨馨那边似乎在走路。

  陈子昂能听到关天羽的声音:妈妈,你跟大大打电话吗?

  关馨馨对关天羽嘱咐道:“你收拾下桌子碗筷,我跟你大大打电话,他有事。”

  “那你去吧,我自己来。”关天羽大声说道,是想让陈子昂听到。

  关馨馨哪能不知道,问陈子昂:“你听到了吗?”

  陈子昂感觉很温馨,笑着说道:“告诉他,我听到了。”

  而后,关馨馨对那边的关天羽说道:“你大大听到了,夸你呢。”

  那边的关天羽连忙叫起来:“大大,什么时候再带我去玩啊?”

  陈子昂笑道:“告诉他,春暖花开,就带他,还有你,开着房车去海边风餐露宿。”

  关馨馨转告关天羽。

  关天羽在那边欢呼起来。

  不一会儿,关馨馨似乎回房间了,很安静。

  “让他多独立点,你太惯着他了。”陈子昂对关馨馨说道。

  关馨馨的话比以前多了不少,说道:“我就只有他一个儿子,不像人家,还有老公,当然会比较惯他。”

  她语气有些幽怨,而且这在以前,她是不会说这些话的,有什么都是自己一个人默默承受着。

  认识陈子昂,陈子昂跟她无话不说后,她的话也渐渐多起来。

  虽然相比关彤彤和关丹丹她们,是还很少很少,但相比以前的她,已经多很多。

  陈子昂沉默。

  关馨馨问道:“现在外面?”

  “嗯,在江边,自己一个人。”陈子昂说道,关馨馨肯定听到风声,汽笛声等。

  “和彤彤吵架了吗?”关馨馨问道。

  “没,我怎么可能和她吵架,她就算要杀我,我眉头都不皱一下的。”陈子昂惭愧道。

  “你别乱这些话,彤彤心里,你不是全部。就像你心里,没有人是全部。”关馨馨说道。

  陈子昂有些失落,关彤彤肩上的责任很重,她从小就知道的。

  除非完全丧失理智,不然谁都知道,没有人是不可取代的。

  人都会在不可取的时候,退而求其次。

  “你真会安慰人。”陈子昂说道。

  “说吧,今天怎么自己出来走了?”关馨馨说道。

  陈子昂犹豫了一下,说道:“姐,我突然有点不想让彤彤生孩子了。”

  关馨馨责怪道:“又小孩子气了,有孩子是一件很幸福的事。”

  陈子昂有些烦躁:“你们女人都这么在乎孩子,把丈夫摆在什么位置?是不是为了孩子,可以不要丈夫?”

  关馨馨有些诧异:“你今天怎么了?”

  陈子昂不耐烦问道:“我问你,你说了就得了。是不是孩子最重要?”

  关馨馨沉默,片刻后说道:“是的。”

  陈子昂挂断电话,心情极为浮躁。

  这他妈的什么破事,他完全理解不了。

  他觉得,就算自己有了孩子,估计也不会觉得孩子比老婆重要。

  觉得孩子比另一半重要,那大概就是没有爱了吧。

  爱情的爱,原来是这么短暂的吗?

  结合在一起,最终多是为了生理和繁衍?

  陈子昂不同于代帅,所以对这种混乱的男女关系消化起来很痛苦。

  这个阶层,实在太污太黑暗了。

  现在的他就想平平凡凡,平平淡淡,过普通人的生活。

  普通人虽然为钱为生活所累,但至少内心比上层这些人纯净啊。

  在他们的精神世界里,是美好的。

  而陈子昂觉得,他缺失这种美好。

  没一会儿,关馨馨的电话打过来。

  陈子昂很烦躁,摁掉。

  摁掉后,没几秒钟,她的电话又过来。

  陈子昂看着手机屏幕发呆,最终接了起来。

  “发生什么了,跟我说吧。”关馨馨柔声道,她觉得陈子昂的状态有点像曾经的她,觉得世界是黑暗的,对人生起了怀疑。

  “没什么,就是不想生孩子了。觉得孩子太可怕了,都是害人的东西。”陈子昂说道。

  关馨馨忍不住笑道:“你觉得你害人吗?”

  陈子昂点头:“是的,我就是害人精。”

  关馨馨问道:“又把精给谁了?”

  陈子昂尴尬,关馨馨被他带污了。

  “那顺其自然吧,生就生。”陈子昂走累了,还没到家,找地方坐下来。

  还好穿的衣服多,带有耳机,手机不用拿在手里,他跟关馨馨长时间打电话都不碍事。

  “你敢乱来饶不了你!”关馨馨声音不大,语气平淡,但却让陈子昂脚底生冷气:“外面不干净的女人很多,把不干净带回家你自己知道什么后果。”

  陈子昂擦汗,不敢再说话。

  “坦白从宽,抗拒从严。”关馨馨说道。

  陈子昂小心翼翼问道:“坦白从宽,牢底坐穿?抗拒从严,回家过年?”

  “说吧,看是什么情节。”关馨馨的语气缓和了一些。

  陈子昂吞吞吐吐把今天的事说了。

  关馨馨在那边一直很安静。

  说完之后,陈子昂忐忑不安等着发落。

  这个世界上,最能宽容他的,是石佳。

  其次,就是关馨馨。

  和关彤彤在一起,认识关馨馨,陈子昂有时并没觉得自己过得轻松,不是他想放飞自我,而是觉得自己像是活在高墙里,自由度不够。

  “也是一位可怜的母亲。”良久,关馨馨幽幽说道。

  陈子昂想说什么,又不知道该说什么。

  关馨馨叹气道:“丈夫专情老实,孩子优秀孝顺,这是每一个女人的愿望,很普通。但却很少有能得到。我所见过的,就数你妈……只能说是最幸运吧。”

  陈子昂忐忑道:“姐,你不生气?”

  关馨馨无动于衷:“你又不吃亏,也不是你的错,我生什么气?要生也是生那个女人的气。不过看在同是母亲,为了孩子的份上,就当做什么也没发生吧。”

  陈子昂本来是忐忑,现在变成了失落。

  居然不生气啊。

  关馨馨反倒安慰陈子昂,说起自己:“我以前觉得自己很完美,不知不觉对周围的人和事物的要求也很苛刻。后来受到打击后,几乎一蹶不振。振作起来内心也很灰暗。我找过心理医生,两年多前,她都说我快到崩溃的边缘了。但自从两年前开始,我好转了。你知道为什么吗?”

  陈子昂摇头:“不知道,为什么?”

  关馨馨平静道:“因为我以前对自己要求太严格,觉得自己完美,周围的一切就该跟我一样。我对别人不好,别人对我也不好,活得累。直到我把自己的‘完美’打碎,带着罪前行,慢慢地,很多人都说我比较正常了。”

  陈子昂若有所思,好像听出什么来了。

  关馨馨笑道:“你这样的,记得回家,记得对老婆孩子好,记得身上的责任,在这个世界,就已经是好男人了。”

  陈子昂很羞愧。

  “也别什么都告诉彤彤。她还小,接触的黑暗面太少,让她自己慢慢看清这个世界,她很聪明,会适应,也会知道该怎么做。”关馨馨说道。

  “嗯,谢谢!”陈子昂由衷地感谢,今天的事对他来说确实太意外了。

  没有最黑暗,只有更黑暗。

  没有最狠,只有更狠。

  女人浪起来,没男人什么事。

  女人狠起来,男人也要统统靠边。

  “要不要我找下那个女人?”关馨馨忽然问道。

  陈子昂一愣,小声说道:“我警告过了,她是聪明人,不敢再乱来了吧。”

  关馨馨说道:“永远不要低估女人,另外,我觉得你得做好心理准备,你和代家的那男生,友情可能要到头了。”

  陈子昂神色复杂。

  关馨馨继续说道:“那女人……我想她会想办法让儿子知道一些事,算是借此事刺激儿子。如果她那儿子不是真正的废物,以后会以你为目标,超越你。会不会跟你反目成仇,看他什么想的了。”

  陈子昂冷汗直冒,女人还真可怕。

  关馨馨这么说,是极有可能发生的。

  “友尽了。”陈子昂叹道。

  代帅可以自己乱,但肯定见不得他亲人乱吧。

  或许可以见得他老爸乱,却见不得他老妈乱。

  陈子昂边走边和关馨馨聊着。

  直到进家门前,他才挂断电话。

  看到爸妈和关彤彤在客厅等着他回来吃饭,他忽然间觉得很温馨美好。

  “今天太累,是阿姨过来帮我们做的饭菜,跟我们做的差不多口味。”一家人到餐厅饭桌旁坐下来,石佳揭开保温的罩子。

  一家人吃饭聊天,其乐融融。

  石佳今天的话特别多,叽叽喳喳说白天逛街买年货的时候碰到了什么,买到了什么。

  一家人一顿饭吃了近一个小时,全程都在聊天说话。

  似乎是因为跟关彤彤熟了很多,石佳很放得开,不再顾忌什么礼节之类的。

  关彤彤则比较安静,她记得她妈妈嘱咐过,在陈家少说话,多勤快,尤其是别当着石佳的面使唤陈子昂干活。

  关彤彤这一天一夜下来,发现石佳确实极为宝贝儿子。

  以前见面,她是客人、外人,还没跟陈子昂领证结婚,石佳比较收敛。

  现在,石佳不顾忌那么多了,不把关彤彤当外人,该怎么对陈子昂就怎么对陈子昂。

  以致关彤彤都觉得,她妈妈说得太对了。

  她要是随意使唤陈子昂給她打水喝啊,给她打洗脚水啊,给她削苹果啊等,石佳估计会跟她翻脸。

  不过这点关彤彤和关母倒小瞧石佳了。

  如果石佳不知道关馨馨的存在,对关彤彤在她面前任意使唤陈子昂是会生气和不满,甚至可能会跟关彤彤吵架。

  但现在,石佳大气得很,还怕关彤彤委屈呢。

  ……

  晚上,睡觉的时候,陈子昂做了个梦。

  他梦见自己心有魔障,然后从客厅拿着水果刀进房间。

  关彤彤正躺床上睡觉,看到他把水果刀扔到自己面前,花容失色。

  他说自己十恶不赦,该下地狱,让关彤彤帮个忙。

  关彤彤嚎啕大哭,求他别这样,他做什么她都愿意,就是别丢下她。

  楼下的爸妈被吵到,纷纷上来。

  看到那把水果刀,石佳也跟着大哭。

  大过年的,一家子抱头痛哭。

  一家子正痛哭着,陈子昂从梦中醒来。

  关彤彤正缩在他怀里,睡得很香,像只小猫咪,枕头都不要。

  她睡觉很喜欢钻他怀里。

  陈子昂抚摸着她的脸蛋,她睡梦中下意识拱了拱,然后继续沉睡。

  陈子昂亲了一口她秀发,看向已经拉上窗帘的窗户。

  这个点,不看时钟也知道,大年三十到了!

  一年一度的春晚,也快来了。

  过往都是云烟,心向光明,努力把握现在和未来吧。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