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言情小说>巨星来了>目录>

第291章 你们两个一起上,我让你们一只手

第291章 你们两个一起上,我让你们一只手

小说:巨星来了作者:念笯娇字数:2035更新时间:2018-12-22 08:41:32

  

  全本言情小说 ,巨星来了

  幽州,徐然家里。

  刷微博刷娱乐新闻半天了的徐然,放下手机,看着坐他对面的经纪人白满川,指着茶壶笑道:“倒茶吧你。”

  白满川摇头苦笑,老老实实给徐然倒茶。

  “你早就知道了?”倒好茶,白满川把茶杯放到徐然面前。

  徐然端起茶杯,抿了两口,放下茶杯:“我还真不知道,他不发微博,我没跟他确认,都还蒙在鼓里。”

  白满川无语,有些郁闷道:“我说好好的,怎么当初他就说跟祖茵春晚同台领唱,原来早就是师徒,祖茵要带他一程。”

  徐然沉思。

  “在想啥呢?”白满川笑道,他真的有点庆幸,上车了,然后犹犹豫豫中,最终还是没下车。

  徐然看着白满川,郑重说道:“老白,子昂这个人,我一直看不透。”

  白满川点头:“我以前以为看透了,结果发现一点都没看透。”

  徐然叹道:“想套他的话真难,他宁愿胡说八道,鬼话连篇,也不跟你说自己的事,一直没心没肺的样子。”

  白满川也给自己倒茶,小抿一口,而后说道:“你跟他接触比较多,他很多没跟你说吗?”

  徐然有些颓然道:“没有,我总感觉他不是普通家庭出身的呢?不然不可能遇到这次这种情况,还不动声色,根本没放心上。”

  “是啊,我看他完全不当回事。就算只是来娱乐圈玩玩,也不能这么冷静这么淡定吧。”白满川百思不得其解。

  “不管了,跟他混吧。入股和合约的事,你就别太斤斤计较了,逼急了那个李慧,子昂跟我们摊牌就上不了车了。我总觉得他不止这点背景。啧啧,祖茵都替他站台啊。”徐然看着微博上陈子昂和祖茵的合影照片。

  祖茵要是不同意,陈子昂就算先斩后奏,这么久了,肯定也要让他删掉。

  但直到现在,微博还在,照片还在。

  祖茵家。

  陈子昂和陈诗诗一同来做客。

  祖茵和她老公骆翔飞亲自下厨,周末他们孩子也在家。

  陈子昂陪老师的小孩子玩游戏。

  玩的是象棋。

  陈诗诗在一旁看着。

  “你们两个一起上,我让你们一只手。”陈子昂把一只手放身后。

  陈诗诗简直无语了。

  祖茵的儿子骆文懵逼:“子昂哥,这有分别吗?”

  “当然,我用左手更厉害,不信试试。”陈子昂说道。

  然后,左右手轮流下两盘棋。

  骆文懵了。

  陈子昂使用左手下棋,二十步之内把他挑落下马。

  右手,则需要三十步。

  “别蒙小孩。”陈诗诗觉得骆文开始怀疑科学怀疑人生,连忙拔刀相助。

  吃完饭,陈子昂和祖茵、陈诗诗出去散步聊天。

  “事情解决了?”祖茵对陈子昂问道。

  “解决了,老师都不用出手,照片那么一挂,什么牛鬼蛇神都吓跑了。”陈子昂嘿嘿笑道。

  “把我当辟邪使了啊?”祖茵笑骂道。

  陈诗诗在一旁忍不住也说道:“何止辟邪,圣旨都能捏造。你看他说的什么:我问老师,老师说……茵姐,他真问你了,你也那么说了?”

  祖茵笑道:“我哪有那学问。”

  陈子昂连忙拍祖茵马屁:“老师太谦虚了,我说的话都是您托梦给我的。”

  “我还在,没去呢,托什么梦。净整天胡说八道。”祖茵也不生气,习惯这家伙叨叨叨的。

  陈诗诗笑道:“子昂,你老师托梦给都说了些什么?不止就那么一句吧。”

  她只是开个玩笑。

  陈子昂却开始长篇大论,煞有其事的认真说道:“老师那晚说的挺多的,她说:‘谁人背后无人说,哪个人前不说人?有钱道真语,无钱语不真。不信但看筵中酒,杯杯先劝有钱人。闹里挣钱,静处安身。来如风雨,去似微尘。长江后浪推前浪,世上新人赶旧人。近水楼台先得月,向阳花木早逢春。古人不见今时月,今月曾经照古人。先到为君,后到为臣。莫道君行早,更有早行人。莫信直中直,须防仁不仁。山中有直树,世上无直人。一切都是命,半点不由人。一家之计在于和,一生之计在于勤。宁可人负我,切莫我负人。来说是非者,便是是非人。远水难救近火,远亲不如近邻。有酒有肉多兄弟,急难何曾见一人?人情似纸张张薄,世事如棋局局新。’”

  陈子昂一口气噼里啪啦说下来,祖茵和陈诗诗听得面面相觑。

  她们眼中的疑惑很明显:你听说过这些话吗?

  这些话,都是深刻的人生哲理。

  “哪里看来的?”陈诗诗性子比祖茵急多了,连忙问道。

  “看什么?”陈子昂疑惑。

  陈诗诗没好气道:“我说的是,你刚说的这些话哪里看来,然后说给我们听。”

  陈子昂奇怪道:“是老师托梦告诉我的,老师说的。”

  装疯卖傻,陈诗诗忍不住轻轻拍了下陈子昂后脑。

  祖茵哭笑不得,不过她彻底放下心来。

  她收陈子昂的时候,还真担心他人品不行,将来不走正道。

  现在听到这些话,很显然,是陈子昂自己说的。

  只是他谦虚,没嚷嚷邀功,说是他说的。

  “那我有没有给你托梦呢?”陈诗诗笑嘻嘻问道。

  陈子昂点头:“有!”

  “我托梦说什么了?”陈诗诗跟陈子昂斗嘴。

  陈子昂想了想,说道:“当时我其实是先问的老师,‘世间有人谤我、欺我、辱我、笑我、贱我、恶我、骗我,如何处置乎’,老师还没回答,诗诗姐就对我说‘打他,揍他,砍他,扇他,阴他,骂他,乎他,实在不行,弄死他’。”

  陈诗诗一愣,转瞬大怒:“你个小坏蛋,敢这么损你姐姐我?”

  陈子昂举起双手,无辜道:“诗诗姐,我说的是梦里啊,梦境怎能映照现实?”

  “找打!”陈诗诗信了他的鬼话才邪了,气得踩了他一脚。

  “啊~残了残了,诗诗姐,你以后要对我负责,我娶不到老婆了。”陈子昂立刻抱着脚背嗷嗷大叫。

  一旁的祖茵,笑盈盈看着这对名义上的姐弟玩闹。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