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言情小说>巨星来了>目录>

第202章 愿你出走半生 归来仍是少年(为落叶飞花乱舞春秋的万赏加更)

第202章 愿你出走半生 归来仍是少年(为落叶飞花乱舞春秋的万赏加更)

小说:巨星来了作者:念笯娇字数:2047更新时间:2018-12-22 08:40:17

  

  全本言情小说 ,巨星来了

  状元宴结束。

  嘉宾还沉浸在《父亲》的感动中。

  不愧是大明星,影响力巨大,一首歌就骗了很多人的眼泪。

  爷爷奶奶准备在陈家小住几天,石家三姐弟把石佳拉到一边,询问一些事。

  时隔一年多不见,这个妹妹或姐姐,让石家都不认得了似的。

  儿子成了大明星,石佳还开了家看那起来实力不俗的公司。

  状元宴当晚,网上就出现今天宴会上的《父亲》视频。

  石佳不知道陈子昂的计划,本来只是让人录下状元宴普通视频,以后做纪念。

  最多可以的话,拿视频帮儿子做些宣传素材。

  可她自己都没想到,陈子昂一首深情的《父亲》惊艳全场,不放出去宣传实在太暴殄天物了。

  她也没经过陈子昂同意,就让团队去办这件事。

  白天是现场嘉宾动容,晚上则是网友感动。

  小小的舞台,也能迸发出强大的亲情力量。

  “这么好听的歌曲,网上怎么没有啊。”

  “感动哭了。”

  “这才是艺人,懂得感恩的人,才配做偶像、做公众人物。”

  “这首歌叫什么名字?”

  “不知道,说的是亲情,关于父亲的。”

  “子昂好懂事啊。”

  “把我唱哭了。”

  “状元宴,史上最感人的状元宴。”

  “……”

  微博上,黄金台陈子昂微博没发这个视频,但有微博发了。

  薇薇是微博上活跃的一个大V之一,看到后连忙转发微博,并艾特陈子昂:“状元宴居然不邀请我!现在看视频只能一个人默默哭,连个递纸巾的人都没有。”

  徐然也转发艾特陈子昂:“扎心了,想起我父亲,子欲养而亲不待。”

  苏薏米:“受教,以后要多孝敬父亲孝敬父母。”

  刘飞:“子昂老师,我家的纸巾不够用了。”

  ……

  晚上,陈家。

  沙发上,奶奶从口袋里摸出一个布包裹着的东西,她乡下出身,六十多岁的老太太,早已一头银发,满脸皱纹,皮肤是风吹日晒的古铜色。

  “小宝。”奶奶小心翼翼打开裹布,露出里面一沓陈旧的人民币,都是大红币和绿币。

  坐一旁的陈子昂握住奶奶干枯褶皱的手,他知道奶奶的意思。

  “这是爷爷和奶奶支持你上大学的一些钱。”奶奶眼睛浑浊,虽然身体还很好,有力气,但时间开始带走她的生命,从皮囊开始。

  “妈,小宝自己能挣钱了,不缺你们那些钱,你们收好了,在老家别老舍不得花钱。”石佳想帮奶奶把钱重新裹起来。

  奶奶死死拉着钱布,不让石佳收起来,嘴里执拗道:“孙子孙女上大学,都有份,小宝这不能少。”

  陈子昂拉开石佳的手,收下爷爷和奶奶的钱。

  老人家的心意,得领。

  爸妈平时给爷爷奶奶的生活费不用多,过年给老人红包多点就补回去了。

  眼见陈子昂收下钱,奶奶对他和石佳嘱咐道:“冲家他们问起来,就说爷爷奶奶只给小宝两千,别多说出去。”

  “知道知道。”石佳应允,虽然没数,但爷爷奶奶给陈子昂上大学的钱,少说三千。

  老头子老太太他们还真是比较疼陈子昂的。

  但表面上,他们对儿女对孙儿女要一视同仁,不然容易引起妯娌引起家庭之间的矛盾。

  睡觉的时候,爷爷奶奶住陈子昂房间,他去书房打地铺。

  第三天,陈子昂开车去机场。

  代帅要出发飞往太平洋彼岸,开始新的人生了。

  航站楼国际出发进口外,路边。

  “我想抽根烟。”代帅背着包,和陈子昂蹲路边上。

  说着他摘下背包,想打开背包拉链。

  “收起来!”陈子昂把拉开一半的拉链重新拉起来:“你成年都没成年,去了那里,没人看着别学坏。未成年前,烟酒不能沾。成年后喝点酒促进血液循环也不错,烟就免了。我爸以前工作挣钱压力大,抽烟上瘾,被我妈镇压很久才戒掉,很痛苦的。”

  代帅只好把包背回去。

  两人蹲路边不说话。

  半响,代帅站起来,对陈子昂说道:“你在这等等,我一会儿就回来。”说完急匆匆进航站楼。

  陈子昂抬头,疑惑看着代帅离去。

  没多久,代帅回来了,手里拿着两根雪糕,笑得很灿烂。

  陈子昂也露出阳光般的笑容。

  他接过代帅手里的一根雪糕,撕开包装。

  两人坐路边,吃着雪糕。

  “你爸妈一起送你过去的是吧?”陈子昂吃着雪糕问道。

  “嗯,会在那陪我几天。”代帅吃着雪糕。

  “林思妍跟你是一个学校吗?”陈子昂问道。

  “一个学校的,但不是一个专业。”代帅一只手拿着雪糕,一只手**大地。

  “你们今天没一起过去吗?”陈子昂问道。

  “没,她家前两天就出发了。”代帅说道,他不想出国,但幽州的本科,他没考上。

  即便考上,他父母也会反悔,逼着他跟林思妍去美国吧。

  “去了就真正独立了。”陈子昂吃着雪糕,看向临安。

  “是啊,终于脱离他们的控制了。”代帅笑着说道,但这笑容有些殇。

  他望着临安,这是生他养他十几年了的地方。

  陈子昂看着手腕上的手表,那是关彤彤送给他的。

  时间快到了!

  “不急,还能再吃一根雪糕。”代帅毫不在意道。

  等吃完这根雪糕,代帅又起身,去买第二根雪糕。

  “过年回来的吧?”陈子昂接下第二根雪糕。

  “回!”代帅眼神有些黯淡:“估计以后这四年,也就过年回来了。”

  第二根雪糕时光,两人几乎不再说什么话。

  陈子昂第一个吃完雪糕,看了看时间。

  而这时,代帅的父母出来,应该是要催他进安检进候机厅了。

  “好了!”陈子昂站起来。

  代帅神色落寞。

  “离别的话我说不出来,只能打出来。”陈子昂拿出手机,手指在屏幕上飞舞,片刻便停下来。

  “我走了你再看。”陈子昂收起手机,转身离去。

  代帅父母走过来。

  “帅帅,时间到了,该走了!”宁晓佳柔声道。

  不过等走到儿子跟前,她愣住了。

  儿子正看着手机,泪流满面。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