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言情小说>一咬定情:异能萌妃,抱一抱>目录>

第2338章:我心似松柏,君情复何以 (大结局)

第2338章:我心似松柏,君情复何以 (大结局)

小说:一咬定情:异能萌妃,抱一抱作者:玉楼人醉字数:4447更新时间:2018-11-30 15:41:04

  

  全本言情小说 www.qbyqxs.net手机版m.qbyqxs.net ,最快更新一咬定情:异能萌妃,抱一抱最新章节!

  阳春三月,草长莺飞。

  初十日。

  光华帝娶亲。

  宫内早就张灯结彩,旌旗飘扬。

  五彩布帛随着微风翻卷,数十里的红妆从街头延绵至街尾。

  路旁铺洒着数不尽的玫瑰花,就连满城的树上都系着无数条红绸带,彰显着这盛大的喜事。

  路旁皆是维持秩序的士兵,涌动的人群络绎不绝,比肩接踵,个个皆伸头探脑去观望,期待着这场百年难见的婚礼。

  向年早早起来,被一大群人侍候着戴凤冠霞帔,跪受金册、金宝。

  整个人两眼一抹红的被人扶着团团转。

  好不容易到了吉时,终于被扶起上了花轿。

  沿途一路吹吹打打,浩浩荡荡,漫长的迎亲队伍铺天盖地似的延绵数十里。

  向年坐在花轿里,花轿摇摇晃晃,晃得她好想昏昏欲睡。

  只是,想到唯哥哥等在了宫里,便又打起了精神,坐正了身子。

  放铳,放炮仗,大红灯笼开路。

  不知过了多久,终于到了重华宫。

  颜曜一身大红锦袍站在那里等着了她。

  向年一身行头很重,被扶下轿的时候,感觉脖子都是僵的。

  可是,感觉到唯哥哥就在前头,又觉得所有的累都能忍受。

  心尖砰砰砰的跳。

  他伸出温暖的大手,从喜娘的手中接过了她的小手。

  感觉她身子微颤,小手心都是汗。

  其实他也是紧张,手心也是冒汗,可是却是愉悦的,忍不住凑在她的耳边,低低道,“向年,你紧张?”

  “嗯,第一次结亲,没经验。”向年低低一句。

  他捏了捏她的手,温柔的道,“嗯,我也是第一次结亲,没经验。”

  向年听得她的话,怔了一下,忽然就没有那么紧张了。

  他牵着她的手进入了殿内。

  两旁已经站满了亲密熟悉的人,颜玖和纪千萌就坐在了上头,喜滋滋的看着这对新人。

  司仪在一旁高声唱喏着一拜天地,二拜高堂,夫妻对拜……

  一对新人操作得有些笨拙,爱意却是藏都藏不住,众人只看到了漫天的喜悦和幸福。

  感觉他们的皇后娘娘开启了一个全新的国度,就连帝王之家,也不拘泥于联姻和后宫粉黛三千了。

  也可以追求一生一世一双人的幸福。

  纪千萌难得的也穿了一身大红袍子,一旁的颜玖也是,原本一贯是黑色柳丁搭档的两只,此刻坐在上头,像两尊福娃。

  很是喜气洋洋。

  纪千萌凑到颜玖的耳边,低低的道,“宝贝啊,还记得当初咱们结亲的时候吗,据说好像我是跟一只公鸡拜的堂。”

  颜玖:“……”

  这么多年的事了,为什么还记到现在。

  “咳咳,后来,不是跟你补拜了堂么。”

  “补拜是补拜,补拜的哪有第一次拜那么欢天喜地。”

  “你是提醒我,咱们得再拜一次。”

  “再拜就免了,今晚,你得陪我去闹洞房。”纪千萌嘻嘻笑道。

  颜玖:“……”

  哪有爹爹和娘亲去闹儿子洞房的。

  这儿子都娶亲的人了。

  “好,就这么愉快的说定了,一定很好玩儿。”纪千萌乐呵呵的笑。

  “礼成,送入洞房。”

  两个新人对拜完毕,司仪欢天喜地的高呼了一句。

  向年被簇拥着送进了新房内。

  带着喜帕什么都看不到,只见绣着鸳鸯的红绸缎被面上铺着红枣,花生,桂圆,莲子。

  这些东西,寓意“早生贵子”她知道,只是这铺成一圈一圈的心形又是几个意思?

  不过,却是看得心头暖暖的。

  这一圈一圈的心形,估计是出自唯哥哥之手吧,嬷嬷大概是没有这种新意的。

  她坐了下来,就这么静静的等着,感觉漫长,却是满满的幸福。

  外头筵席,喧哗热闹。

  隐隐传来喜乐欢笑,让她有点恍惚,有点不敢相信,她竟然成亲了,跟唯哥哥成亲了啊……

  真好!

  外头,筵席上热热闹闹。

  颜曜想着新房内的媳妇儿,虽然归心似箭,但总不好撩下满场的宾客的。

  一直端坐着,接受众大臣的祝贺。

  一旁的纪千萌凑过来,低低笑道,“小唯宝贝啊,春宵一刻值千金,回去陪自家媳妇儿不比在这陪这些老头子强么。”

  颜曜正巴不得离开呢,听得母后的话,立马附议道,“母后言之有理,儿臣先行告退,满场的宾客,就有劳母后和父皇招待了。”

  说罢,还真是起身,迫不及待的离席了。

  颜玖:“……”

  这死孩子,到底是谁结亲。

  还真敢丢下满场宾客就走。

  “小玖,你觉得,他们今晚能种出一个小包子来吗?”

  纪千萌一边吃着莲子百合羹,一边凑过来,笑眯眯的问了一句。

  “你这个母后不闹事的话,估计能。”

  “这你就不懂了,我这是为了增添他们的情趣,让他们快速的找准节奏,进入主题,而后一击即中,一朝得子。”

  颜玖:“……”

  好吧,无言以对。

  媳妇儿永远有理。

  新房内。

  颜曜不喜欢这么多人在这,不动声色的屏退了所有的人。

  一步一步朝着床上定定坐着的人走了过去。

  难得这丫头这么乖,竟然听话的坐着。

  向年感觉到了熟悉的味道,微眯着的眸子一睁,触目便是一双大红的靴子。

  她心头一喜,一把掀开了喜帕,情不自禁的叫了一声,“唯哥哥。”

  颜曜:“……”

  有自己掀喜帕的新娘的么?

  向年发现自己脑热之下,竟然把喜帕掀开了,不由得囧死。

  撑着坐在这,这么久都没有掀开,不就是等着唯哥哥进来掀么,现在好么,终于等到唯哥哥了,自己却手抽一手掀开了。

  好想砍掉自己的手。

  讪讪一下,一抬手把喜帕放了下来,弱弱的道,“唯哥哥,你来掀。”

  颜曜看着她被涂抹成了粉团子似的小脸,有那么一刹那回不过神来。

  不是说新娘都打扮得天仙似的么。

  这粉团子,真心觉得还没有每天素颜时好看,不过,红嘟嘟的,很可爱就是了。

  旁边放着秤杆,他拿起来,轻轻掀开了她的红盖头。

  本来是惊喜的一幕,因为她刚才的手抽,现在反倒有两分尴尬了,向年咧嘴一笑。

  福娃似的,更可爱了。

  颜曜看得喜欢,忍不住抬手捏了一下她的小脸。

  这下好了,直接将她脸颊上圆圆的红给捏掉了,现在是一边红一边糊的,更好笑了。

  他忍不住就勾了勾唇,心情很好。

  向年不知他为何笑,更加不自然了,小脸绯红,就更福娃了。

  他端起一旁的合欢酒,递了一杯到她的手中,轻轻挽上了她的手。

  两人交杯喝完之后,所有的仪式就算完成了。

  “娘子,新婚快乐。”

  他执起了她的手,低低一句,坐在了她的身旁。

  向年心头一颤。

  她现在,成娘子了。

  “唯,唯哥哥,新婚快乐。”

  “唯哥哥?”

  他垂眸看着她,眸里都是细细碎碎的光。

  “夫,夫君。”她低低叫了一声,还是有点叫不出口。

  “嗯。”

  他满意了,手一抬,便拿下了她的凤冠,扯下了她盘发的簪环。

  三千青丝飞扬而下,绵密温柔的穿过他的指间,让人心头微颤。

  大掌抚过她的颈脖,到了她的领口处。

  一身霞帔这么重,她穿了这么一天,肯定累坏了,想要帮她解开。

  向年却是以为他要干嘛。

  唯哥哥一上来就想要动手动脚,会不会有点太快了,万一有人来闹洞房呢。

  她有点担忧的,小手摩挲着床沿往旁躲。

  然后很诡异的,不知摸到了什么东西。

  软软绵绵,疙瘩疙瘩的……

  头皮一麻,心脏“砰”的一下狂跳,冷汗狂飙,“啊”的一声尖叫,一下扑到了身旁男人的怀里。

  颜曜一把搂住了她站了起来,“怎么了?”

  “床,床上有东西。”

  向年整个人挂在了他的身上,那种黏腻疙瘩的感觉从指尖传来,还是让人一阵恶寒。

  两条长腿更紧的箍在了他的腰间,不肯下来。

  “我看看。”

  他一手揽着她的腰,一手掀开锦被查看。

  “哇……”的一声,一只蛤蟆跳了出来。

  向年:“……”??!!!

  这是什么操作,为毛会在婚床上跳出蛤蟆。

  这是西燕皇宫的风俗吗。

  狐疑至极的看向了自家唯哥哥。

  颜曜:“……”

  拧了拧眉心,一阵无力。

  不得不说,母后这洞房闹得,当真是“别出心裁”。

  “没事,一只蛤蟆而已,不知哪里跳出来的。”他安抚了她一句。

  “哦。”

  向年点点头,她并不害怕蛤蟆,只是,从来没摸过,陡然摸着,那滋味还真是,一言难尽。

  颜曜还担心床上有什么不明事物,毕竟,母后童心未泯,主意多着呢。

  看了一眼四周,把向年抱到了一旁的长榻上。

  才坐下。

  便听得“噗——”的一声响动。

  两人齐齐抬眸,哗啦啦的一盆水从上头倒了下来,正中两人的领口。

  贴心的是,水,还是温热的。

  两人:“……”

  你看我一眼,我看你一眼,瞬间有点石雕在原地。

  都不明白,这一盆水是怎么倒得如此又稳又准的。

  就是倒在胸口处湿了衣裳,脸蛋发丝,滴水不沾。

  饶是作为新娘子,脑子有点紧张到糊涂的向年,此刻也明白了过来。

  闹个洞房都闹得这么出其不意,这么有水平的,除了干妈,不做第二人想。

  “咳咳,现在,怎么办?”向年也是有点懵。

  还能怎么办,衣裳都湿了,当然是脱衣睡觉。

  颜曜手一抬,抚上了她的领口,“先脱衣。”

  “哦。”

  她点点头。

  衣裳都湿了,当然是得先脱衣,这下好了,天时地利人和,想不脱都不行了。

  趴在屋顶上头的纪千萌,听得这话,凑在了身旁颜玖的耳边,低低道,“看吧看吧,这就脱衣了,能这么快的进入主题,还不是我这个做母后的功劳。

  哈哈哈,宝贝放心,很快你就可以喜当爷了!”

  颜玖揉了揉突突跳着的眉心。

  真的是,这辈子,没做过这么不要脸的事。

  哪有父亲趴在屋顶,偷听儿子墙脚的。

  “好了,衣裳都脱了,咱们也该回去了。”

  他执起她的小手,就要拉她走。

  “不要,还有一波啦!最后那一波,一定会给小唯宝贝一个彻底难忘的新婚之夜的。”

  纪千萌笑得一脸狡黠,还是想凑热闹。

  颜玖长臂一伸,搂着她的小腰,足尖用力,身子一跃,旋身而起。

  两手将她摁在怀里,强行将她带走了。

  新房内。

  大红锦袍落地,交错繁复的缠绕在了一起。

  两人已经从长榻上坐回了床上。

  床上已经被认认真真的检查过,百分之百确保不会再有东西跳出来。

  大红喜字帖在一旁,红烛散发着摇曳的光。

  颜曜看着面前端端正正的坐着,只着红色亵衣的姑娘,眸光慢慢变得炙热。

  “向年……”

  他低低叫了一声。

  “哈……”

  向年羞答答的抬起眸看了他一眼,手脚都不知要怎么放。

  他俯身凑了过去,凑到了她的耳边,低低道,“他们说,春宵一刻值千金,咱们不要浪费时间了吧。”

  “哦。”

  她小脸一热,不知怎么回答,下一秒,身子便被压了下去。

  然后,就愉快的滚起了床单。

  滚了几个来回,正在紧要关头,忽然便听得“咯吱——”一声响。

  无动于衷,继续滚。

  又是“咯吱——”一声响。

  两人都有点上了头,继续难解难分。

  然后,“咔嚓——”一声脆响。

  床,倒了……

  向年:“……”

  颜曜:“……”

  这一波来得太快,就像龙卷风。

  暧昧的空气都凝固了好几秒。

  “咳咳,那个,要换张床吗?”向年吞了吞口水提醒。

  颜曜憋得脸都青了。

  “换张床还是会倒呢,向年,咱们不能着了母后的道。”

  他俊脸俯在她的颈脖间,嗓音沙哑至极。

  “那,咱们今晚,怎么睡?”她嗓音有点发颤,颈间被他的气息喷得痒痒的。

  “那就,不睡了呗,咱们干正事。”

  说罢,一口亲住了她的小嘴。

  不破不立,“废墟”之上,或许才是最安全的地方。

  谁知道其他地方,有没有被母后做了手脚。

  床塌了有什么要紧,良辰美景,美人如玉可不能辜负了。

  一下一下的亲着怀里的姑娘,倒是在坍塌的床上体验出了不一样的感觉。

  外头隐隐约约的传来了鼓乐之声。

  春林花多媚,春鸟意多哀,

  春风复多情,吹我罗裳开。

  朝登凉台上,夕宿兰池里,

  乘月采芙蓉,夜夜得莲子。

  愿天无霜雪,梧子结千年。

  我心似松柏,君情复何以。

  ……

  第二天,宫中传开了劲爆的小道消息。

  皇上彪悍,新婚之夜与皇后娘娘圆房的时候,把床睡塌了。

  睡,塌,了!!!

  能把古董大床睡塌,吾皇力拔山兮气盖世啊!

  就不知咱们娇滴滴柔弱弱的皇后娘娘能不能抗得住。

  哎,好担忧!

  一夜之间,成了太后娘娘的纪千萌同学,听到这八卦,乐得一口茶直接喷了出来,捂住肚子差点没笑抽。

  力拔山兮气盖世,哈哈哈,可以,太可以了!

  一旁的颜玖抬手帮她揉心口。

  默默给自家儿子点了一根蜡烛。

  干妈干女儿同住一屋檐下,他仿佛已经看见了闹翻的后宫……

  ……

  (全文完)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