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言情小说>巨星来了>目录>

第618章 时光的脚步

第618章 时光的脚步

小说:巨星来了作者:念笯娇字数:4031更新时间:2018-12-22 08:46:49

  

  全本言情小说 ,巨星来了

  “老师她,会体谅我的吧。”陈子昂抬头,看着前方。

  路灯下,笔直的道路伸向远方,再璀璨之路,过去之后,谁也不知道又是什么样的一种风景。

  街边上,人来人往。

  大路中央,车子川流不息。

  恍恍惚惚,是时光的脚步。

  王茵当初注意到陈子昂,以为他会一直走音乐之路,结果并不是,他的野心很大。

  “什么时候把那首《野马》写出来?”王雨转移话题。

  聊王茵和陈子昂的复杂关系,话题有点沉重。

  师徒俩算是阴差阳错,搭上关系,结果目标却不大一样。

  “什么野马?”陈子昂疑惑。

  王雨笑道:“你不是给诗诗和茵姐写过一句歌词嘛,叫什么‘爱上一匹野马,可是我家没有草原’,听你说就叫《野马》。”

  说到这,王雨神色有些黯然。

  陈子昂跟王雨并肩前行,他并没打算出这首歌,他也不认为这首歌有多好。

  前世,它只是赶上了一个时代,一个时机,有几句歌词也不错,才被强行火起来的。

  当初,陈子昂一时来兴致,拿这句歌词来逗陈诗诗。

  “你微笑时很美,就像安河桥下清澈的河水。”走着走着,陈子昂没头没脑说道。

  王雨美眸异彩浮现:“你要写出来吗?”

  陈子昂摇头:“不可能。”

  王雨脸上现出失望的神色,低头不说话。

  “叫司机过来,你回家吧。”陈子昂忽然停下脚步。

  王雨抱着手臂,她还不想回去。

  她家有司机,今天出门前,她觉得可能会喝酒,没自己开车过来。

  “能不回去吗?”王雨小声说道,随即又补充道:“晚点回去也行,还早着呢。”

  “回吧,我保镖可是我媳妇安排过来的,走走聊聊一段时间还可以,时间久了,她知道会不高兴。”陈子昂说道。

  王雨叹气,感觉自己就像深宫里的妃子,她宁愿是个普通人,身边的人也是普普通通的人。

  没多久,她司机开车过来。

  送王雨上车后,陈子昂坐大街上发呆。

  可能前世别人欠自己的太多,今世自己则欠别人的,一个又一个。

  其实他也觉得生活不太自由,失去很多隐私。

  比如现在这样,他彻夜不归倒没什么,一旦跟别的女人有什么,关馨馨肯定是知道的。

  为了验证自己的想法,他朝身后不远不近的一个保镖招手。

  这个保镖很年轻,不比陈子昂大多少,听说才初中毕业就入伍,然后一步步进入特种部队,最后退伍。

  他本来可以进地方武警大门,但因为家里需要一大笔钱……总之最后选择来陈子昂这里。

  不出意外,他大概会跟陈子昂很多年,直到自己年纪到了,不能胜任这个岗位。

  “我要是去沾花惹草,你会不会乱说出去。”陈子昂问道。

  代号为一筒的保镖小伙子连忙说道:“不会不会。”

  陈子昂正想夸一筒两句,一筒补充道:“不过关总要是问起来,我会如实回答自己看到的。”

  陈子昂一头冷汗。

  一筒和九条是关馨馨派来的人,安保费用还是关馨馨那边出的。

  他能怎么办,他根本拒绝不了。

  关馨馨给陈子昂配备的保镖其实共有四个,每班两个,二十四小时值班。

  关彤彤那边他没问,但想想都知道,只会更多。

  一是关彤彤确定为接班人,未来几十年,靠她撑起关家。

  二是做为领导人后人,都有一些特权和待遇。

  三是关家本来就很有钱,不花钱保护好自己,有个闪失,挣那么多钱有啥用,还不如不挣。

  “有女朋友了吗?”陈子昂问一筒。

  一筒犹豫了一下,说道:“上次轮班回老家相亲过,在谈。”

  “有机会赶紧抓住,现在男多女少,两千万男人注定是光棍,女的不够。”陈子昂说道。

  “光棍……有这么多吗?”一筒还不知道呢。

  “你以为呢,我们公司那个徐然,看到没?有钱有身材,都要四十的人了,还是光棍一个,就是因为女的太少,可选择的不多。”陈子昂说道。

  一筒惊奇,徐然他是认识的,虽然没说过话,但跟陈子昂这么久,自然见过。

  那么有钱的人,居然还找不到女朋友?

  那咱得把握好机会了。

  没聊多久,陈子昂的手机铃声响起。

  一筒识趣地走开,不远不近跟着。

  陈子昂一看手机来电,是关彤彤的电话。

  “老婆。”陈子昂接通电话。

  “嗯,现在哪里?”那边传来的声音却是关丹丹的。

  陈子昂像是被噎着了:“你走开!”

  “怎么还不回家,是不是乐不思蜀了?”关丹丹不跟陈子昂计较。

  陈子昂呵呵笑道:“是啊,我在跟一个女生牵手逛街呢。”

  关丹丹哼哼道:“不许牵手,会怀孕。”

  “切,小时候别人说牵手会有宝宝,我信了。现在我还不明白吗?那都是骗人的。”陈子昂冷笑。

  “我说能怀就能怀。”关丹丹笃定道。

  陈子昂愣了愣。

  片刻,他脑海中灵光一闪。

  卧槽,原来牵手真的是能有宝宝的。

  “你是不是又乱看什么东西了?”陈子昂吼道,这个小妮子,太特么早熟了。

  “我也不想看啊,我就是好奇,在网上乱看,然后看到的。”小妮子很无辜。

  “你跟你姐怎么差那么多?”陈子昂捂额头。

  “再不回家我大姐要不高兴了。”关丹丹转移话题。

  陈子昂只得老老实实回家,关丹丹拿关彤彤的手机打电话,明显是得到关彤彤授意或是默许。

  “其实,受点束缚,也是挺好的,有老婆在家等着。”陈子昂看着开始冷清下来的不夜城。

  繁花落尽空余恨,家才是最温馨和美好的地方。

  回到家后,天色已经不早了。

  但关丹丹在书房趴着书桌奋笔疾书,还在做作业。

  关彤彤也在一旁看书。

  她披肩长发,聚精会神,别有一番迷人。

  “回来啦?”书房门没关,陈子昂在门口出现没多久,关彤彤第一个发现到。

  她放下书本,起身朝陈子昂走去。

  哎呀,陈子昂立刻就有点反应。

  结婚后,因为没天天在一起,所以每次见面后,就算早上刚完事,下午或晚上再见到关彤彤,陈子昂都特别容易有反应。

  “她明天不上课吗?怎么跑来了?”陈子昂看着里面的关丹丹。

  “天冷了,今天泳池难得放一次热水,丹丹就过来了。妮儿姐和另外几个姐妹也过来了呢。”关彤彤拢了下耳边的秀发,她越来越有女人味。

  私人游泳池,冬季维护成本较高。

  天开始冷后,陈子昂他们家就很少用了。

  陈子昂因为不常在幽州,所以一旦回来,关彤彤都不管学校课程,优先陪他。

  其实这两年,她已经自学完大学四年的课程,很贴心,就想结婚后多陪陈子昂。

  她知道陈子昂以后会越来越忙,她现在还没毕业。有条件就多陪陪他,以后可不能这么任性。

  结婚这几个月关彤彤也发现了,照陈子昂那样,生孩子太早,对他有点不公平。

  他那么稀罕她,想过二人世界,早早的就生孩子,可能会让他很失望。

  想想关彤彤觉得老公挺可爱的,每次要睡前,都早早在床上等她,催她快点。

  急得跟什么似的。

  陈子昂也觉得老婆特可爱,“运动”前比较含蓄,但前戏来后,她就急了。

  陈子昂故意前戏久点,她就说他大坏蛋,实在受不了了也会羞答答叫他进来。

  她也会等不及。

  ……

  没两天,陈子昂跟王茵飞往桂省邕城。

  邕城国际民歌艺术节开幕在即。

  今年的桂省民歌艺术节,算是首届,非常隆重。

  不管是艺术家,还是流行乐坛的歌手,来的大咖比比皆是。

  桂省的民歌节由来已久,只是越来越正式和隆重,名字也随之更改。

  桂省素有“歌海”之誉,是壮族歌仙刘三姐的故乡,桂省各族人民一向有爱唱民歌的习俗。

  刘三姐是壮族人心目中美与爱、智慧与才能的化身。每逢节日及重大节庆活动都以唱山歌的方式互相交流,传情达意。

  农历的三月三是壮族传统的歌圩,在这一天许多壮家姑娘、小伙甚至是上年纪的老人都会在田间山坡上相互对唱山歌,以歌定情,以歌会友。他们带着节前已做好的五色糯饭和彩蛋,先祭祀歌仙刘三姐的神像,祈求她赐予歌才开始。

  为把民歌发扬光大,二十多年前,桂省开始举办民歌节。人们在民歌节上以歌传情,以歌会友,共同抒发对美好生活的向往和热爱。民歌成了飞架于桂省各民族与全国各兄弟民族及世界民族之间的彩虹。

  为了把民歌节办得更具特色,今年起,桂省壮族自治区人民政府决定把“桂省国际民歌节”更名为“邕城国际民歌艺术节”,并定于每年的9月或10月或11月在邕城举行。

  这个艺术节由邕城市人民政府邀请国家文化部文化图书馆司、国家民委文化宣传司联合举办。

  节日意义重大,宗旨是继承和弘扬壮族人民的文化艺术,加强与世界各民族文化的交流和发展。

  艺术节期间,国内著名艺术家、歌手以及国外民间艺术家为观众带来精彩纷呈的民族文化节目演出。与民歌节同时举办的还有时装大赛、壮族节日联欢、全国少数民族孔雀奖声乐大赛、旅游美食节、桂省山歌擂台赛以及经贸洽谈会等活动。

  “这届民歌节,比你想象的更隆重。”飞机上,王茵对陈子昂说道。

  “不就是大牌明星到场嘛。”陈子昂笑道。

  王茵点头,问道:“出席的人士,你想象得到吗?”

  陈子昂眉毛一扬:“难道有很多领导?”

  王茵笑道:“当然了,借着这次艺术节,会有很多经济合作。我看到过出席人员名单,缅甸总理,越南常务副总理,东盟秘书处秘书长,东盟10国有关机构和东盟秘书处官员,东盟国家驻华使节,中国商务部、外交部等党和国家机关、人民团体以及国家开发银行等机构的代表,来自全国各省(自治区)、直辖市代表团和西域生产建设兵团的有关负责人……”

  陈子昂有些吃惊,这已经是包含政治意义的舞台,逼格不比央视春晚低啊。

  更重要的是,这是露天大型文艺晚会。

  确实,这台晚会,更多的出席人员名单,王茵没说。

  比如自治区党高官,自治区主席,自治区高官及四家班子的部分领导,驻邕部队、武警桂省总队的负责人,澳台同胞、海外侨胞、华侨代表等嘉宾。

  抵达邕城,去晚会现场——桂省体育中心踩点,陈子昂有些热血沸腾。

  据说过几天的晚会,这里有近4万名观众。

  晚会现场已经挂上横幅,陈子昂看着巨大的横幅。

  最大的那幅横幅,只有四个字,那是晚会的名称。

  “这么给力,居然以歌命名。”陈子昂看着横幅笑道。

  “那是因为你的歌好。”王茵也看着横幅。

  这场文艺晚会,以主题曲命名。

  “听说五大洲都有歌手邀约来到壮乡首府赶歌圩,什么印尼、缅甸、菲律宾和马来西亚等东盟国家歌手登台献艺,以歌缔结新友谊?”陈子昂问道。

  “对的。”王茵笑道。

  陈子昂跃跃欲试:“真想唱美国乡村音乐啊。”

  “胡说什么,自有人家本土的歌手来唱,你一个中国人,在这个艺术节上,唱别国的民歌算什么?”王茵责怪道。

  说到这,王茵有些迟疑不定,补充道:“好像没美国的歌手过来。”

  “真没有吗?”陈子昂有点不爽,敢情人家看不上中国这个民歌节。

  王茵虽然不是主办方,但比较关注民歌,来什么歌手,她都有关注。

  “虽说五湖四海,各大洲都有民歌歌手过来,但其实都不出名,在他们本国可能都没几个认识,来我们这,更没人认识了。”王茵叹道。

  意思中国的音乐,不止流行音乐难以走出国门,民歌也不被世界熟知和接纳。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