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言情小说>权少抢妻:婚不由己>目录>

第二百八十一章:时光荏苒,现世静好

第二百八十一章:时光荏苒,现世静好

小说:权少抢妻:婚不由己作者:李不言字数:8816更新时间:2018-11-27 07:18:20

  

  一秒记住【全本言情小说 www.qbyqxs.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顾言怀孕六个月、在家修养、舒宁与她的儿子成了山水居的常客、只因顾言一人在家确实无聊,时不时打电话让她上来闲聊,而许溟逸的别墅离这边也不是很远,于是两人经常窝在一起。许溟逸在孩子半岁之后被舒宁赶回去上班,只因她确实是烦了、每日都能见到他在身旁围着转,够恼火。

  许溟逸起先不同意,直至后来、舒宁一本正经且严肃的跟他保证、不会在他不在家的时候带着儿子离家出走,许溟逸才勉为其难相信她,自他回去上班之后,一日三个电话必然要询问她在哪里,她一一告知。

  好几次、、保姆带着孩子去散步,舒宁窝在山水居沙发上一边抱怨一边破口大骂,说她以前多么放荡不羁爱自由,现在如何如何、成了一直被圈养的奶妈,听得顾言是笑的前仰后合。

  至于公司、顾言早在怀孕之前就将一切事宜打点好,间接的让赵阳独当一面,于是乎、她在后来好长一段时间内被露西跟张晋的哀嚎声给摧残着。

  直至某日、她床头手机响起,只因自己睡得沉并未听见,白慎行见是公司电话,便将手机接起,张晋在哪听闻是白董声音有一丝愣证,而后问到;“我找顾总。”“她睡了、公司有何事?”白慎行拿着手机去了外面起居室,问及张晋情况,张晋一一告知。

  而后白慎行道;“将邮件发给我。”

  张晋照做。半个小时之后、张晋收到了一封解决方案,非常详细,一时间、他愣证在原地,简直不敢相信、这份文件竟然是出自白董之手,他唤来露西跟赵阳一番查看,于是乎、三人对白慎行的敬佩又多了一分,简直就差是顶礼膜拜了。

  白慎行此人,多年稳居首富位置,又不断在财富榜上向前进,婚后数次拓展疆土,将麦斯送上一个更高的台阶。

  他必然会有一套自己的处事方法跟原则、可今晚、他们不过是花了数十分钟将事情过了一遍,而后白董仅花了半小时就解决了他们商量了一晚上焦头烂额的案子,他们怎能不顶礼膜拜。

  直至后来露西惊叹到;“难怪我做不成首富。”白慎行这个位置做的确实是让人心服口服。

  九月份、安安恢复正常上学时间,白慎行每日在去公司之间先将他送到学校,而后下午再去接他放学、如此日子过的也算是格外幸福安稳,除去担心顾言身体之外,并未有其他。

  在小家伙开始上幼儿园开始、顾言便给陈涵放了假,此时她正在与一众姐妹在国外旅游,时不时跟白慎行微信看看安安。

  而顾言、成了名副其实的待产孕妇,每日在家无聊透顶,却也无奈、只得在家修养,偶尔坐不住去麦斯看看白慎行,却被他勒令回家休息,她有诸多无奈。

  孕期七个月、身体开始发福,不似怀安安的时候,第二胎多多少少会的i那么好恢复,于是她在饮食上刻意控制,张岚多番劝阻无用,便将此事告知白慎行,而后、白太太再度被自家先生给狠狠教育了一番。

  弄的她多少有些有苦难言。

  这日清晨、白慎行要出差,送小家伙去学校时,在路上交代他;“晚上冯爷爷过来接你,回家替我照顾好妈妈,不许惹她生气,要时时刻刻呆在妈妈身边,妈妈若是想拿什么,安安记得帮妈妈。”白慎行觉得、这辈子最大的任务便是教会小家伙如何去爱顾言,好在他悟性高。

  这日下午、小家伙在回家路上看到路边有卖小吃的地方,软磨硬泡冯爷爷带他去吃,临走时还不忘打包一份给顾言带回去。

  愣是让冯叔一阵好笑,人小鬼大。

  顾言看到小家伙带回来的小吃时,不免好笑,伸手摸了摸他的额头;“谢谢安安。”

  白慎行出差第三天,接到来自安安学校的电话,此时他正在会议室与一众高管敲定一份价值几个亿的合同,中途喊停,便起身外出接电话,而后听闻事情缘由之后,蹙眉、挂了电话将电话拨给蒋毅,让他去解决。

  “你儿子在学校跟人打架、又不是什么刑事案件,这种事情你还找我?”蒋毅只觉的白慎行是在侮辱他神圣的职业,让他去处理白安安在学校打架的事情。

  “我在加州,”白慎行直接开口,意思明显、我没时间、我要是有时间你能有这个机会去见证我儿子在学校第一次跟人打架?

  “好吧!我知道了,”蒋毅好歹也算是认命。

  不过他还是想不通,他不在家,顾言也在啊!

  为何这种差事要落到自己头上?待他去了之后才知晓为何,小家伙一见是蒋毅,吓得赶紧从沙发上跳下去扑倒他面前。

  “蒋叔叔。”

  蒋毅赶紧将他接在怀里,而后询问了一番才知晓,并非打架,不过是上体育课两个孩子跑着跑着撞到一起了,对方家长不知是畏惧白慎行的财力,还是真的很好说话,并未追究责任,见蒋毅跟对方家长握手言和、白安安赶紧拉着他的手道;“吓死我了。”“你都快吓死你爸了,你爸在加州跟人签合同,几个亿呢!你就不能老实点?跟个脱缰的野马似的,跑什么。”蒋毅一把将小家伙捞到怀里来,就白慎行如此疼妻爱子的模样这要是小家伙出了问题、只怕他会不悦的很。“你吓什么?”蒋毅似是反应过来之后问到。

  “爸爸走的时候让我照顾好妈妈,要是妈妈挺着大肚子来学校、爸爸会很生气的。”小家伙一本正经道。

  “放心吧!不会告诉你妈的,”蒋毅摸了摸小家伙的脑袋,果真是像白慎行,知道疼人。

  顾言能有如此丈夫孩子,也算是的上是人生圆满了。

  顾言在家、见是蒋毅将孩子送过来的,有一丝丝诧异,“怎么是你送过来的?”“慎行打电话让我去接的,”蒋毅朝着小家伙眨眨眼,似是在约定什么。

  蒋毅离去之后、白居安这晚死活腻着自家妈妈要跟她一起睡,张岚在一侧阻止。

  “安安要是晚上睡觉翻跟斗吓着妹妹就不好了,”张岚好言好语劝着。

  “不会的、”小家伙一本正经且认真道,那模样像极了白慎行。“那我们问问爸爸的意思?”“不可以、”白居安心理清明着,要是问了、爸爸会跟张奶奶一样的,不让她跟妈妈一起睡。

  “晚上睡觉要老实些、”顾言挨不住小家伙的软磨硬泡。

  这晚、小小家伙在抱着顾言蹭了蹭之后,趴在肚子上跟小妹妹说了会儿话,迷迷糊糊要睡着时,嘟囔道;“妈妈我爱你。”

  顾言心中一软,俯身亲吻他额头浅声道;“我也爱你。”

  这年十一月、顾言剖腹产下一名女婴,白慎行喜极而泣,他此生儿女双全,归功于顾言,一众医生护士,只见白慎行抱着白太太喜极而泣,那模样着实是令人感动。

  这年、白慎行三十四岁,顾言三十二岁,在历经人生千回百转之后喜获千金,取名;白思言。

  取自;临行而思,临言而择。

  另一层意思;白慎行思念顾言。

  而后、母子二人回山水居,白慎行亲笔提一匾额,挂于起居室客厅,【

  “古人有言曰:‘白首如新,倾盖如故。’言以身托人,必择所安。】

  白首如新、倾盖如故,说的是他跟顾言,哪怕相识多年,他们依然恩爱如初。

  而后两句、取得是字面意思,言、安。分别是他一双儿女的名字,

  必择所安,这句话、直至后来许久之后顾言才深入了解其中意味。

  世人说,男人这一生必然要有个女儿才能算的上圆满,小公主的到来让白慎行喜出望外,粉粉嫩嫩的样子颇惹人喜爱。

  以往、安安出生时,白慎行就算是在喜爱,也是让保姆带,可面对女儿,他明显开始偏心了,将一切小公主的事物都移到了主卧室,由他亲自照看。

  每每顾言午夜梦回时,便见白慎行俯身在给小家伙换尿不湿。

  此时的白慎行就好像是见到了小时候的顾言,软软诺诺的、她一哭一闹他的心都疼了,唯有小家伙安睡时或者是嬉笑着,他才高兴。

  偶尔顾言会被小家伙哭闹声吵到,便不耐烦的凶两句,若白慎行在,定然会轻嗤她;“还小,懂什么?”顾言看的目瞪口呆,以往他嫌安安吵闹凶安安的时候自己可没说这话。

  此时、她凶两句都不行了?还抱着小家伙去了书房,大有一副不要她这个亲妈的架势。真正让顾言觉得受不了的时候,便是医护人员上来给小家伙打预防针的时候,小时候安安打针哭闹,白慎行会轻声哄着小家伙,而今日、思言打针哭闹时,白慎行直接将怒火迁就到了医护人员身上,若不是她在中间和着,只怕是人家会说她白家欺负人了。

  为此、顾言好生将他说了一通。

  女儿成了白慎行的心肝宝贝,她跟安安明显不受宠了,以往安安在时,他们二人在床弟之间恩爱,安安若是哭闹,白慎行会说有有保姆在,不碍事。

  现在、他们二人若是在翻云覆雨,哪

  怕是白慎行正处在高潮期、他也会翻身而起去看小家伙,惹的顾言不止一次拉着一张脸去跟安安睡。

  “就这么偏心?”顾言没好气问道。

  “还跟小家伙生气来了?”此时白先生正坐在书房处理公务,白太太思来想去觉得事情不能就如此轻而易举解决,于是便准备跟白先生好好聊聊,哪儿晓得白慎行根本就不将白太太的怒火放在心上。

  轻描淡写的一句话让她险些一口气提不上来。罢了,她跟安安报团哭吧!这晚,白先生以为白太太只是说说,可当推开卧室门时就愣住了,哪里有自家太太的影子,转身去婴儿房只有保姆跟小家伙,也没顾言的影子,去儿子房间时才见到人,不免一阵头疼,原来,白太太是真的生气了。

  轻叹一声,俯身将老婆抱起来回了自己房间,醋坛子连女儿的醋都吃。

  思言六个月时,顾言回了公司,继续他们安稳又幸福的生活,唯一不同的是,白慎行每日准时下班的规律又恢复了,为何?顾言想、应该不是因为自己。

  至于是因为谁,大家心知肚明。

  白居安跟爱小妹妹,可谓是爱不释手,每天放学回家就是妹妹喊个不听,至于顾言、反正他们爷俩看着小家伙,她也算得上是乐的清闲。

  思言越长大越粘着白慎行、白先生可谓是爱女心切,终于都宝贝宝贝挂在嘴边,原本顾言的专属称呼,现在换成女儿的了。

  她心中、可谓是又好笑又好气。

  白先生的微博许久未更新动态,再度更新、更的是他的一双儿女,晒得也仅仅是背影,顾言彻底在他面前失了宠。

  偶然间与蒋毅他们聚会时,顾言不免吐槽起这点,白先生在一侧捂脸无力摇头,他好像有些无力反驳,当晚回去时,难得白先生没有去看一双儿女,而是伺候好冷落了许久的白太太,娇喘间白先生耳鬓厮磨道;“也就你小气。”

  “雨露均沾,白先生怕是不懂,”顾言没好气的推搡他,惹的他一阵好笑不已。

  白思言一周岁时,山水居举行了家宴,亲朋好友之间言语中尽是羡慕,事业有成,儿女双全,多少男人一辈子都在做梦的事情,白慎行年纪轻轻便完成了。

  白先生搂着顾言浅笑道;“一切都是顾言的功劳。”

  没有顾言、他也不会拥有这一切。

  能让他人生美满的功臣是顾言。这日晚、客人都离去时,白慎行搂着顾言进了书房,将一份文件摆在她面前,顾言疑惑拿起来看了眼,只见这份文件跟两年前的文件一模一样,那时、白慎行在醉言居拿出这份文件,她果断拒绝,如今他再度拿出来、有些不同的是,里面的条件更加丰厚了,箍牙疑惑道;“什么意思?”

  “感谢白太太为我生儿育女,”他说辞未变。他白慎行所拥有的一切都是顾言的,愿意将所有的一切都交给她,两年前她拒绝,如今、他断然是不会给这个机会。

  “我愿意的,”顾言将文件合起来还给他,因为爱他,所以愿意为他生儿育女,并非想要有所回报。“是、我知道,”白慎行抱着她,将她带进怀里,而后轻缓道;“但我无以为报,只有这样做,才能安心,言言。”顾言为他生儿育女,他终其一生都无以为报,区区一些房产跟股份算得了什么?

  这些哪里比得上顾言受的痛?

  这晚、在白先生淳淳善诱下,顾言签了这份放了两年的合约,白慎行名下所有房产跟庄园悉数转入她的名下,包括公司一些股份,霎时间、汉城首富变成了顾言,而白慎行、用他自己的话来说,他就是个打工的,给老婆挣钱。

  她反身拥住白慎行,眼泪留了他一肩膀,他仅仅是抱着她缓缓的抚着背脊。时至今日、所有的恩怨情仇已经不算什么,他们之间有的不过是平淡的生活,已经不准备回首的过往。

  白居安六岁、上小学一年级、只因白慎行对他教导有方,一年级的内容已经算是小菜一碟,可这个过场还是要走,于是乎、小家伙一边在家里接受家庭教师给他布置的奥数题,一边在学校拿着年级倒数第一,白慎行起先一直不知晓,后来偶然让许赞去学校接小家伙的时候才知晓。

  回山水居后,将小家伙喊进书房,顾言抱着两岁大的思言坐在地毯上玩。

  白先生说;“我跟你妈都是高材生毕业,你生为我儿子、既然拿年纪倒数第一?”

  白居安一脸无奈,摊摊手道;“太简单了、爸爸、做那些题目我会觉得是在浪费时间。”“做样子会不会?别给你老子丢脸行不行?”白先生面色冷冽望着自家儿子。大有一副你要是敢说不,看我不收拾你的表情瞅着白居安。

  “行,”白居安迫于自家爸爸的淫威,只得缓缓点头。

  第二次、白居安拿着试卷交给白慎行,双科一百,而后不爽道;“爸爸、我花了三分钟做完了试卷,老师让我花了半个小时去台上演讲从倒数第一到第一的感受,爸爸.......我不会啊!难道我要告诉同学我想拿第一就拿第一想拿倒数就拿倒数?同学会打死我的........爸爸.。”最后这句爸爸白居安喊的一脸无奈,垂头丧气的模样惹的顾言是颇为好笑,她还不知小父子俩人之间的事情,这会儿见自家儿子这般垂头丧气她开口询问之后,才知晓是何意思。

  而后、白太太面色比白先生更冷冽,冷声道;“你妈我名牌大学硕士研究生毕业,你给我考年纪倒数第一?”

  闻言、白居安一个哆嗦,麻溜儿消失在顾言面前。

  他向来知道,妈妈可没这么多耐心听他说所以然,他还是比较喜欢爸爸,至少爸爸在收拾他之前会跟他说明理由,妈妈是想收拾就收拾,完全看心情,远离、远离。

  白慎行倒是乐的自在,他庆幸的是,两个孩子的性格都比较想顾言,不像他,他小时候大多数都是在沉默寡言中度过,直至遇到顾言之后,被她摧残才得以有点儿人烟味。

  热闹好些、家里有氛围。

  哪怕时常听见顾言在爆吼两个孩子,他也是高兴的。

  某日、当白居安在山水居带着妹妹淘宝时,无意中打开了一楼那间储物室的门,捯饬了一阵之后看见了某些东西,而后牵着小妹妹一起上楼交给顾言;“妈妈、你先生给你的礼物。”

  顾言疑惑、而后伸手接起,才知晓这是那件储物室里的一些物品,她早前就看过了,但是这会儿在拿出来看的时候,多多少少还是有些感伤。

  最新的一张,便是前年十一月,她产下思言时、白慎行亲笔提的一副字,而后落款日期,她伸手缓缓附上那副字,而后收拾开自己的办公桌面,大笔提上八个字【现世安稳、岁月静好】她与白慎行的人生到如此、以算得上是安好。

  这年五月、白先生出差,白居安跟白思言在家,此时白思言临近三岁,天天跟在白居安屁股后头、早晨白先生出差,她粘人的厉害,抱着白慎行的脖子一个劲儿的哭喊着,任由他怎么安慰就是安慰不好。

  “乖乖、家里有哥哥跟妈妈呢!爸爸去两天就回了。”

  他说尽好言好语,顾言站在一侧浅笑嫣然看着,只觉白先生太过劳累,起初是哄她,后来是哄儿子,再来是女儿,从结婚后,他似乎再也没停歇过。

  但无论是哄谁,他都能做到耐着性子,白太太也着实是佩服。

  白先生在哄女儿时、将眸光投向一侧的白太太身上,眸光中的柔情足以让她沦陷。

  他想、幸好是昨晚将白太太这个小妖精给喂饱了,不然今晨他只怕是会更难受。

  “好了、好了、在哭下去爸爸要上去换衣服了,”白慎行耐着性子哄着小家伙。

  而一侧的顾言闻言,一阵好笑、唤来张岚上去给先生在拿件同色系的西装下来。

  直至一侧许赞提醒时间,白慎行狠心将哭闹不止的女儿交到顾言手中,俯身落下一吻,温柔道;“辛苦了。”

  让小家伙的哭闹声吵着她,辛苦了。

  白先生出差第一晚,白太太有些不适,而后至后半夜便整个人开始发烧,迷迷糊糊,她起身寻了一番未见山水居药盒在哪里,便想唤张岚,白居安起来上厕所,见起居室小客厅灯亮着,便推开门,见顾言蹲在柜子前找什么便迷迷糊糊开口问到;“妈妈、你找什么?”“药箱,”顾言随口应着。“药箱在第二个柜子里妈妈,”小家伙比顾言还知晓这个家里的摆放设施,家里的东西放在哪里他都知晓,一来是因为自己好动,喜欢到处摸索,而来是爸爸会告诉他家里重要的东西放在哪里了,如果妈妈找不到,他要帮忙。

  “妈妈、你找药箱干嘛?”小家伙穿着萌萌的睡衣、顶着一头凌乱的头发过来询问道。

  “乖乖、离妈妈远点,妈妈有点感冒了,”顾言说着将准备上来拥抱她的小家伙给推开。

  这晚、整个山水居彻夜未眠,只因太太发烧了。

  白安安在白慎行的教导下,也算得上是个男子汉,小小年纪便会照顾人,跟着张岚一起伺候发烧的顾言。

  顾言烧的迷糊时,一转头,便见小家伙趴在床上睡着了,手里还拿着毛巾,她无奈轻笑,伸手将毛巾接过来,而后拉上被子。

  白先生回来时,听闻白太太感冒了,面色有些不佳,可听闻儿子照顾自家妈妈的行为,将他一顿夸奖。

  思言跟居安都到上学时,顾言跟白慎行再度恢复了以往的常态,白慎行送儿子跟女儿上学,而后送老婆上班,晚上接完儿子女儿在去接老婆,一家四口每日如此,也算得上是其乐融融。

  白先生这几年,在商场上的成就已经超越前几年。

  财富榜上的排名已经冲进了前三,全球前三名富豪,他名列其中,而他越是功成名就,他的子女们要学的东西便越多,思言三岁便开始学习各种乐器、语言,偶尔会不想学,抱着自家爸爸的脖子撒娇,白慎行便会耐着性子哄着她。

  他庆幸的是、自家女儿撒泼耍浑这点并未遗传道顾言,不然有他受的。

  后来、顾言不止一次在白慎行的随记中看到这样一句话;“儿女双全,乃人生一大美事。”

  对于白思言,白慎行给的多的是宠爱,而顾言、对女儿的要求却会更加严格一些,潜意识里、她跟白慎行二人分工教育两个孩子,好在白家家教摆在哪里,不会太差。

  每年寒暑假、白先生会在出差时,将儿女都带上,让他们见识一下广阔的世界,在让自家太太能好生一个人休息一段时间,不受这两个小家伙的摧残。

  李苜蓿的女儿五月那年,她自己生了一场大病,在清河店内昏倒,而后送到医院、医生给出的结果是不容乐观,周末,徐离如往常一样去时,才知晓她昨晚被送进了医院,冲进医院时,李亦安坐在李苜蓿床沿,乖巧的很,见道他、直喊爸爸。

  这些年、李苜蓿的女儿一直喊徐离爸爸,期间李苜蓿纠正过,但徐离反驳回去,一直在李亦安学说话的期间教她喊爸爸,五年下来,亦安已经喊习惯了。

  这年八月、徐离将李苜蓿接回汉城治疗,花了两个月的时间才得以好转,此后、他便将她留在身边,细心照料,李亦安亦是名正言顺的在汉城上学,与舒宁儿子在同一所学校。

  期间、顾言过去探望时,与她聊及徐离的事情,李苜蓿浅笑中含着泪光道;“我会告诉亦安,以后如果爱一个人爱了很多年他都不会娶你的话,那就离开,如果他真的需要你、会回来找你,如果没有、便放下吧!”就好像她跟徐离,这段话很浅显,却让顾言记忆深刻。

  李苜蓿出院后的第二个月、山水居会客、她与徐离一同前来,整个人消瘦了好多,但面色是好的,顾言与舒宁还是许攸宁三人坐在一起浅聊着,聊着这些年的变化、四人眸间均是淡然。顾言年长许攸宁三岁、她三十二岁生下白思言那年,她便笑脸嘻嘻的告诉她,她与郝雷准备将就将就就度过余生。

  顾言闻言、有一丝丝愣证,问及为何,她说、不喜欢、也不讨厌,觉得这个人可以让人感到温暖。

  顾言浅笑问到;“不是说准备跟老俞将就将就度过余生吗?”

  闻言、许攸宁有意思愣证、想了很久之后才给出如此答案;“有些人、明明近在眼前,却远在天边,老俞的世界我这辈子都走不进去,我也知晓,我跟他之间会有关系,会认识,是因为你,他高高在上,与当权者为伍,而我、不过是个我大夫而已,接触不到这样的人,也够不到。”

  她语气中带着一丝丝释然,而后对顾言道;“人要珍惜眼前,顾好当下,林安琪就是最好的案子,她爱我哥十几年又如何?我哥现在还不是跟舒宁生活的好好的,而她呢?落得个疯癫的下场,人要懂得取舍。”

  舒宁一番话,说的很有道理,顾言也知晓。

  她生下思言当年,俞思齐跟她道别,离开汉城,回了首都。

  作为好友,她诚心祝福他日后能得其所爱,他仅仅是一笑,并未言语,某种的那股子味道,差点让顾言的眼泪夺眶而出。

  直至要走时,他才缓缓到;“有些人可以选择讲究,而有些人不行。”我就属于后者,得其所爱?不说了。

  俞思齐回去之后第二个月,陆景行继任M国总统,携沈清出席记者会,在电视上看到时,她只觉沈清面上笑容有些牵强,但又说不出哪里不对劲。

  同年年尾,左傲也被调到了首都,这汉城、只剩下原来的这波人留在这里,那些与当权者为伍的人早已离开。

  她心中思绪万千是必然,特别是当黑夜来临时,想到那些曾经与自己一路走来的伙伴们都走了,她心中只觉苦涩难耐。

  而舒宁、在最后兜兜转转多年之后还是跟许溟逸牵扯在了一起,他们之间中有一人选择了惯性低头,谁也不提曾经过往,谁也不去回忆那些过往不堪的岁月。

  许斯殊四岁那年,她带着许溟逸跟儿子两人去了柏林北墓园,祭奠那位还未来得及睁眼看世界的姐姐,她坐在墓碑前痛哭流涕,许溟逸一伸手将老婆儿子拥进怀里,眸中泪水也缓缓而下。

  他的过失。

  如果一开始他愿意放下身上那股子傲然,只怕现在女儿都快上初中了,许溟逸想、他这辈子只怕是不会再去爱上别人了,有舒宁就够了。白居安十岁那年,白慎行四十岁,父子二人一起过生日,此时的白慎行跟顾言,早已将身上那股子锋利给消逝掉,有的只是商人身上特有的温文尔雅,不在有锋芒毕露的时候,白慎行的事业一直在进步,而顾言一直稳住自己的一亩三分地,在国内拓展自己的事业版图。

  这年、白思言六岁,在白慎行的宠爱之下,她俨然成了一个小公主。

  在替爸爸跟哥哥庆祝生日的时候,她穿上洁白的小裙子为他们弹了一首生日快乐歌。

  而坐在一侧的白慎行,竟然恍惚中看到了六岁时的顾言,当时她也是着一身白慎行,出现在自己面前,她好像特别喜欢白裙子。

  而白思言的衣柜里,白慎行给她选的衣服大多都是白色连衣裙。

  只因、那样、自家女儿才会相继了他的爱人、。

  白居安十岁,上了外国语初中,白先生偶尔工作忙完之后回来辅导两个孩子的功课,倒也是尽心尽责,而白太太素来不擅长这些。

  白居安自然也知晓自家妈妈不会,便不去叨扰她。有什么问题找爸爸。白居安跟白思言二人都很爱父母,从日常互动中便能看出来。

  某日、白太太窝在白先生怀里时,搂着他的腰侧浅缓道;“好像没有传说中的地中海跟大腹便便。”白先生伸手将她往怀里带了带,而后一吻落在发顶,浅笑道;“怕你嫌弃,一直不敢有。”

  顾言倒也是笑的欢快。若不说白慎行年纪似是,只怕人家都会以为他才二十出头,不说谁知晓?

  哪怕四十不惑,他依然是二十七岁的模样,岁月给对他特别眷顾,给了阅历、却未给皱纹。

  “我不会嫌弃你的,”顾言在他怀中蹭了蹭道。

  “恩、因为言言爱我。”白先生话语轻缓,柔声道。

  “恩、因为我爱你。”她肯定。

  ------题外话------

  正文走到这里便告一段落了,后面送上番外,番外大家踊跃发表意见,不言会征集意见而后在续写番外的。

  一路走来,突然完结,多有不舍,感谢大家支持与厚爱。

  老话短说;推荐不言新文【总统谋妻;婚不由你】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