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言情小说>巨星来了>目录>

第511章 一切有我

第511章 一切有我

小说:巨星来了作者:念笯娇字数:2088更新时间:2018-12-22 08:44:35

  

  全本言情小说 ,巨星来了

  李秋婷所见到的李一柏,跟从前比,有些大变样。

  现在的李一柏,可谓春风得意,穿着打扮都像个成功人士了,不再像以前那么随意。

  《匆匆那年》才上映不到一个月,票房突破两亿大关,比陈子昂和李秋婷预计的还要猛。

  两千多万的制作和发行成本,拿到这样的票房,在界内界外引起了不小的轰动。

  如此一来,延期下画是必然的。

  事实的确如此,密钥方已经发布了关于影片《匆匆那年》密钥延期的通知,宣布密钥延期至四月份。

  这意味着在春节档上映的《匆匆那年》将足足放映两个月。

  一般电影发行公司会和电影院线签电影发行合同,电影上映基本是一个月。如果电影在一周或三周内上座率相当的低,电影院和院线可以自做主张下片。

  但如果电影票房可喜,延期下画也比比皆是。

  密钥延期并非新鲜事,近年来已经有越来越多的电影在票房反应良好的情况下申请延期密钥。

  延长放映期限,说到底,就是片方为了冲击更高的票房。

  究竟什么是密钥?什么样的电影可以延期密钥?

  密钥,可以比喻成“一部电影在一台放映机上放映时所对应的钥匙”。为了保护电影版权安全,院线在影片公映前获得的是加密的数字拷贝文件,即所谓密钥。

  在公映期间方可获得密钥,不但保证了正常放映的实现,也由此避免了片源提前泄露而被盗版的可能性。

  密钥中包含档期信息,自带时间属性,可控制影片在影院的上映时间,当前多数影片的密钥有效期为一个月。

  密钥延期,需要经过发行方、制片方以及密钥方多方沟通,并经国家新闻出版****同意后,再花费额外的延期服务费重新制作密钥。

  至于满足什么条件的电影可以申请密钥延期,主要就是依据其在市场上的表现——只要电影在市场卖得火,电影版权方便可以向密钥制作方申请为延期而重新制作密钥。

  在使用电影拷贝的时代,延长放映时的加洗拷贝和如今数字时代重新制作密钥是同一个概念。当一部电影的“热度”在通常的一个月放映期限后仍保持着较好的势头,片方往往会希望以延期放映的方式来延长电影的“生命力”。

  对比全球电影市场最成熟的北美,延长放映意味着一部影片的口碑和票房表现都很好,并且院线愿意为其安排更多的放映空间。

  自己执导的电影,票房出乎所有人的意料,李一柏现在腰杆挺得很直。

  再延期一个月,票房破三亿都不意外。

  如此成绩,在青春片电影里面,当得上是大导演成绩。

  现在走到哪,李一柏都被当成上宾。

  对演员来说,这是一位可以捧红自己的贵人。

  对投资方来说,这是一位可以替自己挣大钱的贵宾。

  “一柏,你不考虑过来吗?”李秋婷开门见山,电话里已经提过,她不再遮遮掩掩。

  “婷姐。”李一柏有些为难:“我觉得这里很适合我的。”

  李秋婷沉默,半响问道:“那过来帮我们伯玉娱乐执导这部电影怎么样?就这一部,你现在是你们公司的红人,帮忙执导这一部,应该没问题的吧。”

  李秋婷也不指望李一柏能过来了,能执导就可以,伯玉娱乐的田晓生和郝健需要带带,他们还没机会进入成熟的电影剧组磨练,现在就执导电影,风险很大。

  “婷姐,你让我很为难。”李一柏无奈道:“《匆匆那年》成绩还不错,公司已经给了好几个剧本让我挑,我都难以取舍。最主要是,你现在让我去帮你们拍,公司肯定不能同意啊。”

  李秋婷盯着李一柏:“我们伯玉娱乐要是能说服你们公司,租借你一下呢?”

  “婷姐!”李一柏脸色微变。

  陈子昂给的剧本,好是好,但成本预算,比《匆匆那年》还少。

  李一柏不想接。

  他现在要向高处走,干票更大的。

  李秋婷不说话,盯着李一柏。

  “婷姐,你别为难我好吗?”李一柏不太会拒绝人,所以一直拖着不见李秋婷。

  李秋婷叹气,果然如此,但她还是不太甘心说道:“一柏,《匆匆那年》能这么火,你不看清点现实吗?”

  李一柏眉头微皱。

  李秋婷继续说道:“没有我和子昂背书,没有这首《匆匆那年》,你哪来的灵感?哪来的这么高的票房。我实话跟你说了,我接触过你们公司魏总,他是明白人,跟我说过,只要你点头,他愿意还这个人情。”

  李一柏脸色有些难看。

  李秋婷自嘲一笑:“亏我还把你当好朋友,结果是你们老板同意,你却不同意。”

  李一柏脸色涨红,转而恼羞成怒:“李秋婷,你不要太过分,这么耍人好玩吗?”

  李秋婷脸色变冷,起身提起包,头也不回地离开。

  江湖再见,形同陌路。

  她见李一柏,做最后的邀请。

  奈何李一柏心意已决。

  她有些心灰意冷。

  什么朋友,根本靠不住。

  做生意,反倒比较讲情义,肯还李秋婷和陈子昂这个人情。

  但结果呢,却在“朋友”这里出了问题。

  “最毒妇人心!”李秋婷走后,李一柏低吼,今晚被测验出“情义”,赤果果的,让他又羞又恼。

  李秋婷回到剧组安排给自己的酒店房间里,边喝酒边给陈子昂打电话:“李一柏这边,没戏了,另寻出路吧。”

  她很难受。

  陈子昂听出李秋婷的情绪不太对劲,安慰道:“没事,别放心上,我另想办法。”

  他以为李秋婷因为加入伯玉娱乐以来,至今没做出什么贡献而愧疚,其实他不知道,李秋婷知道挖李一柏是不可能的了,便背着他,跟李一柏的东家谈好租借李一柏的事。

  只要李一柏自己同意,即可租借。

  可是,李一柏却不同意。

  李秋婷心里很难受,被朋友背叛了的感觉。

  “对不起,我没办好。”酒能释放人内心的脆弱和真情,李秋婷喝了酒,忍不住哭起来。

  陈子昂吃了一惊,怎么这就哭了,不至于啊。

  “别哭,一切有我。”陈子昂连忙安慰。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